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3: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水流年
  4. 高中

高中

更新于:2018-03-18 18:26:46 字數:2976

字體: 字號:
水流年目錄
共2章
  我從小在海邊長大,離我家不遠的那條街上有個售樓的廣告語是:我家門前是大海。這廣告語立在路邊。上面畫了一個小孩面對著大海,一幅美麗恬淡的情景。每次我路過這里的時候,對著這廣告牌,總會產生一種鄙視的神情。若是沒見過大海的人,見到這個廣告牌時,心中不自然的會聯想到一個藍藍的海、藍藍的天,孩子海邊嬉戲的天然純真景色。但是對于我這種生于海邊的人來說,這個廣告牌完全是一個美麗的謊言。海邊總是飄著不知從哪里來的垃圾,水泛著圬黃色,讓人不忍看。進去洗一會兒澡就覺得頭疼。潮水翻來覆去的游個泳也不容易。至于聽潮更是糊弄人,這玩意兒大半夜的鬧怎么讓人睡覺。

  所以說現實和想象總會有那么一點差距。要不詩人這種職業的人那么少,因為身在想象中的人與現實連接起來總覺得有點困難。我在家鄉生活了19年了,終于可以里靠這個地方了。高考剛一結束,我就在心里盤算著去哪個地方好。要說心里一點也不留戀這里那是騙人的,但離開家鄉去位置地方的欣喜還是站了上風。遠在高三的時候我就和張欣談起過以后到哪個城市的問題。但是我倆剛好上不久,一次吃飯的時候,張欣表情嚴肅德問我“劉飛啊,你想報哪個城市的大學?”我半開玩笑的說:‘到哪都行,只要有你在,到哪兒都是甜的."張欣"切"了一聲,顯然多這個不明確的答案不太滿意,但想到我是要和她在一起的,又朝我嫵媚的笑了笑.其實當時對于城市的選擇,有"天南海北"之說.就是天津、南京、上海、北京四個城市,學習不論好壞的都想著去這四個城市。侯老張欣對我說,她是非常想去北京的,所以要我好好學習,跟她一起報考北京。我當著她的面立即答應。但是我心里卻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一定要去江南。從小就對江南美女懷有極其美好的愿望,那種小鳥依人的感覺讓我這個大小生活在北方五大三粗女人之中的男人總也想不出,所以便打心眼里想去江南。但是這種想法是不能和張欣說的,張欣1米75,雖說我1米83時比比她高了一點,可是小鳥依人的感覺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倆的結合也完全是對高三壓抑生活的一種排遣。

  我和張欣得熟識完全是巧合。雖說我倆高中三年都是一個班,可是前兩年我倆說過的話加起來也不超過十句,并且都是“真巧阿,在這里也能碰見你”之類的在校外偶遇時說的客套話。對他注意是那次她洗衣服。我們高中的條件特艱苦,宿舍樓時特別陳舊的那種,求里面根本沒有洗漱間,只是在樓下正對著樓道欄桿有一排水龍頭,我們平時的用水都是我們用一個個白塑料桶在下面水龍頭上裝滿水之后提上來用的。平時有些女生直接江西的衣服帶到水龍頭邊在水池中洗,而我們在中午吃飯時便喜歡靠在欄桿上向下看“風景”。有時會揪下一塊饅頭,讓它做自由落體運動。北滿頭達到的女生往往會滿臉通紅,好像這饅頭有讓人閉氣的功能,是女生一旦被打到就會憋氣傷臉。也有小部分女生一旦被打倒就會憤起直罵,直罵到男生們掃興返回宿舍。若是哪天士堂的饅頭被里面的師傅們弄得愈發難吃,其女生挨打的幾率也就愈發的大。要是陳其為饅頭定律也不為過。

  那次張欣在水龍頭邊洗衣服,被一個男生用饅頭打了一下,張欣同紅著臉抬起了頭,可不巧一眼看見了我,那男生早隱身了,她便以為是我干的。沒想到張欣平時聽乖巧的樣子。這時候京對我喊了起來:“劉飛,你給我的等著。”我可不能就這樣被冤,于是就調笑她:“到那兒等著呀,稻草暢小樹林等著嗎?”張欣本來是想罵我的,反倒被我站了便宜,操場小樹林是我們學校情侶們的寄聚地。吃了虧,她便紅著臉,端起臉盆跑回了宿舍,旁邊的男生更加賣力的起哄了。

  從那以后,張欣見到我之后,總是低著頭,紅著臉。有時在樓道中見著了她不好意思,我見到她這樣子,總是笑著說:“大美人,記者到哪兒去呀?”一來二去的兩個人就好上去了。對于我倆是如何好上去了的這件事,我和張欣總是有不同的看法,我認為是張欣先來勾引我的,她在我面前走路的時候雖然頭是底著的,但是屁股卻是一扭一扭的,很招人眼。我將這個理由陳述給張欣,她卻另有看法,她認為是我先去勾引她的,我是早有預謀,用饅頭去打她,然后搭訕,進行勾引。我倆爭論了半天也沒得出究竟是誰的隊。但是我倆卻是好上去了,在高三那種壓抑的環境中,也算是一種排遣把。

  但張欣卻是對我很好的,張欣學習特好,是班里的尖子生。而我只是中游偏上些。張欣因為一直想讓我倆上一所大學,所以總是逼著我去學習。每天放學后逼著給我講題。我對此是有苦說不出的,只能在背后叫她是“除了我父母外第三個逼我學習的人”。

  高考結束后的幾天,在家里睡了幾天腳,到處六大了幾天。成績便下來了。奇跡終究沒有出現,我和張欣烤得都挺正常的。我差了她30分。到學校添志愿的那天,我和她見了面。張欣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我要報考哪一所大學。我看了她半天終于說話,我想去江南,那就杭州吧,找相應的分數的學校報吧。張欣大概覺得我考得不是很好,心情也不會好的,竟然沒有和我爭論什么,只是望著我說,我要和你報一所大學。我驚訝的說:“這是天志愿書阿,可不是結婚證,簽了它你也不是我劉家的媳婦。你還是另找個吧嘿嘿。“張欣聽了我的話堅決不同意另找個,而且把我的志愿書也搶去了,把我倆的志愿添的一模一樣,是我這個分數段的學校。他把兩份志愿書交給老師以后,便對著我傻笑,倒好像是這就是結婚證似的,轉眼之間變成了劉家的媳婦了。

  中午吃飯時,平時挺不錯的各們湊到了一塊吃。平時不太會喝酒的張欣非要和我要酒喝。我到了一杯酒給她,干喝了一杯酒,張欣的臉便立即顯出紅撲撲的一片。見到她這樣子,我忍不住想笑,腦子里突然想到了一個詞,人面桃花大概便是說的這個樣子吧,臉上紅撲撲的兩團。然后張欣便一個勁的笑,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幾個各門也跟著一個勁的笑我了。反倒弄了我個大紅臉。席間,我問他們都報的什么學校。平時一塊打球的車明明去了泰山,和胖子一起去了,我同桌于小鵬非要去東北,。于肖鵬問我要到哪里去,我說要去江南,我這人天生怕冷。于肖鵬聽了直搖頭,操他媽的,和我一起去東北多好,冬天也不太冷啊。跟你說,東北的漢子特猛,女生也夠厲害的,去了以后我也是一東北猛漢了,以后見面叫我東北人。說完了就自己一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我們也跟著她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湊笑道:“你這東北猛漢別讓那里的女生整得爬不起來阿。來,給你加快黑魚吃一下,到了東北可吃不到這口了。”于肖鵬聽了后直說:“哥們就是哥們,好,那就把這一盤小黃花都給我了。”說完作勢要去辦哪一盤黃花魚。

  這頓飯支持到下午,最后我實在是喝不下去了,奏起路來也左搖右晃得。喝得大家什么話都說,胡亂的扯,最后都忘了是怎么分開的。我回家后第二天才醒來,我媽就開始罵我了,說我怎么能和那么多的酒,喝酒了還吐在地上了,真不象話。她嘮叨了半天我也不作聲。最后,她來了個結束語:“飯在廚房,有些油條,自己吃吧。我去上班了,別到處亂逛就知道闖禍”我對我媽笑笑說:“媽,您就放心吧,嘿嘿。”媽走后,起床覺得頭還有點疼,去喝了點豆漿,打開電視,發現電視正在播西游記,我翻了一遍臺,其中竟有四個臺是著西游記。從小時候,每個寒暑假,這個古典名著都要博上一遍,直播到我都長這么大了,弄得里面的臺詞我都背上來了。正翻著臺,電話響了,我接起來是張欣。張欣有點嗔怒的意思,說自己昨天喝酒有點不知東南西北了,都怨我。女人的邏輯是讓人不可理解,這怎么把喝酒都推到我身上了。停了一會兒,她又說要到海邊玩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水流年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