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7:5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都市猛鬼
  4. 第二章 監舍鬧鬼

第二章 監舍鬧鬼

更新于:2018-03-17 14:35:08 字數:5464

字體: 字號:
都市猛鬼目錄
共63章
  “李教,事故報告弄好了沒,分局領導可是在管教科呢!”一名年輕的民警進入辦公室圓乎乎的臉上一臉幸災樂禍。

  “知道了,你先去我馬上就過去”

  “這可不行,領導可是催了好幾遍了”年輕的民警一臉為難的樣子,一邊說一邊拿起了辦公桌上的《事故報告》草稿看了起來,顯得很沒有禮貌。

  “哼”李明很生氣這年輕的民警叫王建強剛來實習的時候就在他手下工作,李明自認為一直對他不錯,去年還推薦他進了監區管教科,萬萬沒想到他會是這種人。

  當初真是瞎了眼,李明一把將他涂涂畫畫半天的草稿奪了過去說道“走,現在就去管教科”說完看也沒看年輕民警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草,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教導員啊,拽什么拽!”王建剛一臉陰翳的跟著走了出去。

  ......

  張凡飄出小鐵片,從一堆廢鐵中冒了出來。

  “咣嘰…咣嘰…”的造型聲音傳來,車間的犯人仍然在從事勞動。

  現在是白天車間里并沒有太陽光,張凡可以在車間里游蕩,在沒有修煉到化實境界以前太陽的照射對張凡是致命的;張凡不敢飄出車間暴露在太陽光下。

  料場(存放報廢鑄件、鋼筋、鑄鐵的地方)3名一臉痞氣的犯人將一名30歲左右的青年圍在監督哨崗亭后面。

  “許森,TMD張凡都翹了還這么囂張”為首的一臉痞氣的青年指著30歲左右的青年說道。

  被圍著的青年就是許森,許森個約有1.85米,也許是囚服有點小的緣故,寬闊的肩膀將囚服撐起通過衣服仍能看到他那隆起的肌肉,他的身體雖然很結實,3名一臉痞氣的青年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個個雖然個頭較許森稍矮點,但身體都很棒。

  “二狗子別太過分”許森道。

  “麻痹的,什么叫過分”二狗子還沒接話,旁邊的一名犯人就在叫囂著的同時一記勾拳朝著許森臉上打去。

  措不及防的許森一個啷當,嘴角掛血右邊臉頰迅速紅腫起來。

  “草你嗎”許森身子一撲,將打他的青年犯人撲倒后論起拳頭就朝臉上招呼。

  等二狗子和另一名犯人反應過來,被撲倒的那名犯人已經挨了好幾拳。

  “麻痹膽子真肥”二狗子兩人對著許森就是拳打腳踢,胸中熱血上涌許森已經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只管掄起拳頭朝著身下的犯人猛打。

  打了一會許森已經渾身是血,這個時候已經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血還是他身下犯人的血了。

  二狗子和另一名犯人怵了,停下手趕忙去按許森,可是許森就是死死的抱著身下的那名犯人,手被抱住了用頭往那名犯人頭上磕,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拉了半天見拉不開許森,二狗子兩人急忙往車間跑。

  “報告…報告…”二狗子拉開車間辦公室的門,向著現場值班的民警大喊。

  “媽的干啥,好好說”值班室的兩名民警下了一跳,對著二狗子罵了一句。

  “報告警官許森打死人了”二狗子氣喘吁吁。

  “在什么地方,帶路”倆民警一聽,靠,這還得了,前兩天剛有一名犯人觸電身亡,白湖局督察組現在還在廠里(監區)調查這件事呢,再出這檔子事哪怕是一般的小打架也夠他倆喝一壺的。

  被督察組撞到他倆鐵定要被扣分,這個月的管理費肯定要泡湯。兩名民警拿上電警棍急忙跟著二狗子像料場跑去,誰也沒注意到值班室內光線一暗空氣仿佛冷了許多。

  “許森怎么會和人打架”張凡出現在值班室(人是看不到他的)一臉的陰沉,在張凡的印象里許森雖然骨子里很要強,但是在監獄這個大染缸里他的性子早就被磨圓了。

  許森待人很客氣很少與監區的其他犯人臉紅過,生前張凡和許森很要好,許森在監區做宣鼓兼職大帳員(管理犯人錢款,組織超市購物、伙房小抄的)張凡跟許森是老鄉又是同一批入監的,關系相當鐵。

  兩名民警跟著二狗子到了事發地點,見到許森渾身是血的正騎著一名犯人有氣無力的打著,許森身下的那名犯人已經毫無反應。

  兩名民警頓時大驚,“住手”喊話的同時兩根電警棍也分別朝著許森的額頭上脖子上招呼,“茲啦茲啦”幾聲電擊聲后許森攤到在地上。

  張凡見到許森的時候,一名犯人正扶著一名渾身是血的犯人,許森也渾身是血被二狗子扯著倆腿拖著跟著兩名民警身后正朝著監區門口的辦公室走去。

  “許森”張凡大驚朝著許森飄去,“茲”一陣青煙張凡的一只手臂被太陽光灼了,急忙縮回。

  看也沒看變淡的一只手張凡咬牙切齒“不管是誰晚上我要他生不如死”。

  日落西山沒有了太陽的威脅張凡急不可耐的隨著最后一批收工的犯人向監舍飄去。

  收功的隊列中許多犯人都在嘰嘰喳喳交頭接耳議論,畢竟坐牢可是很枯燥的,每天車間監舍兩點一線,性子再急的人也能給你磨平了,犯人都喜歡八卦車間發生這種事,就有了吹牛八卦的由頭了。

  “許森這回夠嗆了”一名犯人低著頭小聲道。

  “我看至少要背個警告處分”另一名犯人回道。

  前面的犯人聽到他倆的講話“切”了一聲“王曉琪(被許森打的犯人)挨的夠慘要是驗出個什么傷哪怕是輕傷也夠加刑的了”

  “那不一定呢,許森干的是宣鼓關系可硬著呢,搞不好只弄個動手打人口1分”又一名犯人插話。

  “許森歸誰管是誰的關系戶知道不”剛開始講話的犯人接道,停了會見沒人吱聲,得意洋洋的說道“許森干宣鼓歸李教管,跟李教沒關系能干成,張凡在李教當班的時候出事,李教都自身難保了哪還能顧得上許森”

  “是啊,張凡這剛死沒兩天,許森就攤上了這事,二狗子郭大軍是跟著大組長混的,估計這次是大組長搞許森的”

  “小聲點,媽的誰搞的你知道啊,別惹麻煩”另一名犯人扯了扯說話犯人的袖子提醒道,被提醒的犯人意識到說錯了話,趕忙拿眼瞟了瞟四周,閉上了嘴巴。

  聽到犯人們的議論,張凡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王立強,肯定是王立強干的”

  王立強較張凡、許森入監要早,張凡、許森那批新犯人剛入監的時候王立強被當時的民警任命為新犯人組長,王立強為人很霸道經常剝削張凡他們那批新犯人。

  剛入監的新犯人一般都對監獄懷有一種恐懼心理,王立強正是利用新犯人的這種心理,經常跟張凡他們吹噓自己的關系硬在監獄里混的如何如何好等,旁敲側擊的提醒張凡他們要跟自己搞好關系。

  王立強是FY地區的,在監區里老鄉很多,家里人好像跟監區長有點親戚,靠著監區長罩著王立強本身也有些手段,在監區里的犯人中也有些名望,稍稍施展點手段就把張凡那批的許多新犯人震懾了。

  當然張凡跟許森是例外的,張凡剛入監那會對前途幾乎絕望,這種心理的他有點二愣子的感覺,天不怕地不怕,誰干跟誰干。

  王立強那時候就被張凡跟許森揍過,而且還被揍的不輕,雖然張凡、許森比他挨的更狠,但是張凡那種無所謂的態度,也讓王立強心里很是怵得慌。

  張凡跟王立強的梁子就是那時候結下的,兩年后王立強干上了大組長在監區里氣焰更加囂張,但是張凡跟許森也分別干上個電工和宣鼓員在李教手下工作,王立強怕李教插手,另外又顧忌張凡,一直未敢跟張凡和許森翻臉。

  現如今李教因為張凡身亡自身難保,王立強沒有了顧慮,迫不及待的就指示二狗子郭大軍跟老鄉王曉琪、何強去找許森的麻煩。

  張凡所在的監區叫一監區由于是搞鑄造的又叫鑄工車間或翻砂車間屬于老山監區,老山監區是白湖監獄下轄13個監區中唯一的一個搞工業的。

  老山監區下轄4個分監區(一監區、二監區、三監區、四監區),二監區是搞金加工的又叫金工車間,鑄工車間生產的毛坯主要是送往金工車間加工,金工車間加工后在往外界發貨,三監區是干勞務加工的主要干編藤椅、穿燈泡、做打火機等,四監區是搞后勤的整個監區不到50名犯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是勤雜事務犯,一半的人是老弱病殘犯,小伙房、大伙房、范醫室、超市等里面工作的犯人都是四監區的。

  車間距離監舍大概有1公里左右中間隔有三道大門,老山監區的監舍樓共有4層。

  一監區在押犯人有326名是全監區犯人最多的一個分監區,二監區有221名犯人次之,三監區有198名犯人排第三,四監區只有52人最末;老山監區的監舍樓只有4層一監區跟四監區占著一樓和二樓,二監區的犯人住三樓,三監區的犯人住四樓。

  大組長王立強在一樓101房間住著,一樓共有9個房間101、102、103、104、105等5個房間屬于一監區,其他4個房間屬于四監區。

  跟著收工的隊伍回到監舍的張凡,徑直向著101房間飄去,101房間是個小房間,監區里的所有勤雜事務犯都集中住在這個房間,房間里有6張床12個鋪位(上下鋪)。

  張凡原來就住在這個房間,再次回到這里張凡看著自己的空鋪,心理莫名的一陣難受。

  許森現在正在監舍民警值班室被民警問話并不在房間,大組長王立強也不在房間,可能在大廳看電視,未找到目標的張凡隨后向大廳飄去。

  許多犯人整齊的坐在大廳里看著電視節目,一一掃過并沒有王立強的身影。

  “難道在辦公室”張凡又向辦公室飄去,辦公室里許森依靠在墻角正被民警詢問著,王立強并不在。

  一樓未找到王立強張凡又飄向了二樓,找了幾個房間后,張凡在205房間找到了王立強,205房間幾名平時跟王立強走的近的阜爾地區老鄉,正圍坐在一起商量著今天發生的事,二狗子郭大軍、頭上打著繃帶鼻青臉腫的王曉琪跟何強正好都在。

  “哼,省的我一個個再找”張凡一聲冷哼就向著王立強他們飄去。

  “小琪今天這事,干部(監獄民警)再問你話,你就講看不慣許森平時仗著是勤雜事務犯老是欺負人,氣不過才找他麻煩的,其它的別瞎講吆”王立強正交代著王曉琪。

  “知道了強哥,反正我還有1年多刑期,也沒減刑機會了,這事我抗了,大軍干部再問你話,你也把事往我身上推好了”王曉琪一臉無所謂。”

  “怎么突然有點冷啊”二狗子郭大軍打了個哆嗦。

  “是啊”王立強其他的幾個老鄉也縮了縮身子。

  “鬼哭狼嚎”張凡低喃一聲,205房間突然變的一片漆黑。

  “草怎么停電了”王立強的話剛落音,一陣冷風襲來“嗚嗚”“嗷嗷”的恐怖陰森的哀嚎哭泣聲傳來;王立強幾人頓感渾身一冷,場面令人毛骨悚然。

  “還我命來”張凡七竅流血虛青的面孔無限放大。

  “啊…鬼啊”王曉琪最先崩潰,再不復剛剛的信誓旦旦,205房間頓時亂作一團。

  張凡冷眼看著王立強幾人嘴角掛著輕蔑的冷笑。

  205狹小的房間,王立強幾人連滾帶爬累的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看就要跑到門口,可就是到門口三五米的距離,幾人跑了好幾分鐘都沒摸到門邊,這正是由于張凡施展了傳說中的鬼打墻。

  “跑啊,還跑啊”

  張凡若隱若現的身影泛著青光飄到了王立強幾人面前。

  王立強平日里再橫遇到這種顛覆科學的事情,也不由得渾身打顫,再也橫不起來。

  “張…凡..,冤…有頭…債…有主,你的死….跟我們可沒關系啊”王立強硬著頭皮,結結巴巴的說道。

  “對啊,是沒有關系”張凡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的神情。王立強幾人臉上一喜稍稍有點放松;“但是…”張凡臉色一正,幾人頓時又緊張起來。

  “你們搞許森就是和我過不去”

  不待幾人反應過來張凡就撲了上去;雙手一伸兩道黑氣射出將王立強束縛住。

  張凡張開嘴巴,慢慢靠近王立強,四目相對王立強一臉驚恐,張嘴一吸王立強七竅中頓時冒出股股淡綠色的氣體蜂擁的朝著張凡嘴里掠去。

  淡綠色的氣體吸入體內,張凡的鬼身愈發凝實,漆黑雙眸泛著青光愈發有神,王立強的瞳孔逐漸渙散,皮囊逐漸干嘎,張凡收功,王立強頓時攤倒在地,任誰也認不出地上這具穿著跟身形明顯不成比例囚服的干尸,是監區里一向強壯蠻橫的大組長王立強。

  被張凡吸入體內的淡綠色氣體,是王立強身上的生機,這是《魂源》所獨有的修煉法門之一,異常強大,張凡不知道的是無論鬼修者還是修真者,能奪人生機為自己所用的修煉法門絕對是能掀起腥風血雨的存在。

  其實在鬼修當中也不乏能斷人生氣的秘法,但是許多都是汲取人的陽氣稍帶些許生機,而且還存在很多弊端,不能像張凡這樣直接將人吸死。

  打個比方王立強如果有80年壽命,張凡將王立強的生機全部吞噬,王立強今年只有30來歲張凡相當于吞噬了王立強50年的壽命,如果是生人擁有這種手段就是憑空增長50年壽元。

  張凡是鬼修,生機會讓他的魂體更加凝實,陰元(鬼修的主要能量好比武者的內力,修真者的真元)被注入生機會更加凝練強大。

  如果張凡會汲取人生機為自己所用秘訣暴露,絕對會引來說不勝數的衛道士、魔修、鬼修來降妖除魔、搶奪秘籍。

  “噢…”吞噬王立強生機的過程很舒服,張凡能明顯感覺到自身的變化,頭部尤為明顯,特別是雙眼雙耳,世界仿佛變得更明亮,透過窗戶數公里的高樓都秋毫畢現,整棟樓方圓2公里任何聲音都逃不過他的雙耳。

  王立強剛剛身死一縷陰暗的能量從他尸體中飄出,迅速幻化成王立強生前模樣。

  “鬼魂嗎?吞噬”張凡嘴巴一張,剛剛變成鬼的王立強還沒明白什么情況就被張凡吸入腹中,轉化成了一絲絲張凡鬼體所需能量被張凡鬼體吸收。

  二狗子幾人幾乎要昏厥過去,太恐怖了,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張凡注意到變成第二個王立強。

  “輪到你們幾個了”張凡咧嘴一笑。

  “啊…不要…救命啊”二狗子等人凄厲的呼救著,有往床下鉆的,有往上鋪跑的,頓時亂作一團。

  二狗子扶著床沿想越過張凡跑出門口,又是兩道黑氣從張凡雙臂冒出,將二狗子拉住拖向張凡,張凡張口一吸二狗子步入了王立強的后塵,這次吞噬明顯比剛剛吞噬王立強要快一些。

  剩余幾人徹底崩潰,有的口中喃喃自語明顯已經神志不清,有的用被子蒙著頭瑟瑟發抖,正待張凡將鉆在床下的一人拉出來,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

  “你們幾個在搞什么”李志剛跟郭林就住在205房間,剛剛在大廳看電視值班的犯人霸著遙控器,他們中意的節目,被改了臺,沒心思再往下看就準備回房間睡覺,剛推開房門就看見王曉琪幾人在鬼哭狼嚎的聲音很大,正奇怪沒開門的時候怎么沒聽見動靜,二人瞟到了地上的二狗子跟王立強。

  “啊…”二人驚恐的叫聲頓時傳遍了整個監舍樓。

字體: 字號:
都市猛鬼目錄
共6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