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4: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劍舞殘影
  4. 第二章 大難不死

第二章 大難不死

更新于:2018-03-16 21:09:34 字數:1939

字體: 字號:
  不知過了多久。

  天塹崖懸崖峭壁之上,離崖頂約摸三十丈的樣子,一棵估計需要三人才能合抱得住的常青樹橫空而出,甚是突兀。

  四周出奇的安靜。

  “嗯”的一聲,只輕輕一聲,卻如晴空一聲霹靂,轟然乍響。只見樹干之上躺著一人,這人不是別人,正式當日被劍宗破天一掌打下天塹崖的林楓。此時的林楓,全身絲毫不掛,卻是看不見丁點肉色。好嘛,敢情這小子全身盡是污垢,混雜著早已風干的暗紅血跡,實在是有些慘不忍睹啊。活脫脫的一具干尸,可說他是干尸吧,剛剛明明有發出嗯的聲音。相信此時若是有人在此,定會被活活地嚇死。

  不過,這林楓命也真夠大的,從天塹崖上掉下來居然沒死。就算是個劍尊強者掉下來都會沒命吧,其實這樣的事不是沒有過,曾經風靡一時的大陸巔峰強者,天殘劍尊殘天被一群劍圣圍攻,掉下天塹崖。從此,從劍之大陸除名。可偏偏在這光滑如鏡的懸崖峭壁之上,如此突兀的橫出一棵參天大樹,硬生生的“接”住了林楓。卻不說這些,就憑破天劍宗的那一掌,就足以要了他這條小命。

  “嗯,我已經死了嗎?”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的林楓緩緩睜開了眼睛。大概是太久沒有見過光線了,待到他完全睜開眼睛,竟已過去了一個時辰的工夫,原本輕柔的陽光也變得有些刺眼。

  大腦恢復清醒的林楓,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已經死了。這也難怪,以他當前的記憶,仍停留在當日的大戰。那名劍宗老頭破天的致命一擊,父親臨死前那飽含父愛卻無奈又悲憤的眼神,是自己永遠也無法忘記的。

  “可是,我好像又沒死啊?嗯,好像有種充滿力量的感覺。”林楓心里想道。

  其實,林楓之所以沒死還得從當日的那場大戰說起。當日,林青云以秘法燃燒自己體內的真元之氣和修煉多年的劍元之氣,強行將自己的靈劍封印在了林楓的印堂,也就是劍修者專門用來儲存靈劍的上丹田,劍之大陸的劍修者通常稱之為劍元空間。原本這對于從未修煉過的林楓來說,乃是致命的打擊。靈劍乃是劍修者用自己體內修煉來的劍元之氣長期淬煉,本身蘊含了巨大的能量,以林楓的凡人之軀,萬萬無法承受得起的。可偏偏在靈劍能量爆發的千鈞一發之際,破天的那蘊含了大量劍元之氣的一掌,適時的擊向了林楓。兩種能量本是同源,卻以一種奇妙的方式結合了,這也是林楓的一大造化。偏偏這種結合的能量體以一種特殊的平衡穩定下來,儲存在了林楓體內。并且,在兩種能量結合的過程中,無巧不巧的為林楓沖開了體內的奇經八脈,甚至包括劍修者公認的最能沖擊的任督二脈。所幸他林楓的運氣還沒有好到極點,剩下的三十六條小經脈卻是完全閉塞的。

  林楓此時體內經脈已經混亂到了極點。一般來說,劍修者是要先沖開三十六條小經脈,待到體內能量積蓄到一定程度時才有可能沖擊奇經八脈。可這小子倒好,恰恰跟別人相反。按理來說,像他這樣倒是件天大的好事,只要他沖開三十六小經脈,那他體內經脈也就全通了,沖擊更高層次更是沒有障礙,而且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也定是其他劍修者無法比擬的。

  當然,這些林楓是肯定不知道的。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他也從來沒修煉過啊。

  “我要為父親報仇!”心中斬釘截鐵的說道。

  可是下一刻,林楓就快絕望了。當他低頭往下看時,生生被嚇了一大跳,腳底有些發虛。腳下,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確是深不見底。

  在這短短的時間里,林楓從驚到喜,從喜道悲,在到無助,如此反復,對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來說,確實個不小的打擊。不過,這林楓心性也夠堅定,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平靜了下來。這歸根結底還是林青云的功勞,林楓只記得父親教導過自己,無論遇到什么事情,都必須冷靜下來,浮躁,只會給自己平添幾分煩惱。切忌浮躁。父親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我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為父親報仇!現在,我必須要想辦法爬上去。”說著,便朝巖壁走了過去。

  扶著巖壁走了幾十圈,始終沒有發現任何可以爬上去的路。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突出的巖石塊爬上懸崖,可是觀察良久,竟沒有一塊突出的巖石,整個巖石壁好似打磨過的一般,甚是平整光滑。其實,這也不難解釋。這巖石壁不知道經歷了幾千萬年的雨打風吹,就是有棱角也早已被消磨殆盡了。他不懂這些地理知識,自然是想不明白了。

  正在思考中的林楓突然也不留心,踩在一片青苔上,嘩地,一只腳架空。所幸他反應夠快,一把抓住了一根青藤,否則,哭都沒地方哭去。

  “嗯,那是什么?”就在林楓剛剛滑下的下側,能看到一個大圓弧,“山洞?”

  喜出望外的林楓找來一些青藤編成草繩,一頭綁在一枝粗大的枝干上。確定草繩夠結實后,林楓便迫不及待的順著草繩爬了下去,腳尖一點,隨后便彈進了洞口。

  洞口是向著東南方開的,此時正好能借著光線看清洞內的情況。整個山洞大概有一個普通人家的廳堂那么大,最里面有個小洞口。

  待到看清洞內的一切后,林楓不禁嚇了一大跳。地上是一堆白骨,旁邊有一把銹跡斑駁的鐵劍。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