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3:5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褪色的比拉朵
  4. 第二章 綠珠之森

第二章 綠珠之森

更新于:2018-03-16 20:51:30 字數:3336

字體: 字號:
  傳說中綠珠之森有精靈居住的,不過隨著大陸戰爭的爆發,綠珠之森的精靈大概都遷移走了吧。但是現在又有新的傳說——森林女巫。

  自從納魯達帝國簽訂了《魔法禁止投入戰爭及魔法嚴格管制條約》之后,就實行了民間的禁魔令,在首都科林奇達建造了全大陸最好的魔法學校或者說魔法研究院——法環。幾乎所有納魯達的魔法師都集中了在了這里,這座魔法學院甚至比一些城市還大,作為研究魔法的大本營。因此任何有魔法天賦的人都會被送到法環來學習魔法,而所有被評定為擁有8級魔法水平的魔法師都必須留在法環。

  不過現在貝爾西開始懷疑,是否真的是所有的魔法師都真正的被國家掌控了?因為眼前就有一個在使用魔法的少女。

  一頭綠發的少女,有些雀斑的平凡臉,如果不是她手里發出的光芒正在催使一顆樹苗發瘋似得長大,誰都會覺的這只是一個平凡的鄰家女孩,當然她臉上的神情倒是透露著一股少年老成的味道。

  一顆剛栽下的樹苗轉眼間就被成長為一顆雙人合抱的參天大樹,貝爾西驚訝的看著這一切。這就是魔法?

  “喂?看夠了嗎?”完成這一壯舉的少女轉過頭來看著貝爾西,臉上滿是厭惡的表情,仿佛在看一個討厭的蟲子一般的表情。“抱。。抱歉”貝爾西才發現自己已經駐足觀看了好久了,盯著一個少女看即便是在山村里也是一件不禮貌的事情。貝爾西準備繼續趕路了,但是這個綠發的少女卻有別的心思,只見從路兩旁的樹上猛然鉆出兩條藤蔓,直接往貝爾西的腿上纏去,貝爾西一驚,連忙閃躲,一個重心不穩坐到在地上,反而惹的綠發的少女哈哈大笑,看來這藤蔓便是她的杰作了。貝爾西心中有些惱怒,但想到是自己失禮在先,就隱忍著沒怒,站了起來,綠發少女卻是狡黠的一笑,雙手一揮,只見藤蔓又有了活力向他纏來,這次有準備,所以貝爾西輕松的躲閃開來。綠發少女見對方沒有出糗,有些不依不饒,雙手綠光一閃,嘴里也是念念有詞,只見貝爾西附近的樹上地上冒出來無數的藤蔓,這下貝爾西心中大怒。

  即便是我失禮在先,剛才也已經算是還清了,還這么不依不饒是有些過分了吧,這么想著,貝爾西也抽出了短劍。原本一臉壞笑的少女看到貝爾西拔出劍來,嚇了一跳,不由得后退了幾步。這綠發的少女原本只是想捉弄下貝爾西,卻不料貝爾西忽然動了真格。只見這四面八方而來的藤蔓大部分被貝爾西連根砍斷,不等綠發少女繼續動作,貝爾西已經放下背包,急速沖了過去。盡管坡腳的父親沒有教給貝爾西太多的東西,但是這些基本的戰斗技巧貝爾西還是學會了。少女已經緩過神來,她的雙眸發出綠光,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綠色的光芒,從腳底下猛然鉆出許多藤蔓,向貝爾西抽去,與剛才惡作劇使用的藤蔓不同,這次是真正用來戰斗的魔法,貝爾西用力揮動短劍,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砍不動這些藤蔓,反而手臂被一些藤蔓給打傷了。而少女也沒用乘勝追擊,貝爾西也不敢輕舉妄動,兩人對持了良久,綠發的少女卻已經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但是她閃耀著綠光的雙眸依然不服輸的盯著貝爾西,貝爾西卻忽然把劍收了起來。

  少女一愣,魔法就自己解除了,身上的綠光全部消失了。貝爾西見狀,便轉過頭去撿自己的背包,同時對少女說道:“剛才一直盯著你看是我的不對,現在我們兩清了。”“那你也是個小氣的男人”綠發少女說道,“你居然對女孩子拔劍相向!”“是、是,是我不對。”貝爾西頭也沒轉,背著背包就走了。

  “一點誠意都沒有。。。”

  貝爾西邊走著邊檢查著自己的左臂,剛才被打傷的地方,有些隱隱作痛。只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招惹到了奇怪的人,不過靜下心來,又想起來剛才那個少女,搖了搖頭,不行不行,臉太普通了,根本沒法跟瑟琳娜相比,想到瑟琳娜心中不免又有些小悸動,那身段和面龐,只覺的有些口渴,準備掏出水壺喝水的時候,貝爾西總算是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煩。

  “你迷路的很不是時候啊,朋友?”一個健壯的男人兇神惡煞的看著貝爾西,一把長柄雙手斧上透著斑斑血跡,男人的后面一左一右跟著兩個也是兇惡的男人,分別拿著彎刀和錘子,都不是好人的打扮。三個人向貝爾西慢慢逼近,顯然是三個強盜。

  這下麻煩了,就算是一對一,貝爾西也不過一半對一半的勝算,同時一對三那只有死路一條了。如果轉身跑呢?貝爾西思索著,卻發現那個使用錘子的人背后背著一把弓,如果轉身逃跑就會被當成活靶子給射成刺猬了吧。

  為首的強盜已經走到了貝爾西的面前,巨大的雙手斧散發著致命的氣息,一股戾氣壓迫著貝爾西,貝爾西只感覺自己雙腿有些顫抖,他連忙把右手搭在短劍的劍柄上,準備拔劍了。這三人恐怕已經是殺人無數,即便把全部的行李都給他們自己也在劫難逃,更何況自己這點東西根本不值幾個錢。“還真是有勇氣的少年,我應該說‘后生可畏’啊?哈哈哈哈哈。。。。”為首的強盜譏笑著走了過來,忽然縱斧劈來,雖說是巨大沉重的雙手斧,但是這強盜揮舞的極快,眨眼間已經是兩次劈砍,巨大的力量讓貝爾西不敢硬接,只得閃躲。“身手倒是敏捷”后面看戲的強盜說著,擺弄著自己的彎刀。

  看到對方是個不會還手或者說連劍都拔不出來的愣頭小子,為首的強盜不由得有些輕敵,斧子揮舞的也是毫無技巧,只想著能一擊砍掉半個人,好好體驗下血腥的刺激,貝爾西倒是已經冷靜了下來,靈巧的躲過這次攻擊后,他發現這是對面一個極大的破綻,幾乎全力的一擊沒有打中,強盜的全部重心都在斧子上面再加上心里有些散漫,沒有立刻恢復自己的平衡,貝爾西出手了。這是貝爾西年少的時候在歐卡代西曾經看過的一個招式,那一年在歐卡代西舉行過的劍術比賽上,一個來自異大陸的人,在發現對面破綻的瞬間才拔出刀,被稱為‘拔刀斬’的神奇技藝。貝爾西當然是不會這么高超的技藝,只不過是模仿記憶中的動作罷了。由于是第一次真刀真槍的砍人,所以原本應該是砍擊要害的這一擊,只打中了強盜的胸口,大部分的力道又被胸甲給吸收了,所以這一劍甚至沒有見血。

  “哈哈,叫你再輕敵”使用彎刀的強盜嘲笑著,而為首的強盜難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胸口上的劃痕,得虧對面是新手,要是和自己一樣身經百戰的人,剛才那一擊如果是砍脖子砍眼睛,那么自己非死即傷。想到這不禁冒出一身冷汗,也不再敢怠慢,小心的舉起斧子強盜罵道:“這小子,跟我裝孫子,來啊,我們好好玩玩!!”

  貝爾西砍出那一劍的時候也是手腳發涼,雖然對著木樁稻草人啥的砍過很多次,但是第一次拿東西砍人,還是有些不習慣,現在是強盜沒砍倒,自己倒是有些手腳發軟了。正當這時,一只利箭忽然襲來,貝爾西躲閃不及,右肩膀一陣刺痛。感覺身體一個平衡失調栽倒在地,那個使用錘子的強盜不知何時已經繞道了自己的斜后方,居然用弓箭暗算自己。貝爾西心中一陣后悔,剛才要是能就此砍斷那個強盜的脖子,恐怕對面也沒什么機會暗算到自己,現在前有利斧后有暗箭,恐怕是兇多吉少了。容不得他多想,面前的強盜已經高舉雙手斧,只要落下,自己這一生就得這樣草草完結了。

  不,不行!貝爾西咬緊牙,忍著右肩的劇痛,舉起短劍格擋,一股大力從右臂傳來,“啊——”徒勞的格擋勉強保住了自己的一條小命,但是短劍也被打飛,右臂已經失去了直覺,方才被震的頭暈腦脹,嘴里滿是血腥味,這下完蛋了!強盜扛著巨斧嘲弄著:“再多哀叫些啊?哈哈哈哈。。。”巨斧便急速的落下,貝爾西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這一擊已經避無可避了!!

  當的一聲,巨斧像是砍在了石頭上。貝爾西猛然回過神來,看見巨斧懸空在自己面前,吃驚的看著這一切,比他更吃驚的是那柄斧子的主人,那強盜吃驚的張著嘴,面前這個目標身上不知何時浮現出了一個護罩,“魔法!?”斜后方的強盜看著自己射出去的箭也像射在了石頭上面一樣的滑落在對手的身邊后,也吃驚的喊出來。

  “呀!!!”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貝爾西,他猛然站了起來,順手拿起了剛落在身邊的箭矢向面前的高大強盜扎去,這強盜也回過神,用手臂護住了脖子,使得自己撿回了一條命。但是貝爾西忽然發現自己的左手上忽然多了一把劍,準確的說,這是一把虛無的劍,由綠色的氣狀物凝聚成劍的樣子。不等自己多想,貝爾西對強盜砍了下去,“啊!!!!”躲閃不及的強盜左肩被砍了個正著,“快撤!!!”強盜們互相使了個眼色,架著受傷的大個子,逃跑了。

  貝爾西也沒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追擊了,頹然坐倒在地,感覺自己渾身都在疼,尤其是右肩,鉆心的疼痛,于是貝爾西昏了過去。

  “嘖嘖嘖,真是難看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