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4:0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無上之罪
  4. 第三章 轉眼間煙消云散(上)

第三章 轉眼間煙消云散(上)

更新于:2018-03-16 20:56:42 字數:4724

  無聊、痛苦卻不得不進行的鍛煉持續著,轉眼間半年一過。這天中午時分,正是練習結束的時候。

  “好了,今天的練習到此結束,從明天開始,你們就在家里好好的準備,爭取讓自己通自己心儀的學院測試,不用來這里。”

  稍微停頓,閆河看著雖然露出雀躍的神色的人群,卻是沒有造成多大的混亂,很是滿意的繼續說道。

  “那好,今天就到此為止,解散。”

  “那個誰,趙碌,吃過午飯,你帶著齊浩、趙恬恬,嗯,還有蘇涼一起。去青武城城主府一趟,和往常一樣去拿你們每個人的名冊。明白嗎?。”

  “是。閆師。”

  趙碌大聲的應答著,而后小心翼翼得問了一句,期間看都不看一眼蘇涼。

  “帶蘇涼去,有必要嗎。”

  “我說,讓你帶他去,你就帶他去!”閆河怒目一瞪,聲調冷的降了幾個度。

  “好的,我知道了,閆師。”

  趙碌不敢反駁,只是有些不甘,遂低下頭,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嗯,就這樣。都回去吧。”

  說完,閆河就先行離開了。

  趙碌也沒有再在這件事上說什么,跟和自己在一起的另外幾個人,一眾走了。

  而趙恬恬則好像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一般,眨巴著大眼睛。

  “蘇涼哥哥,我們也回去吧。”

  趙聲音甜甜、糯糯的,傳進蘇涼的耳朵里。

  “嗯,走吧,爺爺也該在家里等著了。”

  蘇涼拉著趙恬恬的小手,在盛夏的季節,穿過郁郁蔥蔥的林間道路,頭頂偶爾透過樹冠間的罅隙撒下來幾束陽光,點點滴滴的在兩人身前、身上、身后,鋪滿了歲月留給少年少女最無憂最快樂的時光。

  閆河在回去的路上也在想老人為什么讓蘇涼去呢,蘇涼和趙碌幾個人之間的矛盾。閆河早已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雖然閆河只是認為這是小孩子之間的玩戲,但是能避免還是避免的啊。閆河最終也還是沒有想明白,但是還是按照老人的說法去做了,畢竟老人曾經幫過閆河的忙,雖然只是簡單的滴水之恩。

  兩人各自回到家里。

  “爺爺,我今天下午要去青武城一次,據閆師說,是拿證明身份的名冊。”

  在中飯的時候,蘇涼和老人說到今天中午結束練習的時候閆河說的事情,而老人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示,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中飯吃完,蘇涼幫著老人收拾好碗筷,就準備要先一步去找趙恬恬的時候。

  “涼兒,先過來一下。”

  老人叫住準備走出家門的蘇涼,看著眼前從小長到大的孩子,從孩童到如今十幾年的時間一晃而過,目光中露出懷念的意味。

  蘇涼還看不懂老人視線中流露出的感情,但是卻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和自己息息相關,不打擾,靜待老人的回味。

  “哎。”

  也許是一刻,也許是很久,老人回過神來,嘆了口氣。輕輕地對自己說,也是對蘇涼說:“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蘇涼不懂,于是問道:“怎么了,爺爺。”

  老人笑而未答,換了個話題。

  “涼兒,你現在十三歲,馬上十四歲了吧。”

  “爺爺,還有兩個月零五天我就十四歲了。”

  “十四歲啊,在以前你這樣的孩子再過兩年都成年了呢,也是時候知道些事情了。”

  “你說什么呢,爺爺。我怎么聽不懂啊。”

  “沒什么,孩子。來,拿好這塊墨玉。”

  老人說著的同時,從懷里取出一塊黑色的石頭,蘇涼接過拿在手里。這塊雕飾物,非玉非石,看不出是什么材質。然而摸在手里卻是有些溫涼的觸感。其色重質膩,紋理細致,漆黑如墨。是以為圓的形狀,中間卻是缺少了一圈,看起來倒像是一個黑色的環。

  老人拿一個紅色的繩從中間穿過系在蘇涼的頸上。

  蘇涼感覺到這個東西很是熟悉,卻是想不起什么時候見到過。于是便問老人。

  “爺爺,這個是什么呀。”

  老人神秘的笑了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卻也還是打趣的說道,用來以阻止蘇涼的刨根問底。

  “讓你帶著,就帶著。小孩子家家的問那么多干什么。”

  蘇涼有些不滿的小聲嘀咕道。

  “你都說了,以前十六歲的時候都成年了,還那這個理由搪塞我,哼。”

  老人充耳未聞,只當不知情。對蘇涼的抱怨絲毫不以為杵。

  “好了,你和他們一起去吧。”

  蘇涼感到有些奇怪,自己并沒有給老人說是和別人一起去的,爺爺怎么知道和別人一去的啊,算了,爺爺可能是想著閆師不會放心讓自己一個人去的吧。

  “嗯,爺爺,那我就先走了。”

  蘇涼轉身離開。

  老人對著蘇涼擺擺手,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蘇涼的離開,仿佛永別一般。目光里是看不懂的承重與解脫。眼角有些晶瑩的泛著光亮。老人一直看著蘇涼遠遠地走遠,直至目光不能及的時候。才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句、字字斟酌的不知道對誰說道。

  “孩子,你終究還是長大了。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愿這塊墨玉的提醒能夠靈驗,孩子,未來的路你自己一個一定要堅強的走下去。”

  ……

  青武城,趙碌已經和齊浩二人結伴去城主府混個臉熟,蘇涼這是被拋下一人獨自在城里閑逛,趙恬恬自然是寸步不離的跟著蘇涼。對趙碌二人的行為也是嗤之以鼻。

  小巧的嘴巴微微撅著,趙恬恬很是不滿。

  “他們兩個人這是什么意思嗎,閆師明明都說了,讓我們一起去的,他們兩個人卻是拋下我們兩個。”

  趙恬恬氣鼓鼓的樣子很是可愛,蘇涼心中想到。他們只是拋下我,并沒有拋下你,小丫頭。

  “沒事得,我也正好很少來青武城的,正好這次我們兩個人好好逛逛。”

  蘇涼雖然有些不滿,卻也還是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語氣輕輕地開解著趙恬恬。

  “我回去一定要告訴閆師。哼,”小丫頭很是有一股不爽的感覺,對趙碌二人的優越感不爽,對他們的區別對待不服。心里很是不高興,想著怎么樣小小的報復回來。

  卻是完全沒想到蘇涼并沒有怎么在意這件事,這么幾年來,經歷比這樣遭人無視的事情多了去了,早已可以視若無睹。

  蘇涼摸了摸趙恬恬的頭,安慰著趙恬恬。

  “好了,別再想這些事情了,好不容易有了這么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出來玩。別影響了心情。”

  “嗯,好吧。”雖然還是不甘,趙恬恬仍然是順從的不再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一會兒,又嘰嘰喳喳的說開了,不同的是這次是開心與興奮。

  因為二人都是并沒有怎么可以經常來青武城的少年少女,城市的繁華與熱鬧自然是無比吸引著少年心性的他們。

  蘇涼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緊緊的跟在趙恬恬的身后。聽著少女咯咯咯的笑聲不絕于耳。蹦蹦跳跳的,一會這個好好看,一會那個好好吃。不知不覺間就一件把剛才還義憤填膺的事情拋之腦后了。

  時間滴滴答答,流逝而過。

  天色漸晚,趙碌和齊浩二人才相攜歸來。帶著本次夠年齡參加考試的名冊匆匆而歸。無奈時間過晚,只好找間客棧休息一下,明天再回去。

  進了客棧,四個人吃了簡單的一頓晚飯,就兩個人一組回房間了,本來是趙碌、齊浩、蘇涼三人一個房間,趙恬恬一個人一個房間。結果最終趙恬恬借口自己一個人不敢,硬是要拉著蘇涼進了自己房間。趙碌和齊浩氣憤的不行,蘇涼則是小臉通紅,很是尷尬。

  十幾歲的少年,當然不會什么都不懂得,而由于修煉的緣故,普遍早熟。

  最終被趙恬恬扯進房間的蘇涼無奈的看著趙恬恬,有些尷尬,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趙恬恬疑惑的看著有些囧的蘇涼。

  “你怎么了,蘇涼哥哥?”

  “額,沒什么,今天月亮比較遠,你一個人現在房間里面休息休息,我先出去逛逛。”

  蘇涼話聲未落人已經出了門外,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覺。

  “到底怎么了?”

  趙恬恬眨巴著迷惑的大眼睛,不解的看著門外的蘇涼。轉身看向房間內,一張桌子,一張床榻,嗯。

  趙恬恬的小臉蛋瞬間就變得紅潤起來,不由得想起剛剛要兩間房的時候,旁人那異樣的眼光,臉色更加的通紅了。

  月光有些涼,晚風習習。夏日的熱氣開始隨著陽光的消失而漸漸散去。

  夜,降臨。

  青武城,再小,再偏遠,終究也不是北河鎮能夠相比的。

  入夜時分,燈火通明。整個青武城在入夜之后顯得很是亮眼,街道的燈火與酒家明亮,交相輝映,煞是好看。

  漫無目的的蘇涼置身其中。感受著自己從來沒有過的經歷。

  心很平靜,四周也不甚喧嘩。有人急急的竄過,也有無聊的人在閑逛,老人修身養性,少年鬧騰一片。蘇涼在其外靜靜的觀賞著這一切的一切。

  不知何時,一聲輕快的呼喚聲,隨著急切的腳步聲,傳來,破壞了這陣安逸。

  “蘇涼哥哥。”

  趙恬恬小臉紅紅的,跑到蘇涼的身邊,扯著蘇涼的衣角,深呼吸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話。

  “蘇涼哥哥,你都去哪里了,我都找了你好久了,都沒有找到你。”

  趙恬恬撅著小嘴,一臉委屈的瞅著蘇涼。微微鼓脹的小胸脯也是隨著主人的心情有節奏的起伏。

  微風吹過,吹起趙恬恬耳際的青絲,蘇涼輕輕地把她的頭發挽在耳后,擦拭干凈臉上沁出的香汗。

  “我只是出來隨便看看,走著走著,也不知道就走到了這里來了。”

  蘇涼寵溺的看著趙恬恬,語氣溫柔的一塌糊涂。用自己的手摸著趙恬恬的小腦袋。

  “不是讓你現在房間里先休息嗎。你怎么也跑出來了。”

  因為尋找蘇涼的原因,趙恬恬的小臉還是嫣紅,結結巴巴的辯解道。

  “人家,人家,睡不著,也想出來看看。”

  低著小腦袋,連脖頸上都爬上了一絲的緋紅。小姑娘捏著自己衣角,扭扭捏捏。

  “嗯,那下次不許這樣了一個人跑出來了。”

  “哦。”趙恬恬有氣無力的答應了一聲。

  “在想出來的時候告訴我,我領你出去玩。”

  “好耶。”

  正無精打采的趙恬恬轉耳間又聽到了蘇涼的下一句話,立刻又開心起來。隨即看到一臉調侃的看著自己的蘇涼,趙恬恬不禁又是低下頭來。

  “謝謝蘇涼哥哥。”

  “好了,既然出來都出來了。正好前面都是青武城的城墻,我們上去看看月亮吧。”

  蘇涼不忍掃了趙恬恬出來玩的性質,提議倆人上城墻上面去看看。因為不是戰時,城墻上面是可以上去的,城墻上連巡邏的都是寥寥無幾。

  二人慢吞吞的爬到上面,幾十米高的城墻。蘇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感覺真的很好。一眼望去,城外有稀稀疏疏的明亮。整個世界好像都在自己的身下。

  蘇涼伸展開雙臂,不由得想擁抱下整個天空。

  “蘇涼哥哥,你看,那里是不是北河鎮。”

  趙恬恬在蘇涼有所感慨的時候,就一直在瞅著城外的那些星星點點般的明亮之處,蘇涼還以為是小孩子心性,在數有多少個呢,結果沒想到卻是再找哪個是北河鎮,哪處是家。

  蘇涼握著趙恬恬的小手,緊了緊,微笑的說道。

  “恬恬找的很對,那里就是北河鎮,我們的家。”

  蘇涼在心里默默的計算了下角度,與距離,驚訝的表示趙恬恬這一指,還真的就是北河鎮的位置。

  趙恬恬不再鬧騰,也不再說話。緊緊地貼在蘇涼的身上。第一次晚上不在家里睡覺,趙恬恬有點害怕。

  “蘇涼哥哥,我有點怕,我想媽媽了。”

  蘇涼抱著趙恬恬在自己的懷中,目光看著那遙遠的地方。

  “別怕,有我在。”

  ……

  月光一片片的灑下來,涼涼的,有點冷。

  在城墻上呆了不知多久的二人,蘇涼想要轉身回去了。低頭一看,卻是看到這個可愛鬧騰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時候貼在自己的身上就睡著了,小手還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角。

  蘇涼心里不禁有些無奈,真是的,這樣就睡著了,怎么一點安全意識都沒有呢。

  蘇涼雖然心里有些這樣的抱怨,動作卻是毫不遲疑,一低頭,攔腰抱起趙恬恬,原來少年郎不知不覺間已經是要長成大人的模樣了。

  正想回去,猛然胸口一陣不舒服,戴在脖子上的那塊墨玉也是冒出一股濃郁的紫黑之色,很是奇怪。

  想不明白的蘇涼,剛準備轉身回去客棧,突然內心有感觸一般,蘇涼向前望去,只見眼前一片黑色。抬頭看,圓潤的月光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只有一大塊、一大塊的烏云遍布頭頂,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而連空氣都仿佛凝滯了一般,難以呼吸。蘇涼懷抱中的趙恬恬也感覺到不舒服,有些要醒轉過來的意思。

  蘇涼忍受著這種窒息感,輕輕地拍打著趙恬恬,趙恬恬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了看蘇涼,有繼續沉沉的睡去。

  眼前的可見度突然間降得很低,蘇涼也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不知道具體怎么回事,但是總是很不好的預感。

  蘇涼回身望了望身后無法看見的遠方。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