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30:34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花平小傳
  4. 第二章 常威之死

第二章 常威之死

更新于:2018-03-16 18:27:30 字數:1618

字體: 字號:
  崆峒派和武當派本是一脈相承,可是崆峒的功夫更刁鉆毒辣,所以遇到崆峒派的弟子往往很頭疼!常威更是崆峒一派的佼佼者,崆峒絕技《追魂劍》怕是也練到了八成火候,聽說如果沒犯錯崆峒的下一任掌門有可能就是他。

  常威一身勁裝,身材修長,背著一把黑色魚皮長劍,穩穩的跨坐在一匹棗紅駿馬上,在漫漫黑夜中疾馳,事情剛辦完就馬不停蹄的回到了潛龍山莊,下馬后常威昂首闊步快速走向大廳,他知道大老板在那等他!李智也在!

  “常威回來了!”

  現在他就站在大老板面前,大老板一臉慈愛,仿佛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孩子“你回來的比我們想象中還快!”常威微微彎腰,雙手作揖“屬下聽說您遇到了點麻煩,便連夜趕回”

  “好!很好!”大老板一臉微笑,對于這樣忠心耿耿的手下,大老板都沒什么話可說。

  “兇手是個白衣少年,叫花瓶!約莫十六七歲的樣子,用的是劍!”顯示大老板的馬仔已經向他匯報的一切

  “花瓶?呵呵”常威有點忍不住了!

  “黑豹的尸體就在后院,想必你要過去看看的”,他知道對于一個高手來說尸體往往會透露出很多信息。

  “屬下正有此意。”

  大老板點點頭,沒有說話,常威悄悄退下

  黑豹安靜的躺在棺材板上,從未有過的安靜!初秋的季節讓他的遺體上已經有了尸斑和異味,不過這不妨礙常威對傷口的觀察!傷口只有一道淡淡的紅絲!“好快的劍!”常威眼睛瞇起,江湖上能做到這樣的人不多,這件事仿佛不是一般的棘手!

  第二天清晨,露珠還隨著清風在草葉間跳動,常威已經在大老板的底盤上開始巡查,尤其對過往的陌生人尤為注意,黑豹莫名的死在了路邊,一點頭緒都沒有,想到這常威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恍惚之間突然竄出一匹疾馳的黑馬,一路上連沖帶撞,馬上的人大叫:“讓開!讓開!馬受驚了~”眨眼就要沖到常威面前,常威的劍已經拔出三分,就在這時常威眼前一白,等他再次看清之時,一個白衣少年郝然已經抓住了韁繩,巨大的牽制力讓黑馬嘶鳴不已!

  常威怔住,好快的身手,好深厚的功力!疾馳的黑馬力已千鈞!常威試問下自己,在這種情形下自己估計也是做不到的!沒等駕馬者的道謝,白衣少年便閃身離去。

  “好身手!”常威一個翻身已經擋在了白衣少年的前方“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花平”

  “花瓶!”常威一怔,定眼望去,在觀察少年相貌時,發現少年腰間別著一把鑲滿珠寶的短劍,搭上少年華麗的服侍俊俏的容顏,果然看上去有幾分花瓶的味道,以至于常威忘了少年郎剛才那驚人的身手。

  “閣下的劍可否讓在下一看?”

  “我的劍不是讓人看得”

  “那是用來干嘛?”常威這話問得好似有點多余,不過對于挑事兒來說卻是夠了

  花平就行動來回答了常威,他慢慢的拔出了二尺短劍,劍身平淡無奇,完全沒有表面劍鞘的珠光寶氣,不由得讓常威愣了一下。不過對于少年的舉動,常威完全沒有掉以輕心,如果看輕敵人常威可能已經死了不下幾十次。常威拔劍,寒光四溢,后發先至,瞬間舞出九朵劍花,這本是虛招,來探探少年的虛實。少年平平一刺,也無芳華,可是這一劍就像刺在花的主干上,花朵四下飄零-劍花!常威身體一震,好像蛇被打在了七寸之上!不過常威侵淫多年的劍術也非浪得虛名,立時右手一抖,森森的劍光便纏著少年的劍欺身而上,常威的劍本就比少年的劍長上那么一尺多,電光交錯,少年片刻間就要死在他的劍下!

  少年招式不變,依舊那么平平的一劍,不過那一劍出現了一點點變化,平常人看不清的變化,劍身微微顫抖,常威的利劍如遭電擊,甩向一邊,下一刻,少年的劍已經刺入了常威的喉嚨,常威甚至還沒來得及感覺到疼痛,只覺喉頭一涼,發出“咯咯”兩聲,大量的鮮血涌入喉嚨,常威想說什么又說不出的樣子,眼睛瞪的很大!常威到死也不信那一劍!

  少年抽劍,常威喉嚨上留下一絲血痕!

  大街上車水馬龍,突如其來的事件讓他們愕然,群眾里大老板的爪牙眼線也是不少,看到這里也全呆了!

  亂世江湖,紛紛擾擾,打打殺殺笨是常事,出來殺人的也總有臥死街頭的時候。常威的死是偶然還是必然,誰也說不清道不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