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10:55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大話太平
  4. 第三章 平南縣會胡以晃

第三章 平南縣會胡以晃

更新于:2018-03-14 14:59:40 字數:2801

字體: 字號:
  洪秀全等一路向西,進入潯江段,又行了幾日。這潯江兩岸,重巖疊嶂,峭壁對峙,煙籠霧鎖,猿鳴不斷,端的是好風景。

  “前面就是平南縣了,以前往來廣西,都會在平南停靠買賣。”賴漢英突然想起一事,“這平南縣有一巨富,人稱‘胡員外’,此人俠肝義膽,專好結交豪杰,遠近聞名。我也跟他有過一面之交,不如去會他一會?”眾人稱善。

  平南縣碼頭,洪秀全、馮云山和賴漢英三人上了岸,朝縣城走去。平南縣位于潯江中段,藥材資源豐富,賴漢英一向來此收購藥材。

  三人入城后,行至一處街道拐角,發現一堆人擠在拐角處,不斷探頭向街內張望,口里也不停地議論著什么。洪秀全他們也好奇地走到跟前,向拐角的另一邊望去,卻是一伙二十幾個人,將一個大漢團團圍住,這些打手個個手持刀槍劍棒。

  這個大漢頭戴寬沿大斗笠,不怎么看的清楚臉,但是身高馬大,臂粗腰圓,尤其是一雙蒲扇般的手掌,引人注目。此時面對數十人的包圍,絲毫不懼。

  大漢腳掌往地上一搓,一根白蠟桿騰空而起,然后一手抓住。周圍的人發了一聲喊,長的、短的兵器一起往大漢身上招呼過來。只見大漢身影疾若飄風,如龍游空,手中一根長棍更是使得行云流水,密不透風。

  “你們看他步法,行走間,隱隱呈八卦之相。”賴漢英也是自幼習武,武藝當是不弱,這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八卦?”洪秀全一驚,想起了一個人,那個人是晚清的一位武術宗師,內家拳鼻祖級的人物。后世所描述的身形外貌,特別是那一雙大手,跟遠處那個大漢很是相符,論年紀也相差不多。

  “打的好!”洪秀全旁邊那些觀望的人群里,不時發出稱贊的聲音。洪秀全了解到,這是本地一伙惡霸,仗著跟官府有一腿,專干欺壓百姓的勾當,當地百姓也是敢怒不敢言。這次,這伙人見那大漢操北方口音初來此地,有意刁難,誰知一腳踢在了鐵板上。

  “喝!”那名大漢打的性起,一聲大喝,開始下殺手了。那根白蠟桿勁力灌輸,瞬間有如鐵棍,一名打手撲到在地,左目迸出,眼見是活不成了。“啪”的一聲,又有一名打手腦袋開花,當場斃命。

  “哎呀!打死人了!”

  “快跑,官府要來拿人了!”周圍膽小的人一哄而散。

  那大漢越戰越勇,不一會兒,周邊已沒有站立之人,都倒在地上或死或傷。有一個人爬起來想跑,大漢認出那人就是領頭的那個惡霸,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同時一抖手中長棍,化棍為槍,猛地刺在那逃跑之人的后背,穿胸而過。那個惡霸哀嚎一聲,倒地死去。

  大漢撿起掉落在地的包袱,拍了拍包上的灰塵,向著四周環視了一眼,然后朝著一處小巷奔去。洪秀全三人也緊跟著那個大漢消失在小巷內。

  沒多久,全縣城開始戒嚴起來,一隊隊官兵出現在沿街小巷中,逐戶搜查。洪秀全三人卻跟丟了那名大漢,只好先前往胡員外家。

  胡員外果是巨富,其住宅大門造的是富麗堂皇,賴漢英向看門人遞去一張名帖,稍事不久,一個仆人過來領著賴漢英進了門。穿過幾道走廊,來到一個院子,只見院中已站立一人,員外打扮,二十一二歲年紀,兩撇黑髭,目若朗星,給人一股干練豁達的感覺。

  胡員外一見賴漢英他們出現,迎上前來,向眾人一禮,道:“漢英兄,好久不見”說罷哈哈一笑,頗為豪氣。

  賴漢英三人也向胡員外回了一禮,賴漢英介紹道:“此二人乃我同鄉好友,久聞胡員外俠義,慕名前來拜訪。”

  “都是好事之人傳的虛名,哪擔得上‘俠義’二字,我也就是一個花花公子,平時跟些江湖上的朋友喝酒聊天,高談闊論罷了。”說著,再次向洪秀全和馮云山一揖,自我介紹道:“在下胡以晃,不知兩位兄臺高姓大名?”洪、馮二人也緊將著報上家門。洪秀全是知道歷史上胡以晃這個人的,初次見面,見胡以晃如此謙遜有禮,內心已有好感。

  一道人影,從旁邊一幢小樓的房頂,輕輕落在這處院子的外面。洪秀全正面朝著這一邊,一眼給瞅了個正著。“有外人進來了”洪秀全低喝一聲,人已經竄出院外。先前看到那身影時,洪秀全已經猜出了是誰。

  那個黑影落到地上后,正背靠著墻,低蹲在那里查看著四周。突然見到洪秀全沖了過來,倒是嚇了一跳,隨即一掌,向著洪秀全當胸轟來。洪秀全也沒想到這一沖,就沖到了那個黑影的跟前,眼見一掌直奔前心,嚇得趕緊架起雙臂一擋,手臂瞬間感到一股勁力猛撞過來,身體差點向后飛去,“蹬蹬蹬”連退數步,才將身體穩住。

  這時賴漢英、馮云山和胡以晃也沖了過來,黑影一見人多,轉身就準備跳上院墻。洪秀全見黑影要跑,趕緊喊道:“大俠,請留步!”

  黑影轉過頭看了一眼,洪秀全繼續說道:“現在全城已封鎖,大俠莫要亂闖,著了官兵的道”

  “哼!區區一個小縣的清狗,還能奈我何?”黑影已躍至院墻之上,一道粗豪的嗓音也從墻頭傳來。

  “若要吃白面,除非林清坐了殿”。洪秀全甩了甩發麻的手臂,喊出這么一句。

  黑影一愣,從墻頭跳下,向洪秀全走來,“你剛才說的什么?再說一次”。

  賴漢英和馮云山嚇得趕緊擺起架勢,圍在洪秀全左右。這可是在胡家大宅,胡以晃作為主人,可不能讓客人在他家受傷,也橫身擋在了洪秀全身前。洪秀全說了聲“沒事!”,繞過眾人,向黑影迎面走去。

  “紅陽劫盡,白陽當興”洪秀全微微一笑,又說了一句口號。

  “你……你也是天理教的?”黑影顯然被震驚了,聲音里明顯帶著激動,但很快又變得平常,“你到底是誰,就你這年紀,攻打紫禁城那會,你應該還沒出生才對。再說……天理教已經不存在了”。

  “不錯,天理教是已經不存在了,卻是留下了一個期望,就是能推翻這個吃人的社會,人人有飯吃,各個有衣穿。為了這個期望,天下的志士同仁,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后繼,誓與滿清抗爭到底。而我,就是這其中的一員。”洪秀全得首先表明跟這位大俠是一邊的。

  這時,胡家大宅外面傳來一片人馬走動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洪秀全連忙跟胡以晃說道;“以晃兄宅中可有隱蔽之所?”

  胡以晃一聽就明白了,說:“我有一處密室,極其隱秘,官兵肯定是搜查不到的”。

  洪秀全又轉頭對這位大俠說:“不知大俠可否委屈一下,以暫避風頭?”大俠略一沉思,當即點頭。

  “好!”洪秀全大喜。事不宜遲,胡以晃將大俠帶了下去。

  當胡以晃回來的時候,幾隊官兵已經搜查到了他們這個院落。領兵的將領叫張大奎,胡以晃卻是認識,一起喝過酒。當即一抱拳,對著張大奎不客氣地說道:“張大哥今日帶這些兵闖入我府中,不知有何見教?”

  張大奎趕緊賠笑道:“胡老弟可要見諒,有一個悍匪在鬧市殺了十數人,現在全城在搜拿,為兄這也是例行公事,沒辦法啊,得罪之處,來日必擺酒賠罪。”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了不是?

  胡以晃爽朗一笑,說道:“那張大哥可要搜仔細了”。

  “哪里,哪里……都還愣著干啥,趕緊去給我搜,都把手腳放利索點,別碰壞了胡員外家的器物!”

  這時,張大奎注意到了洪秀全他們三個,走到跟前問道:“三位面可生著,不是本地人吧?”

  洪秀全微微一笑,說道:“初到貴地,久聞胡員外大名,特來拜會。”

  “哦?”張大奎皮笑肉不笑,向后喊了一聲,“去拿畫像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