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4:5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破蠻之殤
  4. 第一章 認祖歸宗

第一章 認祖歸宗

更新于:2018-03-16 08:57:03 字數:2138

字體: 字號:
  十年前|破蠻關上|

  “快帶著顏靈走“破蠻關上紅殘陽下,一道怒吼蓋過了關上所有的刀劍聲,破碎聲,以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這道聲音不是別人,正是擁有戰神之稱的顏氏長子,也是關下女子手中熟睡男嬰的親生父親。他的名字正如其人一般名為顏戰。他手中哪柄暗黑色的貪狼之劍,沾滿了稠粘的獸血,血紅的雙眼噴吐著對蠻族的仇恨,英雄的眼里只有矢下的屠刀。

  此時此刻,關下的紅發女子似乎用盡了全部記憶往關上悲痛看了最后一眼。帶著懷中的男嬰離開了這充滿仇恨的破蠻關,離開了眼前這個為了和平拋棄了自己和孩子的男人。

  她當然不知道昔日的戰神眼里落下了一顆悲痛的淚珠。

  “這發生在十年前的往事,我希望你能清晰記住。我們顏氏之后世代肩負著抗蠻重任。你父親在破蠻關上曾有戰神之名,蠻荒一帶聞風喪膽無人可及,“紅發女子坦然道。

  “明天清晨我會帶你回去認祖歸宗,畢竟你是大哥唯一的直系長孫。“女子看著漫天的星斗在月明星稀的夜空下,嬌媚的臉龐落下兩行心酸的眼淚。

  “顏茵姑姑,我一定會好好修煉,將來像爸爸一樣做個抗蠻英雄“。稚嫩的聲音回蕩在著夜空下的山谷里。

  顏茵欣慰的拍了拍眼前少年結實的肩膀。悄悄的擦干了眼角的眼淚,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契子---------------------------------------------------

  第二天清晨,顏靈依舊每天都到山谷的斷刃崖上修煉顏茵姑姑所教的靈氣操刃,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無論春始秋至,崖上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真可謂是“翩翩瀟灑美少年,怒劍修煉為紅顏。~~~

  久而久之他的靈氣操刃之術變得手到擒來,巍峨的崖壁上顯現一條條鋒利的溝壑。也可以說是他長期修煉的見證。

  顏茵每天都能在鐵劍與石壁的撞擊聲中清醒,微笑著注視著顏靈每天的點滴進步。隨后碰撞聲落。少年回首問道:“顏茵姑姑,我今天進步如何?“顏茵笑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呢“,連姑姑都快被你迷住了“。嬌媚的笑聲回蕩在青云的崖頂上~~~~~~~~~~~~~~~~~~~~~

  “姑姑你就別取笑我了,我今天能有所成就全都是因為您對我的栽培,往日諾有所成,定不會忘記姑姑這份恩情。“少年眼里充滿了堅定,話里述說了感激。

  顏茵被顏靈誠懇的這番話打動了,隨即臉上浮現一抹紅霞。話題轉移道“:就你嘴甜!我們言歸正傳收拾收拾就下山趕路吧!“。‘鏗鏘‘一聲,鐵劍從石壁里飛出,安然落在顏靈手中。隨后二人便下了山。

  直至響午,姑侄二人才得以在烽城內一家酒店落腳。店內的服務員應聲過來招呼道,顏茵疲倦的拖著身子點了幾個菜便匆匆閉上了雙眼。服務員也不多問隨即走向了其他地方。不久菜就上來了,這時顏茵才睜開了雙眼,輕揉著兩邊的太陽穴。一旁的顏靈反而不同,血氣方剛的他絲毫看不到路途的疲倦。之后二人也不顧形象的猛吃起來~~~~~

  片刻之后,餐桌上已經風卷殘云。顏茵招手示意服務員過來結賬并從儲物手鐲里拿出一張白色的硬卡,服務員一眼就認出這張卡是屬于顏門的,沒有一絲的怠慢快速結了賬便恭敬的讓出位置。顏茵也不多說拿回了卡便帶著顏靈向門口走去。顏靈是第一次到烽城這樣的大城市,眼睛當然沒有多余的空間看向心情沉重的顏茵。

  不久便到了,只見一面鑲金的石柱上刻著兩個蒼勁的大字‘顏氏‘一旁的金屬大門似乎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澤,黯淡的佇立在哪里。門口的侍衛一見是顏茵小姐回來了立刻打開大門恭敬地說道:“顏茵小姐,不知道這位是?,顏茵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是大哥顏戰的長子“侍衛一聽立即退到一旁讓出一條路來。顏靈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家這個字眼在他的腦海里無疑不是滄海一粟,從未見過父親的他在這十多年的日子里都是與顏茵姑姑一起度過的。現在在他的心里面,第一的位置早已非顏茵莫屬。

  移步至大廳內,楠木椅上端坐著一位老人,老人看上去竟給人一種老當益壯的感覺。堅毅的臉上有一條疤痕,不必多說就已經知道這是蠻族所為。

  顏茵雙膝跪下,久違的淚水從脫俗的臉上落下,一旁的顏靈也立馬跪下。面前剛毅的老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瞬間失去了之前的堅毅,剎那間老淚縱橫,顫抖著想要扶起眼前的二人。顏靈的心里百感交集攥緊了拳頭看向了大廳中央那面印有顏字的華麗錦旗。

  之后三人來到了側廳那里是一具豎立的盔甲和一枚精致的徽章,顏茵認得這兩樣東西。“這副盔甲是大哥當年在破蠻關上所用的至于這枚徽章應該是當時皇室三太子藍城在破蠻關上給大哥佩戴的,如今怎么會在這呢,顏茵問道?

  老人激動的摸著這枚徽章沉聲道:“當年我派家族弟子去關上搜尋了半個月最后的結果就是這些,他還留了一行字,上面寫道:“蠻吉就是我最后的宿命“。我們得以知道他的去向后,便不再找他。“話音剛落他結實的雙手再次顫抖著。

  “哪二哥和三哥呢“顏茵再次問道?“唉~~~~~老人再次仰天長嘆,低聲道“:你二哥現在在西南邊關與蠻族抗衡,而你三哥。。老人眼里再次閃過悲痛的淚珠,他在一次大戰中受到重創不治身亡。“

  顏茵扶住旁邊的柱子才險些沒有摔倒,想不到我十多年沒有回來,家里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一旁的顏靈連忙扶著顏茵讓她坐下,顏茵平定了性情把憔悴的目光看向前方爺爺的背影,挺過了這次對他來說不小的打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