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4:1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神紀元
  4. 第一章 以傷愈傷

第一章 以傷愈傷

更新于:2018-03-18 19:52:34 字數:3286

  黑夜之下,青霞派的低階弟子住宅區顯得格外寧靜,這些低階弟子修為低下,修煉的資源也十分有限,晚上便自然是正常休息而不像宗派之內,那些入門、核心等弟子晝夜不分的瘋狂修煉。

  而在這些住宅區大大小小的木屋一側,一間與其他木屋一樣普通的房子靜悄悄的被孤立在一旁。

  “咳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突然從這間屋子中傳了出來,緊接著便見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捂著小腹,扶著房門艱難的走了出來。

  “這次受傷太重,若緊靠身體自己恢復,只怕三日后的宗門任務都難以完成,到時候今年的靈石獎勵便沒了。”少年悶哼了一聲,自言自語起來。

  青霞派的低階弟子,每年都有一次宗門任務,凡是完成任務的弟子便會得到一至三塊的靈石獎勵。

  這些低階弟子便是靠著這一年幾塊的下品靈石修煉,一步步朝著更高層的境界爬上去,只要他們的修為能夠抵達宗門的最低規定,便能夠成為記名弟子,擁有他人羨慕的地位與功法!

  而在這之前,進入宗門的弟子只有一個身份,便是外門弟子!少年張羽,自然也是數千外門弟子的其中一個。

  “可惡的溫晴天,他肯定是知道三天后我要去執行任務,這才突然來找我對練,將我打成重傷讓我今年的機會丟失!”想起今天中午時突然找到自己的溫晴天,張羽的神色頓時沉了下來。

  溫晴天與他年齡相當,乃是同一年被青霞派收入山門的弟子,也不知為何這溫晴天從第一次見面時,便與張羽十分不對付,而張羽也不是善茬。那溫晴天找他麻煩,他便以拳相報!

  起初,張羽仗著身體強壯每次都能夠將溫晴天,打得落花流水鼻青臉腫,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溫晴天的天賦逐漸展現出來,在他十三歲的時候便已經是煉氣二層,而張羽卻依舊沒有跨入修士的行列!

  有了修為墊底,溫晴天很快便學習了一名修士所特有的法術!學成之后溫晴天當著所有低階弟子的面,狠狠的羞辱了張羽一次,將以往的仇恨盡皆爆發出來,而那次若不是一名長老恰巧路過,只怕張羽便被活活打死了!!

  然而在張羽進入青霞派的第五年,宗門的第一次刪選大會開始了,那個時候溫晴天是煉氣三層,張羽卻也十分艱難的跨入了煉氣一層。

  只不過刪選大會乃是青霞派,特地刪選弟子所舉行的測試,以張羽煉氣一層的修為很輕易的被刷了下去,至于溫晴天則十分輕松的渡過并且成為了記名弟子。

  這刪選大會是青霞派流傳近千年的門規,宗門的弟子凡是修煉五年之后,都要參加一次刪選大會,渡過則身份上升若失敗則繼續保持外門弟子之名,但每名弟子在二十歲的時候,也就是第二次刪選大會開始若還不能渡過,則會被門派長老親手廢掉修為逐出師門!

  競爭是十分殘酷的,但事實如此,每名低階弟子便只有努力提升自己。

  言歸正傳,張羽蹲在木屋前休息了一小會兒,便忍著一身的痛楚朝著后山的森林緩緩走去。

  雖然張羽的資質很差,但他有著一個誰也不知道的秘密,他的身體很特殊,特殊到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

  這八年來,每次張羽被溫晴天打成重傷,便會以那個被他摸索數十次才找出來的辦法治愈身體。

  借著月光,張羽來到了樹林之中,站直身體之后不管身上那肌肉撕裂般的痛楚,他揚起了自己的拳頭,朝著身前的一顆大樹狠狠的砸了過去!

  “碰!”

  “碰碰!”

  隨著一拳拳的碰撞,張羽的五指血肉破碎,嫣紅的血液順著指節低落在地面之上。一股股鉆心般的疼痛傳遞他的全身,讓他忍不住低聲嘶吼了起來!

  然而下一刻,無比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隨著張羽拳頭的撞擊,他拳頭上破碎的血肉組織、血管、破敗的筋肉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起來!與此同時,被溫晴天毒打導致的內傷竟也漸漸愈合!!

  張羽感覺到拳頭上的異樣,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緊接著他又再度砸了過去。

  “嗤!”

  雖然很痛,但張羽感受著因為巨力而受創的內臟逐漸恢復,他便越發的興奮!

  這是一種獨特的天賦,雖然內臟的治愈速度十分緩慢,但只要張羽一直不停,想必在明天早晨他的身體便會完全恢復!

  也正是因為這個天賦,才讓張羽在溫晴天的虐待之下活了下來,若不是身體每次受創都會自主恢復一些,只怕他早就在溫晴天那猛烈的攻擊下含恨!

  “啊!!溫晴天!總有一天,總有一天老子要將你碎尸萬段!!”張羽的臉孔在拳肉破碎的一剎那扭曲起來,這一切都是溫晴天所賜,只要一有機會張羽定然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滅殺至渣!

  清晨時分,張羽整個人癱瘓在地面上,而他身前那顆樹則被染上了一層猩紅的血液。

  經過一夜的努力,張羽內臟的創傷徹底痊愈,但那些血液的流失卻也使得他臉色一片蒼白,便如那被冰凍多年的死尸一般,駭人無比。

  “哈哈,終于好了!若再不好,老子便真的撐不下去了…”張羽仰天長嘆,顫抖著揚起了自己的雙手,那般疼痛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夠忍受的。張羽若不是經常受傷,而且有過七年的恢復經歷,只怕也難以承受這般痛楚。

  “這一次若是任務完成,我便能夠借助靈石之中的靈力突破,到時候有了煉氣二層的修為,下一次刪選大會時渡過的把握也更大一些!”想想自己馬上便可以進入煉氣二層,張羽便將昨晚的慘痛經歷拋諸腦后,一旦他突破,便能夠前往藏經閣學習一門法術!

  “等我學會了法術,一定可以從眾多低階弟子中脫穎而出,而不是天天在這里當廚師!”幻想著學會法術之后的事,張羽漸漸閉上了雙眼。一夜的勞累讓他精疲力盡,不知不覺中竟是在這里昏睡了過去。

  “張羽,張羽!”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十分洪亮的聲音將張羽從夢想中拽了出來。

  緩緩睜開雙眼,張羽便看見了一張河馬般的臉孔:“何小二?”

  這何小二是張羽為數不多的朋友,也是煉氣一層,專門負責廚房的一些事宜,通俗一點來講他就是一名伙夫,而張羽則是廚師。

  “張羽,你怎么在這里睡著了?吳管事讓我通知你,別忘記將食物做好并且明天給他送過去。”何小二有些疑問,但不忘將吳管事的話告訴張羽。

  “我知道了,小二你先去將廚房的火升起來,我等會就過去。”張羽揉了揉額頭,揮揮手說道。也不知是躺在地上的緣故,他的腦袋竟然出奇的痛。

  “恩,那你快點啊,否則吳管事怪罪下來,咱們可就沒好日子過了。”何小二有些傻傻笨笨,并未發現張羽刻意遮攔下,地上的那灘血跡,而是摸摸腦門的嘿嘿一笑便離開了。

  “吳管事的事的確不能拖,他既然說讓我明日送過去,那我必須在今天太陽下山之前做好送過去,否則日后可就不好受了。”張羽看著遠去的何小二,喃喃自語一聲便朝著自己的木屋走去。

  吳管事是一名煉氣五層的記名弟子,性格囂張不說還特別喜歡壓榨低階弟子,不過只要將他伺候好了,他也不會做的太過分。

  在三年前,張羽便在吳管事手上吃過一次大虧,那次吳管事讓他去準備美味并讓他數日后送去,但當張羽準時送過去之后,卻遭到了一頓毒打!

  事后一打聽,才知道吳管事的性子古怪,他若說讓你明日送去,你可千萬不能相信,若你在今天落日之前不送去,那可就有苦頭吃咯!

  不過在這之前,張羽還需要去房間拿一些庫存,因為給青霞派弟子做飯的材料就那么多,如果一次性取走太多,定然會被他人發現。而這次吳管事所需甚多,自然不能完全用今日弟子們的伙食去準備,也虧得張羽早有準備,每天都會偷偷留下來一點,日積月累之下倒也讓他存了不少。

  半個時辰之后,廚房門口處。

  “張羽啊,要是我也有你這樣的手藝就好了,到時候想吃什么就做什么,而且等兩年之后被逐出山門,咱也能有個吃飯的本事!”何小二羨慕的看著一桌子美味,口水收不住的流了下來。

  “那你也可真容易滿足!”張羽輕哼著瞥了他一眼,心中不免有些鄙視。

  “嘿嘿,我們資質差,當年進入青霞派便是一個錯誤,莫非你還向往著自己某天能夠成為真正的修士?”何小二尷尬的笑了笑,語氣卻有些落寞。當年他們不過十歲,聽聞修煉仙術能夠長生不老,便離開自己賴以生存的地方來到這青霞派,經歷諸多磨難進入了修仙門派,卻沒有想到八年后是這般結局。

  可以很明確的說,只要不發生奇跡,張羽這一等級的低階修士是絕對逃不掉修為被廢,逐出山門的下場。

  “那又如何?若我們不努力一番,便是被逐出山門也會遺憾終生,既然如此還不如拼上一把!”張羽似乎想到了長生之說,漆黑的眼眸中浮現出憧憬之色,心中無比堅定:“總有一天,我會成為那種跺跺腳,也能夠讓整個青霞派顫抖的強大修士!”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