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20:0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修行僧
  4. 第二章 萌芽

第二章 萌芽

更新于:2018-03-14 17:22:39 字數:2637

字體: 字號:
  木牢是存放古典秘籍的地方,也是人們趨之若鶩的廟堂。各大勢力都有相關的負責人在這里尋覓游逛,意圖找到一些潛力巨大的璞玉。故而濫竽充數者不勝枚舉,或者他們來的目的就是吸引那些夜行者,而不是先人的傳承。

  俟葉還未看到木牢的影子,卻已淹沒在人海之中。

  “呃,傳說中忘魂國最大的建筑,看來還伴生著一個更龐大的蟻群吶。”

  “哎,俟葉,你也來這里了?”雪泫笑了笑說道。

  “呃,最近為什么總是想到她呢,我這是怎么了?”俟葉無力地嘆息道,便在人群中隱去……

  “他怎么了?”雪泫很不解地現在原地,看著他木然地遠離。

  “蠢貨,竟還想著她!腦子真是壞掉了。”俟葉憤怒地在內心中咆哮。

  “哇!好!大!啊!”俟葉眼睛瞪得老大,看著那沒有頂的的建筑,驚呼道。

  周圍的人紛紛看向他,都無語地笑了笑……

  俟葉雖然并非第一次來這里了,但每次都被這怪物驚到。

  目光所到之處,都抹了一層厚厚的油彩。各色各樣的形態,擠滿了木牢的外壁。從遠處看去,就似一座聳立如劍的巨峰,隱沒在火山群中而難以察覺。最高處當真看不見?俟葉產生了疑問。也許是涂了天空的顏色吧。

  又走了好長一段,俟葉終于看到了那氣勢恢宏猶如堤壩的大門,由人組成的洪流從這里泄下。兵道者手握槍械,把守在門的兩側,成列延展,形成一個寬廣的漏斗。統道者坐居碉壘,管理秩序。還有獸道者,左牽黃,右擎蒼,震懾著周圍……聲音嘈雜,犬吠,人吼,碰撞,擠軋之響混成一團。

  “罷了,罷了,速速將MAX取來,趕快逃脫這是非之地。”俟葉按照程序走進木牢內部,早已沒有了欣賞的興致,匆匆將書尋到便快步離去。

  ……

  “我的天,已日落西山耳。”

  有必要這樣集中管理么?凡事差不多就好了,抓得太緊反而多生了拖累。人啊,總想著把握一切,在無意中透露著愚昧。

  “MAX原理,對么?這是真理么?即使是真理,被那群蠢貨這般強制性地推行,也會失了真。作為忘魂國的人,將外國的東西死搬硬套,領主,哈哈,不過一個成長比較順利的蠢貨罷了……”

  “那你確定你正確?”

  “我們忘魂國自古以來都是深潛式的思維,從不說破,掌局者亦是參與人,故而我們先前強大,之后的衰落不過是因為迷失罷了,并不是我們根基的問題。這般引進外籍,這領主也只是個頭腦簡單的蠢貨而已。”

  “我最近怎么可以老說蠢貨這個詞呢?該死!這不是我!”

  “總之好的東西是不能被宣傳的,一經宣傳肯定被糟蹋,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俟葉簡單翻了翻MAX,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哈哈,俟葉,你可真是可憐啊,都三十多的人了,連妻兒都沒有,你活個什么勁?”云龍雙手交叉胸前,無比傲慢的看著跪倒在地上的異人。

  “對不起,我叫異人!”

  “垃圾,改個名字你還是垃圾,從小我就知道你蠢得可憐,雖然成績開始被你壓著,可后來還不是超過了你!”

  “我不屑那種為功名而學習的路罷了。”

  “垃圾,死到臨頭還他媽嘴硬。”云龍狠狠地踹了異人一腳。

  “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雪泫是你能配上的么?”云龍走到異人身前,吐了口黃痰,然后道:“我們走!垃圾!”再回頭看了看,便帶著幾個弟兄搖搖晃晃地離開。

  淅瀝的雨清洗著異人身上的血跡,低沉的黑云恍若天地之隔的一床厚被,蓋在異人身上,任異人在地上蜷縮。

  暴雨盡情地肆虐著這片土地,拍打著木窗和葉紙。俟葉從床上坐起,揪來一件棉衣披在身上。

  俟葉稍稍撩起葉腳,眼睛睜得老大,盯著外面的慘狀……

  這便是世界的另一面啊,竟如此地暴戾。白色的閃電劈開了遮蓋蒼穹的黑玉,云朵間剎那的亮光便是崩析的裂紋。豆大的雨滴億萬地揮灑,猶如詭異世界下遣的精靈,欲要毀滅這里,拼命地沖殺。嘩啦啦的噪響不絕于耳,轟隆隆的雷鳴震破虛空……

  清晨,濕潤的泥土香彌漫進每一粒空氣,挺過風雨吹打的花朵嬌滴滴地掛著露珠,在初光中搖曳恍若羞答答的少女。俟葉站起身來,痛快地伸了一個懶腰,便打開了門窗。

  “嚯!真的好!舒!服!啊!哈哈!”

  “哎,吃飯啦,吃完趕快去平石場讀書去,我剛才看見你好幾個同學都走了!”廚房里傳來俟葉老媽的聲音。

  “呃,唉……”俟葉頓時蔫了下來。

  “一會兒記得把外籍帶上啊!”

  “嗷嗷,哼,切!”俟葉憤憤地沖進了廚房,抓起饅頭,就開始咬嚼起來。

  “我為什么要讀別人的書呢?”俟葉走在泥濘的路上,懊喪著臉……

  “他在思考,我也在思考。”

  “他沒在思考,我還在思考。”

  “他基于他的生活得出他的理念,我也有我的生活,為什么不能自己總結?”

  “他的未必適合我,但我的肯定與我相切。”

  “我的思想全部來自于我的生活,這是多么地貼近啊。”

  “小鬼,不要瞎想了,人家是誰?人家是偉人,你算個屁啊!”

  “屁有屁的生活,有它的獨到,我等有何資格干擾?”

  “你……愚蠢!那為什么別人都供為圣典?說明人家是對的,你算老幾!”

  “是啊,我總感覺自己明白了一切,轉瞬又覺得自己一無是處,茫茫宇宙間,我算老幾啊?”俟葉甚至有著抽噎,有想死的感覺。

  “活著的意義,也許死了就知道了。”

  俟葉坐在平坦冰涼的白石臺上,看著數不盡的人在搖頭晃腦,嘰里咕嚕地背書。

  “這難道就是真理么,真理是這樣被獲知的么?”俟葉無比驚訝和惶恐,瘋了一樣抱著自己的腦袋,堵著自己的耳朵,想要逃離這催逼的咒念。可是一旦進了這平石臺,不熬些時辰,休想走人。

  俟葉努力地讓自己安定下來,他告訴自己要冷靜,唯有冷靜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快,你們快點,他瘋了,趕快將他送到仙水池救治。”一個統道者帶著幾個醫道者匆匆趕來。

  俟葉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弟兄被帶走,心又涼了大半。

  “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只要頂住,就會迎來盎然的春天!”

  “啊!美好的未來等著我,我得堅持住。”旁邊的一個哥們說完,拿起一塊石頭朝自己的腦袋砸了兩下,“哦,清醒多了。”

  俟葉痛苦到了極點,他無法理解。身邊不就是春天么?心懷善意,哪里不都美好么?他們在追求什么?領主究竟是要把我們往哪里領啊?

  “哈,哈……”俟葉喘著粗氣,應著呼吸的節奏,漸漸忘卻了之前的經歷,慢慢好受了些。

  “為什么我們要這樣接受知識,為什么不能是受著引導,讓真知自然地生成?”

  “為什么要哄抬真理,為什么要確立權威,為什么不給新思想誕生的機會?”

  “混蛋,你不好好理解MAX原理,你怎么對得起你母親!”

  “是啊,我怎么能這樣自私地放浪,天真地幻想!我還有那么多的事情要承擔……”

  俟葉低下了頭,忍著大腦的抽搐。兩道目光猶如兩根木棍僵硬,掃過一行行的文字。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