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3:56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地球崛起之位面降臨
  4. 第三章我必殺你

第三章我必殺你

更新于:2018-03-17 15:21:19 字數:3278

  人在從昏迷中醒來時,往往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更何況是昨夜徹夜未眠的蘇銘。

  蘇銘感覺此刻自己的眼皮仿佛有上百斤重,可是耳邊不斷響起的,焦急的呼喚,以及呼喚聲中夾雜著的尖叫,哀嚎,又在無情的提醒著他時間的緊迫。

  冰冷,堅硬。從背部反饋來的信息讓蘇銘感到十分的陌生。又聯想到昨夜的種種。

  “不能再睡了!”蘇銘聚集起全部的精力,身體的控制權被一點一點的奪了回來,終于朦朧的視野里出現了一絲的亮光。

  “楚仲,老蘇醒了!”耳邊傳了一道欣喜的叫聲,蘇銘可以分辨出是王大海的聲音。

  “快,帶上他快跑!喪尸們朝著這里過來了!快!快!快!”

  一只手一把抓住蘇銘的胳膊,猛的一提,就把蘇銘從地上拽了起來。蘇銘依稀可以看出眼前的人仿佛是老趙。

  蘇銘被那手拖著,不由自主的跑了起來。劇烈的抖動使蘇銘的意識清晰了不少。

  晃了晃腦袋,趕走了最后一絲的睡意。蘇銘一邊加快了步伐,一邊打量起四周的環境來。

  沒有想象中的宿舍廢墟,甚至沒有一絲城市的痕跡。郁郁蔥蔥的的高大松樹,雜亂無章的灌木荊棘,星星點點從樹頂投射下來的陽光的光束,以及連綿不絕的各種鳥鳴。所有的一切都毫無遮掩地道出了同一個結論,此刻蘇銘所處的赫然是——原始森林。

  “怎么樣?震驚吧!”楚仲不知在何時和蘇銘并排跑在了一起,伸手拍了拍蘇銘的肩膀,又漫不經心的說道,“你沒有看到它們,否則你會更吃驚的。”

  “它們?你是說喪尸!”蘇銘亦有所覺,想起了剛剛讓老趙帶著他跑的聲音,好像就是楚仲的聲音。

  “對,就是喪尸。老蘇,我敢打賭,你絕對想不出喪尸會是那樣子的!”王大海不知在何時也跑了過來。

  “喪尸還能長成什么樣子?生化危機我又不是沒看過。”蘇銘的腦海里立刻浮現出了記憶里那些雙目無神,身軀半腐爛以及動作僵硬的身影來。

  “我說得不是喪尸的樣子,雖然它們的樣子也有些改變,但我說得是,我說得是,好吧,楚學霸,還是你說吧!”王大海一時詞窮,只好求助于旁邊的楚仲。

  “蘇銘,你覺得喪尸厲害嗎?”楚仲習慣性地瞪了王大海一眼,就接過了王大海的話。

  “除了可能的病毒感染,和只有消滅腦袋才會徹底死亡的特性的話,喪尸在其他方面應該是弱于普通人的。”蘇銘認真地想了想,才給出了答案。

  “呵呵,那是以前的喪尸,現在的,小心!”楚仲的話剛說到一半,突然縱身一躍,一把把蘇銘推開,隨后,只聽“嘭”的一聲,楚仲的身體也倒飛出兩米多遠,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在剛剛蘇銘所處的位置上,一只將近一米高的大黑狗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

  “楚仲,你沒事吧!”老趙本來就是拉著蘇銘跑的,待蘇銘清醒后,便跑到了前面,而此刻,楚仲剛好摔在了他旁邊。

  “咳咳,暫時,還死不了。你快去幫他們吧。”楚仲搖了搖手,示意老趙不用扶他起來。他狠狠地喘了幾口氣,又提高了聲音,“你們要小心,這黑狗雙眼無神,毛發干燥,再加上它背部的那道傷痕,這黑狗,這黑狗可能,可能已經被病毒感染了!”

  “什么,這黑狗被感染了!那老楚他?”雖然楚仲現在是平躺在地上的,看不出有任何傷口,可眼尖的蘇銘還是注意到了黑狗左爪上的那絲鮮血。

  還是先處理眼前的黑狗吧,按捺住內心的悲憤,蘇銘小心翼翼的警戒著眼前的黑狗。

  速度,力量可能會沒有降低,但沒有血液的身軀必定僵硬。蘇銘不知道從生化位面上降臨的喪尸發生了什么改變,但這個黑狗的身軀,除了眼珠外,都還沒開始腐爛,應該是不久前才被感染的,應該還是可以用《生化危機》電影里所展現出來的知識判斷。而電影里,沒有視覺的喪尸是無法感受到不動的障礙物的,比如電影里經常出現的鐵絲網。。

  “無論喪尸犬的嗅覺和聽覺被強化了多少,腐爛的眼珠也就意味著視覺的喪失,而沒有視覺就意味著喪尸犬的活動將會受到限制。可能人形喪尸緩慢的動作將這種限制降到了最小,可這只喪尸犬顯然不屬于速度緩慢的行列。”

  “嘿,笨狗,這里。”想通了關鍵的蘇銘朝黑狗發起了挑釁。

  而此刻已毫無智慧可言的黑狗也本能地朝著聲音發過來的位置撲去。

  黑狗的加速度很快,即使兩者間僅僅隔了幾米,黑狗的速度也被提升了不少。可惜越高的速度在它那僵硬的肌肉的限制下,所產生的結果就只有越難轉彎。

  蘇銘估摸好時間,在黑狗快撲到眼前時,一個左側滾閃避了過去,而黑狗卻因速度太快,直接撞到了蘇銘背后的松樹之上。

  高大挺拔的松樹沒有被撞落下一片樹葉,而黑狗則倒退了兩三步才穩下了身形。

  “這里,這里,傻狗,爺在這里。”老趙不愧為玩過無數游戲的骨灰級玩家,一下子就明白了蘇銘的意圖。

  而這腦殘的黑狗也確實配合,一聽到叫嚷,就馬不停蹄的又沖了過去。

  這次兩者相隔的距離更遠,黑狗的速度也就越快。最后黑狗的額頭都被撞的有些裂開了。

  沒有智慧的黑狗是不知道吸取教訓的,而喪尸化帶來的不知道疲倦的特性,也讓它義無反顧的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沖鋒。

  最后,頭顱完全破裂的黑狗再也無法動彈,蘇銘面無表情的走了過去,對著它的腦袋,起腳,跺下,四分五裂。

  “殺死初級喪尸犬一只,獲得2點積分。”

  腦海里出現了一道提示,可蘇銘對此卻毫無興趣。

  “為什么要推開我?”蘇銘一把抓住楚仲的衣領,不顧眼眶里那不爭氣揮灑而出的淚水,狠狠的咆哮了起來。“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要推開我?為什么???”

  眼前的這個男人,三年來一直神采飛揚的男人,昨天還豪情萬丈,準備干一番大事業的男人,幾分鐘前即使逃命依舊氣定神閑的男人,此刻,居然已是一副大限將至的模樣。蒼白的臉色,蜷縮的四肢,以及全身難以抑制的顫抖。

  “咳,這么久,咳,這么久都,咳,都還沒追來的話,看來它們是放棄我們了。”一股鮮血被楚仲咳了出來,而在咳出了這股鮮血后,他仿佛好受了一些,環顧四周后,他自顧自地說道著,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聽不出有一絲的波瀾。

  “你聾了嗎?我在問你為什么要推開我,為什么?”緊握的右手伴隨著這雷霆般的咆哮,狠狠地捶在了滿是石子的山地上,被擊飛的石子,帶著剛沾染上的滾燙鮮血,四散而去,而它們仿佛也帶走了蘇銘最后的一絲氣力。

  蘇銘松開了楚仲的衣領,無力地癱坐在楚仲的身旁。看著好友平靜的眼神,他猛然間明白了過來,楚仲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是啊,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現在還糾結于那些無法改變的問題還有什么意義,那只是在浪費好友最后的時間罷了。

  “你還有什么要交代的?”蘇銘將滿身的懊悔,自責和不舍,深深的埋入了心底,努力的使自己的語氣顯得更加的隨意。

  楚仲一臉贊賞的看著蘇銘的改變,“蘇銘,你一定會成為一個好領導的。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咳咳咳·······”

  又是一大股的鮮血被楚仲給咳了出來,只是這血的顏色已經開始有些發黑了。

  “老楚,你還是先歇一下吧,可能睡一覺后就全都好了。”王大海實在是忍不住了,明知道不過是自欺欺人,可他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不,我的身體我清楚。”楚仲制止了王大海伸過來的雙手,又強打起精神來。

  “蘇銘,我有一個妹妹,如果你以后碰到了她,你一定要,等等,”楚仲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那一直如古井般平靜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的恐慌,“北方······召喚我······女皇·······快逃!!!”

  一聲“快逃”被楚仲聲嘶力竭的喊了出來,而這仿佛也耗盡了他最后的生命力。睜大的瞳孔中漸漸失去了光彩,他最后一刻被定格下來的眼神居然是——深深的恐懼。

  “抱歉,楚仲。我不會逃的。”蘇銘小心翼翼地為楚仲合上了雙眼,隨后站起身來。

  “北方?北方,北方!”三聲北方,蘇銘的語氣一聲比一聲強烈,隨后一聲咆哮肆無忌憚的響徹山野。“我不管那女皇是有多么的強大,我發誓,我必殺她,她居然,她居然,她居然敢讓你死得如此痛苦!我發誓,我必殺她,我!必!殺!她!!!”

  咆哮聲中,蘇銘狠狠地抬起了右腳。

  “你要干什么?”旁邊的老趙驚慌的叫道。

  “難道你想讓他如同那些骯臟的喪尸一般活著嗎?”蘇銘的右腳狠狠地踩了下去。

  “殺死特殊智力型變異喪尸,獲得200積分。”又是一道提示聲出現在蘇銘的腦海里。

  “你聽到了嗎?楚仲,即使是死亡,你的命比那些垃圾,依舊貴一百倍。貴一百倍!!!”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