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5:02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易人異世界
  4. 第二章 三寶的世界

第二章 三寶的世界

更新于:2018-03-16 17:50:32 字數:3138

字體: 字號:
  和鐵哥肩并肩走在街道上,就像兩兄弟閑著沒事在街上隨便逛逛。鐵哥回頭看了一下紫旌大廈:“看來三寶并不怎么喜歡這里。”

  我回頭看看,紫旌大廈仿佛被蒙上了一層灰蒙蒙的煙霧:“確實,紫旌大廈應該沒這么破舊,三寶在這里是不是挨過揍啊,呵呵。”

  我調侃道。

  鐵哥又指了指前面古城街口的信號燈:“你看那里。”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發現三盞信號燈都是灰顏色的。我對鐵哥說三寶肯定是紅綠色盲,紅色黃他都分不清楚。鐵哥點點頭表示贊同。

  可是看著街上按章行事的汽車走走停停,心里還是不怎么明了。

  過了鐘樓就是古城街口,不足百米的距離,我和鐵哥有一搭無一搭的拉著話,慢慢走著。天公作美,天氣很好,陽光明媚的,稀稀疏疏的掛著幾片云彩。街上人不多也不算少,老人領著孩童,青年們勾肩搭背,有的手里拿著零食,有的拎著在商場里買的兜兜袋袋彼此交談著。街邊擺小攤的攤主也不甘寂寞,不停的向路人兜售自己的東西。街上完全一派平和景象。我也被這種氣氛感染,心情頓時放松了許多。

  前面不遠處有一棵常青樹,樹下有幾張長條木凳圍樹而設,是專供逛街的人累了休息的地方。天氣還早,木凳上并沒有什么人,鐵哥示意我到那里坐坐。

  和鐵哥閑聊倒是讓我長了很多見識,推翻了我一貫的世界觀。據鐵哥說,人的身體就是一扇窗,靈魂在遙遠的不知名的地方來,通過這扇窗觀察、感受這個世界。當人的肉體消亡,就是關閉了靈魂和世界溝通的這扇窗,靈魂就會蒙入黑暗,回到初始的地方,在等待自己的下一個窗口的同時忘記過去。”

  鐵哥苦笑了一下:“這是不是很悲傷,很悲傷的過程!”

  我點頭嗯了一聲。

  鐵哥繼續推銷著他的理論:“另外,人的肉體還是一扇門,被靈魂導引術導引出的靈魂如果以高速沖向某個人的肉體,就能進入到那個人的個人背后的世界。不過前提是這個人在被進行靈魂導引之前,必須服用紅山素。就是潮州乞丐在紅山腳下發現的那種神奇的元素,原因是紅山素和靈魂有共融性,能維持靈魂不消散,給靈魂附加一個類似于物質的屬性,讓靈魂能夠沖過去。”

  我打斷鐵哥的話,對鐵哥說:“根據你說的這些,用橋來比喻人的肉體好像更好啊,肉體就是靈魂世界和現實世界之間的一座橋。橋塌了,不來不去。橋通了,可來可往!”

  鐵哥一樂:“就是這么回事,沒想到你小子悟性還不錯。當你的靈魂穿過別人的肉體這扇門,進入別人的世界時,就會把別人世界里的你自己激活,不然,他的世界里雖然也有你,但是只是一具行尸走肉。”鐵哥說完一笑:“我對這些也是了解一點點,說的對與不對倒是沒什么把握。”

  我問道:“就是說我即使不進入三寶的世界,三寶的世界里也是有我存在的,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沒有自我,沒有被點燃罷了。”

  鐵哥點頭:“一樣吃,一樣睡,只是不知吃,不知睡。吃飯不是因為餓,睡覺不是因為困。只是因為到時候了。舉著買來的物品露出燦爛的笑容,其實心里卻沒有一絲喜悅,因為行尸走肉們沒有個人感情,沒有喜怒哀樂的功能,更沒有思考,他們沒有靈魂。”

  我指了指自己的身體:“你說的這些就是我這具身體在我沒進入三寶的世界之前的狀態嗎?”

  鐵哥點點頭。

  我嘆了口氣:“我究竟有多少這樣的身體呢?”

  “呵呵,有多少人認識你,甚至是有多少人知道你,你就有多少這樣的行尸走肉。認識你的人,你在他世界里的樣子和你的樣子大概能相同。而在僅僅是知道你的人的世界里,你的樣子恐怕你自己都不認識。看來你還沒照過鏡子呢吧,呵呵,你現在的樣子根本不是你的樣子。”

  我疑惑:“我沒見過三寶,三寶也沒見過我,我怎么能進入到他的世界里,這不對啊?”

  “三寶見過你,你也見過三寶。只是你或許不知道。不然上頭也不會讓你和我一起來。至于我,呵呵,我沒見過三寶,但三寶見過我,或者說我曾被特意安排在三寶眼前出現過。是被特意安排的,就是為了今天。”

  就在我努力思考著這一切時,鐵哥突然止住了話語,一臉凝重:“你有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

  我愣了一下,鐵哥指著一個穿著綠色帶帽罩衫的行人:“看他的腳!”

  我移目看去,發現確實有很大的異常,他走路時根本不抬腳跟,仿佛是在地上搓行,我心里一陣發麻,又看其他人,靠!竟然全都是這樣!怎么回事?看得我頭皮都有些發麻。難道......,還沒等我想明白到底這是怎么回事,大街上發生了更加詭異的事,就在一瞬間,所有的一切仿佛被突然按下了加速快進鍵,加快了幾十倍。行人的腳步變成了抖動,動作快的怪異。風向一時多變,路邊的LED廣告電視嘩嘩亂變,鐘樓上的大鐘指針不是在走,是在跑!天上風云變幻,太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加速西落。我和鐵哥直接傻在了當場,到底發生了什么?!

  突然鐵哥大家一聲:“不好!三寶肯定是提前得知了潮州乞丐的死訊,快去古城街案發現場!”

  雖然還有太多疑問來不及問,看著鐵哥箭射出去,我也發出“啊!”的一聲變了音叫喊,拼了命的跟上。

  幾十米的距離,幾個箭步沖到街口。古城街口就在馬路對面。

  大量的時間被瞬間壓縮,馬路上車流早已變成了模糊一片的鐵流。鐵哥不愧久經戰陣,并不減速,一個虎躍掠過一半洪流,落在馬路中間。耳中又聽到一聲巨吼,一道灰影騰空掠起,翻滾著過到了馬路另一邊。

  我沖到馬路邊上,發現過不去,也并不減速,腳下一蹬,急速右轉,一個趔趄,直奔天橋。幾個箭步登上天橋,余光瞥見已被加了速的路人面無表情,流水般的和我擦身而過,沒有一絲的生命氣息,我一陣頭皮發麻,毛孔發炸,心道:這些,都是人嗎?還是人嗎?這些就是鐵哥口中的行尸走肉嗎?他們被消滅時不會有痛苦,舉著心愛的物品時心里卻沒有喜悅,這還能叫活著嗎?

  思考只是一閃念,腳下沒停。突然鼻子一辣,眼睛一酸,臉上火辣辣的疼,肯定是被什么撞到了,在這紛亂的場合看又看不清,顧不得許多,只能咬著牙,瞪著眼的沖!向前沖!時間就是一切!

  沖下天橋,沖上古城街。車都是順流,雖然還是模糊一片的鐵流,畢竟比剛才好多了。前方500米就是古城大廈,邊奔跑著抬眼邊看了一下天空,媽的!剛才還早上八點多點,現在最早也怕是已經下午三點之后了。過了個天橋竟然用了四五個小時!可見時間被加速到了什么程度!

  潮州乞丐是凌晨兩點被殺的,我必須在時間變化到凌晨兩點之前趕到現場!跑了這100多米的距離,由于緊張、心悸,現在的雙腿仿佛不在我身上一樣,機械的運動,仿佛隨時會摔倒。

  又奔過了300多米的樣子,天已經黑下來了,道路兩旁昏黃的路燈也亮了起來。還是沒見到鐵哥的身影,我的心里也略放了放,他可能已經到了吧。心里一松,一步沒跟上,人像中了絆馬索一樣撲倒,滾了幾個個子才停下。喘了幾口,掙扎著起來,發了一聲喊,剛要繼續那剩余200多米的狂奔,猛然發現一切竟然又都變回來了。此時已是深夜,抬手看了看表,剛好凌晨2點。微風吹動路邊紙屑,紙屑翩翩起舞,慢悠悠落下。我知道,開始了!我終究是趕不上兇案的開頭了,希望鐵哥已經到了,希望他能看清楚,不要錯過什么。

  雖然我可能錯過了開始,但也不能就此停止,我猛抽了一口深夜的涼氣,卯足勁向古城大廈狂奔而去。心里還在希望我不要遲到,不要錯過什么重要的東西,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拿走了什么東西。

  三寶的意志力一定高度的集中在了這片地方,因為這里的一切讓我感覺到是這樣的清晰,雖然是凌晨兩點的街道,可我卻能看清上千米外的微風吹動樹葉。猛然想起剛才那個穿綠色帶帽罩衫的人走路時的怪異,心中不免了然,因為三寶的意志力已經高度集中到了古城街上,其他地方由于意志力的稀薄,在一些細節上不免露出了破綻。

  想著這些的時候,我已經飛奔到了古城大廈東南角,轉過大廈,就是兇案發生的小巷了,我希望我還來得及,來得及看到那個已經死了兩天的人——潮州乞丐。雖然這件事和我本無關系,可我現在卻有了知道真相的渴望。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