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0:32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東北異談
  4. 第二章 白靈兒

第二章 白靈兒

更新于:2018-03-17 17:29:37 字數:2235

字體: 字號:
  抓周!中國的一個傳統,今天小葉陽的周歲,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回來了,就連在大城市開店的大舅也回來了,我媽在我姥家排第二,我還有一個大姨。今天我抓周都過來了,我大姨懷了還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那是我的姐姐。一群人站在炕邊看著滿炕爬的我;”看我大外甥!多可愛,”大舅剛進屋直接一把把我抓過來抱在懷里,逗的我咯咯的笑。

  我大姨家的姐姐在我大姨懷里向我看來,眨巴著大眼睛說“這就是小弟嗎?媽媽他好小啊!我能摸摸嗎?”“可以啊!他是你的小弟弟,以后做好一個姐姐的責任,就是好好的疼他呵護他。”說著抱著姐姐向前走了一步,姐姐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摸了一下我的手,“他好軟啊媽媽,手好涼啊,這麼小真好玩,媽媽我以后能在我二姨家陪我弟弟玩嗎?”姐姐睜著大眼睛天真,看的所有人心都軟了,大姨親了一口姐姐說道:“可以啊!”

  眾人說著的時候,抓周的東西已經在炕上擺好了,抓周就要開始了,姐姐把我的手放開,“咿呀!呀呀!”我手舞足蹈的又抓住了姐姐的手“咿呀呀!”姐姐眨著大眼睛溫柔的看著我說”弟弟乖啊!放開姐姐你要抓周了,等一會我在陪你玩好吧“說著放開了我的。

  大舅把我放在了炕上,抓周的東西不是很多,都在炕上擺著,一個雞蛋,一只毛筆,一本書,一只公雞,一把玩具刀。

  抓周開始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看著我,一點點的,向前爬去,路過雞蛋,看都沒看一眼接著向前爬去,看到書以后我猶豫了一下,爬開了,看到玩具刀的時候我停了下來看了玩具刀十幾秒伸出了手,“嘶!”伸出一半的手又收了回來,爸爸沒忍住喘了一口氣,導致我大舅我媽媽所有的人都回過頭去,用你再出聲我們就把你趕出去的表情盯著他。我爬到公雞的旁邊看了看它尖尖的嘴,爬到了毛筆旁邊,直接抓起毛筆,小手揮著毛筆,就像是一個勝利的將軍。

  “抓筆好啊!以后當作家“老媽走過來抱起還在揮舞著毛筆的我,昂起頭如果再配上一個傲嬌的表情......也是沒誰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的是,她看不到那一天,那件事的發生是我生命的陰影。

  轉眼間兩年過去了,我三歲了,大年初四我剛剛過完生日,一早爸爸開著我爺爺家的拖拉機,老媽抱起還在睡覺的我,九八年那時候的冬天真的很冷,拖拉機都凍得啟動不了,燒了一壺開水才啟動,在安靜的村莊,拖拉機塔塔的聲音很大吵醒了隔壁的老黃狗,就這樣我們一家人伴隨著狗叫聲,出發了。

  我太姥家,一個土坯房,看起來簡陋不堪,可是無論是誰路過都會停下腳步,看一眼院子里是不是有人在,太姥家隔壁就是我姥家,家里有一只土黃色大狗,這只狗的耳朵很靈,老遠就能聽到人的說話聲,而且很兇,聽到聲音就叫,我還被它追過不少次,姥姥家的狗叫了起來,太姥穿上衣服走了出來。

  太姥家的屋子很暖和,可我的心情不太好,屋子里有一群穿著奇奇怪怪衣服的人,還有就是我媽媽走了,我聽我太姥說過節來看看我就得了,等我七歲了就可以接我回去了,太姥送走我爸媽,回來看到不哭不鬧的我,很奇怪,這孩子咋不哭呢?一般的孩子早哭的像個淚人似的了。

  “太姥!你家里人好多哦,為什么一直看著我,還有這個漂亮姐姐一直在我前面看著我笑”我伸著小手,指著“奇奇怪怪”的人里穿著白衣服一頭的銀色頭發,漂亮的不行。漂亮姐姐名叫白靈兒,是堂仙里的白家人,看我指她顯出身行。

  太姥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一拱手說:“靈兒姑娘,我這孫兒怎么樣”白靈兒一笑;“這孩子與我有緣,右手天生小指骨為陰,是個好料子,以后我保這孩子平安”說著白靈兒走到我身邊,伸手握住了我的右手,把我抱在懷里我聞著她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說不上來不是香而是祥和。我坐在她懷里說:”姐姐我其實和漂亮姐姐都有緣!嘿嘿“白靈兒疑惑了這真是三歲的孩子?誰教的?還在白靈兒疑惑的時候我抬頭眨著眼睛”我大姐和我說了,和她一樣漂亮的都要說這句話,這樣漂亮姐姐就會喜歡上我了會給我買糖吃的“白靈兒撲哧一聲笑了起來,葉陽怕她不給買糖還緊緊的攥著白靈兒的衣服大眼睛還看著她一眨一眨的好像在說不買糖我就哭給你看。

  我沒什么存在感的太姥爺實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白丫頭這小子是賴上你了,不買糖怕是不行嘍”我大眼睛還是“堅定”的看著白靈兒。太姥爺就是這樣,我從小到大他沒怎么抱過我,一直也不怎么說話,就是坐在炕邊抽著煙。

  白靈兒含笑看著我”好啦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眨著眼睛甜甜的說:“葉陽,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可是姐姐沒有糖給你啊!怎么辦呢?”我坐在她懷里低下頭,松開攥著衣服的手,眼淚開始往下落,身體一抖一抖的就像被拋棄的小動物一樣可憐,“好了葉陽,你看這是啥”說著拿出一顆紫色藥丸,收住眼淚接過藥丸,這個藥丸聞著有點香。這是太姥說:“陽陽別吃,靈兒姑娘這元靈丹陽陽吃沒問題嗎?”白靈兒低頭看著一臉期待的我說:“可以啊,這孩子現在身體里的先天之氣還沒完全消散,吃了它正好在補充一下”我一聽沒問題,迫不及待的扔進嘴里,沒辦法實在忍不了,它太香了,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流入體內,“好吃!甜甜的”剛吃完感覺有點困,我趴在白靈兒身上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六點,太姥起來做飯,我自己默默的爬了起來洗臉刷牙,看著還在炕上躺著的太姥爺,撓了下頭,推了下他“太姥爺表睡了,起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太姥爺無奈的看了眼我,默默的穿衣服,“太姥爺,我想吃水果”太姥爺無奈的回頭看了我一眼,“在里屋堂子上就有自己去拿!”現在的我三周歲,走路和說話都不太利落,看起來笨笨的,蹣跚著走向里屋,一開門就把我嚇哭了,一個身高一米八,臉色鐵青,一臉的鮮血的男人站在門口。“哇!”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