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7:18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倚欄聽雨之龍騰虎躍
  4. 第一章 大亂之始

第一章 大亂之始

更新于:2018-03-15 21:52:07 字數:4549

字體: 字號:
  百蠻。

  混沌裂縫,妖魔聯盟。

  兩大妖魔皇者聚集此地。

  “人族統治人間數萬年,今次是萬年難遇的契機,務求一擊命中,讓人族無法再有翻身的機會。”魔皇天煞一臉殺氣,似乎人間已是自己囊中之物。

  “這次妖魔聯合,兵犯人間,我們籌備了數千年,只可成功,不能失敗。”妖皇滅天也是一臉堅定,“不過人族五大門派都非易與之輩,對付他們確實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

  “據我滲透進人間的探子消息,六月十八‘扇舞飛旋門’和‘劈天裂地宗’聯姻,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我們就將進攻之日定在會一天,一定會給他們一個特大的驚喜。”天煞一臉笑意道。

  “哈,天煞兄果然好手段,想我妖族久居蠻荒荒夷之地,你魔族久居地底昏暗無比的世界,今次終于能大展宏圖,待我們占領人間之時,該是怎樣一番動人的風景,真是令人期待啊!”

  “好,那就提前慶祝我們這次的成功,來,先干一杯。”天煞大笑著舉杯。

  “天煞兄能否稍等片刻,我還有貴客未到。”滅天神秘笑道。

  “哦?貴客?”

  “嗯,貴客。”滅天笑的更加神秘。

  “劈天裂地宗于威求見兩位大人。”初聽時聲音尚在十丈開外,待話說完,人已來到門前。

  “哈,說貴客貴客便到。”滅天一臉笑意,對著門外道:“于威兄進來吧,我們正在等你。”

  于威一襲白衣,輕搖折扇緩步向天煞和滅天走來。

  “你說的貴客便是他?”天煞一臉不快的看著于威,冷哼道

  “于威兄可是與我們有著相同目的的人。”滅天臉上笑意不減,“于威兄百年不見,依舊風采依然啊!”

  “滅天兄長過獎了,其實我們都快老了,若不乘現在做出一番大事來,叫時光白白流走,豈不可惜?”于威輕搖羽扇,對著滅天悠然道。

  “于威兄好志氣,不知閣下想與我們如何合作?”天煞亦壓下心中的不滿,對于威道。但凡皇者,都必須具備大氣量和大智慧,滅天和天煞顯然都具備,所以他們才能在歷史的激流中走到今天。

  “我于威雖為劈天裂地宗首席弟子,可是在門派中卻飽受排擠,今日冒險摸上這里,找兩位大人,就是想助兩位一舉取得人間,他日封侯拜將,自是美事一樁。”

  “好,若此舉能一局扳倒人族五大門派,劈天裂地宗宗主便是你的。”滅天目視于威道。

  “那我在這先謝過滅天大人了,這是我今次帶來的誠意。”說完從袖中取出一個精致的小盒遞給滅天。

  滅天接過盒子,道:“這是什么?”

  “這是可以取劈天裂地宗和扇舞飛旋門掌門性命的東西。”于威眼中露出一絲狡黠。

  “哦?”

  “不知兩位是否記得殘蝶?”

  “閣下說的是否就是中原五絕中的毒絕殘蝶?”

  “既然聽說過殘蝶,想必一定知道他所煉制的‘七情六欲丸’。”

  滅天沉思片刻道:“傳聞‘七情六欲丸’在服用三天后奏效,能將人的七情六欲放大至百倍甚至千倍。”

  “不錯。”

  “這顆便是?”

  “不錯,傳聞當初殘蝶煉制這種丹藥時候只練了兩顆,一顆已經做為試驗品消耗掉了,這顆我是費了好大力氣才弄到手的。”

  滅天道:“可是它究竟有什么作用呢?”

  于威神秘道“我們‘劈天裂地宗’掌門因修煉本門秘法,所以有很嚴重的瘋疾,每到每月的月圓之夜便會發作,這秘密只有我們少數幾個人知道。若讓他在月圓之夜吃下這個,三日之后正是十八,那時候想必會非常有趣。哈哈哈”|

  “哈哈,果然妙計,若能將在十八婚宴那天一舉將赴宴的人族強者一網打盡的話,我們成功的機會將會大上許多,于威兄這份大禮確實讓人無法拒絕啊!”天煞一改先前的冷漠,對于威刮目相看。

  于威重新拿回盒子,道:“那我便先行告退了,六月十八,于威在‘劈天裂地宗’恭候二位大駕。”

  滅天道:“于兄放心去辦,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

  外有強敵虎視眈眈,內有奸賊通敵賣族,人族的命運如何書寫,誰也不知道。

  百邙山,百兵圣地。

  一位道士傲立山頂,山風吹亂了他那一頭鮮紅的頭發,他卻毫不在意,嘴里嘟囔著,好像在念叨著什么。

  “師尊,該回去了。這里山風大,小心您的身子。”稚嫩的聲音從背后傳來,道士一驚,卻又被山風吹得打了個寒戰,接著劇烈的咳嗽起來。

  “師尊,師尊、、、您沒事吧?”一襲百兵圣地的內門弟子裝束的小孩急忙的跑過來扶住道士,急切問道。

  “原來是小枏啊,為師沒事,只是為師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了,恐離歸天之日已經不遠了。”

  年幼弟子小枏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忍的神色,他雖小,可是他知道的卻很多,師尊十年前是整個門派的驕傲,是最有望繼承掌門之位的人,被譽為萬年來百兵圣地最杰出的天才,亦是百兵圣地唯一一個將“百兵之祖”法決修煉至完美境界的人。可是如今,這個人只不過是百兵圣地的一個廢物,一個連最底層的外門弟子都打不過的廢物。小枏想到這里,心中就像刀繳一般。

  十年前師尊為救被妖獸混沌擒住的他,大戰混沌與其手下八大妖獸,最后以一柄銀槍力斃九大妖獸,混沌臨死前的妖丹自爆亦讓師尊身受重傷,千年修為盡毀,從此以后便不能練習任何武功。想到這,小枏的便再也止不住自己的淚水。

  “傻孩子,哭什么,師父又沒死。”道士伸出一只枯槁的大手,摸著小枏的頭道,“人間大禍將至,你要好好跟師叔們學習道法,大劫來臨之際,要好好保護身邊的人和自己,知道么?”

  “師父,徒兒明白。”小枏低著頭,抽泣著說道。

  “我云霄子自十年前重傷不愈之后,便放棄武道,潛心八卦陰陽演繹之術,哼,他們那些凡夫俗子豈知這八卦陰陽演繹之術的魅力絲毫不遜色于打打殺殺的武道。”云霄子談起這十年的成果,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傲然說道。

  接著臉色又是一黯,長嘆一聲,道:“大禍來臨,人間必將生靈涂炭,天意啊,天意!”

  小枏稚嫩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問道:“師尊可是算出了什么?”

  “為師昨夜夜觀星象,見天狼白虎煞氣沖紫薇,預計會在六月十八之時真正侵犯紫薇,紫薇星乃帝星,天狼白虎皆為煞星,而且天狼白虎同時命犯紫薇,這種星象就連史書亦未曾有過記載,可但凡有煞星命犯紫薇之時,必有大劫來臨,可想而知這次的劫數非同小可。”云霄子臉上愁云密布,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徒弟,擔憂的說道。

  “可是師父,那你為什么不把這件事告訴掌門?”

  “掌門一心醉心武道,他豈會相信這些無稽之談。”說罷搖了搖頭,又對小枏道:“小枏,你要答應我,在大劫來臨之際,你一定要用自己手中的槍好好保護自己和身邊你在乎的和在乎你的人,知道么?”

  “徒兒謹遵師父教誨。”小枏下意識的握了握自己手中的銀槍,稚嫩的小臉充滿堅定。

  “好,好,好。”連說了三個后,云霄子才轉過頭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茅草屋走去。

  小枏看著師尊遠去的背影,緊緊握住手中的槍,這個人,我拼死也會保住他,就像當年他拼死保住我一樣。

  十五,月圓。

  劈天裂地宗宗主段鐵心的心里很愉快,愉快的像這一碧如洗的夜空一般,因為三日之后就是他兒子的大喜之日,天下的父母,有哪一個不希望看著自己的兒子成家立業呢?就連這個天下有數的絕世高手、五大門派的之一劈天裂地宗的宗主亦無法例外。

  可是又到十五,今夜注定又是一個無眠的痛苦之夜,自三年前突破本門至高心法失敗,招致體內隱疾發作,每至月圓之夜,段鐵心便如狂魔附體,只想殺光周圍所有的人,有好幾次他想自己了斷自己,可是身為一派之主,他沒有理由放下自己的門派,這亦是做人做痛苦之處。

  “師尊,今晚是十五了,您還未吃藥呢?”于威一襲白衣,站在段鐵心身后恭敬的說道。

  “威兒,你來了。”

  “是,師尊。”

  “是啊,又是十五,有到了該吃藥的時候了。”

  “師尊不必難過,若是我們能找到當初的‘毒絕’殘蝶,以他在醫道和毒巫之術上的絕艷天縱,一定能治好您的隱疾。”

  “呵呵,威兒你知道么?為師近日來突然發現體內的頑疾已經越來越難控制了,只怕那些藥物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今晚了。”

  于威默然,從袖中拿出一顆墨綠的藥丸遞給段鐵心。

  段鐵心接過藥丸,一口咽下。

  “威兒,今夜你用鐵索將為師綁住,然后關入地牢最底層,無論聽到什么聲音都不要過來,明白么?”

  “謹遵師命,徒兒明白。”

  “三日之后,睿兒大喜之日,我將正式傳位與他,到那時你要全力輔佐師弟,將我‘劈天裂地’發揚光大,威兒,這么說你懂嗎?”段鐵心仰望明月,對于威說道。

  于威眼中一絲厲芒一閃而過,然后輕搖折扇說道:“徒兒明白,徒兒一定竭盡全力輔佐段睿師弟,將‘劈天裂地’發揚廣大。”

  “好了,有威兒你這句話,為師就放心了。”段鐵心將目光從深邃的夜空中拉回來,“待皓月正空之時,我的瘋性將徹底發作,事不宜遲,我們得去地牢了,哎,今夜注定又是一個痛苦的無眠之夜啊。”

  說著著便大步離開,于威緊跟其后。

  六月十八,邊荒,十里長坡。

  滅天一身血紅長袍,王者之氣盡露。

  天煞亦是霸氣盡露站在一旁,血色大斧提在手上,戰意盎然。

  底下是數十萬妖魔聯軍早已按捺不住自己胸中的戰意,似乎要立馬沖上人間,殺他們片甲不留。

  “將士們,這是我們唯一的一次機會,唯一一次占領人間的機會,這一戰我們只能勝,不能敗,只要贏了這一戰,我們就能在人間那片富饒的土地上為所欲為。將士們,多年來,我們不是生存于地底陰暗無比的魔界就是生存于貧瘠的蠻荒大漠,這次在兩位大人的帶領之下,我們終于有機會能去占領人間,我們要拿什么來報答他們?”說話的是妖魔聯軍的第一戰將亦是這次侵略行動的最高指揮官徐建

  “死戰,死戰,死戰。”寥寥幾句,便令臺下妖魔聯軍都紅了眼,激起他們強烈的戰意,可見這徐建在戰將中亦是不可多得的天縱絕艷之輩。

  “哈,今次我們妖魔聯軍的士氣確是驚人啊,不論誰遇到這支斗志昂揚的隊伍,肯定都會頭疼。這徐建實是我妖魔中最出色的戰將。”天煞滿意的說道。

  “是啊,我現在真的很期待我們入侵人間世會是怎樣的一番動人景象啊!”滅天也跟著感慨道。

  “可惜我們并不屬于戰場,那幾個老家伙都非易與之輩,我們這次過去勢必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啊!”

  “你怕么?”

  “笑話,我天煞縱橫三界數千年,怕過什么人,今次我們就來比一比,我們各自能干掉多少老家伙。”

  滅天胸中戰意沸騰,悠然說道:“好,這個賭局我滅天接下了,哈哈哈。”

  正在這時,徐建走過來說道:“稟報兩位大人,妖魔聯軍集結完畢,等待兩位大人號令。”

  “徐將軍辛苦了,號令三軍,原地待命,我們得先去人間走一趟。”天煞說完,一揮大斧,徑直走下臺去。滅天亦輕搖折扇,緊隨其后。

  劈天裂地宗。

  今日是劈天裂地宗少主大喜的日子,亦是他們新宗主即位的日子,所以今天的劈天裂地宗張燈結彩,來自天下各大門派的人齊聚一堂,互相吹噓自己門下又是出了多少天才弟子,又是出了多少天才戰將,一時間,整個宗門熱鬧非凡。

  議事廳。

  “師兄,三日之期已過,父親為何還未出來?”說話的正是身著大紅婚袍劈天裂地宗的少主段睿。

  “師弟不必著急,三日之期已到,我已派我的心腹去請師尊了,想必不久就快要來。”于威道。

  “那就好,這么重大的場面,如果父親不出來的話,我們恐怕很難鎮住。”段睿心中忐忑道。

  話音未落,一名門人焦急的跑過來,附在于威耳邊說了幾句話,于威的臉色頓時變了,大怒道:“什么?你們怎么辦事的?”

  “師兄,出什么事了么?”看著于威臉色變了,段睿的臉色也跟著變了。

  “師弟,走,我們得去趟牢房,師尊他老人家不見了!”

  “什么?那可怎么辦?”

  “事情或許還沒有糟糕到那種程度,我們先去牢房看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