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0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無限兇猛
  4. 第002章 第一次戰斗

第002章 第一次戰斗

更新于:2018-03-16 14:34:25 字數:3643

  熊魏看到這種情況沒有掩飾,慢慢靠近了過去。

  工裝男一直在聚精會神的尋找機會,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頓時滿面驚喜,渴求的喊道:“這位小兄弟,快來救救我。”

  “我怎么救啊,我又進不去,你慢慢砍枝條就能出來了。”熊魏大大方方的走近了一點,隔著飛舞的枝條回答。

  他要評估一下男子的戰斗力,好為了后面做準備。

  因為現在看到了人影,那就說明了后面肯定還會有更多的人,要早做防備。

  畢竟這里出現了寶物,難道大家還會心平氣和的平分嗎?

  那是想多了。

  “你靠近一點,把枝條吸引過去,我好殺出去。”工裝男早就想好了如何應對,一臉欣喜的吩咐,又用長刀指定了一個地點。

  “這你妹的還真敢說啊……”熊魏無語,斷然拒絕,“不行。”

  “不要害怕,這不難的,這些枝條的動作很慢,用長刀輕易就能砍斷。”說著工裝男揮舞長刀,砍斷了一根在邊上飛舞的枝條,做為示范。

  “不行,我害怕,我這人特膽小,你是哪的人啊,怎么過來這里的?”熊魏稍微退后了兩步,因為邊緣有棵人面樹發現了他靠近,枝條已經在空中飛舞過來了。

  “你!”工裝男怒視熊魏,明顯看出了他不打算動手,臉上又重新帶上了驚懼,大聲罵道,“你他媽I的問這些干什么,我都快死了,死了知道嗎。”

  “死不了的……”熊魏面色不變,一臉真誠,“你沒有看任務介紹嗎,里面可是說了,死亡的人會在主神廣場復活,主神廣場你知道嗎?小說中很多的。”

  “我當然看到了,但是要受到極刑啊!150%痛苦的極刑。”工作男大吼大叫發泄自己的情緒,“我被樹枝掛到了一下就快被痛死了,極刑還不如死了算了。”

  他說著情不自禁摸了一下手臂,臉上恐懼更勝,顯然是被當時的痛楚給折磨的不輕。

  絕望的氣氛開始出現,

  被圍困的工裝男看著周圍飛舞的枝條,眼睛浮現了大量的血絲,狠毒的瞪著熊魏,“你為什么不肯來救我,你又死不掉,為什么?”

  “自己挖洞出來吧。”熊魏轉身就走。

  這個家伙神經絕對有問題,根本沒有辦法交流,他不想在此耽誤了。

  并且先不說能否救出這個家伙,就算是他想要救,也會花費大量的體力的,還有很大可能把自己搭進去。更別說這個家伙一開口就想要他用身體去吸引人面樹,這怎么可能。

  “你他媽#¥%#¥%#¥”工裝男頓時破口大罵,眼睛卻不自覺的看向地面,似乎在認真思考熊魏的主意。

  熊魏充耳不聞,轉過了幾棵大樹,躲在對方看不到的位置。

  “痛感很足嗎。”他想了一想,砍斷了邊上一棵不認識的小樹,然后把手臂在上面輕輕的一滑。

  “嘶……”他倒吸了一口冷氣,面色有點發白,然后使勁揉了揉淡淡的劃痕,“這他娘的是150%的痛感?不是1500%嗎!”

  實在是太疼痛了,還帶著火燒火燎的感覺,讓他身體不自覺繃緊,口干舌燥。

  “這樣可不行啊。”熊魏馬上察覺出了其中的危險,要是等會在戰斗或者被怪物追殺的時候出現了這種狀況,那么不是連長刀都握不穩了嗎。

  說不定身體都控制不住了呢。

  他猶豫了一下,看著小樹咬咬牙,“他娘的,拼了。”然后把手臂又放到小樹上一劃。

  疼痛的吸氣聲和遠處斷斷續續的瘋狂大罵在這里輕輕回蕩。

  片刻之后。

  熊魏面色發白的甩了甩發麻的雙手,在把頭上的冷汗抹掉,聽到工裝男又開始呼喊救命了,就搖搖頭繼續前進。

  時間不等人,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不能在這邊耽誤太久。

  雖然他想看看工裝男死亡后是什么復活的。

  只是他可以做到不援手,卻無法下定決心落井下石把那個工裝男搞死。

  “還是心太軟啊,希望好人能長命。”熊魏自戀的安慰自己。

  離開了工裝男被困住的低矮樹林,密林漸漸高大起來,小樹和雜草開始減少,露出了平整堅I硬的泥土,可以一覽無余的看到遠處。

  熊魏松了一口氣,現在就比較容易防備可能的襲擊了。

  忽然,一陣有小到大的呼喊在側面傳來,“救命啊,殺人了,有人發瘋了,這里有個瘋子。”

  “看來人數不少嘛。”熊魏沒有猶豫,對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跑過去。

  那是兩個年輕男子正在你追我趕,不時圍繞高大的樹木進行戰斗,揮舞手里的長刀想要干掉對方。

  但是兩人都沒有什么招式刀法,臨時加強的力量和敏捷帶來了不錯的反應,雖然打得“砰砰啪啪”一陣熱鬧,卻沒有受到多少傷害。

  呼喊救命的是一個把外套系在腰間,光著膀子,后背和肩膀帶著紋身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他正圍繞幾棵樹逃跑,一有空閑就大呼小叫。

  而在后面的則是一個胖子,氣喘呼呼又面色兇狠的胡亂揮舞長刀,想要砍中前面的年輕人,可是卻被對方靈活的走位給戲耍,屢屢砍在樹上,帶起了不少的樹皮。

  是肥牛——李桂吉!

  熊魏躲在一棵大樹后面,一臉欣喜的看著兩個糾I纏不休的人影。

  既然肥牛來了,那么其他三個人估計也在這里。

  他不會孤單了。

  不過現在不是激動的時候,要去幫忙才行。

  熊魏望著走位靈活的紋身男子,想了一想,突然把臉色一板,露出正直的神情,然后把長刀丟在樹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發,空著手沖向兩人,并大喝,“你們兩個是誰,為什么在這里打架,為什么不相互幫助,這里可是主神空間啊。”

  正在巨大的樹根前對砍的兩人一怔,然后收手站開了一點距離對持,聞言都翻了個白眼。

  紋身年輕人一幅見到白I癡的模樣。

  這他娘的都到了主神空間,不搶劫對砍難道還助人為樂嗎,在現實中都有危險啊,更何況是在這里。

  不過看到熊魏空著手靠近,他馬上變得真誠熱切,顯露出友好的笑容,“這位兄弟幫幫我,這個瘋子想搶劫我手里的寶物,你幫我對付他,我分給你一個。”

  說完他拍了一拍腰間系著的外套,有三個圓滾滾的東西被裹著很顯眼。

  “幫你?”李桂吉暗哼一聲,聽到熊魏的話,他就知道打什么主意了。

  所以努力忍住欣喜,一臉扭曲白I癡的模樣,揮舞長刀大吼,“你他娘的要是敢幫他,我就砍爆你的卵I子。”

  熊魏頓時怒視肥牛,那么多廢話干什么,直接沖上去啊,他已經站在合適的位置了!

  “白癡,真是自尋死路。”紋身年輕人一臉欣喜,用長刀指著李桂吉,放松了警惕往熊魏身邊靠過去,開口恐嚇,“你個死胖子還不快滾,小心我和哥們一起刮了你的肥油點燈。敢搶我的寶物。”

  “那看誰死。”李桂吉已經明白了熊魏的意思,提著長刀就殺了上去。

  “哥們,你幫我……臥I槽你干什么!”

  紋身年輕人正防備殺氣騰騰的李桂吉,話沒說完,就被熊魏從側面一把抱住,頓時目眥欲裂的大叫,“你搞錯了啊。”

  “沒有搞錯!”李桂吉大吼一聲,長刀對著紋身年輕人的胸膛狠狠插了下去。

  一貫到底,透背而出。

  紋身年輕人被痛的白眼一翻,瞬間就沒了氣息。

  “你妹的,小心點啊。”熊魏被嚇了一跳,急忙松開手退開,然后怒視放開長刀一臉復雜表情的李桂吉,“你吃了槍藥啊,差點連我一起干掉了!”

  “老熊……唉……”李桂吉一屁I股坐到地上,一臉復雜的要說什么,但是紋身年輕人尸體和不多的鮮血陡然消失,留下兩把雪亮的長刀和三個蘋果一樣的紅果子掉落在地上。

  “擦!”兩人被嚇了一跳,李桂吉也顧不得自己的心情了,爬起來跑到熊魏身邊,警惕的看向四周。

  一片寂靜。

  “別看了,估計是復活去了,看不出來啊,每次玩游戲都選肉盾吃技能的你這么殺伐果斷。”熊魏嘖嘖稱奇的看著胖胖的李桂吉,“還能追著人殺了。”

  “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你看我的腰部。”李桂吉頓時叫屈,轉身扒拉了一下背后衣服,一道巴掌大的破痕出現,“是他先偷襲我的,不然我會鳥他?”

  “先收起刀和果子,我把武器拿回來再說。”熊魏示意了一下地上,然后去樹后拿自己的長刀。現在情況不明,還是要小心防備為好。

  李桂吉收起東西跟在他身后,一臉的贊嘆,“老熊你還真是夠賤啊,跟六眼差不多了,知道不帶武器那家伙會放松警惕。”

  熊魏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還不是為了救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聞言,李桂吉又氣憤了起來,“我和那個鳥人在半路遇到的,一起組隊去祭壇,對了老熊你的任務也是一樣嗎。”看到熊魏點頭,他才說出狀況。

  原來兩人在半路看到了一個帶魚怪身上帶著四個果子,就知道是寶物,忍不住試探了一下,發現怪物不太靈敏可以干掉,就聯手上去了。

  一切都很順利,利用樹木環繞,很快就把怪物給砍得遍體鱗傷,馬上就要殺死了,但是李桂吉當肉盾太久了,腦袋一熱站的有點靠前,被紋身年輕人在后腰上捅了一刀,差點掛掉。

  怪不得這么氣憤……

  熊魏點點頭,從一臉不爽的李桂吉手里拿出一個果子,“是這個東西救了你一把?”

  “是啊,當時痛死我了,我就直接撲到怪物身上搶了個果子吃下去,誰知道傷勢很快就好了,連血液都被吸收干凈,真神奇。”李桂吉一臉心悸的摸了摸后腰,“老熊你可要小心點啊,這比起我高中滑冰被摔斷了兩節腿還痛的多。”

  “我實驗過了。”熊魏亮了一下滿是劃痕的手臂,然后看了一下任務時間,“走,去祭壇那邊找快手他們,他們應該也來了。”

  “嗯,有熟人就是好,不然我這種老實人就苦逼了。”李桂吉說著嘿嘿一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老實個屁。”熊魏不屑的道。

  “嘿嘿。”李桂吉裝作憨厚的一笑,然后兩人交換自己的見聞,走向了目標位置。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