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6:32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LOL星神召喚師
  4. 第1章 劍與希望

第1章 劍與希望

更新于:2018-03-15 19:36:02 字數:4480

  白輝愣在當場,目瞪口呆。感覺喉口里的水份都被蒸發得一干二凈。

  火光越來越淡,里面的人影逐漸顯出真容。

  眼前這人,身上披著鳳羽金甲,光芒環繞,猶如神女臨世。然而那超然無暇的氣質里,卻透出俯視一切的孤高。

  白輝愣了半響,才慢吞吞道:“你……是曙光女神,蕾歐娜?”

  “是。”

  女子語氣簡潔明快。

  到現在,白輝還能感覺到身體里殘留著一絲酥酥麻麻的感覺,不禁感嘆:

  聽說過電腦漏電的,還沒聽說過被電得穿越的……

  到底什么情況?不是在做夢吧?

  白輝的手指抵在臉蛋上,頓了頓,卻將指頭伸入嘴里。

  咸的!真不是夢!

  “有何吩咐?召喚師。”

  女子見他這種怪異舉動,眉眼微沉,似乎有些不悅。

  “啊?咳!不好意思,沒,沒事,你回去吧。”這話剛一出口,白輝立刻就后悔了,暮然感覺到一股殺氣壓來,不自覺后撤一步!

  面前這位美麗動人的女子面色忽變,緊了緊手中的鋼鐵圣光劍,緩緩朝他逼近:“說什么?”

  我的媽!這種金屬光澤!這種氣勢!真人真劍啊!

  白輝只覺得心臟砰砰的亂跳,急急解釋:“我,我的意思是啊,我不是什么召喚師……你認錯人了!”

  這位女神不自覺散發出來的氣場,簡直如太陽一般灼熱,讓人心神震蕩,此時此刻,白輝只想盡可能蒙混過去。

  女子合眼沉吟,片刻后,淡淡說道:“以我神覺,體內與你系著某種關聯。我確因你而來,你不是召喚師?又是什么?”

  某種聯系?

  白輝胡亂揣測:“在原來的世界,我的確是打輔助位比較多,難道是因為這?”

  這種想法馬上又被白輝否決,想想也不大可能。畢竟,他只是一個常常帶領AD送雙殺的菜鳥輔助撒!

  “那個,其實啊,我是說……我就一普通老百姓,不懂魔法,怎么可能召喚出英雄?何況還是你這樣美麗的女神級人物!”白輝一邊打著哈哈,一邊腦子里飛速運轉,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怎么會來到游戲里的世界?

  “的確。在你身上感覺不到魔法能量。”蕾歐娜忽然轉過身去,帶起一片星火,“既然如此,再會。”

  說完不等白輝回復,便邁步離開。

  “這,這就走了?”

  白輝看了看周圍環境,叢林亂草,杳無人煙,反而急了,趕緊跟上。

  “別,別丟一人啊!這人生地不熟的……萬一遇著野獸……”

  白輝一面跟在蕾歐娜身后,一面打量周圍環境。這里看著像一座山上,周圍都是綠林。

  不過奇特的是,明明氣溫不算低,樹葉和雜草上卻都結滿冰晶一樣的東西。

  光線透過枝杈縫隙投射下來,印上女神的金色羽甲。白輝瞇著眼瞧去,真個是閃亮動人,褶褶生輝!

  兩人默默走了一路,白輝也不敢先開口說話。

  不知什么時候,前面的蕾歐娜停了下來,扭頭盯著他看。

  “怎么了?”白輝被看的一陣發毛,腳步也不禁頓住。

  “你……”

  蕾歐娜的語氣忽然變得躊躇:“想不想成為召喚師……”

  “算了。”卻不等他回答,又徑自往前走。

  白輝也不知道怎么回復,他又不會魔法,這就不是想不想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

  不過因為蕾歐娜率先打破沉默,倒讓白輝覺得,這位女神對于人類而言,好像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難相處。

  他快步跟上去,跟著蕾歐娜并肩走:“這是去哪里?”

  “……”

  “認識路嗎?”

  “……”

  完全被無視……白輝有些尷尬,心道,“她該不會是在生我氣吧?”

  立即用很認真的神情說:“蕾歐娜,我們一起吧,路上也好有個伴?”

  “不用。”

  “……”白輝只覺得語塞,這位女神雖然很美麗,但性格相當高冷!

  “走吧,再跟著我后果自負。”蕾歐娜冷不丁冒出這句話。

  “一個人待在這種地方才真死翹翹吧。”白輝暗暗的想,嘴上卻說:“女神大人,你……”

  可惜這句話還沒說完,蕾歐娜面色劇變,驀然抬手,一道亮麗光芒如利刃般劃破長空,驟然墜落!

  “轟隆!”

  大地在震顫,土石漫天飛!

  烈陽般炙熱的光束直接將地面砸出一個圓形巨坑,內里冒出裊裊青煙,觸目驚心!

  “咳咳……”

  白輝趴在一邊,灰頭土臉,咳了半天,才將嘴里的泥土吐出來。

  沉寂半響,忽的從地上暴跳起,指著女神大叫:“我說,不讓跟不就不跟嘛,用得著動粗……嗎……”

  聲音越來越小,卻見蕾歐娜執劍在手,一臉警惕的看著他。

  “又,又怎么了?”

  白輝再次被瞧得一陣發虛,但仔細看去,蕾歐娜這種臉色明顯有異常。

  “別動!”

  蕾歐娜忽然喝道。緊接著,光芒刺目,抬手竟又斬來一劍!

  “還來!”

  白輝只以為這位女神今天出門是不是口忘了吃藥,下意識一個蹲低,劍光閃過,背后傳來“噗呲”一聲!

  不對,目標不是我!白輝這會想明白了。只聽得蕾歐娜再度喝道:“還不逃!”

  白輝心中一緊,立即聞到一股腥臭味,后背嗖嗖的發涼,也顧不得許多,就地一滾,讓開原位。

  金光閃動,蕾歐娜擋在他身前,凝神凝氣:“原來是你!”

  “嚯嚯,不愧是曙光女神,早就發現了?怪不得小寶貝們都起不到作用!”

  這是一個悶聲悶氣的聲音,聽著極為怪異。

  白輝趕緊爬起來,抬頭望去,我擦!不自覺咽了口唾沫!

  對面的這東西只能用兩個詞來形容。

  好大……

  好惡心……

  一只猩紅怪蟲立在當場,像變了異的蜈蚣,頭兩側長著巨大犄角,外足如同鋒利鐮刀,而那體型,簡直是一座小山丘!

  在看旁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兩具身型略小的蟲尸。

  原來剛才是雷歐娜救了自己!

  白輝感激的道聲謝。不過女神依舊對他不加理睬,眼神只緊緊盯著那怪物。

  “虛空恐懼,科加斯!”

  蕾歐娜一字一字道:“為什么傷人?被英雄聯盟知道可是大罪。”

  “嚯嚯!英雄聯盟?不好意思,是指這個嗎?!”

  巨獸大口張開,從里面飛出一物。

  蕾歐娜抬手接住,略微一瞟,眸子閃過一抹金光。

  “競技指環。”

  蕾歐娜緩緩道:“原來如此,你背叛了自己的召喚師?”

  科加斯大笑:“不是背叛,是讓他成為老子力量的一部分而已!不用覺得驚訝,因為很快,你也會是一樣!”

  巨口砸吧兩下,落下幾行透明液體:“女神的肉還沒嘗過呢,滋味一定不同凡……”

  話音還未落,半空中忽然閃動光影,剎那間,蕾歐娜已然飛身巨獸頭頂。

  曙光女神似乎不欲與它多說,鋼鐵圣光劍上金光閃耀,瞬間劈落,正中獸顱。

  好快!

  白輝忍不住驚嘆,如此一擊,饒是那巨獸如何強悍,奈何半秒的反應時間都沒有,就被砍中要害!

  “哐當!”

  光芒四濺,巨獸身形大震,驀然,身前已出現數個深深足坑。

  與此同時,蕾歐娜身形回歸原位,但面上卻閃過一絲不可思議。

  白輝眼尖,立刻發現她握劍的手在微微發抖!

  在看那邊,科加斯雖然被這一擊擊退,但頭頂上只留下一道淺淺白痕,蕾歐娜這一劍竟連獸甲都沒破開!

  “怎么回事!”白輝也覺得不可思議,科加斯有這么強?連太陽之力都奈何不了?

  蕾歐娜神情凝重:“你,到底吞噬了多少人,才進化到這種程度。”

  “嚯嚯,猜猜看那!”科加斯搖頭晃腦,“不用急,下一個就是你!”

  “狂妄!”

  蕾歐娜橫劍在前,似要再戰。

  白輝見這狀況,忙上前道:“這家伙敢這樣出現,肯定是有備而來吧!不好硬碰,不如暫時……”

  不料蕾歐娜長劍一揮,正色道,“太陽怎會被陰霾驅散!我可是守護女神蕾歐娜!”

  “哈哈!”

  科加斯狂笑止不住,“烈陽教派都被滅了,沒想到你還是沒變!為了什么狗屁信仰,竟可以不顧一切的拼上性命!老子真看不慣,命都沒了,還談什么守護?”

  “野獸當然不會理解。”

  蕾歐娜長劍揮出:“不必多說,再戰便是。”

  “哼哼。”

  科加斯不屑道:“老子融合了召喚師的力量,而你卻是孤身一人,沒有召喚師的符文加持,你的鋼鐵圣光劍不過是廢鐵一塊,怎么跟老子打!”

  “你……”雷歐娜怒火中燒,可它說的卻是事實,從剛才那一擊就能看出分曉。

  白輝凝視著此時的她,忽然有些明白了。

  原來這就是她,為了心中的信念,明知不敵,卻不肯后退半步。

  在原來的世界里,白輝稱蕾歐娜為自己的本命英雄,但卻從來沒能真正了解過她。

  從小到大,自己只會被別人欺負,哪時候有過這種氣魄?

  守護女神,蕾歐娜。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她。

  她是真正的英雄,而自己呢?卻不是個合格的召喚師。

  不知哪來的勇氣,白輝忽然就鬼使神差跨出一步,喝道:“誰說她是孤身一人?”

  科加斯的笑聲戛然而止,扭頭看向他。

  直至被注意到,白輝才感覺到與先前截然不同的強大壓迫感,好像即將跌入深淵沼澤,心神都在不自覺戰栗!

  虛空恐懼科加斯,這可是貨真價實的!

  “老子還以為是誰敢大言不慚,原來是個沒有任何魔法能量的小屁孩!連成為老子食物的資格都沒有。哈哈!”科加斯察覺到白輝只是個普通人,立刻發出輕蔑笑聲。

  白輝體內翻涌如潮,光是這壓力,都快將他的內臟擠碎了。但他仍然咬牙堅持:“怪物,欺負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有種沖我來!”

  “……你說誰怪物?”

  白輝只覺得壓強再度增大數倍,身體忍不住開始微微顫抖,口鼻間有些發腥,似乎有熱流在鼻孔里打轉。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來到這個的世界,但是,這也許是老天爺送給他契機。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完美的自己,他也希望,有一天能夠變得勇敢,告別以前的懦弱。

  不能害怕!至少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就算死,也不要再做一條咸魚!白輝拼命將頭仰起。

  要成為心目中的那個自己,不抓住此刻,這輩子也許真的不會再有機會了。

  “你?”蕾歐娜先是驚訝,隨后又恢復冷漠神情:“明明不會魔法,逞什么能,讓開!

  “不!”白輝果斷回絕。

  “找死么!”雷歐娜忽然有些生氣。

  “當然不是。”白輝道,“作為一個男人,讓女人在前面戰斗,自己卻躲在后面什么也不干算怎么回事?所以,讓我跟你一起戰斗吧!”

  蕾歐娜嘆了口氣,有些無奈:“你不是對手,走吧。它的目標是我,這件事就本來與你無關。”

  “當然有關,畢竟我是你的召喚師!”

  頭一次說出這么強勢的話,白輝忽然就莫名激動起來,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蕾歐娜面容微怔,訝道:“你不是……”

  白輝故作輕松的一笑:“你說的對。無論陰霾有多深沉,但黎明終究會來臨。人不應該因為恐懼,就放棄希望。”

  “雖然我不知道你經歷了什么。但是蕾歐娜,如果太陽是希望之光,就讓我自不量力一下,成為你的希望吧。”

  這樣信口的一句話,卻讓蕾歐娜忽然愣在原地。此時此刻,這個人的眼神似乎慢慢發生著某種變化,里面好像有種似曾相識的氣息,但是實在太微弱了,根本察覺不出什么。

  “嗎的!你倆BB完了沒有,當我不存在?”一旁的科加斯早就不耐煩,足下已經蓄足力量。

  “轟”的一聲,朝兩人迅疾撲躍過來:“成為老子的餌食吧!”

  靜默良久的蕾歐娜忽然開口:“要成為太陽,就得先學會燃燒自己。也許會死,不后悔?”

  白輝堅定點頭。

  蕾歐娜嘴角抽動一下:“接著。”一物飛了過來。

  白輝接下一看,居然是剛才的競技指環。

  “將它戴上,才有與我戰斗的資格。”

  “好!”

  既然下定決心嗎,就絕不回頭。白輝當下套上食指。

  “砰!”

  此時科加斯的攻擊也到,蕾歐娜及時閃身上前以劍格擋住。

  不知是不是錯覺,白輝無意間發現,原本孤高女神的面上,竟閃過前所未有的神情。

  她……剛剛是不是笑了一下?

  “戰斗開始,跟著我前進,召喚師!”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