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7:0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既便如此
  4. 序章 嶺村

序章 嶺村

更新于:2018-03-17 11:51:27 字數:1797

字體: 字號:
  夕陽西下,整個世界像是浸泡在葡萄酒之中,這昏暗的紅色是對即將降臨的夜幕的提示,或是一種警告。涼風輕撫著這片忙碌的大地,田地間的身影逐漸稀疏起來,忙于農事的人們也很是享受這股涼風,不僅僅只是因為它帶來的一絲清涼,更多的是因為這份秋收的喜悅,以及秋收時刻帶給他們的那種滿足感。田邊的小路不斷經過一個個暗紅色的身影,有一位老人一直目送著這些路人,不知是不是因為農事而感到疲勞,他靜靜的坐在田邊的草席上,那張破舊的草席是他的田地的首都,他在休息時總會坐在那張草席上,望著自己的土地的繁榮。

  “我在這片土上干了三十年,我知道從家門口到這里要多少步,我知道哪里的地吃水多,哪里的地肥力好,就算有一天我的眼睛瞎了,我也照樣可以麻利的把每天要做的活做完。

  但就算我對這片土地已經如此熟悉,我還是愿意再干個三十年,要是我能夠活到八十歲的話。”老人對著同樣坐在身邊的年輕人說道,他們兩人的長相很是相似,只不過那個年輕人沒有總是去看著田地,他更多的是眺望遠方,對他來說,比起一成不變的農活,他更期待南邊陌生的天空。“如果我在這地上干三十年,我也能做到。”年輕人回答道。

  “是啊,如果你能在這片土地上干三十年的話你一定能做到,男人,女人,大家都能做到。”老人笑著說,他應該并沒有因為剛剛的話而感到不愉快,也沒有因為年輕人關注點的錯誤而感到無奈。“但是盧仲,要記住,很少有人能堅持三十年,但是不論你能不能堅持三十年,你都得生活下去。”

  “我明白。”盧仲很是不耐煩,這個世界上能讓他感到不耐煩的,除了農活,就是老爸的啰嗦了,如果可以,他更希望他老爸能以心靈雞湯的方式來跟他講這些有的沒的,至少他的內心會因為故事的走向而起伏。盧仲也和他的老爸,老盧一樣目送著路人經過,他們更習慣在日落之后再回家,對于他們來說,能不能看見路并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更何況,他們家的田比別人家的要大許多,如果黃昏時分就回去,農活根本就干不完。當然,坐著目送行人離去也并不是那么的無聊,因為時不時可以聽到他們的交談,誰家的田今年收成沒去年好,誰家的女兒嫁給了誰家的兒子,不過最近聽到得最多的,就是關于皇帝的小公主嫁到北方暮國的事了,因為這里就是這個國家最北方的一個小村莊,要去更北方的暮國,就一定會經過這一帶。所以大家多多少少都會知道些什么。

  “皇帝的那個第幾個女兒也出嫁了吧?那個時候村里不是騷動還挺大的嘛?有不少人放著手里的活不干跑去看那個護送的隊伍。要不是你攔著我可是一定會去看的,現在想想真是有點后悔。”盧仲換了個話題,“嫁到了北方,暮國的那個新任的君主。現在這個時候應該都差不多到了那里了吧,也真是不容易啊,小小年紀就要到那么偏遠的地方。”

  “她不會受多少苦的,畢竟是一國的公主。不過和她一起到暮國的,那個皇帝的最小的兒子可要遭殃了。”

  “把自己最小的兒子送到異國,這個國家的皇帝也真是要完蛋了。”盧仲輕描淡寫的說道,仿佛如果他是皇帝,他就能把這件事處理的更好。“雖然暮國的人大多粗蠻,但應該不會對小皇子動手動腳吧?而且小孩子適應能力應該蠻不錯的吧,尤其是十歲的小孩子。還是說,你相信那種傳聞嗎?”

  “無風不起浪,不過你說這次皇帝一下子嫁出去兩個人,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現在只能希望能一直和平到我入土啊。”老盧避開了盧仲的最后一個問題,將眼眸沉了下去,“我年輕時已經打了兩次仗了,兩次都是在死人堆里逃了出來,不管是內戰也好,還是抗擊侵略也好,戰場上都是一樣的,只不過是死人堆。好不容易平穩的過了三十年的日子,別到這最后的時刻出什么岔子。看著你成家立業,我在睡到我父親的那座墳邊上,這就是最后的目標了。”

  “你會長命百歲的。”盧仲應和著,但他此時在想以前老爸跟他講的他在戰場上的事,小時候他還會因為老爸講述他一個打十個的英勇往事而感到興奮不已,不過現在想想,老爸他一定是在吹牛,要是有這樣的實力,他會在這個國家最北方的偏僻小村子干三十年農活?

  “希望如此吧。”老盧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不過話說回來,今年你已經二十了,是時候成家立業了,我當時是因為娶不起才拖到三十歲的,現在你可別弄到這么晚,我還想看看我孫子長什么樣啊。下次那個媒人給你介紹的老萬家的閨女,有機會你也去見見。”

  “等這陣子忙過去了再說吧。”

  說罷,盧仲起身,拾起身邊的鐮刀,乘著太陽還沒完全落下,回到了田間。而老盧,還在欣賞這日暮。

  “三十年了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