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0:4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能傳奇之路
  4. 第一章 初現異能

第一章 初現異能

更新于:2018-03-17 12:56:05 字數:3543

字體: 字號:
  一輪明月掛在天上,一絲月光透過樹枝照在一位少年的臉上。少年的嘴角還殘留著一絲血跡,月光使少年清秀的臉顯得格外慘白。背靠在墻壁上,墻壁冰冷的溫度使少年熾熱的身體漸漸變得冰冷下來,緩緩趨于正常。少年拭去嘴角的血跡,眼神中顯露不出任何情感,冰冷的如墻壁一般。少年低聲咒罵了一句:“疼死我了,你們給我等著,不要讓我有把你們踩在腳下的一天。”小心翼翼地站起身來,像一處污水灘走去,彎腰撿起被污水浸沒過的白襯衫,無奈的搖了搖頭,向小巷深處慢慢走去……

  少年要去的地方只不過是一個破舊的木屋罷了,少年從褲兜中掏出已經有些生銹了的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屋中的陳設很簡單,只有一張木床和一個破舊的桌子,少年將襯衫放在桌子上,一頭栽倒在了床上,把床壓的“嘎吱嘎吱”響。但少年并不在意,好像家常便飯一樣。

  這位少年的名字叫做諾天,是一個孤兒,三歲時被父母拋棄在了冰天雪地之中,被一位好心的老人抱回了家中。然而,不幸的是,在諾天七歲時,老人因沒錢治病而去世。又把諾天一個人孤獨的留在了世界上,諾天在那時深深地感受到了生命的卑賤。諾天時常在心中想,生命,真的就那么的不值錢嗎?好像是在問別人,也好像是在問自己,或許對諾天也算是一種別樣的嘲諷吧。從那件事情以后,諾天由一個天真、善良的一個孩子變成了一個堅強,冷酷的人。不禁讓人感嘆,世道為什么如此之殘酷,為什么如此無情。

  天空中的明月依舊掛在天上,一縷溫和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在了諾天的身上,像是一位慈愛的母親在撫摸自己的孩子,諾天抬頭看著天空中皎潔的明月,微微一笑,突然,諾天驚奇的發現,自己身上籠罩著一層銀輝,不斷地修補著他的身體,他發現他的傷口竟在緩慢的愈合,過了一會身上的傷口竟奇跡般的全部好了。諾天還未來得及思考這是怎么回事就只覺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陽關透過窗戶照在了小屋的地面上,同時也照在了諾天的身上。諾天慵懶的伸了伸懶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諾天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匆忙的出去上學,而是在詫異自己身體的變化。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體為什么會好呢?我又是怎么昏過去的?諾天心中暗暗想著,卻也沒有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諾天的身影映照在窗戶上,諾天走到窗戶旁,看著窗戶上煥然一新的自己,心中驚異不已,正在詫異自己身體的變化,這時諾天抬頭一看表,發現已經到了上課的時間了,諾天急忙拿起桌子上已經風干的衣服,急匆匆的向學校跑去。諾天飛快的向學校跑去諾天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可以透過墻壁看見屋中的景象。諾天沒有多想,認為這是自己的幻覺。又埋頭猛沖,腳底抹油似的向學校跑去。

  到了學校后,諾天也不再像剛才那樣著急,從容的向班級走去,這時,諾天看見了一位從廁所出來的的同班同學,那位同學也看見了諾天,表情略帶諷刺和詫異的對諾天說:“你還能來學校啊,昨天打你打的還不夠狠嗎?”諾天看也沒看那人,徑直向班級走去,這人叫王躍龍,父親是深山市市長的兒子,一個典型的官二代,身上不時顯露出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十分高傲無禮,目中無人。王躍龍有些不滿諾天的態度,氣憤的對諾天說:“小子,你給我等著,放學后小心點。”諾天完全不搭理,頭也沒回的走進了班級。

  進了班級后,班主任一眼就看到了諾天,厲聲質問諾天:“你怎么現在才來,不知道現在是復習階段嗎?還想不想考重點大學了,到外面去等我!“諾天什么也沒說,也說不了什么,本來就是他的錯,只能無奈的向門外走去,等待班主任的“審判”。看到諾天像沒事人一樣走了出去,班主任心中的火氣更大了,沒有馬上出去訓斥諾天,而是繼續向學生們解釋黑板上一道難題的做法。諾天百無聊賴的站在那里,心中到并沒有一絲委屈,既然錯了,就應該認錯啊。

  他四處瞟著,忽然,當他的眼睛看向墻壁的時候,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可以透過墻壁看見教室內老師正在講題的景象,諾天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當他再次看向墻壁時,依舊是可以看到教室內的景象,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有關?諾天心里暗想,我也有異能了!還來不及繼續往下想,班主任就從教室走了出來,向諾天走來。“知道自己的錯誤了嗎?”班主任板著張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問諾天,“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該遲到,我會改的,絕對沒有下次。”諾天面帶嚴肅的回答道。

  對于這位班主任,諾天還是比較尊敬的。諾天的班主任叫做王清雅,是一位教學經驗極其豐富的老師,雖然還不到三十歲,但教學方式和經驗絕對不會敗給四十多歲的老師!所以,諾天才會如此尊重她,不然像哪些倚老賣老、見錢眼開的老師,諾天可懶得搭理。“這還差不多,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王清雅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語氣對諾天說,“好了,回去上課吧,抓緊時間學習。“見到諾天已經知道自己的錯誤,王清雅也不再追究,讓諾天回去上課。”好的,我一定好好學習!“見老師已經原諒了自己,諾天仿佛如蒙大赦一樣,趕緊向老師保證。

  王清雅微微一笑,眼中充滿了對諾天的期望。王清雅是知道諾天身世的,知道他經歷了一般人不曾經歷過的苦難與挫折,要知道一個能在如此困境中堅持生存下來的人,他的心里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啊!所以她對諾天也比對其他的學生更加的寬容,同時她也希望能有所成就,有一個大好的前途,擺脫貧窮的生活環境。

  諾天對王清雅微微一笑,轉身走進教室,當諾天進入班級的時候,其他同學都很驚訝,紛紛詫異,竊竊私語起來,討論諾天為什么沒有受到懲罰,諾天并沒有理會他們,徑直走向自己的座位。這時,王清雅也走了進來,繼續講解那道難題。諾天的斜對角的一位同學轉身過來,對諾天投以非常輕蔑的目光,十分不屑。諾天也不在意,繼續專心聽講。

  對諾天投以輕視目光的這位同學叫做王浩天,是之前在走廊中對諾天出言挑釁的王躍龍的表弟,對于像王浩天這類人,諾天見怪不怪,他早已見怪不怪,并不感到稀奇,也不生氣,王浩天在他眼里只不過算是一個跳梁小丑罷了,跟一個小丑生氣,純屬浪費時間。

  浩天見諾天不理睬自己,心中有一些慍怒,自己什么時候被人這樣對待過,誰見到自己不得恭恭敬敬的喊自己一聲“天少”不過一想到等一會下課,表哥又要收拾他,便很快轉怒為安,心情不禁暢快了許多。

  過了一會,下課鈴聲響起,諾天的臉上并沒有一絲焦急,也沒有一點逃避的心理,果然,當老師走出去的剎那。諾天的座位很快被一群人圍了起來,無疑,他們都是王躍龍的“小跟班”,“王少,你想怎么處置這個小子?“一個小跟班叫嚷了起來向王躍龍問道。”把他拉到走廊,教訓他一頓,教教他該怎么做事,讓他好好享受享受。“王躍龍看也不看,背對著人群,緩緩說道。仿佛諾天任他處置一般。諾天心中無奈的苦笑,這種被人輕視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啊。一堆小弟聽到王躍龍這話,馬上前呼后擁的向諾天涌去,一個離諾天較近的小弟第一個抓住諾天的胳膊,把諾天想外拽,諾天把手臂一甩,竟把那個小弟甩了出去。

  其他人都十分驚訝,這小子怎么突然力氣這么大了?諾天也是一愣,他并沒有使勁,只是輕輕一甩而已,不知怎么會將那個小弟甩出去呢。這時,諾天又把這件事與昨晚的那件事聯系起來了。他心中暗想,莫非這些事都有關聯?但還沒等諾天接著向下繼續想,另一位身形體壯的小弟便揮拳擊向諾天,諾天用手臂一擋,接住了這一拳,還好,并沒有什么大礙。但諾天的手臂卻有些酸痛,揉了揉手臂,心中暗想,這哥們吃什么長大的,力氣怎么這么大?難道是吃菠菜長大的嗎。

  看諾天安然無樣的接下了這一拳,王躍龍更加驚訝,剛才打諾天的那個小弟可是這群小弟中力氣最大的。怎么可能被這小子一下就擋住了呢?其他小弟心中更是不信,一起對諾天展開了攻勢。可謂”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諾天頓時被打倒在地,被那些人一頓拳打腳踢,心中十分憤怒,卻無力反抗,只能在心中想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總有一天我會十倍償還給你們的。

  這時,王清雅走進了教室、看到諾天被群毆的場面,趕緊上前去阻攔。嘴中大喊道:”你們在干什么,別打了。“那些小弟紛紛住手,退到一邊,王清雅看到諾天狼狽的躺在地上,趕忙把諾天扶起來,面帶焦急的問道:”諾天同學,你怎么樣了,沒事吧,用不用去醫院檢查檢查?“諾天在王清雅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用手抹去鼻子上的鮮血,臉色蒼白的說道:”不用了,我沒事,謝謝老師。“然后,步伐緩慢的走到王躍龍跟前,冷冷的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討回來的。“也不等王躍龍說話,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向門口走去。

  王躍龍自然沒有生氣,而是對著諾天離去的背影喊道:”我等著你,別到時候再讓我打一頓。“諾天沒有回頭與王躍龍進行爭論,而是繼續向前走去。夕陽將諾天的影子拉得越來越長,直至諾天走至轉角,同學們才看不到他,看著諾天有些蕭瑟凄清的背影,王清雅覺得自己的心情有些難過,心中不禁有些起伏,這個孩子所承受的壓力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