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9: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蒼穹誰左
  4. 第二章 挑戰

第二章 挑戰

更新于:2018-03-17 14:27:06 字數:2090

  “獅山你不要太過分了”方雪看著越來越過分的獅山,俏臉也開始漸漸的變冷。

  “我說你怎么敢跟我這么說話,原來背后有人給你撐腰呀”看著臉色越來越冷的方雪,獅山對著左文譏諷道。

  不過這次左文可沒有理他,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一直狗不斷的對你狂吠,難道你還總想著還回去不成,左文直接來到了圍著靈兒的十幾人身邊,伸出拳頭就揍,雖說這些人比左文早一個月進來,不過資質一般,目前是在二品淬體和三品淬體之間而已,何為淬體,就是練己身,將自己的肉身練好,打下一個好的基礎,在這個階段,拼的就是純粹的武力,肉身。

  淬體境界分九品,每三品為一個分水領,如今左文在四品淬體,他們這群人和左文相比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不到一會兒,左文便將他們全部放倒了。

  “廢物”看著十幾人迅速被左文放倒,獅山雙拳緊握,就差自己沖上去和左文干了,不過看了看方雪,又忍了下來,雖說他無懼方雪,但是現在鬧僵也是很不好的。

  “左文哥哥,剛剛嚇死我了”靈兒直接撲到了左文的懷中,緊緊的抱著左文,剛剛可真的嚇壞了他,而左文也的確感受到了靈兒那緊張的心情,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后腦勺。

  另一邊,獅山看著左文和靈兒那么親熱,陰沉著臉,對著左文一字一頓的說道“左文還有,三個月,將是開陽學院的大比之日,我們在那一天比一個高下,如何?”

  “獅山我看你越過越回去了,你一個老生竟然處處為難一個新手,你好意思嗎?”方雪怕左文腦子一熱便答應下來,便搶先在左文開口之前說了出來,畢竟這是差了一個大境界,是很難彌補的。

  獅山看著閉口不言的左文便知道他是不可能受激將法了,隨機冷冷地說道“我有一個弟弟,名為獅霸,現在是五品淬體,不知道,你可敢不敢接戰。”

  “有何不敢”,左文一腳跨出,要說獅山僅僅比他高了一個大境界,不接戰也就罷了,而那個獅霸才比他高出一個小境界而已,不足為懼。

  “好”獅霸陰沉著臉,他現在就想回去督促他弟弟修煉,在三個月后一定要戰勝左文,這個左文著實讓他討厭,掃了一下還躺在地上叫喚著的一群小弟,獅山又是一陣氣,“你們還不起來,是打算在這里一直躺下去嗎?”說完便轉身離去了,看著老大離去,躺在地上的那十幾個人紛紛爬起來追了上去。

  “這個獅山還真是討厭,好像誰都必須供著他似的”羅陽看著漸漸遠去的獅山憤憤地說道。

  “都怪靈兒,靈兒又為左文哥哥招惹麻煩了”看著獅山和左文的挑戰,靈兒心里很不舒服,她的存在好像總是伴隨著麻煩。

  “不怪靈兒,是這些人,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認為天下所有東西都是他所有”左文微瞇著眼睛盯著獅山那一行人。

  “乖乖,之前,聽他們說靈兒你是多么的漂亮,我還不信,如今看來,真是我見猶憐”羅陽搖頭晃腦,,評價著靈兒。

  眾人聞言哈哈大笑,而靈兒則是把他當成了又一個放蕩子,抱著左文更緊了,羅陽當然也看到了靈兒的動作,額頭冒出幾根黑線,這靈兒是將他當成流氓了呀。

  “靈兒這是方雪師姐,這是羅陽師兄。。。。”左文將靈兒從他身上扒拉下,便將眾人依依介紹給靈兒,靈兒也一一的叫著,當她叫到羅陽的時候,不由的吐了吐香舌。

  “左文,你打算怎么辦”方雪看著左文,平靜的問道。

  “還能怎么辦,努力修煉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左文聳了聳肩,輕松的說道。要是獅山親自動手的話,那他也沒勝利的把握,如果是獅霸的話,想到這里,左文瞇了瞇眼睛,寒光涌動。

  “嗯,那你回去吧,抓緊時間好好修煉”看到左文已有打算,方雪便不再多言。

  “那就告辭了”他現在的確也需要時間,當即向眾人告辭,拉著靈兒的玉手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這小子真是好運氣,這么好的人而都讓他得到了”看著左文和靈兒的背影,羅陽又感慨了起來。當然,回應他的只有眾人對其赤裸裸的鄙視。

  “左文哥哥,我們到了”開陽學院很大,每一個學生都有自己獨立的庭院,如今左文和靈兒便站在一座屋落之前,在庭院之前,種植著花花綠綠的花,這些花當然是靈兒弄得。

  “嗯,怎么了,嗯?你的臉怎么那么紅。”不過發現靈兒正盯著自己的手看時,左文恍然,自己正牽著靈兒的手呢,連忙松開自己的手,并連說對不起,左文到目前為止也是第一次主動牽著靈兒的手。

  “靈兒不怪左文哥哥,其實。。。其實靈兒也很喜歡剛剛的感覺,靈兒也愿意伺候左文哥哥”說完后靈兒頭更低了,臉紅的就像蘋果似的。

  “咳咳,那個。。。那個靈兒我去后山去修煉了呀,你好好的呆在這里,我到晚上回來”說完,左文便飛快的跑走了。只剩下靈兒呆呆地看著左文,眼神中流露著失望。

  后山,是開陽學院后面一個大山脈,有許多弟子在里面歷練,遠處一個少年迅速接近著后山,然后輕車熟路的朝著后山某一地奔去。

  這是一個瀑布,剛剛那個少年也就是左文來的了瀑布之下,感受著從高處奔流而下的水的力量,左文褪去了上身衣物,游到了瀑布中間的一塊巖石上面,左文迅速的盤坐好,讓瀑布不斷沖擊著自身。瀑布的沖擊力非常之強,尋常的五品淬體境界的強者都忍受不了這股痛,而此時左文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一絲裂痕,不過左文依舊在咬牙堅持,他深知,只有這樣才能充分發揮自己的潛力,而別人要是得知他是這么挖掘自己的潛能的話,肯定會認為他是神經病。因為這樣很可能會讓自己身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