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7: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荒雨
  4. 第二章 獲得傳承

第二章 獲得傳承

更新于:2018-03-18 12:07:40 字數:3200

字體: 字號:
  瞬間,劉晨的雙眼赤紅,腦海像是炸開一樣。記憶不斷的涌來,好像靈魂又一次被撕裂一般,可是這份痛楚卻更甚百倍。連看似重新凝實的身體也開始虛幻起來。下一個瞬間,痛楚卻又像潮水般退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可是,自己卻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變成一個旁觀者。

  “少主——,別跑了少主。讓魔主大人知道你又偷跑出來,一定會處罰我的。現在神魔戰剛開始,千萬要小心神族。魔主大人身為一族之主,必須要對整個魔族負責,別再讓他分心啦。回去好好修煉,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為你父親分擔。”一個身穿藍袍的女子對一個擁有紫色瞳孔的孩童喊到。那個孩子一頓,停下了腳步將頭一偏,好像偷偷的抹了一下眼睛,帶著哭腔說到“都好幾年不見父親了,天兒只是想偷偷看一眼,只看一眼。”最后,藍袍少女像是說了什么,拉起那孩子的手走了,孩子不時的望向遠方直聳天際的萬魔塔。

  “蘭姨,你說父親今天回來是嘛?神族居然談和了?我最近感覺修為大漲,正想去戰場上歷練歷練呢?蘭姨,父親見了我現在的修為,一定會很開心吧。蘭姨,我都幾千年沒見父親了····”一個紫瞳少年,拉著一個少婦模樣的女子嘀嘀咕咕的說個不停。而藍袍少婦卻淡淡一笑,眼中滿是慈愛。

  “天兒,我的天兒呢?為父回來了,快讓我看看有沒有長高,哈哈哈哈~”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快步走進了府中,“父親~”紫瞳少年沖出房間,一把抱住了那個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摸著少年的頭“好小子,都那么大了。好好好,修為也不錯,快趕上為父了。哈哈哈哈~”

  “父親,叫孩兒來有何事?最近父親又在布禁制練魔器,難道要再掀神魔戰么?大陸已經生靈涂炭,現在受不起任何戰斗了啊。”中年男子盯著紫袍少年幽幽一嘆,“為父也不愿,可是眾魔老認定帝天渡劫失敗,神族將無人可以和我抗衡,千萬年的血仇,總要報的。天兒放心等為父成為這片大陸的主宰。我就可以永遠陪著你了。魔主之位還是你的,只要當上主宰,我才有信心踏出那一步。我才能去找你的母親啊。”黑袍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望向遙遠的天際。

  “少主,不好了。魔主,魔主他被帝天殺死了。原來帝天并沒有死,他渡劫成功了,聯合神族四大長老,殺掉了魔主大人。為了族人,還請少主,接受魔主之位帶領我們。”紫袍少年瞬間呆住了,好像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一般。呆呆的看著虛空,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少主,還請少主節哀啊。”魔將急切的喊道。少年回過了神,悲傷的大喊“父親——啊——”一股魔氣在少年四周噴涌而出,魔將瞬間被噴涌的魔氣擊飛,心中既是驚訝,又是開心。因為這個少年實力不弱,足夠接收整個魔族。魔氣平復,少年始終是魔主之子,他要對魔族負責。少年平靜的說到“我會繼承魔主之位,我會為父親手刃帝天,我父親的尸體呢?在神族手中么?”“少主,魔主的尸體已經在大戰中,被帝天摧毀,灰飛煙滅了。”魔將一臉悲憤,可是卻有深深的自責。

  “帝天,你真的不愿意放過我族么?”一個身穿黑袍的紫瞳少年,憤怒的盯著一個身穿黃袍眉清目秀的中年男子。只見男子輕蔑的一笑,淡淡的說到“魔天,我承認你是天才。不然我也不會急著滅殺你們了。你覺得我會給你成長的時間么?”

  魔天咬緊嘴唇,鮮血從牙齒縫隙中流出,像是做了莫大決定似的,憤怒的說到“好,既然如此。那就魚死網破吧,天魔解體大法。魔咒術,吾以眾魔之主,以魔之一族,五萬萬鮮血為引,詛咒神之一族,死不入輪回,生不入塵世,如若入輪回,渡塵世則修羅煉焰焚燒直至灰飛煙滅。”說完,爆成一團血霧,帝天眉頭一皺,接著又舒展開,大手一揮血霧也從虛空中消失,接著神族都燃起了修羅煉焰,直接燒死大部分實力低微的神族。而絕大多數神族還是挺了過來,可奈何修羅煉焰越燒越旺。

  在虛空之中,一滴鮮血開始發光,然后好像被點燃了一般開始燃燒起淡紫色的火焰,漸漸的一滴鮮血開始膨脹最后居然變成了一個赤紅色的繭,繭里漸漸有了心跳。在虛空中,不知歲月幾何。一個紫瞳少年從繭中破繭而出。淡淡的凝望了虛空許久,幽幽一嘆。向鄰近的星球飛去。

  劉晨回過神來,駭然的望著前面站著的少年,不錯,他就是魔族之主,魔天。“這是我的記憶傳承,我是魔天,也不是魔天。我給你的記憶都是零碎的,因為我不想你成為下一個魔天,我只是魔天的一滴血。當然不是隨便的血,而是傳承精血。我等你已經等了萬萬年了。你終于來了。”

  “等我?為什么是我?難道我有什么特殊之處。王霸之氣?要您等我那么久?”劉晨有點懵,畢竟之前自己只是一個高中生,而且是非常一般的高中生,成績不是那么優秀,也就考考二三流大學的料子。居然能被選召而中,難道自己有什么天賦,自己沒開發?這讓劉晨十分的好奇。

  “你有我的血脈,所以我才能召喚到你。你還記不記得曾經在山上吃過一顆赤紅色野果。那顆野果有我的魔魂之力,他改造了你的靈魂。我才可以把你召喚到這里。”黑袍少年淡淡的說到。

  “那也只是靈魂像,哪里來的血脈?你說什么呢?”劉晨記得小時候自己確實吃過野果,因為吃完之后就開始上吐下瀉,最后差點死了,而且醫生都束手無策,都認定活不了。可是最后被一個路過的神醫用秘方救了回來。直到穿越之前,父母還是在宣揚這件事,當然目的是叫劉晨好好學習。

  “你的身體已經死了,你知道你的靈魂出竅多久了么?你的身體已經不能再用了,一會兒,我要用秘法給你重塑身體。”少年依舊是一付風輕云淡的模樣。“那好吧,那你來吧。反正都這樣了,只要能活著就好,我——我還是處男呢。”說完劉晨老臉就紅了。

  少年一臉無奈,不知道自己傳承給他究竟是福是禍,不過卻沒有任何辦法,“我先把傳承給你,這是《萬魔煉體術》和《至尊魔典》,出去后切記,不可以讓人知道你獲得我的傳承,否則可能永世不得超生。”

  說完一指劉晨眉心,劉晨又再一次失去了意識。

  睜開眼睛,劉晨雙手撫摸著雕像,好像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夢一樣,可是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我的天,回憶起夢里靈魂被切割的痛楚,冷汗不自覺就冒了出來。可是,都是夢么?劉晨不自覺的就用起了《念魔決》。自己好像可以看到山洞外面的石獅子,石獅子一回頭好像看到了劉晨,嚇了劉晨一跳。急忙收回了神念。

  “主人還是走了,以后跟著他也不知道是福是禍。唉,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主人應該不會看走眼。”石獅子,開始擔心自己的未來了。畢竟不熟悉新主人的脾氣,可是對老主人還是十分信任的。

  劉晨有記憶傳承,當然知道外面的石獅子是什么,居然法寶,而且還是通靈的法寶,是魔主留給他的底牌之一。劉晨從大殿的一個角落找到了傳送法陣。開始大搖大擺的到了山洞外面。“小金,在哪里啊小金,小金金,讓我看看啊小金金。”劉晨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完全忘記了之前的苦楚。其實,石獅子就在眼前,可他就是裝作沒看到一樣,故意整整石獅子。

  “不要叫我小金金。”雷鳴般的聲音再次在空中炸響。嚇了劉晨一跳,而且石獅子是對著劉晨吼,愣是把劉晨吹了個屁股開花。劉晨嬉笑著爬起來,開始左三圈右三圈的打量石獅子,看的石獅子一陣發毛,不會有特殊愛好吧?

  “現在起,我是你的主人了。你的老主人除了你,有沒有留下什么其他神奇的法寶啊?比如什么飛劍啊,寶衣啊?啊?有沒有?給我來個十件八件的先。”劉晨一臉心喜的盯著石獅子。

  “老主人除了留下了我,還留下了這座山。對,這座山。老主人說等你在這里修成至尊魔典第一層就讓你得到這座山。“這座山?山是什么法寶,怎么你主人的法寶都稀奇古怪的?”不過說歸說,卻還是想盡早出去闖蕩的。所以,就開始了在山中修行。而且劉晨也發現,現在的身體既不是劉晨的模樣,也不是魔天的模樣,而是一張十分俊秀的臉,和魔天的也不一樣。

  每次去水潭看到自己的臉,總是怪怪的,除了看不習慣,還有一種好像忘了什么似的,讓劉晨十分的難受。山中無日月,不知不覺,劉晨把至尊魔典修習到了第一層,而且萬魔之體也修煉到了第一層。由于沒有比較,劉晨也不知道自己資質怎么樣,不過因為有記憶傳承,所以估計自己知道比魔天修習的稍稍慢了那么一點點。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