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6:0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終焉四人行
  4. 第二章 潛入偷人

第二章 潛入偷人

更新于:2018-03-16 12:01:24 字數:3219

字體: 字號:
  由于楊戩之前運送過那個未知少年,楊戩在前面便輕車熟路的來到了機密室門口。正在這時,楊戩立馬小聲說道:“別出聲有人,快往那邊走,腳步輕點。”

  如來左聽又聽都沒發現有人,便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道:“喂,你太害怕了,哪有什么人?”

  楊戩瞪了一眼如來道:“知道我為什么成為統帥?因為我有一般人沒有的洞悉能力。”

  如來頓時明白的“哦”了一聲。

  楊戩接著又說道:“知道我為什么這么討厭你?因為你總是和小孩子一樣天真,惹我發火。”

  如來又“哦”一聲,隨后說道:“哪有。”

  楊戩立馬把食指放在嘴邊道:“噓,來人了,別說了

  。”

  噠噠噠——

  魔禮紅道:“魔禮青大哥,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啊,我真不想在這呆了,沒意思。”

  魔禮青怒斥道:“注意你的說話,要是被別人聽到你就等著被懲罰吧。”

  魔禮紅身上頓時冒出了冷汗,不過嘴里還是小聲道:“切,不說就不說嘍。”

  魔禮壽拉了拉魔禮紅的衣角道:“一切聽大哥的就行了。”

  楊戩若有所思的微微的鎖著眉頭,如來用手抵了抵楊戩道:“喂,他們走了,我們開工嘍。”

  楊戩小聲說道:“我之前有個不好的預感。”

  如來問道:“什么預感?”

  楊戩道:“我覺得魔禮青四兄弟有問題。”

  如來不屑的回道:“哎呀,有什么問題呢?不就是心眼壞了一點把我給趕走了嘛,你難道就是因為覺得他們有問題才幫我的?”

  楊戩此時真的對眼前的如來感到無語。

  如來看著楊戩道:“你還愣著干什么,快點啊,要是被他們發現守衛不在了,一定會懷疑的,到那時就不好辦了。”說著如來便向機密室的門前走去。

  楊戩頓時對如來的看法有了180°的轉彎,沒想到居然……“居然我現在真的想打你一頓,如來。”

  如來小聲噓了一聲道:“小聲點,別被別人發現,門已經開了。”

  楊戩氣急敗壞的指著如來手里的卡片問道:“卡片是哪里來的?”

  如來嘿嘿笑道:“不好意思,習慣了,卡片鑰匙我以前備份過一直裝在口袋里,開大門的時候忘了,嘿嘿,別怪我啊。”

  楊戩已經忍不住胸中的那股郁悶之氣,想發火又不能大聲,只好小聲咬著牙憤憤說道:“你難道不知道,你刷過卡開發局是有記錄的嗎?”

  如來輕輕拍了一下頭道:“奧,不好不好,怎么把這事給忘了。”

  楊戩瞪了如來一眼道:“還不快點,進去把那個少年帶走?”

  魔禮青四兄弟出了大門坐車離開后,魔禮青下意識的說了一句:“我們剛才離開時有人看到把守的門衛了嗎?”

  大家都搖了搖頭,魔禮紅說道:“干嘛要看門衛啊,每天都看一眼那還不累死啊。”

  過了幾秒后,魔禮青讓正在開車的魔禮壽停車并掉頭回去,等到他們回到大門口的時候發現兩人門衛果然不在,此時楊戩和如來帶著那個沉睡的少年正往相反的方向飛馳而去。

  這時魔禮壽說道:“大哥,他們在那邊的墻角。”

  魔禮青暗道一聲“壞了”,立馬帶著三人向開發局里面跑去,徑直的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反復反復的調查了一下,發現沒有人來過痕跡,魔禮青眉頭緊鎖著在辦公桌前思考著,

  魔禮壽這時說道:“那些‘小偷’的目標會不會是今天剛運來的那個東西。”

  魔禮青頓時明白了點點頭道:“魔禮壽,你現在可是越來越厲害了,兄弟們到機密室看看。”

  魔禮青帶著三人來到了機密室,第一映入眼簾的便是房間中心的一個救生艙,魔禮青立馬上前調查,隨后按了一下救生艙上面的一個按鈕,只聽“吱吱——”艙門立馬打開了。

  在里面仔細調查也沒發現什么,魔禮青眉頭緊鎖在救生艙前面思索著。

  這時魔禮紅道:“這應該是一個救生艙吧?”

  魔禮青帶著威懾的語氣回道:“難道你看不到嗎?”

  魔禮紅嘴角微微上挑道:“我想說的是既然是救生艙那么里面應該有人,然而,現在卻不見了。”

  魔禮青轉過身道:“你是說,里面的人跑了出來,然后在大門口把門衛給弄成那樣?還有,我再次警告你,以后再我面前不要擺出那種表情,知道——了嗎?”

  魔禮紅額頭微微冒出了虛汗,不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魔禮紅知道,雖然他們幾個是親兄弟,不過親情在大哥魔禮青的那些手段面前顯得是多麼的蒼白無力。

  魔禮紅避開魔禮青的目光看著救生艙道:“我想說的和你恰恰相反。”

  眾人都帶著些許疑惑,魔禮壽問道:“三弟,你究竟想說什么,快點說。”

  魔禮紅帶著反問的語氣道:“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救生艙里有人,但不是自己獨自離開,而是外面的人進來把人帶走了。”

  魔禮壽道:“這是誰這么大膽,三弟你想的太多了吧。”

  魔禮紅看著魔禮壽輕蔑的一笑,魔禮青看到魔禮紅的表情道:“魔禮紅,你竟敢又露出那種表情,算了,我看你應該有什么特別的理由,你能說服我,我就不懲罰你。”

  魔禮紅立刻點了點頭,魔禮壽看到魔禮紅一點都不怕的表情猜想“難道他真的有什么特別的理由?”

  魔禮紅道:“其實很簡單,如果是救生艙里的人逃出去的話,那么他把門衛給弄昏睡過去,隨后完全不用再把他們移到墻角,反而,如果是外面的人入侵的話,首先要把門衛搞定,然后才能進來,但是要想讓別人不容易發現,那么只有先把門衛給藏起來。”

  其他三人都暗自的點點頭認為很有道理。

  魔禮青哈哈大笑道:“沒想到,平常喜歡偷懶耍小聰明的老三居然這么厲害啊,哈哈,反觀老二,你為何沒想到呢,我剛剛還夸你呢,真是令我失望啊。”

  “這——。”魔禮壽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便立馬低下了頭。

  魔禮青喜道:“額,那個老三,我再問問你,你知道是誰干的好事嗎?”

  魔禮壽暗道:“這誰能猜到啊。”

  魔禮紅微微笑道:“這事很簡單。”

  魔禮壽頓時疑惑道:“三弟,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又沒看到,你怎么知道。”

  魔禮紅不屑的哈哈一笑道:“我是沒看到,不過有很多眼睛看到了,那就是監視器。”

  魔禮青輕輕拍著魔禮紅的肩膀道:“老三啊,老三,你今天可是很威武啊,走,到監控室看看。”

  四人來到監控室后,四人便立刻觀看之前的影像,不過令人很不解的就是所有的圖像都是突然間漆黑一片,魔禮壽急忙跑了出去隨便找了一個監視器看到,一個布袋正套在監視器上。

  魔禮壽回到監控室對魔禮青說道:“大哥,那些監視器都被一個個小布袋給套住了。”

  魔禮青微怒道:“豈有此理,偷東西都偷到我這里來了。”

  魔禮壽道:“大哥先消消氣。”

  魔禮青微微帶有訓斥的語氣說道:“消氣?怎么消氣?”

  魔禮紅帶著夸耀的語氣說道:“大哥別這么生氣嘛,我或許能猜到是誰。”

  魔禮青急忙追問道:“是誰?快說。”

  魔禮紅夸夸其談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此人正是如來那老東西。”

  魔禮壽思索了一下道:“如來?這么說的話,他的確是最了解這里的人,應該只有他才能把每個監視器都搞定。不過——。”

  魔禮青詢問道:“不過什么?快說。”

  魔禮壽接著回道:“他一個老頭能把外面的門衛搞定?”

  魔禮青恍然大悟道:“是啊,老三你是不是有點得意忘形了?”

  魔禮紅看了下魔禮壽道:“你別忘了,如來之前可是一直在這個地方工作的啊,門衛他當然認識,再說,你發現門衛身上有傷嗎?沒有是不是?我想可能是如來給他們吃了什么。”

  魔禮青激動地說道:“老三啊老三,你怎么變得這么厲害啊,哈哈。”

  魔禮紅燦笑道:“我一直很聰明,只是你沒發現而已。”

  魔禮青眼神犀利的看了一眼魔禮紅道:“別太得意忘形了,小心我家法伺候。”

  此話一出魔禮紅立馬把嘴巴閉的緊緊的。

  魔禮青道:“魔禮海,你去把那兩個門衛給帶過來。”

  魔禮海直截了當的回道:“是。”

  幾分鐘過后

  ,魔禮海托著兩個依舊在沉睡著的門衛來到了魔禮青面前道:“人帶來了。”

  魔禮青看著沉睡著的門衛上前二話不說“啪啪”一人一巴掌,其中一人立馬發怒道:“他媽的誰敢打老子,不知道老子在做美夢呢嗎?”

  魔禮青雙眼瞇成一條線語氣生硬的說道:“看清了我是誰嗎?”

  那人耳朵里傳進多么熟悉的聲調啊,腦子里猛的“嗡”了一下暗道:“壞了。”于是立馬用手揉了揉眼睛,這時才真正看到不想看到的人——魔禮青。

  那人全身立馬冷汗直冒道:“局,局長,你好。”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