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1:3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九州升仙
  4. 第三章 復仇第一步

第三章 復仇第一步

更新于:2018-03-18 12:50:14 字數:2816

  又過了一夜,清晨的陽光,喚醒了昏迷的楚云。

  楚云睜開了雙眼,湛發出一道神光握了一下自己的手“哇,我覺得充滿了力量。”

  驚喜的同時抬頭尋找老神棍“我*,師傅,你要嚇死我啊!。”

  只見老神棍就盤坐在楚云對面,眼睛睜大一動不動看著楚云,眼神里化不開的濃烈,嘴角流著口水,呃,口水。

  楚云慌忙跳開“師傅雖然您神通廣大,但是弟子也有自己的傲骨,你若是想要了弟子的話,我肯定誓死不從……”。

  老神棍詳怒,‘唰’的暴起‘咑’敲在了楚云頭上“臭小子,老頭子我四千多歲了,你讓我晚節不保啊!”。

  楚云摸著腦袋瓜子嘿嘿笑著說“其實,要是師傅真的想要了徒兒的話!”

  ‘幽怨’的望了老神棍一眼“徒兒絕不會不答應的!”。

  ‘噗’老神棍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天啊,我這是收了一個什么徒弟啊!?”老神棍捶胸頓足,不過眼角那一絲笑意卻怎么也抹不去。

  h市,公墓園,一座墓前擺著貢品,放著幾束鮮花,旁邊則跪著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

  “爸,媽,您的兒子來看你們了!”楚云哽咽著說,還記得小時候父母對自己的一點一滴的好,而今還未盡孝道,卻已天各一方。

  世上最為遺憾的事,不就是‘子欲養而親不在’嗎!

  老神棍看著痛哭中的楚云說“云兒,別太傷心了,這樣會對道心產生影響!”

  趴著痛哭的楚云站了起來用冰寒的聲音說道“師傅,當年我父母出車禍而死,雖然警察調查是出于意外,但是我覺得此事過于蹊蹺。以前我沒有能力去調查,現在我擁有了力量,我想親自調查一下當年那一場車禍!”

  老神棍點頭道“嗯,理應如此。不過……”。

  “我知道,如果真是出于意外,我絕不會不分青紅皂白濫殺無辜的!”

  老神棍暗暗點頭“好!我們去吧!”

  一棟復式別墅,里面種滿了花花草草,門口大理石鋪成的地板停放好幾輛高檔轎車,其中有一輛黑色奔馳在陽光下顯得那么刺眼。

  門口保安廳里坐著幾個保安,打著牌,此時,遠處徐徐走來了兩個人。

  “老李,你去看看是什么人。”保安看到后,吵著對其中一個叫“老李”的人說道。

  老李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快步迎了過去。

  當看清前面走著的楚云后驚訝道“是你!”

  眼里卻閃過一絲鄙夷“小子,你還敢來這!去去去,這里不是要飯的地方!”

  青年人眼里閃過一絲凌厲,抬手就是一巴掌,保安當場橫飛了出去。

  吐出了幾顆碎牙,老李捂著腫起來的臉爬了起來,不可思議的望著青年。

  “你小子敢這么囂張,媽的,今天整不死你,我就不姓李!”老李反應過來后,臉色猙獰的喊道“兄弟們,有人砸場子了!”

  那三個打牌的保安聽到后,立馬拿起警棍沖了出來。

  “什么人?敢來這里鬧事?想找死是吧!”那三個保安,人還沒到就怒斥了起來。

  當趕到一看到那個青年后,就都哈哈的笑起來。

  “小子,又是你,上幾次打得你還不夠嗎,又來挨揍!”

  青年人聞言眼里露出兇狠的光芒,就連身后一直淡然無波的老人都有了一絲怒氣,這兩人正是楚云和老神棍。

  “呦,還敢瞪我們!看我不打死你。”其中一個保安拿著警棍掄了過來。

  “小嚴,下手別太狠了,把事整大了,不好收場。”一個看起來好像是領頭的保安說道。但是馬上就睜大了眼。

  楚云徒手劈奪警棍,反手一棒把那個“小嚴”打翻在地,呻吟不斷。

  另外幾人看到后震驚得說不出話。這一棍的力道,他們都心里有數,可楚云一只手隨意就接了下來,鎮住了這幾個狠角色。

  ‘老李’更是渾身發憷,腿肚子打顫,還沒來得及后退,就被楚云一棒又給掄倒在地。

  那個領頭的色厲內茬地說道“小子,你知道這是哪嗎?”

  楚云聞言,望了一下這棟別墅,沉聲道“不就是h市市長家嗎!”。

  “小子,最好現在快走,不然一會誰也救不了你”保安說著拿出手機恐嚇道。

  楚云暴睜雙眼渾身散發出一股威壓“呦呦呦,我好怕怕啊!”隨后怒道“到現在你們還想著以勢壓人,你打一個試試,看一下是你的人來得快,還是你死得更快!”承受著楚云修士的‘靈壓’,那名保安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撲通跪了下來,不斷磕頭顫聲苦說“我錯了,我錯了,大爺,你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吧!”

  在楚云強勢鎮壓下保安被嚇破了膽。

  “嗯”突然一股異味傳來,楚云皺眉。

  “你以前作惡時有沒有想到會有現在這個摸樣!”

  保安好像是被嚇傻了一般,只是顫抖著不斷磕頭。

  “我問你一些事,你必須如實回答!”楚云冷聲喝道。

  保安連忙說“你問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訴你啊!”。

  楚云努力克制著自己,寒聲道“五年前,‘天林實業公司’的董事長夫婦,出的那場車禍……”

  楚云還未說完,保安臉色瞬間慘白喃喃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狀若癡呆。

  “云兒,等等!”

  老神棍走了過來,伸手劃出一片金黃光芒,保安神色平復了下來,隨后慢慢的說出了一段沉埋了的血案,這段血案背后竟然者的有林天的影子。

  楚云發狂奔走,老神棍回首抹除幾名保安剛才的記憶,回身追了下去。

  “啊!啊!!啊!!”別墅附近的大樓頂層,楚云狀若瘋狂,雙眼通紅“林天,我必滅了你一家!”

  “諳”老神棍一聲道褐,楚云渾身一震情緒慢慢平靜了下來。

  “云兒0,修道之本就是一顆無為之心,太過于執著的話,一不小心就會毀了道基的啊!”老神棍隱憂的說。

  楚云抹了一下頭上的冷汗“師傅,我仿佛有感覺到了渡心魔劫是那種感覺,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渡劫不徹底?!”

  本來挺擔憂的老神棍聞言不禁莞爾“什么渡劫不徹底?小子,這話要是在九州,不讓人家笑死你!”

  楚云尷尬的摸著頭“子不教,父之過!師傅這是你的責任!”

  老神棍差點沒被口水嗆死“好吧,臭小子!其實修士的修為與境界相連,如果你境界跟不上修為,那就會被心魔驚擾,時刻都會有毀基之危,所以你要壓制修為!”

  老神棍拿出一枚光暈流轉的玉佩“這是用陣刻的冰神玉,有靜心安神的效果,給你帶上吧!”

  楚云伸手接過玉佩,放于手掌,經脈中原本沸騰的元力瞬間平靜了下來。

  楚云驚奇望著手掌中的玉佩,只見在陽光下閃爍著迷人的光芒,上面刻的兩條異獸仿佛活了過來,互相纏繞,升騰的光暈流轉不息。

  禁不住驚嘆了一聲“好東西啊!”

  啪,楚云手里又多了一枚古樸的戒指,楚云抬頭看向老神棍。

  “芥子空間戒指,里面裝著九州的歷史,還有我給你的一些法器,道術,道技什么的雜術。多看一看,省的我以后讓人笑話!”

  楚云嘿嘿傻笑。

  “還有!”老神棍接著說道“雖然妙用無窮,但你不要雜而不精,這樣會對以后的修煉產生影響”

  楚云感動的望著老神棍”師傅,謝謝您,我…”

  老神棍把臉一板“別說這些沒用的,以后好好修煉,不丟我的臉就算對得起我了!”

  “切”楚云暗自鄙視了老神棍一,這時一輛銀白色奔馳駛入別墅,楚云牙關緊咬,緊握著拳頭。

  老神棍見此說道“云兒,你復仇的事我就不再參手了,事畢之后去恒山找我!”老神棍說完便一步跨出消失于天邊。

  望著老神棍離去,楚云笑了“師傅,謝謝你,你不摻手,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

  楚云長嘯一聲飛躍而下,沖進別墅……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