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50:02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三國之召喚風云
  4. 第一章:初至漢末

第一章:初至漢末

更新于:2018-03-16 11:26:24 字數:2427

字體: 字號:
  漢末的天空,熾熱的太陽高懸天空,仿佛要將大地最后滴一點水分蒸干。

  冀州官道旁,無數衣不蔽體的百姓跪伏在兩旁。這些百姓,亦或者應該稱之為流民,他們面黃肌瘦,雙目渙散,在長期與饑餓和疾病的斗爭中,無數人敗下陣來,幸運活下來的也是奄奄一息。大量的流民,為饑餓所迫,樹皮,草根,嫩葉,泥土..........只要能吃的東西,流民們猶如蝗蟲過境,啃食一空。

  “嘶........小爺的頭好痛啊,我怎么還沒死?”楊楓睜開眼,看著碧藍色的天空,很是茫然。

  “那顆子彈明明穿過了我的心臟,我怎么沒死?”楊楓猶如丈二和尚一般摸不著頭腦。

  前世的楊楓乃是華夏最精銳的暗影小組的隊長,黑暗界的王者,地下勢力眼中的瘋子,凡是被瘋子盯上的人,無一不死,據說瘋子出手,從未失過手,所以‘死亡如風,常伴其身’是暗黑界對楊楓最好的詮釋。

  縱然楊楓天縱奇才,身經百戰從未失手,但人算不如天算,楊楓在清剿金三角頭號毒梟的時候,楊楓遭到了如兄弟般的隊友的叛變,一槍從楊楓背后擊穿了楊楓的心臟,死不瞑目~

  如今看起來自己沒死,楊楓喜出望外,剛想揮舞拳頭打兩拳以示興奮,卻突然悲哀的發現:“臥槽,我居然是個小屁孩!”

  “楓兒,你終于醒了,嚇死娘了!”一名女子奔過來抱住楊楓,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女乞丐的臉,滿臉的塵土,但仍然掩蓋不住女子一腔的喜悅:“楓兒,你可算是醒了,老天保佑我兒,平安無事!看到兒子醒來,姜玥激動萬分,留下了興奮的淚水,顫抖的聲音使得內心寒如堅冰的楊楓也是暖洋洋的。楊楓嘴角浮現一絲淺笑,小手輕輕撫摸母親的長發:“娘親莫哭,孩兒這不是沒事了嘛。”通過女子這一系列的行為,以及自己變成了小孩來看,楊楓知道自己十有八九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在了亂世!

  姜玥眼中一僵,按理說,和楊楓同齡的孩子應該都會哭的,而以前的楊楓也是會哭的,而如今楊楓不止沒哭,反而還安慰起自己這個當娘親的,實在是聞所未聞,匪夷所思!

  姜玥緊接著眼中一喜,莫非我的楓兒長大了?

  楊楓嘴角笑意淺淺,淺淺露出了白牙:“娘親莫要哭了,孩兒這不是好好的嗎?”

  姜玥破涕為笑,點了點頭:“楓兒乖,娘的楓兒長大了,太好了!”

  姜玥轉頭對著身后的楊振說到:“夫君,我們的孩兒長大了,都懂得安慰為娘了。”

  楊振淡淡的笑了笑,點了點頭,將楊楓抱起:“孩兒長大了,為父甚是欣慰!”

  楊楓再次笑了笑,從小就是孤兒的楊楓從沒有和長輩接觸過,讓他和長輩相處實在是夠難。

  就在這時,一輛裝飾華麗的馬車從管道的盡頭飛奔而來,領頭的是八騎黑甲騎兵,一對盔甲鮮明的將士尾隨側翼。

  “大人,可憐可憐我們吧。”仿佛看見了希望,道路兩旁的流民們爆發了求生的意志,一時間官道擁擠不堪。

  “賤民,統統滾開!”領頭的士兵一聲令下:“再敢靠近者,格殺勿論!”

  將領的聲音在無數難民的蜂擁之下顯得那么蒼白無力,無奈之下,他只得下令將靠近馬車的難民格殺,殺雞儆猴!

  “啊!”“不要啊!”

  全副武裝的士兵面對手無寸鐵的難民自然不可同日而語,轉眼之間,十幾個靠的最近的難民倒在了槍下,臨死前他們怨毒的眼神讓將領們一陣心驚,但是想到馬車里的人的重要性,他不得不把心一橫:“無極甄家少爺甄逸、小小姐甄宓在車上,再敢靠近一步者,殺無赦!”

  “亂世人命如草芥,果真如此。”楊楓冷眼看著這一切,眼神中透露出與他年齡不符的滄桑與寒冷。

  面對死亡的恐懼,難民們退卻了,不需要人帶頭,慢慢的退到了官道兩旁。

  當希望變成了絕望,無數難民不由得悲聲痛哭,此時他們不知道該同情還是羨慕死去的那些人,沒有了難民阻礙,馬車就要繼續前進,楊楓卻是突然想起來了什么:“甄宓,嘖嘖,性格柔和的曹魏皇后么?”隨即雙拳一握,單腳點地,騰空一躍,從難民們的頭上跳過,心下一橫,沖向了官道!

  領頭的將領見有沖出來一個難民,臉色頓時一變,趕忙拉住戰馬,抽出腰間長刀,指向楊楓,姜玥、楊振頓時面色大變,想要從難民之中沖出來救下自己的兒子。

  “大膽賤民,活膩了是么?”

  楊楓嘴角揚起一絲冷絕,不偏不倚,不歪不斜,鐵骨錚錚的立在地上:“只會欺負難民有什么本事?”

  “喲,嘴還挺硬的,我看你是活膩了!”那將領抽刀砍向楊楓,姜玥、楊振夫婦盡是面色大變!

  楊楓冷眼一笑:“速度太慢了!”

  言罷身形一閃,不僅躲開了將領的一刀,還一腳將刀踢開,長刀猛然飛出,插在了遠處的泥土中,一招,一個6歲的小孩竟然將一名帶刀的士兵擊敗!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怎么又停下來了?”就在所有人都驚舌目呆的時候,一名溫文爾雅的年輕人從馬車中走了出來,輕搖手中折扇:“怎么回事?”

  然而下一秒,他卻驚呆了,他這次出行帶的領頭家將,竟然讓一名看起來只有6歲的小孩壓著打,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嘶.....此霸王之勇也!”甄逸滿臉驚駭,大喊一聲:“都停手吧!”

  那名將領瞬間收手,不可思議的看向楊楓,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名看起來只有6歲的小孩出手竟然這么狠,招招致命,拳拳制敵,若非他還小,力道不足,怕是剛才自己就已經命喪黃泉了!

  想到這,將領不由的嚇得一身冷汗,從土中拔出佩刀,站在甄逸身前。

  “這位小壯士,不知你攔住甄某的馬車是何用意?”甄逸溫文爾雅的問道。

  “沒什么,只是家父、家母饑寒交迫,小子希望大人憐憫!”楊楓淡淡一笑,隨即雙膝跪下,連磕三個響頭:“求大人憐憫!”

  楊楓本來想憑借自己逆天的實力打爆這些士兵,然后再開口,不料自己這身軀力道實在是太小,完全撐不住,所以楊楓還是只得跪下求助!

  “正好,我的女兒需要一名侍女,我的府上還缺一名家丁,小公子你起來吧,甄某答應了!”

  “謝大人!”楊楓淡淡地站了起來,帶著頭上的血痕以及淺淺的笑容,招呼著膛目驚舌的父母,不料力氣不支,昏迷了過去。

  “小小年紀就有如此神力,將來必成一員猛將,揚我大漢天威!”甄逸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將楊楓抱回到馬車上,將姜玥、楊振夫婦二人安頓在馬上,立刻便啟程。

  一揚馬鞭,頓時絕塵而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