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6:3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世仲裁者
  4. 第三章 首殺

第三章 首殺

更新于:2018-03-17 19:38:19 字數:2251

  我思考了會,也就只能是這個辦法了,雖然不急于一時要殺了它,但終究還是要出去的,看來要收拾東西出發了,只是要去哪里這還是個未知數。

  “小灰?小灰?現在怎么辦?”陳沫沫看灰銘沉思了這么久,忍不住出聲問道。畢竟在這種情況下,有人陪說話還是比較安心的,更何況是個女孩子。

  “還能怎么辦~我們睡覺去吧,養好精神,明天我們可能要出發,不能坐吃山空,留下來的食物是路程上的,不是在這浪費的,必須要尋找新的食物。”就先這樣吧,小區里還有個超市,明天去掃蕩看看。

  撞門聲一直持續著,偶爾也有停下來,陳沫沫也因為撞門聲而失眠跑來和我擠床了,說實話我也有些失眠,畢竟那撞門聲讓人心里瘆的慌。

  “沫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突然,我想起了陳沫沫她說她家里人都病變了,那她是怎么跑出來的?還有喪尸不是應該追著她下來的么?為什么一個都沒有?

  “嗯?我情緒已經調整好了,你問吧。”

  “你是怎么逃出來的?那些...喪尸不追出來的嗎?”漆黑的房間里,我雖然看不到陳沫沫的表情,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聲變得沉重了許多。

  “小灰,晚飯我沒吃是因為被困于爸爸死去的陰霾中,媽媽她是要起到帶頭作用帶動弟弟一起吃飯,只是......我沒想到。至于我逃出來我媽她們不追出來是因為......我把她們關在里面了,我逃出來的時候把門給關上了。”陳沫沫似乎又有了哭的沖動,但好在她終于說完了,所以倒沒過多去回憶這件事。

  聽了陳沫沫的話,我瞬間覺得似乎明天的事情變得可行了許多。白天被驚嚇的進屋子里的人可不在少數啊!!如果變成喪尸了,豈不是出不來了?這對我去超市掃蕩又多了幾分信心,雖然零星的喪尸聚在一起也是個大數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漆黑的房間也開始變得明亮起來,或許是因為今天要出去掃蕩吧,所以對于陽光比較敏感,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啊!哎~~。而旁邊的陳沫沫可能是因為受到的驚嚇加上失去親人的傷心,依然在熟睡中,先寫個信條留給她吧。

  最好出發的時間在于早上7點左右,現在是5點多,先吃點東西補充下體能,然后把拖把棍子砍成幾段,分別綁在左手上繞一圈,然后在綁上幾本書,雖然左手的重量增加了不少,但是為了以防萬一,用左手代替給喪尸咬,就算咬力太強,總歸能緩沖一下時間讓我反應過來吧。

  “嗯?那喪尸走了么?沒撞門聲了?還好先把房間門鎖了,就算我抵擋不了喪尸讓它進來了,至少陳沫沫不會打開房門跑出來送死吧。哎!”甩了甩頭,讓自己不太消極后,左手慢慢的打開了扣子,然后按上門口的按鈕,右手緊握著砍刀,找到最適合出刀,最容易砍到頭的位置,但愿那家伙頭骨不要太硬,雖然也想過砍脖子,但萬一我的力量不能一刀斷頭,它還活著,那我就兇多吉少了。

  從貓眼看出去,似乎喪尸跑到對面樓去了,難道對面的鄰居還有活著的?我慢慢的打開門口,除了門口的斑斑血跡外,還有正在撞著對面門口的喪尸。這東西留著在這里也是個禍害,就算現在不發現我,回頭掃蕩回來給一群喪尸追著,它在來門口這么一堵,得,遲早要撲,不如趁它不注意把它給偷了。

  就在我關上門小心翼翼接近它的時候,它似乎發現我的存在,轉過來了!!

  “臥槽,想偷個菊花都不給。”雖然震驚于它是怎么感應到我的,但現在的情況是在它還沒完全轉過身之前趕緊先下手為強,我對自己的體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如果加上沖刺的速度和自上往下劈的力度的話,我有信心完全劈爆它的頭,哪怕傷害到里邊的腦組織也足夠了。樓道寬度是3米,樓與樓之間的距離是12米,樓梯是在樓道的中間,相當于樓梯和兩棟樓中間相隔著3米。所以11米的距離,足夠我沖刺到最大速度,我當頭劈下一刀的時候,喪尸才完全轉過身來,如果沒有任何疑問,這喪尸算是拿下了。

  “咔嚓”伴隨著刀刃破開頭骨的聲音,終于倒下了,刀身雖然沒能成功的破成兩半,但刀身已經完全深入頭骨里,只是卡在了牙齒位置了而已。

  “真是曰了狗了,這喪尸的牙齒竟然隨著病變而變得更加堅固和尖銳了,不知道我這左手能不能擋得住。”似乎是擔心喪尸會像喪尸片那些導演制作的驚悚效果一樣,詐尸,所以我很干脆的來了兩刀,把它整個頭切了下來。幸虧當時沒選擇砍脖子,不然光是脖子的骨頭卡住砍刀就夠我死一次的了。或許是第一次殺喪尸的感覺,讓我感覺到握刀的手都有點不自覺的顫抖。

  這一次算是運氣,那下次呢?而且沖刺和揮舞這把砍刀很耗體力,這是要早死的節奏啊,如果有人分擔的話,那應該會輕松很多。對了,這不是還有活人嗎?

  在警戒了下四周,發現沒有喪尸后,我輕輕敲了敲面前這沾滿污血的門口:“請問有人嗎?外面的喪尸我已經殺了,你現在能開下門嗎?”

  里邊還是沒有回應,難道那蠢喪尸搞錯了?不應該吧?還是多敲幾次試試吧:“我在問一次,有人嗎?沒人的話我走了。”

  就在我話音剛落,準備離開的時候,門打開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頭上有著些許白發的,貌似是三十出頭的一個大叔,對,典型的大叔,那細碎的胡渣,亂蓬蓬的頭發,還有那滿身類似于器械的味道。還有他手上握著的紅色大扳手?確實,這長度加上那扳手比刀還重的重量,就算站著原地揮舞,也能輕易的粉碎喪尸的頭骨,利器啊,嘖嘖~~。

  “這位小伙看不出來挺大的膽量啊,這東西半夜就跑來騷擾我了,我正準備想出來干了它呢,沒想到你幫了我個大忙。來來來,進來說話,不知道那些鬼東西什么時候又要來了。”大叔似乎是個自來熟,看著他頭上那冒出的汗水,似乎也做足了準備要出來的樣子。

  進去到里邊后,和想象中亂糟糟的樣子不一樣,畢竟人都那么邋遢,想必房子里也好不到那里去。沒想到收拾的還是挺干凈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