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9: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御劍修仙
  4. 第一章 新的起點

第一章 新的起點

更新于:2018-03-17 11:59:22 字數:5712

字體: 字號:
  陳中與小香兩人同時離天通靈山,回到了閩都,兩人御劍飛行在閩都的一條偏僻的小路里停了下去,四周看不到任何人影,其實早在他們落下時,陳中就用靈識觀察過了,附近是沒有人的。

  陳中對小香笑了笑:“六十年不見,閩都的變化很大啊!”剛才在上空,陳中就用靈識把閩都掃了一遍,現在閩都長啥樣,陳中心里是一清二楚。

  “嗯,變化挺大的!”小香也認同,卻不想多說,反而轉開話題:“哥,別想那么多了,走吧,看我孫女去!”

  “外孫女?嗯,好我倒要看看,你天天夸她,她倒底長得怎么樣?”陳中。

  “會讓你吃驚的!”小香很一副神密的樣子。

  這下陳中來興趣了:“哦,有你漂亮嗎?”

  “到了你就知道了。”小香依然不答。

  “不說?好!那我到要看看。”陳中被說得心里直癢癢:“嗯,我們走吧。哦,對了,我們家現在住哪?”五十年沒回來了,以前的家早不見了。

  “等等。你不會就這樣去吧?”小香連忙把陳中拉住。

  陳中上下看了一遍:“怎么啦?這樣去不行嗎?”

  “拜托,老哥,你可要想想,你現在已經七十多歲了。”小香鄙視了陳中一下。

  陳中在那干眨了幾下眼睛:“我…我…我還是十八歲啊!”他可不想承認這個事實。說實在的,自打陳中進入修真期以來,年齡就停在十八歲那年了。還有,這六十年來,他一直在潛心苦修,根本沒有與人交往,所以就連心態,也停在了這個年齡上。

  “撲哧!”小香差點笑倒了,定了定神說:“老哥啊,有本事,你說給月靜姐姐聽聽。”

  “我…我…”陳中都快說不出話了。臉都有點紅。說真的,對于月靜,陳中是有口能言啊。他對月靜的感情,連傻子都看得出來。跟月靜相處那么長時間,陳中明示暗示,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可是月靜就只把他當朋友。從來沒有拉近關系的意思。就算現在的陳中是三界中的最強者。想想陳中就很是慚愧啊。人家看不上自己有什么辦法呢。至于岳鳳,陳中一向把她當師父一樣尊敬。

  一見陳中那樣,小香笑了:“好啦,好啦。難得出來一趟,別想那么多了。再說了‘天涯何處不方草,何必單戀一只花。’難得下凡一趟,你就在下面找一個嘛。”小香發現把話題撤遠了,馬上轉回來說:“走,走,走,看我孫女去。”說著,就拉著陳中要走。

  “哦,哦。”陳中愣了兩下。

  “等等!”小香忽然停住了。

  “又怎么啦?”陳中疑惑道。

  “我要換身衣服。你在這等我一下。”說著,小香就轉身不見了。

  其實小香是高速拐進了一條小路里。以她的速度,常人是看不到的。當然陳中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換衣服干嘛?”陳中就點納悶。這話剛說完,小香就回來了。瞬間出現在陳中面前。只見小香正穿著一身老年女人的衣服。

  “你這是干什么?”陳中問。

  可是小香并沒有回答陳中的話,見她身子微微一振。只見,一個二十歲的妙齡美女,在短短的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個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陳中大驚:“易…易容術?”

  “對啊!”從老太婆的嘴里傳出了一個青年女子的聲音。

  “我說妹妹啊,我們這是去看外孫女,你…你這是干嘛?”陳中呆呆的看著那個老太婆。

  “笨,在常人眼里,我們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你這樣子出去,不把我孫女嚇壞才怪。”小香毫不客氣的說。

  陳中腦子一轉:“你是說,小麗還不知道我們的事情?”

  “是啊,我希望她能做一個平凡的人,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等以后機會成熟了,再告訴她不遲。反正兩顆大還丹,再加上修練幾年就能成為修真者。”小香淡淡的說。

  “是這樣啊,那?小福,跟小娟知道我們的事嗎?”陳中問。

  “知道。他們兩個我是拿他們沒辦法。就是不肯修真。總說‘現在要照顧小麗,過幾年再說。’其實是想在人間多過幾天舒心日了。不過鳳姐給的兩顆大還丹,已經可以讓他們延長壽命,青春長駐了。”小香。

  “那,李哲呢?”陳中又問。

  “還能怎么樣?在家扮老頭,過舒心日子唄。”小香輕描淡寫的說。

  “你是說,他用易容術扮老頭,在家過著老太爺的生活?”陳中吃驚問。

  “是啊。阿哲他親戚比較多,還有以前商場上的那些老戰友又經常來往,再加上現在生活在人群當在,所以我們倆只能扮一對老夫妻了。”小香說得很無奈。

  “我明白了。”陳中點頭。

  “好了,好了,見我孫女去。”小香笑笑著說。可是現在的小香已經變成了一個老太婆,那甜美的笑容,現在換成了一個和藹的笑容。陳中看了有點苦笑。小香卻不在意,在哪干眨了兩下眼睛說:“好像有點不對?”這話一出,小香就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用手在喉嚨上輕輕的摸了摸。還干咳了兩聲:“嗯!嗯!額,這就對了。”一下子變成了老太婆的聲音。

  陳中一看,壞笑了一下。馬上伸出手去:“老人家,路上滑,小心摔著,來,我扶您。”

  “少來。好啦,老哥!快點,你也變個樣子,我們走吧。”這話卻是從一個老大婆的嘴里說出來了。

  陳中聽了有點哭笑不得,傷心自語道:“老哥?”

  “別玩了,變個樣子,快!”“老”小香說。

  “可是我不會變啊?”陳中眉頭微微一皺。

  “你不會變?”小香一愣,然后定了定神,說:“哦,我給忘了,練‘酒劍仙決’的人是不會其它法術的。”上下看了看陳中,小香說:“那隨便,就這樣吧。”

  “隨便?要是小麗問起來,我怎么說?”陳中。

  “嗯!”小得沉思了一會:“這樣吧,就說你是我的遠方外孫。”

  “遠方外孫?”陳中瞪大眼睛,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一下子降低了兩輩?”說著伸出兩根手指。

  “要不,你有更好的方法嗎?”小香說。

  陳中腦子轉了兩圈。認栽了:“好吧。”說完頓了一下:“這下回去還要把老爸叫太爺爺。”說著嘆了口氣,還搖了搖頭。

  “走吧,我的好外孫。”小香略略的彎了一下腰,還從自己的空間戒指拿出了一根普通的木杖。別說,學老人家的樣子還真像。

  “是~我是老…老奶…奶奶。”陳中說這話,嘴都有點結巴了。說著,兩人就走出了小巷,來到大路上。小香走得前一點,在前面帶路。陳中緊著在后面。還不時左右看了看。六十年的時間,看似變化很大,其實,也不大,因為有好多建筑還是以前的建筑。又因為這六十年來,經歷了數次金融危機,還有別有國家還有時不時的發生一些戰爭,結果經濟,跟科技方面,比六十年前也差不了多少。

  走過了兩條大跑,陳中小香兩人就發現有點不對勁了,因為,大街上有很多人一直看著他們兩個。起先沒在意,可是時間長了看的人越來越多。陳中有點納悶:‘我倆哪里不對了嗎?怎么這么看著我們?’

  兩人無奈,對視了一下。不對視還好,一對視,就看到問題來了。原來,此時的陳中身是正穿著一件古代的白色長袍。

  小香鄙視了陳中一眼,傳音道:‘都是你害的。’

  陳中悶了:‘我?我怎么啦?’

  ‘你看看你身上。’小香再次傳音。

  陳中低頭一看:‘哦,原來是這么回事?’

  ‘快點換身衣服。’小香催道。

  ‘可是出來的匆忙,我沒多帶衣服啊。’陳中無奈的回道。

  ‘那你自己看著辦吧。’對于這點,小香也是無能為力。

  ‘好,我知道了。’其實陳中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他左看右看,腦子靈光一閃:‘有啦!’然后,對小香說:“奶…奶奶,我去小解一下。”還是叫不習慣的。因為附近有不少行人,所以陳中才這樣說的。

  小香微微的點了下點:“嗯,乖孫兒,快去快回。”然后得意的笑了笑。

  “是!”陳中長長的應了一聲。就向附近的一間公共廁所走去。

  小香笑了笑,看向那間公共廁所,心里暗道:‘我倒要看看,你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只見“呼!”從公共廁所里飛出一個黑影。那黑影飛快的穿過人群,穿進了一家高級商場。才一會功夫,那黑影就從商場里竄出了來,然后又竄進了公共廁所。這一切,只發生在小香的眼里,在常人眼里,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只能感覺到附近刮起了一陣風。

  小香看得傻傻的,嘴巴一直張開沒有動。雙眼緊盯著公共廁所。

  過了一會,廁所里走出了一個穿得非常時髦的陳中。上身穿著一件紅色T恤,下身穿著一件白色的運動褲。腳下還穿著一雙紅白相加的運動鞋。

  陳中走到小香身邊,扶著小香說:“奶奶,我們走吧。”

  “嗯!”小香淡淡的回了一聲。也沒說什么。其實他們表面沒說,卻在內地里互相傳音著呢。

  ‘小香,這身衣服怎么樣?

  ‘你!一看你這身衣服就知道全是名牌,最少值好幾千塊錢。你,你這是偷!’小香氣得身子一抖。

  ‘沒有,我沒偷。’

  ‘那,那你哪來的錢?’小香知道陳中身上只有十塊錢。

  ‘我,我這是借的。’

  ‘借?’

  ‘對啊,我還寫了借條?’

  ‘還借條?’

  ‘嗯,我還放了押金。’

  ‘還押金?你放了多少錢?’

  ‘五塊錢?’

  “啊!”小香差點軟倒下去。急速呼吸著:‘我…我都快被你氣死了。居然只押了五塊錢,還為自己留了一半。’

  ‘我總要生活吧,誰叫老爸只給了我十塊錢。’陳中為自己辯解。

  ‘行,行,行,你老大,你的事我不管了。你自己看著辦吧。’看來小香被氣得不小。

  ‘對嘛,這才是我的好妹妹。’陳中笑了。依舊扶著小香直往前走,卻高興的傳音說:‘走見外孫女去。’

  這一老一少,在外人眼里是多么的和諧。

  但是陳中剛才去商場的情況又是怎么樣的呢?

  其實剛才陳中快速沖進商場。(保安是看不到的)商場共分為三層,各種名貴,衣服,首飾,美食。遍布整個商場。一看就知道是一座超豪華的商場。陳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通通“走”了個遍。就像狂風一樣。然后在第三層看到了一間賣運動服的。牌子非常響亮,叫什么什么斯的。哎呀!來去匆忙想不起來了。在里面一轉,發現了三四套衣服都挺不錯的,就隨手一抓,通通抓在手里,然后在試衣鏡前看了看自己,隨后,拿起第一件衣服,進了試衣間,換后出來又在試衣鏡前照了照自己,感覺不好。就拿起了第二套衣服進了試衣間,換完再試,試完再換。把四件衣服都換了個遍。最終還又排比了一下,感到這套紅白相結的還不錯,就先笑納了。然后把其它三件掛回原處。隨便,還挑了一雙運動鞋。然后,跑到柜臺,抽了一張白紙。提起一支筆,寫了一張借條,內容是:“借用衣服一套,鞋子一雙,就先借用三天吧,我一定會還的。還有,怕你們擔心,我特意留下五塊錢當作押金。借物人:陳中,現年78歲。住址:通靈山通道觀。×年×月×日。”

  陳中看了看覺得三天太短,于是在“三”跟“天”中間加了叉了一個“十”字。改為三十天!然后就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那間商場。

  至于事后那些家店的管理員。我想,不用多說,大家也知道是什么表情吧。

  (一個玩笑,大家不要在意,其實主角的智商也沒那么低。)

  陳中跟小香七拐八拐,來到了一間別墅前。陳中呆呆的看了一會,才結結巴巴的開口說:“這…這就是我們現在的家?”這時門外沒人。

  “嗯!”小香回了一聲:“我打個電話,叫老頭子出來開門。”說著,就拿起手機‘嘟嘟嘟……’的按了起來。

  一看到小香拿著手機,陳中的眼睛更直了。打出生到現在,他只用過固定電話。手機,是只能遠遠的看著的,碰都沒碰過。而且看的還是那種土老八幾的黑屏手機。

  小香拿起手機一按,“嘟…嘟…嘟…”“喂~阿哲啊!是我,小香,我回來了。你快下來開門。嗯…嗯…嗯…哦,對了,我把你大舅子帶過來了,出來迎接吧。還有,把小福,小娟,也叫出來。”

  別墅內,李哲正做在自己的沙發上喝茶,忽然,起身驚叫起來:“什么?大…大舅子來啦?嗯…好!好!我就下來!”李哲連連點頭,心里卻七上八下的。

  李哲直起身來,走出房門,正好碰到飛沖而來的李小麗。見小麗來得這么匆忙,李哲就問:“小麗,走路好好走,這么急干什么?一點女孩子的樣都沒有。”

  李小麗卻沒怎么理會爺爺,直接閃過去,跑進了房間,回頭說:“沒事,我只是拿點東西。”

  “唉~這小丫頭,沒規沒矩。都讓她爸媽給寵壞了。”李哲搖了搖頭。忽然想起小香回來了,大聲對小麗說:“對了,你奶奶回來了。”

  “奶奶回來啦?”小麗一臉興奮,快速的跑回來:“在哪?在哪?奶奶在哪?”

  “在門口,我正要去接她呢。”李哲走了兩步說:“對了,去告訴你爸媽,說你奶奶回來了,我們一起去門口接她。還有……”

  李哲話還沒說完,小麗已經又蹦又跳的向門口跑去了,還大叫道:“哦!奶奶!奶奶!我來啦!”

  “這丫頭……”李哲無奈的搖搖頭,轉身跟了上去,還向李福,許娟的房間大聲說:“小福,小娟,快點出來,你媽回來了。”

  “老媽回來了?”李福第一個沖出房間。

  “媽回來了?在哪?”許娟隨后沖出。還左右看了看。

  “在門口,走,我們接她他去。”李哲說。

  “好,好。”李福,許娟兩夫妻,一左一右,扶著李哲一步步向大門走去。平時都是這樣做的應對外人的,早就成了一個習慣。

  被扶著時,李哲忽然啪了下頭:“糟了,被小丫頭一鬧,把大舅子來的事情給忘了。快,快,趕快過去。”說著加快了腳步。

  “大舅子?”李福許娟兩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

  “別問那么多了,跟上去就知道了。”李哲走得非常匆忙。

  李小麗又蹦又跳的向大門走去。快到大門時,透過鐵門,看見自己的奶奶正帶著一個男孩子。而且,兩人的動作有點奇怪。就放慢了腳步。

  “好小香,好妹妹,把它借我看看,借我看看,我求求你啦!”陳中擺出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小香一手高舉著那個超豪華的手機,用老人家的聲音說:“不行,不行,這個是我自己的,不能給你。”小香是故意耍陳中的。

  “就玩兩天,就玩兩天!”陳中伸出手,要去勾那個手機,可是小香的手不停的晃了晃。結果陳中始終勾不到。在親人身邊,陳中還是以前的陳中。

  “沒門!”小香依舊不放。

  “那借我看看,只看一會,總可以吧!”陳中服軟了。

  “一會?”小香斜斜的看著陳中。

  “嗯,就一會!”陳中舉起了一根手指。

  小香心一軟,微微把手收了回來。陳中一看,馬上把手沖過去,雙手緊握著小香的手。賊笑道:“我的了。”

  “你……”小香有點怒了。

  快到門口的小麗,把他們的動作全看在眼里,感到很奇怪問:“奶奶,你們在干嘛?”

  小香一聽到小麗的聲音,動作馬上變得嚴肅起來,干咳了兩聲:“咳…咳…小麗,你來啦!”

  小麗好奇的看著奶奶身邊的男孩子,心中卻閃過一絲憤怒,還是笑笑的說:“奶奶,他是誰啊?”看上去非常文靜,一點也沒有剛才那副很野樣子。其實,在外人面前,小麗是很懂禮貌的。只有在家里,才現出了她的原型。

  “他是你遠房表哥!”小香早就想好了,張嘴就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