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1:35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謀取天下
  4. 第二章 牛叔姓牛

第二章 牛叔姓牛

更新于:2018-03-16 11:03:44 字數:4592

字體: 字號:
  第二章牛叔姓牛

  這一日,高進一行人終于結束了長途的奔波,來到了汴梁城。雖然說高進作為現代的理科生,對于歷史不甚熟悉,然而一個國家的首都,政治、文化、經濟無疑不是都很發達的。因此高進選在京城

  就是考慮到這點。牛叔帶著一幫孩子,一路上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一路上不少人都對他指指點點,甚至還引來了官差的盤問。這讓高進大嘆誰說古人對旁事不關心的。入了汴梁城,牛叔輕車熟路的

  找到一家名為高升客棧走了進去。店小二看到一個大人帶著一群小孩來投店,而且衣著確實土氣,懶懶的迎上來問道:“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你們這還有沒有上房?”牛叔問道。“上房是有的,

  就是不知道客官準備開幾間?”小二熟練的答道,語氣略帶嘲諷。牛叔不由得皺了下眉頭:“那就開五間上房,要連著的,然后給我們燒些熱水來。”說完牛叔就往小二扔去一錠金子。小二慌忙接過金

  子,頓時眉笑顏開。口中忙不停的說道:“好叻,客官你跟我來,熱水一會就送來。”

  不一會店小二就把熱水送到每個房間,“小二,等下上些你們店里的拿手好菜,我們洗過澡等下去廳里用。”牛叔對小兒吩咐道。店小二也許是得了金子的好處,辦事效率真的很快,而且服務態度

  真的大不一樣,這讓高進大嘆:不管在哪里有錢就是好辦事。一群小孩子到大廳里用飯,對于這群小孩子來說,到了新環境,看什么東西都充滿了好奇。以高進的眼光來說,這一路上吃的確實不怎么樣

  ,高升客棧的飯菜只能說較好;絕對不是最好。但對于一群從小在山村長大的孩子來說,可以算是美味了。洗過澡、吃過飯如果再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覺,那就可以算是完美了,高進如是的想到。但是現

  實是殘酷的。用過飯之后,牛叔就吩咐小虎照顧好弟弟妹妹,叫上我往街上走去。高進猜想可能是選一處宅子,因為常住客棧不是長久之計。

  果然,只聽見牛叔說道:“小進我們現在要找一處宅子先住下,有了安身之處才可以更好的照顧鳳兒他們;只是。。。。”牛叔頓住沒有往下說。高進一時也猜想不出牛叔想說些什么。其實在高進

  心中有個疑問,就是村子的人為什么都死了,唯獨剩下牛叔一個人;他當然不會認為是牛叔殺了所有人,只是覺得另有隱情,或許是蠻子所為。牛叔對于村子這件事情也一直沒有提過,高進以為牛叔不

  想說,或許有他的理由。

  “只是天子腳下也并不見得就一團和氣。”牛叔接著說道。高進聽后露出恍然之色,自古以來,京師重地表面上充滿了繁榮和氣的景象,然而又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京師重地也是政治斗爭最厲害

  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會被卷入朝堂的政治斗爭中去;真是一招不甚,滿盤皆輸。同時京師還是許多豪門貴族勢力根深地固之地,在街上一不小心撞到一個人,說不準就是哪一勢力的親戚。直到現在高進

  才知道選擇京師也不見的是件好事,也讓高進明白了天子腳下七品官,隨便在街上抓一把人,最少也有一個是當官的。牛叔見高進露出恍然的神色,不由得露出了微笑。這時候高進也想到,當時建議到

  汴梁的時候牛叔并沒有反對,顯然是把這些因素都考慮了,自己還是太年輕了,思慮不足。高進回過神來看見牛叔面帶微笑,就知道牛叔只是提醒自己做事要三思而后行。不由在心里感謝牛叔的提醒,

  口中確說道:“牛叔說的極是,是我考慮不周,我們在京師無權無勢,猶如無根之木,不如遷往他處?”“不可,小進當知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今遇到小小的難處,豈有退縮的道理。”牛叔嚴肅的道,而又充滿自信。“牛叔當初如果不是選擇逃避,也就不會。。。。。”牛叔暗自嘀咕。

  牛叔的話聽在高進耳中,讓高進終于意識到,這是在古代,并不是二十一世紀。在以前如果遇到這種事情,自己又無權無勢,避開確實是最好的辦法;換一種環境也許會活的很好。然而在古時候,如果你同樣的選擇逃避,那你又可能一生之中都活在懦弱之中。生逢亂世,生命如草芥,一味的忍讓、退縮只能死的更快。這也讓高進正式的認識到:在這個時代要生存下來的就得靠一股堅強不屈的韌性!

  良久,“牛叔教訓得是,小進知道該怎么做了。”高進正色道。但是接下來高進一想到自己作為一個現代人,什么都不會。一個人生存下去都很困難,不由得泄氣。牛叔仿佛看穿了高進的心思,問道:“小進可是覺得自己沒什么本事,走不好自己的路?”高進略帶尷尬的答道:“我自己有多少斤兩牛叔你也是知道的,我覺得現在的大宋,偏安南方,西夏、吐蕃、遼國都對大宋虎視眈眈,說現在是亂世也不為過。而自己文不成、武不就,在這亂世當中,想保全自己就很勉強,何況還有小虎這些弟弟妹妹。”說完高進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牛叔我一直有個疑問不知道當不當講?”高進接著問道。“噢?小進但講無妨。”牛叔淡淡的道,仿佛已經知道高進要問什么。“村滅那天,村子的人都被殺害了,而唯獨剩下牛叔你;我后來在墓碑前祭拜各位叔叔嬸嬸,發現墓碑的字不像是工具刻的,而且石碑上的字還有些許血紅,第二天早上我發現牛叔你的手指破了,我初始以為是牛叔做早飯烤肉的時候不小心劃破的。”高進看著面無表情的牛叔,繼續道:“現在想來,應該是牛叔的用手指刻的墓碑才對,我聽說練武之人達到某種境界,可以劈山開石;難道牛叔你也是習武之人?”“噢?小進難道這樣就認為你牛叔是習武之人?”牛叔淡淡的問道。“當然不是,當初牛叔幾箭驚走熊,我當時覺得沒什么;現在想來,熊皮粗肉厚,尋常的弓箭它根本不懼,只有讓它覺得對自己產生威脅的時候才會逃跑,而大多數的熊禽猛獸對危險的感覺都是很敏銳的。所以我認為牛叔你也是習武之人。”高進依然侃侃的道。“那你是認為是我殺了村子的人嗎?”牛叔繼續問道。“當然不是。”高進肯定的語氣讓牛叔心里閃過一絲溫暖。

  接下來,牛叔對高進講述了他的武藝習自一位高人,只是不便說他的名字。“我小時候是孤兒,整日以乞討為生;八歲那年遇到了師傅,他收養了我,從此結束了有了上頓沒下頓的生活。”牛叔語氣透著平淡,但是高進可以想象一個小乞丐單薄的身子在街上乞討的凄涼。“到了師傅家,看見一屋子的孩子,我才知道師傅不止收養我一個人;之后師傅教會我讀書識字,每日里有很多的人一起學習,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師傅開始教我習武,師傅說讀書是為了讓我們懂得禮義廉恥,習武是為了讓我們強生健體,在亂世之中有個安身立命的本錢。之后的每天我都在讀書習武,和旁邊的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過得非常的快樂。”牛叔講到以前的日日,臉上透著幸福滿足的神情。“直到我18歲那年,師傅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讓我出去見見世面。盡管知道到了18歲就要出去闖蕩,但是心里依然很舍不得離開師傅。雖然平日里讀書練武師傅都很嚴厲,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但是師傅又是慈愛的,每逢過年過節,師父總是為我們每人都準備一份禮物。讓人總能感到家的溫馨。”“后來我在23歲的時候回去看望師傅,師傅依然很健康。我在師傅府上住了兩個月,師傅說男兒志在四方,就把我趕出來了。”說道這里牛叔又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不理會牛叔在那里暗自陶醉在過去的向美好時光中,高進想到了天龍八部里面終極BOSS少林寺無名老僧,可以發出半米厚的氣墻;受了蕭峰一掌,居然憑借為還可以。高進就在想,牛叔的武功有多高,牛叔的師傅武功又有多高。于是高進不自覺地就問道:“那牛叔,你現在的武功有多高?”才問完高進就覺得自己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這個武功多高能說得清楚嗎。牛叔想了片刻道:“我18歲出師,也在江湖上走動過,發現當時只能算是一流。對于真正的高手還有很大的差距,也才發現師傅教給我們的功夫不簡單。想我才習武十年,用師傅的話說才入門而已。可江湖上已經可以算是一流好手了。到現在我每天練功從不間斷。近三十年來,想來可以算是高手之列了。”“那牛叔你可不可以教我武功?”高進連忙問道。其實對于現代的年輕人來說,沒有不喜歡功夫的。對于傳說中的武功高進是向往已久了。發現自己身邊就有一個高手當然不可能錯過拜師的機會了。“可以,只是你現在練武已經比較晚了,連起來也只能事倍功半。”牛叔說道。可惜了高進聽到可以就高興地找不到北了,完全沒有聽清楚牛叔后面的話,不然他一定不會這么興奮。

  牛叔和高進邊說邊走,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一座宅子前,看著這宅子好像很久沒人居住,門前都堆滿了樹葉。這是高進才從興奮中清醒過來,打量四周才發現,這里已經有點偏僻,周圍的行人也不多,穿著也不似富人。“這座宅子就是我們以后的家嗎?你怎么知道這里有一座沒人住的宅子,難道你以前來過這里?”高進問道。牛叔沒有答話,徑直向宅子走去。入了宅子,高進就四處晃晃,觀察觀察環境,以高進現代人的視覺來看,這宅子對于現代的一百多平米的混泥土房子來說很大,其他的高進什么也看不出來。在宅子里打量了半晌,高進才和牛叔出了宅子。

  眼看時間不早了,牛叔帶著高進,東走西拐的不停的進出店面,購買日常的家居用品。看著牛叔這熟練的動作,高進斷定牛叔以前一定是來過這里的,并且相當的熟悉。夕陽落上之前,牛叔和高進回到了高升客棧。牛叔叫過小虎他們,告訴他們等兩天就搬到宅子里住,到時候就不用像現在一樣呆在房間里了。用過飯菜,一切如常。

  初冬的夜里總是夾著寒意。一到晚上,讓人就不想出門。然而只見一條黑影在房頂上,輕快的飛過,越飛越遠直至隱沒在夜色里。只見黑影到了一座宅子前,沒有絲毫的猶豫,徑直的翻墻入院,頗為熟練的向一間亮著燈的房間行去。不等黑影敲門,只聽見房子里的人道:“進來吧,門開著。”黑影聽到屋子里發出的聲音不由得,全身一震,伸手敲門的手不由得顫抖起來。進了屋內,只見以為鶴發童顏的老人正坐在書桌前,黑影一看見老人,就激動地跪倒在地,聲音顫抖的道:“前些年聽說師傅你老人家病逝了,弟子聽說以后很不得馬上回來看看,知道后來收到師傅的親筆書信,才知道是師傅決定退出朝堂的意思。師傅也上了年紀,是該安享晚年了。事后弟子才發覺,弟子這些年練功從不間斷,功力也越來越高,發現身體液充滿了活力,以師傅的高深功力,是斷不會就這樣駕鶴西去的。”“難得你們這些孩子有這份心,孫復他們前些年也來看過為師,為師也倍感欣慰了。”老人微笑著說道。屋子里的燈光閃耀著,映在倆人身上,沒有凄涼,只有滿屋的溫馨。燈光照在黑影身上,赫然是牛叔。接著牛叔不好意思的捎捎頭,道:“弟子這次前來其實是有件事情想拜托師傅。”“噢?說來聽聽。”接下來牛叔就把這段時間,從村子過去的日子到現在才到京師,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老者。只是牛叔說的認真,沒有察覺到老者聽到高進,衣著奇特出現在森林時,眼里閃過的一絲精光。“你是想為師替你照顧下,你的這些侄子侄女?”老者問道。牛叔尷尬道:“本不想打擾到師傅安享晚年的,可是村子的事情,我必須要查清楚。否者余生都不會釋懷。”“師傅還有一事,我決定把武功傳給高進,還望師傅恩準。”牛叔接著道。“為師不是說過,武學不能有門戶之見,不然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失傳了,以后別再問了;只是高進如今十八歲,經脈定型習武也不會有太大的成就。你是想讓他保護好那群孩子是吧?”老者道。“弟子確實是這般想法,如果小進刻苦努力,三十歲前成為一代高手的。”牛叔說道。“那好吧,你等幾日就把高進帶到為師這里來,為師就親自教導他。”老者吩咐道。“多謝師父!”

  睡夢中的高進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將會隨之的改變有多大。或許是冬日很寒冷,或許是高進感應到什么;只見高進在被窩里打了一個寒顫,心里不由嘀咕道:汴梁的冬天咋這么冷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