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7:3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烏蘭巴托的雪
  4. 第二章 落雪

第二章 落雪

更新于:2018-03-18 08:28:42 字數:1755

  窗外的雪下得真大,就像中國南方的暴雨,凜冽的寒風驅使著密集的雪花急速往下墜,很快就遮住了遠處的山,近處的房屋。第一次看到如此大的落雪,令我震撼。整個天際似乎都被雪片霸占,伸出手去都很難見到自己的手指頭。

  一個小時后雪停了,窗外的一切都變成了白色的世界,山、樹、屋、道路、工廠等都積了厚厚一層雪,潔白、冷寂。我呆呆地看著這一切,感嘆著大自然的奇妙。

  天空還是顯得有些陰沉,恍惚間想起了我的家,我可愛的兒子和妻子,好些天不見他們了,不知他們這時會否像我一樣,看著遠處的天空,思戀著親愛的人。五月初的深圳應該是繁花盛開、天氣漸熱的時候,妻子、孩子一定不會想到我這邊會是另外一種景象——寒冷、白色的世界……

  “程工!下班了,我們走吧。”靈一公司的老李和翻譯哈斯在不遠處喊道。

  “好的,我收拾一下。”

  這邊工廠和國內一樣都是下午5點半下班。

  一走出廠門,就感到了寒冷(我過來時帶的衣服都比較單薄,現在身上只是襯衣和西服,外披一件很薄的羽絨服,腳上是單皮鞋),鞋壓在雪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更透出寒意。

  “Baiyartai(白也日臺,再見的意思)”不遠處啤酒工廠的一群工人正朝我們揮手。

  “Baiyartai”我也用不太準的蒙語向他們作別。

  所幸我們住的地方離工廠很近,就在工廠對面的公寓,第一棟的六樓,在上面可以看清整個工廠。

  一進宿舍的門就聞到了熱飯菜的香味,勤快的做飯阿姨琪琪格用很不熟練的漢語對我們說“飯—好了,你們—吃”,琪琪格的丈夫是內蒙人,所以會一點漢語。

  琪琪格做的飯菜有些奇怪的蒙古味,但也很香,我和老李、哈斯都喜歡吃,有時她也會做一些饅頭或油餅,留著我們第二天做早餐。

  享用完熱騰騰的飯菜,立刻感覺溫暖舒適了很多。

  這是一套三房一廳的公寓,有個很大的廚房,三個房間擺了很多床(以前這邊啤酒廠開始建設時,中方安裝設備的人員住過),窗戶都是雙層,每個房間都有暖氣片,所以呆在房間里會感到很暖和,我們都脫去了外套,只穿著襯衣。洗澡間有個浴缸,熱水是24小時供應,每天晚上在浴缸里泡一會是很好的享受。

  洗漱完畢,我們三個就各忙各的,老李的公司靈一公司是整個啤酒廠的自動控制系統提供方,老李正忙著完善編程。哈斯來自內蒙,是我們的翻譯,沒有其它特別的事情,所以正躺在床上看著小說。

  我是整個項目的負責人,這個項目2004年就開始運作了,到今天2006年5月4日已經有2年了,而我剛接手這份工作10多天。國內建一個啤酒廠從奠基到投產最快是10個月,所以我接手這個工作后的壓力很大,從自己的親眼所見和同哈斯、老李的聊天,使我對這個項目有了些了解:設備大體已經安裝到位,但有很多細節問題,真正要協調好運轉起來,還需要做很多細致的工作。

  我把發現的問題逐一歸類并思考著解決的方案,同時估算著各設備提供商應到工廠整改、調試設備的具體時間,以及最終投料生產的時間。

  哈斯和老李為這個項目來烏蘭巴托很多次了,從他們的描述中我感覺最大的問題不是工作上的,而是蒙古人的排華情緒,來這安裝設備的中方工作人員有不少遇到過被蒙古人攻擊的事情,最嚴重的一次是一年前,幾個寧波誠惠公司的工作人員外出購物時被一群蒙古人攻擊,雙方互有損傷,蒙古警察趕到時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投入監獄,蒙古監獄被哈斯和老李描繪地很恐怖,人像動物一樣被關進狹窄的籠子里,而且還有水牢……第二天,幾個被中國大使營救出來的誠惠員工,流著淚發誓,他們這一生再也不來蒙古了。

  我也了解到,前兩個月蒙古剛發生排華運動,烏拉巴托街頭很多中餐館、中國公司的中文招牌被鏟掉,現在路過時仍能看到鏟掉后留下的隱約的中文痕跡,無奈、孤寂地停留在墻上。

  恐懼的心理讓我只打退堂鼓,這份工作還能做嗎?到時我能安全地回到國內嗎?我默默地問著自己。不行!似乎又有一個聲音在我心底回蕩:家里的妻子、孩子、父母需要我這份工資,并且這份工作可以使自己的能力得到全面發揮,按自己的意愿做出理想中的好啤酒。硬著頭皮迎難而上吧!既然接手了這份工作,就得盡力把它做好,并且讓蒙古的兄弟們也能看到中國人優秀的一面:勤勞、智慧、禮儀,同時也是值得信賴的朋友。

  窗外漫山遍野的雪在星星點點的燈火映襯下顯得格外清冷、寂靜、神秘。

  不知不覺中,我們三個人都進入了各自的夢鄉。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