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2:57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南城北鎮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6 12:29:22 字數:2456

字體: 字號:
南城北鎮目錄
共4章
  娘娘廟距離南城大概有五六十里地,早些也只有時候因為村子上窮,一趕上災年連吃飯都成了問題,這時候人們想活命也只有去求老天爺,于是四鄰八村的人們一窩蜂的涌到娘娘廟來,香火嘛自然也就差不到那里去,光禿禿的一片荒地上獨生出這一般活氣的光景來,好吃好喝的自然的先緊著神仙們吃,人們嘛到底還是不餓,忙趕著從五六十里外到這為了磕兩個頭,取一道灰,便缺力少氣的回去了。

  那年月,楊川家的日子的日子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家里實在是揭不開鍋了,便跑到東家借點西家湊點。這不楊川爹剛出去串了一天回來,也沒借到半點口糧。眼看下頓飯就要餓肚子。娘便開口了,要不明天咱去娘娘廟求求。楊川爹反過臉瞪了一眼沒說話就進屋了。楊川知道父親最不信這個,可是沒辦法也只好去試試,第二天楊川和娘便去了廟里磕了頭、取了香灰。回來的半路上楊川餓的實在走不動了,一肚子怨氣沒出撒,便把一壇子香灰狠狠摔到了地上,川娘這脾氣算上來了,訓斥個沒完沒了。楊川實在聽不下去了半路上就跑了。四天后才回家,才知道家里出事了。

  半路上跑了之后,楊川打算到北鎮上找孫婷,走了一道之后才覺得不對,上次見面記得在半月之前,孫婷直接了當的提出希望他盡快到她家里去提親。可是一想到家里連口飯都吃不上拿什么提親呢。楊川看她態度挺堅決,自己便只好答應了,半個月來自己也一直忙著家里糊口的事情,也沒跟家里提這事。想到這楊川就想往回走。可是天都快黑了,除了孫婷哪里哪里還能收留自己呢,這才提起勁往北鎮趕。

  孫婷一直在南北中學教書,算是這一帶來說有名的先生了,人也長得好看,這一帶家底稍微殷實一點的人家的男子都無不盯著她呢,這也不是說她是貪財的人,恰恰相反,她卻是在楊家遇到困難的時候都給予及時的幫助。楊川知道自己遇到這個女人自己是多么幸運決不能辜負了她?眼想著就到了南北中學門口,跟門衛大爺打了了招呼寒暄了幾句,就趕著問孫老師在不在?大爺笑著說:小伙子孫老師剛下課走一會;哦!謝了,大爺,說了楊川就往門橋趕,街上已經到處漆黑一片,偶有一兩個人急著趕路,自己的肚子已經一天不進食了,一陣風仿佛就能把自個吹起來,孫婷就住在在門橋口邊上,可見了她該怎么說呢?過了門橋可以看見她屋里的燈亮著,趕著上前去敲門,活脫一水靈大眼的姑的娘出來開門,扎著一對馬尾辮,一身素樸白色連衣裙,活像從畫里出來的美人一樣。楊川哥你怎么來了?那姑娘驚訝的打量著他,“孫婷,我,我,還沒等話說完,孫婷甩門進屋了,楊川跟著進來了,"婷,我知道,上次我答應你的事還沒辦,你放心,我會盡快想法辦法到你家提親的,“提親,你想過我們的事嗎?你一拖再拖,可不是我嫁不出去吧楊川哥。”“婷,對不起,我,”別說了,我去跟你做點吃的,孫婷熱說。熱騰騰的一碗面吃的楊川心里舒坦,聊著聊聊話又聊回來了,孫婷說:我爸不打算讓我教書了,想讓我盡快去重慶,“去重慶,那我們呢?”楊川說,那你去吧,反正我不想耽誤你什么,自從認識你開始你也給我幫了不少忙。孫婷這話不高興了反過來問,我去重慶的事你好像很樂意呀,我告訴你我還就不去了,你走,你走。看來這回孫婷真是生氣了,說著邊往門外推楊川,楊川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在門角停住開口說話,“孫婷你聽我跟你說,咱倆的事吧,我心里說實話真沒底,我家那邊日子過得什么樣你也都清楚,你就算過來了不也還是跟著受苦嗎?我是想以后日子好一點了再說,“孫婷聽了這話立馬就火了,憑什么還要等,你把我倆的事一拖就是三年五年出去了,你想過我嗎?我跟著你到底圖啥我都不清楚了‘‘楊川哥,我累了。我累了,你走吧,走吧。楊傳打心里明白自己實在是傷著這姑娘了,于是跟孫婷道了聲別就出來了。楊川更是不知道這是何故,弄成今天這樣子,現在這些人天天緊著廟里的那些神啊仙啊的拜,終究也沒起什么作用。獨自依舊干癟下去,婚事也就一天天拖下去,楊川這時候想起了前兩天鄰家兄弟凡子說周河劉財主家兒子剛剛娶了新媳婦沒兩天就上吊死了,聽說是劉財主得了不該的的東西,所以才遭此橫禍,那新媳婦自己是見過的在南鎮上,說來也算是親戚,新媳婦的爸和自己的父親磕頭的弟兄,只是多年兩家不走動來往,關系自然就淡了,父親后來登門想去跟我提親事,人家斷然拒絕了,這本就是早該想到的事,父親碰了一鼻子灰垂頭喪氣的回來了,覺得很丟面子,就再也沒提過這事,家里人知道這該是父親多年來的心病,因為這么多年來還沒人敢拒絕他,至少在家里。他的話我和弟弟楊山、母親是要必須照辦的,所以沒人再敢他面前提這回事,而楊川清楚的知道這道傷疤早晚是要揭開的,弟弟小山喜歡他家二丫頭這回事到料來是瞞著父親的,而母親也恰恰剛知道這回事,也在一個勁責怪弟弟做事太沒普,而自己對這事是堅決支持弟弟的,本來嘛這是就是兩個人的事為什么要扯上兩個家庭呢,就像自己和孫婷這事,可話說回來這又不是一回事,自己已經兩個月沒見弟弟小山了他去外地做工了,母親的意思是把他和那姑娘分開一段時間,等感情淡了再重新給小山定一門親事,而母親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家姑娘經跟著弟弟一起去了外地。這給了弟弟足夠的活動空間,可是萬萬令人沒想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這個事我們以后再提。

  從孫婷那出來自己更是氣不打一出來,想著就算是自己的錯,你孫婷也不能打算說走就走吧,可是自己現在去哪呢?“回家”。天這么黑還要趕幾十里路,算了明天再說,眼前就走到了周河。聽說最近這邊餓死了不少人,這村的人們是最窮的,當然也是最信廟里的那些事的,到了村子中央,那跟娘娘廟的情形沒什么兩樣都是光禿禿的,邊上卻不是廟而是一座破棚子,看來今天晚上就得在這過夜了,往地上鋪一把草。這一宿就過去了,第二天天還沒亮就醒了,身體趕到不適可能是著涼了,強緊身子跑了兩趟廁所,天大亮了,便開始在街上串。對面來了五六個兇神惡煞的小伙子,早就聽說這村有這樣一幫人,“哪來的孫子,到了爺的地面上怎么部跟爺打個招呼’其中一個領頭的說。“**誰啊,跟你打招呼’去你媽的。“小子,夠橫啊,給我修理修理這小子。說著那幫人拳打腳踢的上來了。楊川緊緊在地上緊緊團縮成一團。像一只憋了氣的皮球毫無招架之力。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南城北鎮目錄
共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