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0:3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神亂舞
  4. 002.修仙家族

002.修仙家族

更新于:2018-03-18 21:17:09 字數:2591

  “暗影”所在的密營建在南山山腹,作為景家的情報、殺手、暴力機構,這里有讓景云恐怖的經歷。

  漆黑莊嚴的大門,猶如狂囂的猛獸,散發著令人窒息的的森然。

  景云眼神復雜,蓋因跨進這道門檻,便是殺手的世界,而自己扮演的角色,也將由滿腹不甘的景云,變成冷酷無情的殺手。

  景云深吸了口氣,平復內心的狂躁,狠咬著白牙,就要大步跨進去。

  而就在這時,一抹凌厲的鋒銳毫無聲息的貼在了他的頸上,猶若一條猙獰的毒蛇。

  脖子一涼,景云頓時大驚,瞳孔緊縮。那是一柄刺劍!以他敏銳的直覺,他竟然沒有察覺到有人來到身后。

  “小子,你還在猶豫什么?你又在期盼什么?”一個低沉清冷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作為殺手,冷情果斷;戰場瞬間,生死立分,你的剎那猶豫,注定你死亡的終結。我不希望某一天在戰場上為你收尸。”

  陰影中,那是一尊英偉有力的輪廓,方正的下巴,銳利的眼神,三十來歲,身形挺拔筆直,猶如一柄出鞘的劍鋒。

  雷,“暗影”的首領,實力深不可測,行事就像‘雷’字一樣,氣勢逼人,雷厲風行。

  “首領。”景云讓開刺劍,立即恭敬彎腰,他對雷有著本能的敬畏,無關害怕,那是多年與之相處,被對方的手段和氣魄所震懾。而且,雷時常照拂自己,甚至幾次把他從死亡邊緣拉回來,要是沒有他,這世上已經沒有了景云。

  “我從你眼里看到了不甘!”雷的語氣嚴肅肯定,眼前青澀倔強的少年,讓他有些無奈。“你很聰明,意志堅忍不拔,是我這么多年見過的資質最好,最優秀的人才。可自從兩年前執行任務回來,你就變了。我不知那次到底發生了什么,讓你改變如此之多,但你的信念出現了動搖,被欲望蒙蔽了雙眼,我就不得不再次提醒你。”

  頓了頓,雷的語氣變得凌厲起來。

  “想要成為‘暗影’的首領,必須絕對忠誠于家族,如果你有異心,勸你趁早斷絕了此念頭。而且,景家對于背叛的恥辱,是要用鮮血來償還的,代價不是你承受的起的。”說道后面,雷竟然放出先天巔峰的強大氣勢,在精神上壓迫景云,充滿警告的意味。

  景云幾乎被那鋒芒壓的喘不過氣來,渾身氣血翻滾,卻被激起了心里的不平,仍就挺直著腰桿。

  “首領曾說過,作為一個優秀的殺手,應該斬破肉體與心理的束縛,追求一種大無畏、大自在的精神,怎能淪為他人任意驅遣的傀儡?我是不甘一生茍且生存,只要有力量,我便要掙脫,只要有機會,我便要反抗,即使粉身碎骨,在所不惜。”景云迎著威壓,眼里閃爍著倔強與瘋狂,不服氣的低吼。

  “狂妄!”雷斷喝一聲,微瞇的眼睛竟有寒光閃爍。

  殺氣!景云腦子里本能感應,雷竟然動了真怒!

  瞬間被驚醒,景云知道自己大大失言。后悔已經來不及,身上更激起一層冷汗,說出此等逆言,要是換作別人,只怕已經身首異處,或被帶去刑堂受罰了。

  景云心里惴惴,正心有余悸。

  不過,雷冷峻的臉卻突然化開,意味莫名的笑了起來,與剛才的狠厲,簡直判若兩人。

  “呵,你總算說出了心里的實話,膽量倒不小,想我都不敢想,做我都不敢做的事,真是勇氣可嘉啊!”雷似笑非笑,好似并不在乎景云真有異心,而是出言諷刺道,“只是可笑,你不過一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實力低微,卻還不知安分。你對景家的實力了解多少,你又有多大的能耐來叛出家族?”

  “實話告訴你,家族的強大不是你能夠想象的,許多事皆不是你這個層次所能了解。今天也不妨向你透露一二,讓你死了那份心思,反正你遲早都會知曉。”說道此處,雷突然停頓,而后竟使用“傳音入密”之術,似乎對將要說的事頗有忌諱。

  景云不解雷的高深莫測,也不認為景家還有什么事是他毫不知情的。只是帶著三分好奇,兩分漫不經心,沉靜的聽著。

  雷嘴唇微微翕動,才說第一句,就讓景云臉色微變,眼里盡顯懷疑。深深地凝望了雷一眼,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雷接著斷斷續續的說了幾句,在景云的腦海中形成了一片模模糊糊的畫面。讓一向沉穩的景云,由鎮定自若渾身熱血激蕩、無限向往,最后才變為深深的無奈與希冀。臉色是一變再變。

  雷剛才對景云所說,盡是一些景家不為人知的隱秘實力,以及強大的背景。而且,還道出了一個事實——景家,竟是修仙家族。

  景云毫不懷疑雷所說的真實性。事實上,他早就對那些神神道道的傳言有所懷疑,只是缺乏一個有力的證據罷了。

  轉念一想,隨即釋然。他平時除了訓練還是訓練,即便執行任務,接觸的人也并不多。而作為家主的影衛候選,嚴酷的律令,束縛著他的一切行為,哪有那么多心思繁冗心間,不知這些事,也在情理之中。

  等景云消化了事實,雷才接著道。

  “天下三十三州,三百世家,每一個世家皆有道法傳承,并不是表面那么簡單,這些力量太過駭人,通常都隱匿起來,不現于世人。而景家,自古傳承至今,已有兩千多年。乃是三百家族中一流的存在。”

  說到這里,雷竟然罕見的露出一絲驕傲,能成為第一流世家的子弟,確實值得自豪。

  “只是,這世間最強大的力量,永遠都掌握在少數人手里。道法只傳嫡系的規矩,成為世家之間的鐵則。而我們這些庶出的,永遠只能屈于人下。”雷嘆了口氣,帶著微不可查的無奈,“只怪我們命不好。”

  “只怪我們命不好。”短短幾個字,道盡了‘雷’認命的心態。

  景云沉吟不語,心里卻在暗自思量,既然對家族沒了盼頭,何不另求他途,如那傳說的仙家門派,也好過死守一處,不知變通。

  景云自然不知,仙家蹤跡難覓,世上能有幾人得見。而有幾分本事的,也總是高來高去,哪能瞧得上你。反而能遇上自稱仙家的,多是自個兒都沒幾分本事。

  雷的話,總算讓景云知曉了自己的渺小,真是井底之蛙不足以觀天。

  不過,說道這次的任務,倒讓景云起了幾分興趣,竟是為了一處靈石礦脈。

  靈石的珍貴,先不說對修仙者的好處,便是后天武者服用了靈石配置的丹藥,修煉的速度,也比平常快了數倍。

  景家的幾位嫡系修煉如此之速,便是如此。讓景云總算找到了些自信。

  而新發現的那處靈礦處于景、青兩州的交界,卻被兩家同時發現,于是起了爭執。但規模頗小,不能引起兩家高層的重視,放棄又不舍。景家便派去了“暗影”清除障礙。當然,這些內幕消息皆從雷口中得知。

  說到最后,雷的一句話倒讓景云大為錯愕。

  “你能依靠普通丹藥,在十三歲修煉到后天頂峰,算是個異數。等你突破先天,或許,家族長輩會破例傳授你高深修煉之法,這在家族以往的歷史中,亦不少見。”

  “是嗎?”景云聽了,卻不見絲毫高興,心中冷笑,修煉了之后,怕是一輩子都被困在景家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