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4: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空城天下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8 07:04:32 字數:1751

字體: 字號:
  狂風呼嘯,大雪紛紛而落。

  漫山遍野的獸尸雜亂橫陳,低洼處一池池的血水正結著一層赤色的薄冰。山林狼藉,巨石散置,昭示著剛剛發生的慘烈屠殺。

  大雪緩緩覆蓋住大如石屋的數百獸尸,刺鼻的血腥味經久不散。

  綿延五千丈的獸尸散落之處的最前方矗立著一道灰色身影。

  在這道身影前方橫倒著一頭千年諸懷王獸尸,巨大的獸尸上胸口處一道巨大的傷疤仍汩汩的冒著散發著熱氣的鮮血。身著灰袍的易弘面色灰白,胸前的袍服上鮮紅的血跡還未干透,散亂的氣息,微微晃動的身軀,說明他的傷勢并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么樂觀。一聲嘆息,是自己太自信抑或是太貪心,若不是自己急于探究諸懷王的還魂之術而強行控制諸懷王所控制的魁牛獸魂,也不至于神海崩潰,造成如此之重傷。千年諸懷王雖然已死去多時,但內心警覺的易弘并未收去仍在身前半空緩緩旋轉的尺余大小的透明冰鐘,淡淡的藍色流光不斷在冰鐘表面流轉,冰鐘上方一道巴掌大小的澈水獸虛影搖頭晃腦,不時咆哮一聲。

  這一次的獸襲來的非比尋常,現在看來更不尋常的是這漫天飛雪。時值盛夏,空城山下的草木還是一片郁郁蔥蔥,空中飛舞著的本無重量的白雪在易老的感知下竟有些沉重。那種無可捉摸的重量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有越來越重的跡象。

  這應該就是這次不同尋常的獸襲的根本原因吧?!想到此處,一種莫名的心悸束縛了易老:到底是什么樣的力量可以使千里飛雪,到底又是誰能把漫天的水屬性的靈力禁錮,易老不敢想下去了,只怕是只有傳說中的上古神獸才能擁有的力量吧。

  北方,諸懷王攜群獸襲來的方向,一層水波般的靈力薄薄的卷來。易老瞳孔一縮,,只見靈力掃過之處,清脆的喀喀聲不絕于耳,入眼處林木山石以及獸尸上快速的結上了一層厚冰。易老只覺得的空中的靈力正在凝固,甚至自己體內的靈力都有些滯澀,這令他大驚失色。

  易老站在冰雕雪塑的世界里,只覺得身處一個巨大無比的凝固的冰封空間之內。仿佛時間都停止了前進,只有遙遙的一下一下的翅膀扇動的聲音傳入耳中,預示著某種可怕的到來。

  易老運轉靈力形成一個靈力光罩,他覺得自己已是強弩之末,勉強運轉起來的靈力光罩也不過是個心理安慰罷了。易老目光暗淡,若這到來的就是最終的幕后巨獸,自己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抗衡的,今日只怕是兇多吉少了吧。身前半空的透明冰鐘上的澈水色獸虛影似是畏懼某種強大的到來而不斷掙扎著暗淡了下來。

  隨著那一聲一聲翼翅扇動聲傳入耳中,易老內心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懼。

  唳——

  一聲清啼劃破長空,心神巨鎮之下,易老迅速緊守心神。

  長啼余音未盡,一道雪白的禽影現于天際,雪白的翼翅只一扇,下一個瞬間便已掠至易老身前半空。

  那是一只從沒見過的全身雪羽的近百丈龐大的靈禽,靈禽雙翼輕舞,肉眼可見的靈力霜雪繞于翅間。

  蘊有極高靈智的雙目盯著易老,似在思索。只是雙目深處的生機正微不可察的消逝。

  易弘目露震撼,不敢稍動。那股威壓只怕是不應存在于這片大陸吧,也許只有傳說的上古神禽才有這樣的氣勢吧。

  靈禽翼翅鼓動,靈力隨之旋動,易老只覺如身處亂流,靈力光罩不住的顫動,隨時可能破滅。

  靈禽注視易老片刻,似是發出一聲嘆息,心念一動,一縷靈識化為一縷毫光掠入背上的竹簍里。做完這些,靈禽若有深意的回眸看了一眼背上的竹簍,靈目中竟涌上一抹蒼涼,蒼涼緩緩褪去。隨之褪去的還有它眼中的生機。巨大的雪白軀體自頭部開始化為冰雕,并迅速向下蔓延。長達數百丈的雪翅鼓動了最后兩下,然后巨大的軀體化為一座冰雕懸浮半空。

  易老臉色微變,望著半空的冰雕靈禽。下一個瞬間,冰雕上咔嚓一聲清響,出現了一個小裂紋,緊接著裂紋迅速蔓延,直至最終整個冰雕布滿裂紋,轟然一聲化為漫天的雪末飛舞,一代靈禽最終化為塵與土。

  靈禽化雪散去,其背上的竹簍在一縷風雪的托扶下緩緩落于地面。竹簍形制平常,上面蓋著一片錦衾。

  易老震撼良久,緩過神來,來到竹簍旁,不禁心中忐忑:此次獸襲可說是近百年來少見的規模,而且諸懷王實力強大,來勢兇猛,毫無預兆。看來極有可能是諸懷王感應到了這靈禽將至,不堪威壓而率領群獸遷徙進襲城池。而最終到來的不知名靈禽卻又莫名其妙的隕落,最終只留下這一個竹簍,此中深意不可捉摸。易老心中既感慨又不安,不知這竹簍里又有什么驚世駭人之物。

  易弘抬手掀開竹簍上的錦被,不禁一愣。

  “是個……-孩子?!”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