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4:51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無盡游走
  4. 第三章:落戶劈柴院

第三章:落戶劈柴院

更新于:2018-03-18 19:47:44 字數:5268

  第三章:落戶劈柴院

  一頓飯吃了秦明8塊錢,這讓小月他們簡直不敢想,這么多錢,他們要攢多久哇。秦明到覺得還行,不多也不少,還在接受范圍之內。

  帶著小月他們道轉角的成衣鋪去給他們一人買了1套秋衣,2套棉衣可以讓他們換著穿。自己也買了一套棉衣花費了3塊錢(這個具體數據大家不要介意。)。

  秦明也不知道哪里的房子合適就問小虎,小虎告訴他山東街的劈柴院地理位置好,價格低廉,非常適合他們目前居住。

  秦明再一開始的時候聽到劈柴院這個詞還有些熟悉,但就是抓不到重點,但是想想,既然小虎說不錯,那就去看看,不行再換別的地方唄,反正離任務結束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也不用著急。

  于是秦明帶著小月他們一行5個人,來到了山東街的劈柴院,到了劈柴院后秦明打聽了一下,這邊的房子確實是便宜,于是便打算直接買下來,一陣忙活后,終于找到挨著的倆家沒人住的房子,找到房主后提出自己想買房的意思,開始房主還不愿意,這個哪個的,說了半天,其實就是為了多要兩個錢,這個年月能住在劈柴院的都不是有錢人,秦明也沒介意,直接在原價上又加了一成這可高興壞房主了,一開心連里面的家居擺設什么的都不要了。

  秦明也沒看上他里面的這些東西,但是剛開始這些東西還是需要有的,不然晚上哪里有床睡呢?

  看房買房加起來也沒用1個小時,這才剛中午,看著還有這么多時間,秦明想著,這兩套房子都是挨著的,不如打通,弄大點,變成一套房子最好,于是招呼小虎他們開始搬東西,量量畫畫的,計算位置,弄的差不多讓小虎去外面找個會裝房子的手藝人,還好這個劈柴院就不缺手藝人。價格談妥后大家就開始熱火朝天的干了起來,秦明心中想著自己終于要完成任務了,小虎他們心中卻是想著終于有自己的房子可以住了,再也不會流落在街角了,越發的賣勁的干,而裝修工呢,聽到秦明說如果能在晚飯前干完給雙倍,也是卯足了勁,這年頭錢不好賺吶。

  時間就在他們各懷心思干活的時候一點一點的過去了,隨著裝修工宣布一切完工后,小虎他們高興的吵鬧著結束了,看著眼前自己的房子,經過整理,房間的地方確實寬敞亮倘,家里也讓小虎他們擦了個一塵不染,就像是新房似的。

  “以后這就是我們的家了,我們以后都有家了。”秦明深呼吸后對小虎他們道,只有孤兒才明白什么是家,家意味著什么。

  小虎他們幾個眼泛淚光,是啊,有家了,有家,這不是夢是真的,這是大哥和他們的家。

  “好了,好了,你們幾個,來我們來分一下房間,這里一共是5個房間,你們幾個除了小月2個人一間房,小月自己一間房,我自己也是一間房,你們感覺怎么樣?要是有意見可以提,大家投票決定。”

  “沒問題”、“沒問題”、“沒問題”、“沒問題”,“大哥,我能不能和你一間房呢,我自己一個人怕。”聽了秦明的話大家都沒問題,但是小月卻說自己怕不敢自己一個人睡。

  “小月啊,你是個女孩子和大哥在一個房間不方便,你呢自己一個人先試試,看看能不能適應,實在不行大哥再給你另想辦法好么?”秦明看著小月無奈道,畢竟在這個時候以小月的年齡沒兩年就可以嫁人了,確實不方便。

  “那..好吧,那大哥我就自己先試試把。”

  “放心,我們都在你身邊,只要你怕喊一聲我們都在,乖了。”秦明揉了揉小月的頭發道。

  “好了,既然房間已經分配完了,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分頭去采購,來,小虎你帶著小海去買一些鍋碗瓢盆。小陽和小風你們兩個去買5個浴桶順帶看著家里缺什么都買了,錢不夠的話記下來明天再去買,買這些東西記住全部讓店家給你們送過來,不要自己拿,不是怕你們拿不動而是怕有人招你們麻煩知道嗎?我帶著小月去買一些柴米油鹽回來。”秦明給他們一一分派了任務,一人給了他們30塊。早在吃飯的時候就知道了他們幾個分別叫什么。

  “記住了大哥,我們現在就去,肯定都買回來。”小虎信誓旦旦道。

  “好了,那就出發把,買來以后讓他們幫忙給你抬到屋子里,別虧了這些個伙計,都是在外討生活都不容易,快去把。”

  “小月,走吧,跟大哥去買點菜晚上咱們在家自己做飯吃。”

  “嗯”小月開心的點頭道。

  劈柴院的外面就是市場,幾乎你想買什么都能買的到,秦明帶著小月也不著急買東西,東走走西看看,看看這個摸摸那個,找了個雜貨鋪把茶米油鹽醬醋茶挨個拿個齊全,讓店里的伙計跟著去送貨還給了1毛錢的辛苦費,這可高興壞這個伙計了。

  按原路返回時,秦明帶著小月買了雞鴨魚肉,蔬菜瓜果,晚上絕對是一場豐富的大餐。小月開始還挺膽小內向來的,到后面就慢慢的放開了,一直到他們回來小月拉著秦明的手一蹦一跳的走著沒,秦明看著小月這么開心的笑容,就知道自己沒有白忙活,心底也是無比開心。

  秦明他們到家的時候小虎他們幾個也都回來了,看著小虎他們買的東西,秦明一陣眼亮,當初他交代的時候就沒說具體要買什么,現在小虎他們不僅僅買了鍋碗瓢盆,還順帶手了買了幾床被子這是秦明沒有想到的,而小陽和小風兩人買了一個推車和幾把雨傘。看到他們買的這些東西就知道他們不是一味的聽從別人的意見,秦明就是培養他們自己的性格,要是一味的聽他的那不成木頭了。

  “好了,既然都買回來了,來咱們收拾收拾,今天大哥給你們下廚做頓好吃的。”秦明看著他們開心道。

  “哦,哦,太好了,大哥做飯,大哥做飯”嘻嘻哈哈的起哄道。

  別說秦明還真有做飯的天賦,前世因為自己是個孤兒什么都要自己動手,上學的時候全是靠著勤工儉學獲得的獎學金才完成了學業,當初在酒店后廚做了好久,所以秦明的手藝絕對算的上數一數二的大廚了。

  隨著秦明的忙活,廚房傳來一陣陣的飯香飯香,這時,樓下一個中年的漢子拉著車后面還有一大一小兩個小姑娘推著車走進了院子,停下車開始卸這車上的大大小小的箱子往上搬,“大嫚,你先搬點上去煮飯把。”中年漢子對一個年齡稍大點的女孩子道。

  “唉,爹我先上去做飯,你也慢點別再扭了腰,上回扭了腰還沒好呢。”這個叫大嫚的女孩子擔憂的對中年漢子道。

  “知道了,快上去吧。”

  “小嫚啊,你去把這個幾個小箱子搬上去再下來一趟。”中年漢子對著一個年齡小的姑娘道。

  “爹,你就知道疼姐,就不知道疼疼我啊。”這個叫小嫚的女孩子撒嬌似的對中年漢子道。

  “爹哪里不疼了,你個小丫頭,快去。”中年漢子的話雖然像是責怪,但卻充滿了愛憐。

  “哼。”這個叫小嫚的小姑娘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哼了一句,但還是老老實實的搬著小箱子向著樓上走去。

  中年漢子看著自己的兩個孩子,眼中充滿了慈愛,摸了摸前天因為搬箱子不小心扭到的腰,嘆了口氣還是向上搬去。

  “咦,誰家在燒飯啊,好香啊。”大嫚搬著箱子剛到家門口就聞到一陣陣的菜香飯香,味道真是不錯,心中卻想到晚上回家還是棒子面饃饃和棒子面湯加咸菜,爹今天扮小丑只賺到幾分錢,心中充滿了失落。

  小嫚搬著箱子也走到了樓上,一陣陣的菜香飯香也讓她饑腸轆轆了,但卻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想趕快忙完回家和姐姐還有爹趕快開飯。

  小虎他們把買來的東西都歸置好,就迫不及待的跑向了廚房,他們在整理的時候就被秦明做的飯菜把饞蟲勾引出來了,這味道竟比今天中午吃的還好,大哥的手藝真是一絕啊。

  “大哥什么時候開飯啊?我都餓了,你做的飯太香了。”小虎摸著肚子滿臉委屈的看著秦明,其他幾小也是一副這模樣。

  秦明聽到小虎的話,愣住了,回到看到小虎的樣子更是不敢想象,這是今天早上看到的那個小虎?這是跟自己對視自己稍有不對就要揍自己的那個小虎?這是一直堅強的小虎?

  小虎見秦明用驚愕的眼神看著自己,自己也猜到了什么,“嘿嘿”,撓撓頭也不知道說什么,傻笑兩聲看著秦明。

  秦明突然明白過來,小虎那不是假堅強,是生活讓小虎變成了今天早上那副模樣,是其他的4個弟妹讓小虎不得不比他們更加堅強,如今自己來了,成了他們的大哥,他們的天,小虎就可以放下心中的偽裝了。對啊,自己是他們的天,是他們唯一的依靠。

  想通了的秦明,“哈哈”笑了兩聲,看著小虎道:“還要再等一會,你先帶弟弟妹妹們下去玩會,別跑遠,就在院子里就行了,飯得了我叫你們回家吃飯。”

  “知道了,哥。”小虎帶著4小出門向樓下走去。

  秦明聽著小虎那聲“哥”笑了笑,小虎沒叫他大哥,而是叫他哥,那是因為小虎真的把自己當大哥了,唯一的大哥,秦明更加開心了,哼著小曲做著飯。

  小虎剛出正要下樓就看見,有個中年漢子正在吃力的背著一個箱子向樓上走來,看著他吃力的樣子小虎想到了遇到大哥之前,自己去苦力廠搬東西養活這群弟妹時候的情景,那種苦也知道他知道。

  “大叔,來我幫你搬。”小虎走上前道。

  “誒,孩子謝謝,不用不用,大叔自己可以。”“哎喲”中年漢子說話間,突然一個不穩跪了下來,原來是扭到腰的老傷犯了,一下吃不住力倒下了,眼看箱子要掉了。

  小虎趕忙上前扶住這個中年漢子,一只手抓著要綁著箱子的繩子。

  “小海,你們快來幫忙。”

  小海幾個人聞聲趕來,看到這樣傻子也知道要干嘛了。

  “二哥,你抓好箱子,別管了,小風,小陽你們扶大叔先上去,快點。”小海一看就知道小虎正全力的抓著箱子沒勁扶這個中年漢子了。

  “呀,嗨”小虎一扭腰臂膀是力把箱子舉過了頭頂,向上搬去。

  這時小嫚聽到聲音也才里面趕忙的走了出來,看到幾個人扶著他爹往上走,也不管青紅皂白就直接喊了起來:“你們是誰,是你們把我爹弄傷的吧,你們想干嘛,告訴你們我附近都是我們家鄰居,快放開我爹,要不我叫人了。”

  小海他們聽到小嫚的質疑頓時火冒三丈,這丫頭也太能掰了,正打算回嘴就聽見中年漢子氣道:“小嫚,你說什么呢,是人家好心扶你爹,要不你爹非摔下來,趕快道歉,不然我打你。”

  “爹,你沒事吧,來我扶你。”小嫚說著就向前去扶中年漢子,滿嘴不提道歉的事。

  “道歉,快道歉。”中年漢子也不讓小嫚扶,厲聲道。

  “對不起,行了吧爹。”小嫚隨嘴一句沒,就上前不由分說的扶住中年漢子。

  “各位小兄弟,不好意思,實在是對不住,我家丫頭都讓我慣壞了,你們別和她計較。”中年漢子知道自己女兒的性格,只能出言道歉。

  “算了大叔,沒事,你先上去吧,我們去幫你把東西搬上來。”小海見中年漢子這么說也不好說什么,看見自己的小虎哥并沒有吭聲還在搬著箱子,趕忙道。

  “小兄弟,沒事,沒事,我等下自己來,你們別管了,那東西太重,你們搬不動的。”中年漢子連忙開口道。

  “沒事大叔,我們哥幾個都在碼頭扛過大包,力氣還是有的,您老就去歇歇吧。”小虎把箱子搬上來后插口道。

  “謝謝你們了小兄弟,等下到家里吃個飯吧,家里雖然沒什么好吃的,但是絕對讓你們吃飽。”中年漢子看著這幾個孩子面黃肌瘦,一看就知道營養不良長久沒吃飽飯造成的。

  “爹,家里沒什么吃的了。”小嫚趕忙道,自己家里是什么情況她比誰都清楚,這幾個人一看都是能吃的,萬一真去家里了那家里肯定沒余糧了。

  “閉嘴,去跟你姐說,讓她把家里能吃的都做上,我要請他們吃飯,再多說一句晚上不準你吃飯。”中年漢子聽到女兒這么說臉上一變色厲聲道。

  “沒事,大叔,不用了,我哥在家已經燒飯了,也差不多快好了,我們等下還要回去吃飯呢。”小虎趕忙道,心想大哥在家里可是做了好多好吃的,這要不吃簡直就是罪過,想著又餓了,一陣咕咕咕聲傳了出來。

  “什么不用,叫你們大哥一塊來家里吃飯,我家里別的沒有,飯肯定管飽,放心吧孩子。”中年漢子真誠道,心想這是個好孩子,自己少吃兩口沒什么。

  這時小海他們也把最后的兩個箱子搬了上來,看到小虎還在和中年漢子說去他家里吃飯,小海趕忙上前道:“大叔,我二哥說的是真的,我大哥在家里燒飯馬上就得,我們真的不能去你家里吃飯。”

  “小虎、小海、小陽、小風、小月,飯好了,快回家吃飯了,晚到的回家洗碗刷鍋。”關鍵時刻秦明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虎他們一聽大喜,飯好了。:“大叔,你看沒騙你吧,我哥真的在家燒法呢,你看都燒好了。來大叔,我扶你先回去。”

  “好吧,孩子,大叔就在這住,你們有事就盡管來找大叔。”中年漢子見此也不再推辭了。

  “誒,好嘞,大叔我們家就在你們家隔壁,看來咱兩家還是鄰居呢。”小虎見狀笑道。

  “啊?那不是馬六家嗎?怎么,你們是他家親戚?”中年漢子疑問道。

  “不是,我們不是認識馬六,這是我哥今天買的房子,我們今天才剛搬過來,以后咱就是鄰居了,大叔那您回家慢點,以后再搬箱子你招呼一聲我們來,看您這腰扭到了這幾天是不能用力的,不然很麻煩的。”

  “好,謝謝了孩子,這確實挺麻煩的,這兩天麻煩你們了。”中年漢子見狀也不推辭了,自己的毛病自己清楚,兩個丫頭也沒力,這幸好有個好鄰居,不然真不知道怎么辦吶。

  “沒事,明早上我過來給您搬箱子。”小虎說完也不等中年漢子回話扭頭就回去了,就他回去最晚,肯定是刷鍋了,這群沒良心的玩意。

  “真是個好孩子,也不知道他們吃了多少苦才攢錢買了這么個房子啊。”姜傻子看著小虎的背影道。

  “小嫚,以后你要是再這么胡鬧,你看我不打你,以后見了人家要叫哥,聽到沒。”姜傻子扭頭對扶著自己的姜小嫚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爹,趕緊回去把,回去我給您揉揉貼下上回剩下的膏藥。”姜小嫚不想讓自己老爹再動氣道。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