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6:46:3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情醉滄瀾
  4. 第三章 失憶

第三章 失憶

更新于:2018-03-14 14:15:58 字數:3842

字體: 字號:
  漫天的碎屑和灰塵中,一條人影突然從棺材中站了起來。

  但見其眉發倒豎,滿臉烏黑,眼如銅鈴,一如被雷劈過一般。

  人影一經站起,一抹臉上的灰塵,便是四下張望,同時口中罵道:“呼,呸,誰他媽暗算老子,媽的,弄得滿嘴都是,這啥啊,黑不拉幾的。”

  剛把頭發一甩,還不待其緩過神來,便見到一道嬌小的人影向著他懷里投送過來,一道清脆猶如黃鶯般的聲音如期而至,“哥哥,你沒死!唔唔。”

  “啥東西啊!”張三一驚。

  當即便感覺好像自己被人給抱住了。

  當他看清懷中是個很漂亮的小姑娘時,愣了一愣,道:“你誰啊?抱著我干嘛!”

  張巧夢抬頭望著眼前邋遢之極的張三,笑了笑,也不說話,只是將頭埋向其胸口。

  不遠處的白雅云亦是一臉呆滯的將他給望著。

  從看到張三從棺木中站起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滿心的喜悅亦不知從何說起,任由笑容爬上自己滿是淚水的臉際。

  “軒兒,你沒死!娘能再見到你真是,真是太高興了!”白雅云怔怔地的說道。

  說著,竟是笑了出來,望向張三的目光變得異常的慈愛。

  這般氣氛卻是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半響,張軒回過神來,怔道:“娘親?”

  隨即,目光飛快的四下望了望,周圍的一切便是落入了他的眼中。

  他看到的不是以前熟悉的冰箱,電風扇什么的,有的幾張松木桌椅,上有水壺水杯什么的,兩扇不知道用什么紙糊的拼花木窗,和滿眼的白綾,從房梁的這頭纏到了房梁的那一頭。

  從張軒所站的位置剛好可以透過大門看到屋外,外面是一處小院,用紅瓦白墻圍了起來,院中種有三兩棵松柏,蒼翠欲滴,傲然而生。

  見到這一切,心頭便是一震,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臥槽,我這不會是穿越了吧……”

  透過散落在眼前的長發,依稀可以見到不遠處的婦人就那么活生生的站在那里,是如此的鮮活,根本就不像夢中想象的那般虛無縹緲!

  這一切竟是那么的真實!

  他輕輕掐了下自己的胳膊。

  當即從胳膊上傳來一陣疼痛。

  這是真的,張三在心里一聲低呼。

  該怎么辦?

  他低頭無意中望了望下方,目光順著撕開的褲腿,便是見到那只白嫩消瘦的腿。

  他嚇得退后一步,同時腦海中嗡嗡作響,就像要炸開一般。

  這條腿?不,這具身體不是我的,他在心里嘶吼道。

  他常年奔波在外,自己的身體很是清楚,怎么會是這樣的。

  借尸還魂!

  想到這張軒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現在的這個狀況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

  聞著張巧夢從身上散發出的那種很好聞的薰衣草香味,再看看近在咫尺的俏麗臉龐,以及那雙活靈活現的雙眼,是那么的純真。

  深深的呼吸了幾口空氣,拼命的壓制下自己心中那復雜之極的心情,然后便是想到,只怕這里應該就是器靈所說另一個位面了。

  自己在之前的那個世界就是一個廢人,沒有父母,沒有朋友,就連最起碼的生活都成問題!

  渾渾噩噩的過了二十載,父母,親人,這些根本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如果這是一場夢的話,那他真希望這個夢永遠不要醒過來。夢醒時他又要面對生活的種種,人世的悲涼,只有在夢里,他才能大膽的去完成自己沒有實現的夢!

  在夢里他的女友永遠鮮活!

  在夢里他有疼愛他的雙親!

  在夢里他不用在飽受凄涼!

  在夢里他擁有他那只已經不可能在擁有的右腿!

  但這是夢嗎?

  現在怎么辦?他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亂說肯定會被揭穿,思緒揮灑間,終是讓他想到了一個,能讓所有人相信的理由。

  失憶!

  這可是21世紀玩得最轉的理由,無數小說,電視劇都為之神往!

  也許只有這樣他才能將眼前的困境跨過去。

  當下,面色一獰,露出痛苦之色,呼道:“哎呀,我的頭好痛!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張巧夢離他最是接近,自然聽得真切,小臉上頓現焦急之色,向他問道:“哥哥,你,你怎么了?”望著此時張軒的舉動有些不知所措,只得改抱為扶。

  白雅云見狀,面色一變,奔上前來,低聲問道:“玄兒,你你別嚇唬娘啊,娘這把老骨頭可再經不起折騰了。”

  “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來了!啊,我的頭好痛。”

  當即,白雅云一把抓過張三的手腕,急忙替其查看起來,雙目緊張的注視這張三,“我是你娘親啊,怎么你連娘親也認不得了嗎?”

  張三捂著腦袋,搖了搖頭。

  旁邊,張巧夢扯了扯白雅云的袖子,壓低聲音,道:“娘,哥哥不會是失憶了吧?”

  白雅云看了她一眼,沉吟一下,對她說道:“夢兒你在這兒看著你哥!我去把你爹叫來。”

  “嗯”張巧夢點了點頭。

  說罷,便是轉身而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殘影。

  張巧夢扶著張三從棺木上下來,俏臉有著些許緊張,對他說道。“哥哥你忍著點,娘去喊爹去了。”

  張三點了點頭,但依然是用手捂著頭。

  未幾,張三向著一旁的張巧夢看了過去,問道:“巧夢嗎?”

  聽到哥哥叫自己,張巧夢急忙轉過頭來,望向張三興奮道:“太好了,哥哥想起來了嗎?”

  張三搖了搖頭,“我想問這里是哪兒呀?”

  張巧夢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對他說道:“啊!這里是張府,哥哥你現在在家里啊!”

  “家里嗎?哦,我現在是一點印象也沒有了。”張三捂著頭笑道,“看來要你幫我好好回憶回憶了。”

  “撲哧”張巧夢忍不住笑了出來,笑道:“看你哥哥你是在擂臺上被打傻了,居然連我和娘親都不記得了。那我現在好好和你講講看你能不能想起點什么!”張巧夢沒好氣的說道,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是出了什么狀況,只得選擇相信張軒所說的。

  “除了娘和你,張府還有些什么人啊?”張三故作頭痛的問道。

  張巧夢又急忙扶住他,小嘴就像數星星一般的娓娓道來,“家里有太爺爺,爺爺,祖母,二叔,三叔,四叔,還有各位姨太,你還有二十來個兄弟和姐妹,咱娘親和爹爹,你和我,我們爹爹是家主,咱家人最少,家里不算旁系,加上家丁丫鬟什么的有五百三十多人!”

  “這么多!”張軒一驚,看了她一眼,笑道:“那我在我這么多的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幾呀?”

  張巧夢伸出三根猶如白蔥般的手指,“第三。”

  張三不由得嘴角抽了抽,媽的老子叫張三就排行第三,這也太坑爹了吧,收起心思張三再次問道:“那你呢?”

  小丫頭俏臉上掠過一抹落寞,低聲道:“女娃子在府中是沒有排行的,有也只是在眾姐妹間按出生的早晚弄的那所謂的排行,做不得數的。”

  聞言張三一愣,道:“怎么咱爹娘還重男輕女啊!”

  張巧夢苦笑一聲,聳了聳有些柔弱的肩頭,回道:“女孩子長大了就要被嫁出去,以后既不能進長老會,又不能隨便回來,因此家族是不會過多培養的,那樣完全是給別人做嫁衣,浪費資源!”

  張三多看了這個便宜妹妹兩眼,怔了怔,不知該說什么好,偌大一個張家,身為小姐應該享受極高的待遇才是,但實際上居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張三思索了一會兒,面上浮現一絲疑惑,道;“可我看到咱娘親那身法好像不是一般人啊!不是說女的不被允許修煉嗎?”

  小丫頭笑了笑,眼中涌現出一抹崇拜之色,道:“看來哥哥你真是什么都忘了,娘親可是來自大家族的人,在一些大家族,那些小姐們可是關乎家族的臉面,一個大家族的人如果連一點修為都沒有出去還不被人笑話啊,大家族并不在乎那點資源的。”

  “哦,”張三點了點頭,露出釋然之色,“那咱太爺爺輩分那么高,他修為怎么樣?”

  小丫頭笑笑,比了個劍指,“具體我不知道,總之很厲害!”

  張三也是了然,女孩都不被允許修煉,恐怕修煉上的事情她也弄不明白,張三坐了下來,把小丫頭抱在懷里,笑著拍了拍她的腦袋,“那你以后愿不愿意跟哥哥一起練呀?”

  “好啊”張巧夢一喜,不過隨即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之色,低聲道:“不過爹爹是不會同意的,咱家分配的資源只夠哥哥你一人的。”

  “那,那些叔叔伯伯他們家也一樣嗎?”張三眉頭皺了皺。

  張巧夢急忙搖了搖頭,正色道:“不一樣的,多一人就多一份修煉資源,同為張家子嗣,是不會厚此薄彼的。其他就看各自的天賦了。”

  臥槽,那不是說之前那家伙一掛,這一家應有的那份資源不也沒有了!

  張軒如此的想到,不過隨即便是釋然了,偌大的一個家族,暗地里的競爭肯定少不了,不過之前那個雖然死了,可自己卻是借他的身體復活了,這想必不是某些人樂意看到的吧!說不得之前那個就是被某些人害死的也說不定,

  當然,張三這也是猜測。

  似是要驗證張三的話一般,不光彩的一幕正在某個角落悄悄上演著。

  張府的西院,其中的一間屋子里,房門被人從里面反鎖,

  屋內正堂上此時危坐著兩個中年男子,旁邊還站著一位中年婦人,此時他們正在交談這些什么。

  其中一位身材高大,面相略黑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眼前二人一眼,道:“現在那個小子死了,就沒有人和我們爭了,老四你說說下一步我們該怎么辦?”

  坐于其旁邊略顯消瘦,被前者喚為“老四”的中年捋了捋胡須,眼中閃過一絲陰翳,冷冷的說道。“那小子是死了,可我們最大的麻煩還在,只要他還坐在那個位置上我們就永無出頭之日!”

  他們旁邊的中年婦人聞言亦是插口道;“還有老爺子,他始終是對我們幾個看不上眼。”

  那婦人長有一雙狹長的丹鳳眼,此時微微的瞇著,給人一種心狠手辣之感。

  說罷,一旁的消瘦中年眼皮抬了抬,冷道:“二哥,要不想個法子將老爺子弄出去?”

  “弄出去?”高大男子眼睛一亮。

  “嘿嘿。”消瘦中年冷笑一聲,對著自己脖子比劃了下,森然道:“對,弄出去,然后我們讓他永遠回不來!”

  高大男子點了點頭,道:“這個方法不錯,那你說說應該怎么辦。”

  “你們不會想要向老爺子動手了吧!”婦人神色頓時一變。

  高大男子看了她一眼,神色中似是有些不悅,反問道:“怎么都這個節骨眼了,你害怕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