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7:3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賊者慈悲
  4. 第二章記憶

第二章記憶

更新于:2018-03-16 07:24:22 字數:2072

  “沒看出來還是個光明磊落的小朋友啊。”聽了姜尚的話于警官笑了,當看到姜尚那欠揍的表情搖搖頭,“全部帶回警局,小張給這小伙子錄下口供。”

  小孫子一聽不樂意了,跳腳起來“于警官,我們是受害者啊,為什么抓我們,我這兄弟可還在昏迷不醒呢。”雖然上躥下跳的,警察壓走他時也沒敢反抗,不過他也不敢就這么進局子里,畢竟底子不干凈,進去就不好出來了,給旁邊小弟使眼神。

  那個小弟也是挺機靈,會意的偷摸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還沒來得及撥號,一只手伸過來,搶過手機“手機沒收。”旁邊警察一看要通風報信,直接搶過手機,放進塑料袋里封存起來,回去取證。

  姜尚和幾個混混被帶上警車,沒幾分鐘,出門打開幾人被分開,姜尚被單獨帶進審訊室,不到十平米的小屋,沒有窗戶,中間一張桌子一邊一把椅子,姜尚做到靠里面的椅子上。

  剛坐下,那個叫小張的警察走進來坐到姜尚對面,“別緊張,走個流程你就可以出去了。”

  “哦?”姜尚有些詫異的看著對面的警察。

  “具體我們已經知道了,你屬于正當防衛。”

  “那他們會怎么樣。”

  小張虎著臉“不該問的不要問。看你身手不錯,也不是普通人,給你句忠告,小心馬幫。姓名。”

  “姜尚。”看警察不會在告訴自己事情,姜尚也沒在問。對那個于警官還是蠻欣賞的,畢竟自己也屬于防衛過當了,居然就這么不了了之了,不過人家不讓問,就不問了,反正也不怎么感興趣。

  “年齡。”

  “23。”…………

  錄完口供,姜尚就被放了出來,至于那幾個混混會怎么樣姜尚也沒興趣知道了,現在姜尚只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把那輛十手夏利扔到修理廠,回家。

  姜尚至今也沒弄明白那輛破夏利是誰的,推開家門,老媽不在家,老爸在外地出差,懶懶的躺在沙發上,眼睛直瞪瞪的看著天花板,見鬼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想起今天的經歷,姜尚一直過的莫名其妙,道館事件,接著墜落懸崖,結果沒摔死,莫名其妙的開了一輛不知道是誰的N手夏利,還被碰瓷兒,一群警察又莫名其妙的把那幾個混混抓走,這一天還真精彩,不過也稀里糊涂。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索性不想了,打開電視,新聞聯播,一看表,都已經七點多了,可不正好是新聞聯播時間,電視里正播著主席沈鎮江出訪巴西,和巴西領導人嘚吧嘚,姜尚無聊的要閉電視,新聞什么的最無聊,歌功頌德,今天那個國家鬧疫情,明天這個國家內戰,后天主席出訪,一天到晚就這些沒營養的事情,一個出訪可以水四五天。

  剛要閉電視,身子好像被閃電擊中,按遙控器的手指僵住了,身子僵住了,一動不動“不對啊,這他媽不對勁兒啊,主席不是******么,怎么是這個沒聽過的沈鎮江。”拿出手機,“時間對啊,2016年5月1日。沒到換屆的時候啊,換主席這么大的事情,怎么一點音兒都沒有?擦到底哪里出問題了?”

  思維瘋狂運轉,好像氣球充氣達到臨界點,“砰。”一個個記憶碎片出現再腦海中,慢慢拼湊,速度越來越快,身體因為突然多出外來記憶,有些支撐不住,頭痛欲裂,胸口好像被重石壓住,呼吸開始困難,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躺了足足有半個小時。

  終于腦袋里不在有記憶碎片涌進,“呼……呼。”姜尚大口大口的喘氣,貪婪的呼吸著氧氣,姜尚心有余悸的躺在沙發上,汗水濕透了衣服,腦袋里好像多出了一本書,記載著另外一個人的記憶,好像整合完畢,慢慢虛化融入姜尚本身記憶中。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融合完畢,另一個記憶完全變成了,姜尚自己的記憶,準確的說那個記憶本身就是他的記憶,只不過是這個世界的姜尚的記憶。

  原來在姜尚墜崖落地瞬間,被神秘力量擊中,重生到了平衡位面的姜尚身上,這個位面和原來的地球基本一樣,就是在近代時有一些變化,沒有出現國民黨所有日本侵略華夏的時候,更加黑暗,百姓過的更加艱難,在毛爺爺打下江山后沒有**********,改革開放也提前了很多年,所有這個位面的華夏比前世強大了不止一星半點。

  接受完記憶,姜尚知道這個姜尚和前世的自己有些變化,老爸老媽還是那個老爸老媽,只不過姜尚老爸從一個投資失敗的包工頭,變成了一個小有成就的老板資產不多,有個幾百萬,而姜尚老媽擇是從家庭婦女成為了超市的老板,每天去超市溜達溜達,東逛逛西走走,所有這個世界的姜尚基本沒有吃到過苦,為一的苦就是前幾個月自己找了個工作,賺了幾千塊,買了臺N手夏利,就成功辭職。

  今天閑著沒事干,開著N手夏利在大街上逛當,正好走到彩富領域時現在的姜尚成功穿越重生。

  知道了這些,姜尚暗道“兄弟,以后我會孝敬咱爸媽的。”

  看眼手機,九點多了,老媽該回來了。看著眼前老媽,一頭暗紅色長發簡單的扎在腦后,身上一身工作裝,端莊成熟,配上一副耐看的面孔,很是吸引人,也比那個老媽年輕了很多,老媽,我上輩子沒能力養活你,這輩子讓你榮華富貴。

  姜尚的媽媽李麗華看兒子,眼圈濕潤,抱著姜尚腦袋寵溺的拍了拍頭頂“寶貝兒子,怎么了,誰欺負你了。”

  “老媽,我都這么大了,別老當我是小孩!”姜尚掙扎著從老媽懷里逃出。

  姜媽笑著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姜尚額頭“臭小子,多大你都是我寶貝兒子。”轉身坐在了沙發上。

  “是是是。”姜尚無奈的點著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