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1:2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被造物主遺棄的世界
  4. 第三章 青檸

第三章 青檸

更新于:2018-03-16 07:26:04 字數:3250

  “我餓了……”

  這個事情真的很難辦啊,干脆教她漢語得了,然后教她一些常識,就像是養成游戲一樣,多好玩……

  等等,有哪里不對勁?鄧征問道:“你剛才說什么?”

  “我說,我餓了……”

  “哦,我去給你做點東西吃,”鄧征轉過身去,走到了廚房,拿出一袋方便面和兩個雞蛋一根火腿,準備下面。然后翻了半天翻出了幾根青菜,最后又咬咬牙,在冰箱里面找出了一些做快捷菜的肉肉,開始做飯……

  猛地,他反應過來了什么,用極其夸張的語氣大喊了一聲:

  “不對,熊孩子你會說中文?”

  女孩好像被嚇到了,顯得很是無措,低著頭,把玩著自己的小手,顯得唯唯諾諾的。過了半晌,才小聲回道:“是的,但是不是族語……”

  “不是族語?族語是什么,少數民族么,好像沒有這樣的少數民族吧。身上衣服破破爛爛的不是被誰家實施家暴了吧,這么兇殘的人找上門來怎么辦,我是不是要報警,不會被人一怒之下報復干掉吧,怎么辦怎么辦?不會出什么危險吧,我一生沒有做過什么壞事呀,也就是小時候和人一起勒索過別人的錢,不過給那給那個孩子花了呀,初中的時候和人打過架,不對那是我被人欺負了,以后就是游戲里面當奸商,可是不是人民幣戰士也要生活的么……(此處省略數千字)“

  鄧征腦袋一陣發大,就像瘋了一樣,不住的碎碎念道。不知不覺間方便面竟然被他煮出一股糊味來,更是郁悶不已,那孩子怎么回事啊,為什么我說了中文以后,她還是說什么族語呢?不管了,還要幫她從新做了一鍋。肉肉啊,很貴的。(還有很多抱怨就先不拖字數了)

  小女孩見到鄧征大叫了一聲,被嚇了一跳,有些膽小的向后面退了幾步,甚至退到了門后邊,扒著門框,只露出半個小腦袋,然后,怯怯的張口道:

  “大哥哥,請幫幫我好么?”

  “你一開始見到我的時候說的就是這句么?”鄧征沒有回頭,只是專心的做著面,很明顯,他不想再一次失敗,又白搭了一些他喜歡的肉肉,繼而隨口問了一句,“為什么一開始不說中文呢?有什么難言之隱,聽你說話比較順暢不像是說的很不熟練啊。應該常說的吧,中文。”

  女孩大眼睛轉動了一下,然后看向一邊,似乎有點不想不想回答這個問題,雙眉皺起,似乎是在懊惱,同時有一些驚訝,不過沒多久,就露出了釋然之色。

  接著她的小臉上露出了堅毅之色,悄悄地想著鄧征靠近,同時一雙小手握在一起,手心中的掌紋部分亮了起來,而小手周圍的溫度有了一點點提升,但是僅有女孩自己可以感覺到。

  她的那雙紫色眸子的瞳孔部分亮起了一點點紫光,然后逐漸強盛了起來,那不是反射出的光,而是瞳孔自己在發光,宛如紫寶石一般。

  這一切因為鄧征沒有回頭而沒有發覺。

  “那是,我在試探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會對我們那個世界有什么影響,卻是連言靈都不知道的家伙。”

  說完,雙手間的光芒一下子變得強盛了起來,包裹著她雙手向前推進,猛地打向鄧征腰間,看起來威力頗為強大。

  然而沒有女孩想象中的將某人擊飛,且壓制的事情發生,鄧征的身體微微一晃,接著擺擺手,道,“別鬧,我在給你做飯,去屋里玩去吧。還試探我,就你這么大的熊孩子知道什么呀!“

  女孩目光盯著鄧征,發覺鄧征并沒有轉過頭的意思,嘴角微微揚起,雙眸中的紫色越來越重,竟將整個廚房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紫色,她的雙手食指和拇指相互交叉,結成一種奇怪的印法,一股熱浪字女孩的身體中向外輻射開來,女孩低聲念道:“莫,薩伊大卡司……”

  點點光輝圍繞著女孩的雙手飛舞,仿若一只只彩蝶飛舞,幻化出點點霞光,圍著女孩的雙手,最后凝結在她雙手之間。

  鄧征正在做飯,發現自己的手上被染上了一層紫色,皺了下眉頭,接著聽到小女孩又開始念起了她所說的族語,有些不耐煩的轉頭轉到一半,正要開口的時候,聽到了一聲低喝:

  “啊哈!!”

  女孩一雙嬌嫩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鄧征的腰上!

  “啊~~~!!!”

  鄧征一聲大叫被打了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忍不住額頭青筋暴跳,站穩了身體,惡狠狠看著小女孩,用自己能做出的最兇惡的表情大聲道:“你這個熊孩子,再搗亂,你就自己做面吃吧!!!”

  然后覺得只是表情還不夠,又自認為十分兇惡的大吼了一聲,

  “嗷嗚~~~~~”

  女孩呆呆的站在原地,十分驚訝的看著鄧征,面色十分古怪,接著又看向自己的雙手,滿臉的詭異,眼中的紫色還沒有淡化下去,同時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幾下,看了看鄧征,又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然后訕訕的離開了廚房。

  走出廚房后,女孩低著頭,完全看不清她的表情,好像很是失落的樣子。

  再說鄧征經過不懈的努力終于把面做好了,端到房間里面,并招呼女孩過來吃飯,這時才想起來還沒有問過女孩的名字,張口問道,“額,你怎么稱呼呢?”

  “我叫薩瓦斯拿卡,就是你們語言中青檸的意思。”女孩此時還是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似乎在猶豫著什么。

  鄧征撓了撓頭,看著小女孩,心里想著:青檸?這個名字好古怪,怎么說呢,額,人家叫什么管我什么事,我一定是有毛病了。

  這么想著,想和青檸搭幾句話,一時間竟然找不出什么共同語言來。

  良久,女孩吃完了面,她吃的很慢,像是在考慮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女孩仔細的把面全部吃完,看了一眼坐到電腦前的鄧征,張口問道:

  “還不知道您怎么稱呼呢?”

  “哦,是哦,忘了和你說了,我叫鄧征,是一個作家。”鄧征心里加了一句:也許算是吧。

  此時他正在打字寫一些迷幻之章后面要用到的一些材料,查一查周易、道德經、山海經之類的資料,做一些整理,順口回答道。接著像是想到了什么,揚聲道,“碗就不用你刷了,扔在在客廳就可以了。

  聽到鄧征的話,女孩眼睛一亮,走到鄧征邊上,接著笑了起來,一雙眼睛彎彎的,笑的十分開心,鄧征雖然不是蘿莉控,但是此時看到這個女孩的笑臉,還是忍不住暗贊一聲:天使。

  女孩一雙紫色的眸子盯著鄧征,問道:“吶,鄧征?”

  “什么呀。”鄧征撓撓頭,轉過身看向小女孩,看到她的眸子,總是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

  “吶,我是來自另一個不同的世界,你相信么?”

  鄧征楞了一下,眼神不自覺的被女孩那紫色眼眸所吸引,加上做飯的時候這個女孩那奇怪的表現,還有當時淡紫色的光芒,貌似這個女孩確實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而且女孩來到我家中的時候孑然一身,連衣服都是穿的我的,那個古怪的紫光是怎么一回事?不過以自己買彩票都沒有中過十塊以上的運氣,真的是異界來客的話,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吧。

  這么猶豫了一會之后,鄧征問道:“你有什么能夠證明的東西嗎?”

  小女孩此時顯得有些尷尬,伸手擺弄起鄧征那個寬大的襯衫,小聲道:“我剛才用盡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點力量,想將你制服……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在我的世界中能夠開碑裂石的莫字決在這里,決然都沒有將你打倒……我被這個事情嚇到……”

  “等等,你說的是你撲我那一下可以開碑裂石?先不說你說的是真是假,你就不怕這一下把我打死?”鄧征撇了撇嘴,心中也是送了口氣,只是不知道這個女孩從那里學來的這些奇怪的玩意。

  倒是蠻有意思,她還知道什么開碑裂石,一個成年人都不見得能做到,更何況一個這樣的小女孩?

  小女孩看到鄧征的神態,感覺出了他的不信任,有些急躁的說:“我在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自己的力量受到了壓制,但是我以為我若是用盡全力的話……”

  說到這里,小女孩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伸手擺弄了一下襯衫的底部,然后咬了咬下嘴唇:“我們的世界,受到了很大的危機,很大很大……”

  鄧征有些心不在焉,只是看著小女孩的臉,奇怪這個洋娃娃一樣的女孩子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來編出這樣的故事,也沒有注意女孩子說的話,只是下意識跟著點點頭。

  “你聽說過造物主嗎?”女孩的聲音有些低落,停下來,靜靜的等待著鄧征的答復。

  “啊?什么呀”鄧征回過神來,發現女孩正在氣鼓鼓的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你聽說過造物主嗎?”

  “你說的是上帝或者女媧,伏羲嗎?”鄧征心不在焉的答道。

  “造物主建造了整個世界,創造了我們……”

  女孩說到這里,情緒愈加的低落了下去:

  “然后他拋棄了我們,我們的世界,成為了被造物主遺棄的世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