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6:2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雪夢回縈
  4. 第一卷 第一章 雪原崛起

第一卷 第一章 雪原崛起

更新于:2018-03-17 20:08:58 字數:3707

字體: 字號:
  雪原

  慕冰峰

  一位身穿白色長袍的少年佇立在一棵青松旁,手中緊握一支白色玉笛,他的身后不遠處站著一位少女,雖沒有多少姿色,但也算的上是一個可以讓人心動的女子。

  “哥,回去吧,爹娘還在找你呢,如果你繼續這樣的話,族長就真的要動真格的了!”少女的右手不停抽動著衣角。

  少年淡然一笑,轉過身嘆道:“我知道了,你不用太擔心了,爹娘不會有事的。”

  少女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輕聲道:“哥,你說爹娘是不是當年的天地雙俠啊?”

  少年上前輕拍了拍少女的發髻,笑道:“也許吧,我也不知道,如果他們真的是,他們應該是好人,所以族長一定會原諒他們的,對吧?”

  少女輕笑一聲:“嗯!哥,你說爹會不會讓你繼承家族的血器啊?我看族長好像有這個意思呢!”

  少年嘆道:“不一定,再說了我也不想!”

  少女一聽這話立馬急了:“為什么呀?血器可是所有人都想要得到的啊!”

  少年托起手中的玉笛,若有所思的說道:“你太小,很多事你都不懂的。血器是四大家族的合神物,相傳玄冽、冰痕、墨雪、濛煙四大家族各有一種血器:玄冽為玄冷刀,冰痕為冰羽劍,墨雪為雪靈弓,濛煙為濛寒槍。這四種血器一旦合一將會破天成為一柄至尊神器:龍吟。誰也沒看見過,聽說龍吟一出便是天魔出現之日。”

  少女驚道:“那我們族的豈不是冰羽劍了?我來的時候在族長家門口聽到有人在說話,好像就是關于血器合一的事情。”

  少年一聽如此,急道:“什么?那爹娘知道了嗎?”

  少女道:“沒有呢,我當時只想著找你,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怎么了?”

  少年掐指算了算,突然大驚失色道:“不好了,要出事了,快回去!”說罷,也不管身后的妹妹疾步向下山的路走去。

  “等等我,哥哥!”少女小嘴一撅,心里雖有千百個不愿意,但還是乖巧的緊跟著少年身后追去。

  冰痕族

  族長冰封端坐在一張很大的桌子旁,冰冷的面孔讓人有一種不敢親近的感覺,雙眼緊盯著坐在旁邊的幾個人。

  “漫雪,你來我們家族也快有20年了,你覺得我們家族對你怎么樣?”冰封對著旁邊的青年婦人冷冰冰的說道。

  那青年婦人聽后則看向坐在身旁的青年男子,然后道:“是啊,一轉眼都快20年了,天冷,孩子們都長大了啊!”

  青年男子淡笑道:“是啊,不知道他們回來了沒有啊?”

  冰封見此冷眼一閃:“天冷,我這個族長雖然沒有太多睿智,但還是有點威望的吧?不至于你們‘天地雙俠’在中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吧?你們可知道那破軍十八將是誰的手下,他們是洛將軍的殺手組織,洛將軍的為人,我想你們比我還清楚吧,而且洛將軍和我們的敵對家族‘熾谷’有很深的來往,他為了掠奪周邊的疆域竟將自己的女兒嫁給‘熾谷’族族長之子熾煦為妾。如果讓他們知道了我們雪原的秘密,那即將帶給我們的只是死亡,而不是安樂!”說罷,右手忽的變作拳頭猛的砸在桌上,整個桌子上的杯碗全都在一瞬間化成粉末,然而木桌卻毫無損傷。

  天冷嘆道:“天冷知罪,我們也是因為一位朋友的飛鷹傳書才會冒險一行,殊不知卻惹此禍根。若是要定罪,請族長只成全我一人便罷,莫要傷及罪子妻兒!”說罷,雙膝忽的跪在冰封前。

  漫雪一見自己的丈夫跪倒,那久已承受不了在眼眶中來回迂轉的淚水嘩的如決堤之水落將下來,上前環住天冷的右臂一起跪下,“族長,請看在天冷這么多年為雪原做出的貢獻,就放過我們吧,若是可以,我可以馬上回到墨雪,告知族長做好應戰準備。若是追罪,那人必定是我,當初是我的決定!”

  天冷緊緊地握住漫雪的右手,左手輕輕撫摸著她滿是淚水的臉頰,聲音哽咽地道:“不,孩子們還需要有人照顧和教導!”

  冰封嘆息道:“死倒是不用,不過你們的皮肉之苦卻是難以逃過,來人,各重罰五十大板,關進反思窟去!”右手一揮,從旁邊過來兩名魁梧大漢。

  就在二人趴倒準備受刑的那一瞬間,一聲怒喝竟讓所有在場的人渾身一顫,大漢手中的木板遲遲的不敢再施以痛刑。

  “住手!放了他們,古有言:孝有道,父母之罪子可代過。今日我辰溟愿意代爹娘之罪。”從帳外走進來一位白衣少年,手中的白色玉笛透出一絲絲的冷澈,他的身后緊隨著一位粉衣少女。

  天冷和漫雪一見竟是自己的子女,連忙疾聲喊道:“辰溟、辰霜不得對各位長輩無禮!”

  辰溟年方十九,自小習得天算和父親的冰痕劍訣,并且也是四大家族中唯一一位最年輕的流士。

  四大家族:玄冽、冰痕、墨雪、濛天所有的護衛中可分為四等,第一等為澶(chan)士,是專門護衛族長的隱身護衛,只有到最危急的時刻才會現身;第二等為流士,是護衛元老級人物的安危,起到內部克制的作用;第三等為泫(xuan)士,是專門管制禁衛隊的首領,疆域間的紛爭都需要他們的領導;第四等為浴士,也可以叫他們為絕月死士。

  辰溟是四大家族中公認的厲害角色,曾經一手冰痕劍訣連弒殺三頭冰原飛熊。

  辰霜年方十五,自小得到母親雪隱神功的真傳,可以達到瞬間無影無蹤。

  冰封臉色并未為此而動容,冷道:“辰溟,你可知道這樣無禮闖入,觸犯了族規嗎?就這一宗罪,本族長就可以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辰溟冷笑一聲:“如果讓我死也可以,不過我接下來說出的話是可以讓你改變主意的!”他溫柔的看向跪在地上的父母,眼神中不時閃出一絲絲的傷感。

  冰封輕輕向大漢一揮手,那兩名大漢便退出了帳內。

  “我倒要聽聽你能有什么可以讓我改變主意的事情?”

  辰溟眼神立即瞬間收縮看向冰封:“我們冰族的秘密是必須保住的,如果被傳到洛將軍的耳中,我想定然會引起一起極大地紛爭。當年龍神兄弟龍奇和龍靈在逝世前將靈魂封印在四個地方,龍奇化為熾冥甲和雷鵬到了熾谷和雷崖,而龍靈則化為龍吟和風疾到了我們雪原和風窟。至于那熾冥甲、雷鵬、風疾不說,就說我們的龍吟,誰都知道是玄冽的玄冷刀、冰痕的冰羽劍、墨雪的雪隱弓、濛煙的濛天槍此四種血器合而為一的神器龍吟劍,可惜的是誰又真正見過呢?我們雪原族是應該保衛家園抵御外敵,可又有誰能保證一輩子呢?更何況中原的嗜血將軍洛剎晉會放過我們嗎?剛才我在回來的路上已經聽到一個很讓人心驚的消息,你們可知道是什么嗎?”他的眼中突然噴出熊熊烈火看向帳內的每一個人。

  冰封心內一抖,不由地問道:“是什么消息,快說?”

  這一句話一下子將本來較為感動的氣氛變成了緊張慌張的場面,在場所有元老級人物全都驚慌起來,無不開始猜疑。

  辰溟緊握拳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那些浴士做出了出格的事情,他們并沒有把破軍十八將盡數殺掉,而是放走了其中一個,我想這時候的他差不多也快到了雪原和中原的接壤處。”

  眾人一聽破軍十八將竟然還有活口,一下子不知所措起來,全都亂了套。

  冰封嗖的一聲從椅子上騰的站起:“什么?為什么到現在才來告訴我?”

  辰溟冷道:“秘密只會給人帶來災難,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只不過我不愿意提起,我只是作為一個父母的兒子想盡點孝心罷了。如果這一切都是禍根,我愿意承擔一切罪過,但請族長能夠放過他們!”

  冰封怒道:“你憑什么跟我談條件,知情不報,明知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為何不去阻止,為何讓那個人跑掉,如果讓他告知洛剎晉關于這里的一切,便會給我們雪原帶來一場亙古以來最大的災難!還有洛剎晉和熾谷為親的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如果他還將我們的強敵帶來,我們將如何抵御?”

  “我愿意做前鋒以戴罪立功!”天冷一下子從地上站立起來。

  冰封冷道:“就你?當年你們師兄弟三個:穹澈、夫瀝和你曾是我們雪原中澶士中的精英人物,可惜夫瀝在一次意外中仙逝,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你們三人的濡雪心訣、扶桑氣訣、冰痕劍訣合而為一才能夠打敗熾谷之尊兲(tian)烈。如今夫瀝已去,扶桑氣訣已然絕后,你又有什么能耐取勝呢?”

  “不然!我有辦法,聽說雷族神尊雷郡與我們的雪原神尊有過交情,若是能請來雷郡神尊助陣,我想還是可以有資格搏上一搏的,難道不是嗎?”辰溟那稚嫩的臉龐卻給人一種極其老練的氣息。

  冰封驚醒道:“也是,可是雪原神尊在漠北滄海,誰又有那種能耐進入呢?”

  漠北滄海,一個富有傳奇的神秘禁地,只有高修為的人才可到達,有史以來只有五行神尊之主戧才去過那兒毫發無損的回來。至于雪原神尊雪靳(jin)為何能到達那兒并且可以居住,那是因為雪靳曾是四氣神尊的首席弟子,也是得意弟子,一招雪舞漫天可以讓身體縮在一團強大風雪氣流內。

  五行神尊之主戧,他是創立金、木、水、火、土五個幻世界的創始人,每個幻世界的領主便是他的成名弟子:鑫、森、淼、焱、垚。

  四氣神尊,名叫印,他曾有四個成名弟子:雪、靂、熾、颯。后因為天道滅,仙道起,封印成神位。而他的四個弟子紛紛都占地為主,雪因師恩而將名字成為雪靳,靂也因占地名取為雷郡,熾也因谷名改為兲烈,颯則因為天道之名改其為風瑟。

  此四人各有一套成名心訣,而此套心訣又可幻化百變,這就是四氣神尊的仙力所在。

  雪靳是以冰、雪、水為主,雷郡以霹靂、閃雷為主,兲烈以火為主,風瑟以風為主。

  萬物離水不可得生,這就是雪靳作為大師兄資格的原因。

  然而水火不得相容,兲烈對他的這位大師兄向來都是不服氣,而雷郡則是很爽快的人物,做事向來十分果斷,風瑟卻是遲疑不堪,并且軟弱無能,他是四個弟子中最為弱小的,所以他的家族都是和平的,既不引起內訌也不紛爭。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