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9:19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牡丹韻
  4. 第一章 中年誕子喜開顏

第一章 中年誕子喜開顏

更新于:2018-03-15 18:43:46 字數:2785

字體: 字號:
  第一章:中年誕子喜開顏

  開元七載,正值初春三月,被霜雪欺凌的萬物開始復蘇。連許久不見的日光也劃破厚厚的云層普照人間。

  自古蜀地人杰地靈,坐落成都府望族葉氏自然不落其后,至太宗以來,便出了七位進士,當代家主便是主政蜀州的刺史,其弟官至太常寺少卿,而其祖更是官司徒。

  今天,寧靜的葉府卻是格外的喧鬧,燈火通明,人來人往的,錯落有致樓屋亭閣深處偶爾還有一兩聲呻吟。卻是葉家當代家主葉謙的夫人十月懷胎,即將臨盆。在精致的小屋外,一個威嚴的中年人走來走去,可以看出來,他年輕時期必是一個英俊瀟灑美男子。可是現在他眼中的焦急徹底出賣了他的沉穩。突然,傳來一聲孩啼!

  “恭喜阿郎,賀喜阿郎,生了,夫人生了位小郎君呢,呵呵。”管家葉福氣喘吁吁跑過來。

  “真的嗎?阿福。”

  “是啊,是啊。老爺。”管家急聲回道。

  “太好了,太好了,祖宗保佑啊,祖宗保佑啊。”

  說著卻急沖沖要走進小屋,可是沒有兩步卻又轉過身來。

  “阿福,吩咐下去,每個人都有賞。還有,準備一下,去祭祀祖宗。告慰祖宗在天之靈!”

  滿面笑容答道,“喏,阿郎。”

  葉謙流星大步走進屋里,“玉茹,怎么樣?還好吧!”“嗯,妾身還好。郎君,孩子呢?”

  葉謙回頭吩咐道,“快,快,把孩子抱來。”

  只見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接生婆抱著鄒巴巴的嬰孩小心翼翼的走過來,討喜的說道“恭喜阿郎,恭喜娘子。是位健健康康的小郎君哩,將來一定是大富大貴,才華橫溢,官運享通哩”

  “呵呵,借你吉言。阿福,打賞。呵呵”

  阿福帶接生婆下去打賞自然不提。卻道葉大老爺獻寶似得將還未睜眼,鄒巴巴的嬰兒放在孕婦身邊。

  “我的孩,這是我的孩子。嗚嗚………”

  “玉茹,不要哭了,千萬傷身。自此,我葉謙也有后了,總算對得起列祖列宗了。呵呵,這一切,還是玉茹功勞呢,辛苦了,玉茹!”說著,一雙大手撫上那一張依舊精致臉頰。

  “老爺,又不正經了!哼,妾身可不敢居功哩。”

  說著手卻撫摸著嬰兒的小臉,微笑著說道“郎君,給孩子取個名吧?”

  “玉茹言之有理,嗯~~~你看,單名欣字,怎么樣?”

  “欣,欣欣向榮。”“是啊!想我大唐自從隆基皇帝登基以來,百姓安居樂業,夷蠻臣服,自是一片欣榮景象。而今又是開元新始不久,且欣兒出生在萬物復蘇的三月。卻是當之無愧啊,嗯。不錯,呵呵!”

  “老爺說得不錯哩!妾身也覺得可以。嗯,欣奴,欣奴。好聽哩。”

  “哈哈哈哈,為夫什么時候錯過了。”

  “郎君何時這么不自謙了,卻又不正經了,哼,不理老爺了。”說著嗔怪的轉過頭去。

  “好了,好了。是為夫的錯,娘子饒了為夫可好?”“哼……..”

  “紅蕊,去給夫人盛碗補湯來。阿福,去準備一下,今晚老爺我要宴請四方來客。”吩咐站在身邊的丫鬟道。

  “娘子且好生休息,我去祭祖,以告慰先祖在天之靈,佑我葉家香火不斷。

  ..................

  光陰總是荏苒,匆匆如是白駒過隙。轉眼一年將過,今天葉府卻是賓客盈門,賀喜不斷...........

  “四娘,四娘。我的小外甥在哪里呢?快抱來我看看。”卻道是崔家排行第七的崔煥。

  “七郎,這么大了,怎么還這么莽撞,虧你還是一縣縣令呢,如此風風火火,怎么牧守一方!”

  “這不是著急嘛!”羞的崔煥搓了搓手,弱弱的說道。

  崔玉茹斜著白了他一眼。吩咐道“玲兒,去把小郎君抱來,也讓他見見他這個莽撞的舅舅。”

  “呵呵,四娘,你就不要記仇了,都是小弟的過錯,我在這里賠罪了。”

  崔玉茹還要發作,卻見紅蕊和一個奶娘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孩兒進來。

  “呵呵,這就是我外甥嗎?真俊啊,以后一定會迷倒萬千小娘子哩。哈哈!”

  “又在耍貧嘴,快些把孩子給我,你們這些男人就是不會抱孩子,小心弄疼了他。”

  崔煥撓了撓頭,“還沒有給我外甥禮物哩。”說著從懷里拿一塊藍田玉雕刻的一對龍鳳玉佩,精美大氣,美輪美奐,必然是價值連城。

  “哎呀,七弟,怎可給欣奴如此貴重的東西?這是娘親予你和弟妹事物啊,快收起來吧!”

  只見崔煥焦急道“怎么不可以?只是一塊玉佩而已,我可是只有一個外甥哩”

  “你啊,還是這樣隨性。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穩重點!”

  只有無奈替小葉欣接住,隨后說道“你姐夫在前院接待賓客呢,你也去幫幫他。”

  “哦。那好吧!”

  說完逗弄了一下熟睡的欣奴,才一溜消失在青磚拐角。看著族弟的作態,崔玉茹即無奈又欣慰。隨后又抱著孩子輕輕搖晃,嘴里不時小聲哼唱,還帶著濃濃的笑意!

  “恭喜恭喜,刺史大人誕得麒麟子,真是可喜可賀啊,呵呵!”

  “謝謝吳大人,呵呵,犬子可當不得麒麟子一稱啊,實在過獎了,吳大人里面請,葉某還要迎接賓客,著實失禮啊,實在只有在此望君諒解啊”葉謙客氣道。

  “沒事沒事,呵呵。刺史大人請自便。”

  說著兩個人拱了拱手,就此分離。

  原是葉謙的副手,別駕吳琳,此人做事總不夠光明磊落,為葉謙所不喜,兩人向來是貌合神離,政見也不怎么合。

  “恭喜刺史大人喜得麟兒,呵呵!”

  “哦,原是楊大人,同喜同喜,聽聞楊大人的夫人前不久也是為楊大人添了一位千金。葉某還沒有登門賀喜,卻叫楊大人先來了,實是抱歉。今天楊大人可要多喝兩杯啊!”葉謙拱手道。

  “一定,一定。”

  “呵呵,楊大人千金作何名啊?”

  司戶楊玄琰嘴角驚訝一閃而過,隨后答道“勞煩刺史大人垂詢,小女名玉環。”

  “哦,好名字,楊大人真是好才智啊!”

  楊玄琰無奈得道“下官當不得刺史大人如此夸獎。”

  “呵呵,當得,當得。來,楊大人里面請。”

  “請………..”

  正廳賓客正喜笑言談,只見主位的葉謙慢慢站起來,環視座無虛席的客廳,揚聲道:今日是犬子周歲之禮,喜得諸君前來賀喜,實是不勝感激。今日,葉某,在此,謹以一杯薄酒,感謝諸位。”

  眾人連忙起身,應和道“不敢,不敢,刺史大人客氣了。”

  葉謙哈哈一笑,“來,大家一起干了這杯酒!”

  眾人合道“干…….”

  “諸位在此定要吃好喝好,如有怠慢之處還請包涵。”說完就與左右言談。

  酒席終有盡時,正值賓客盡興之時。只見小葉欣被奶娘抱在懷里,慢慢放在墊著厚厚毯子上,上面還放了很多像毛筆、四書五經,弓箭,精致的點心,令旗,玩具和一些樂器。

  奶娘小心的把小葉欣放在厚毯之上,懵懵懂懂小葉欣笨拙的在上面爬著,卻不知道應該干什么。只見小葉欣動作緩慢的向那些器物爬去,在座的眾多賓客屏氣靜靜盯著小葉欣看,就像喘大氣會驚醒停駐在牡丹花上的蝴蝶一般。

  慢慢的,小葉欣拿起點心看了看,引起賓客的一片噓聲。卻見小葉欣有慢慢放下來。且不言又是一片噓聲。小葉欣在里面折騰了好久,總是決定不了應該拿些什么。最后,或許是小葉欣實在難以割舍,緊緊的抱著一管笛子、一些書籍和一桿毛筆。卻又引來一片噓聲,小葉欣奇異的表現自然引起賓客們贊嘆聲。而小葉欣在周歲的表現也慢慢開始在蜀州傳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