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2:37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尋穴探謎
  4. 第4章:婚禮

第4章:婚禮

更新于:2018-03-17 07:21:21 字數:2233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外面的鞭炮聲響個不停,還有夾雜著人群的吵鬧聲。今天是個大日子。估計全村人都會來道喜,順便喝杯喜酒。

  “老旦、老旦。醒醒!醒醒!”我一邊晃著老旦的身體,一邊說道。

  “干嘛呀,才幾點啊”老旦迷迷糊糊的說完便再一次的閉上了眼睛。我看到他又睡了過去,就有些著急了。畢竟今天是他堂哥的大日子,要是他起來晚了,恐怕會被全村人笑話的。

  “老旦,別睡了,外面都來了好多人了。”我又狠狠的掐了他一下。

  “嘶”老旦一下子就坐了起來,眼睛僅僅的盯著我看,然后說到:“你他娘的還真下的入手,哎呦,疼死老子了,有你這么當兄弟的嗎?。”老旦狠狠的瞪著我。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我這不也是為了讓你起來嗎,你聽外面鞭炮響的,估計全村人都來了。”

  老旦聽了我的話,似乎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立即坐了起來,開始穿衣服。很快我們就一起出了門,打開門才發現院子里到處都貼滿了喜字,擺滿了一張張圓桌,但卻沒有一個人,吵鬧的人聲都是從隔壁的小院傳來的。

  我的目光看向老旦,老旦說:“隔壁是個新蓋的小院,是為堂哥結婚用的,婚禮在那邊舉行,這里個遠只供客人吃飯。等結了婚,大伯和大娘都會搬到隔壁,這里就只剩下爺爺奶奶和二伯住了。

  這是老旦第一次提起他的二伯,這讓我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我的好奇心再次起來了,問道:“你二伯呢,怎么從來到這兒就沒見過他,不是說他住在我們隔壁嗎。”

  說到這老旦的表情有些黯淡,然后緩緩的說道:“你不知道,我這個二伯啊是個怪人,從小到大,我都沒見過幾面……。”

  原來老旦的這個二伯已經是50歲出頭的人了,但是卻始終沒有結婚。而且沉默寡言,經常玩失蹤,誰也摸不準他去了哪里,只是隔上一段時間會回來一次。村里的人都認為他是一個怪人,因為他幾乎不怎么和村里的人說話。

  老旦的爺爺今年也有70多歲了,有三個兒子。老大就是老旦的大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老二就是老旦的二伯,一個很奇怪的人。老三就是老旦的爸爸,早年考上了大學,畢業后就做一些小生意,越做越大才有了現在的酒樓。

  聽了老旦的話,我覺得他這個二伯不簡單。經常玩消失,恐怕并不是這樣,聽了昨夜奇怪的對話,我覺得至少老旦的爺爺奶奶應該知道他在哪里,否則應該也無法聯系到他,讓他今天回來。

  我把這些疑惑都藏在了心里,并沒有告訴老旦,也沒有把昨夜偷聽他爺爺奶奶說話的的事說出來。

  我和老旦一起來到了隔壁院,門口已經聚集了許多人。這些村民顯然有些是認識老旦的。

  “呦,這不是張家老三的孩子嗎,都長這么大了啊。有對象了嗎?”

  “聽說這張家老三的孩子還是個大學生呢!”

  “我告訴你們啊,張家老三可是在城里開了家酒樓的,做的大生意呢”一些村民議論道。

  “小旦啊,沒事就去大娘家串門啊”有個大娘對著老旦喊道。

  這時,老旦的大伯看到我們來了,便朝我們走了過來。“起床了,在外邊等會兒,你堂哥接新娘子去了,一會就把新娘子帶回來了。”老旦的大伯今天看起來特別高興,臉上始終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你爺爺奶奶都在屋里陪客人呢。哦,對了,聽說今天你二伯好像要回來,好久都沒見到他了,也不知道他討到了媳婦沒有。”老旦的大伯對老旦說,說道他的這個弟弟他的笑容變的有些淡了,從表情上看他似乎很擔心這個弟弟。

  然后他一個人在自言自語的說道:“老二那家伙,從小就不愛說話,還經常玩失蹤。50歲的人了,也不知道有那個女的愿意跟他。”說完便低下頭,輕嘆了一口氣,接著就沉默不語。

  直覺告訴我這個張家老二和老旦的爺爺奶奶一定有著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而且這個秘密是從祖上傳下來的。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鞭炮聲再一次響了起來。往遠處一看,一輛輛小轎車迎面駛來,這是去接親的隊伍回來了。

  這些去接親的小轎車大多都是租來的,還有的是從朋友那里借來的。

  很快車子停穩以后,一個一身黑色西裝的年輕人抱著身著婚紗的女人下來了。婚禮如期舉行,小院里里的桌子上已經坐滿了人。新新郎新娘一起拜過雙方老人之后,就開始一桌接著一桌的敬酒。

  我和老旦坐在都是老旦他家親戚的桌子上,越多長輩都很和善的對老旦問好,老旦也一一回應。

  桌子上擺滿了酒菜,說句實話,農村的酒宴很是豐盛,一點也不比城里酒店里的飯菜差。人們吃著,笑著,喝著好不熱鬧。

  “各位長輩,來,我和我媳婦敬大家一杯”一個聲音在背后想起。我扭頭一看,原來是老旦的堂哥張伯濤來敬酒了。張伯濤瘦高瘦高的,老旦和他長得倒有幾分相似。而新娘膚色很白,長得也不錯,看起來很像城里人。

  “哥,來兄弟我敬你一杯,祝你和嫂子白頭偕老,早生貴子”老旦舉起酒杯笑著說道。

  “來,兄弟,干!”張伯濤笑著說道,然后又向新娘子介紹了老旦,而老旦也向他們介紹我了我。張伯濤只是對我說老旦的兄弟就是他兄弟,以后有用的到的地方盡管開口。說完他們就繼續去下一桌敬酒去了。

  酒宴一直持續到下午才結束,人群也已經散去。只剩下一些村民,在幫著打掃現場。可是到現在我也沒有見到老旦的二伯,不是說老旦的爺爺讓他今天務必回來的嗎,怎么現在也沒有回來。老旦的爺爺已經被親朋給灌醉了,被他奶奶扶到隔壁院休息去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見到老旦的二伯,還真是想見一見這個奇怪的人啊,好奇心告訴我,我一定要知道這個秘密。可是,這么大的秘密人家又怎么可能會告訴我呢。

  老旦喝點有點多了,已經醉了,而我卻并沒有喝多,只是禮節性的喝了幾口。

  老旦讓我扶著他回去休息,我便把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扶著他回到了隔壁小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