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2:17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巴黎的硝煙愛情
  4. 二 黑暗席卷

二 黑暗席卷

更新于:2018-03-16 07:43:25 字數:2918

字體: 字號:
  父親像往常的每一個早晨一樣坐在主位上文雅的切著自己眼前的牛排,身旁的母親卻顯得反常異樣。父親確保牛排被切成小份了以后便輕輕推到了母親的跟前順手一起遞去了杯牛奶,長桌上最前端是草莓蛋糕、葡萄甜餅、長棍面包、以及巧克力醬;后面則是散滿了細碎杏仁兒的羊角面包配上黃油,還有一盤麥片,我常常喜歡把它放到牛奶里面;旁邊則是雞蛋黃油牛奶面包、巧克力夾心面包、杏仁面包和奶酪。中間便是各種甜點:泡芙、熔巖蛋糕、慕斯蛋糕、芒果布丁、葡萄布丁。最后面則是牛奶煎蛋以及火腿,還有牛排。

  “親愛的,不要再擔心了好嗎?雷格不一定非會有事的啊。”

  “不,埃貝!我了解他,當他回來看到我們這垂危的國家,他不會甘心安于現狀的!你不覺得會出事嗎?為什么雷格在外面接近一年的時間突然回來?他或許是有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或許事情比報紙上說得更加糟糕!”

  “親愛的,我們不能改變不是嗎?我們的處境讓我們只能一味去接受但不能夠反抗。因為我們一個人的反抗會使千千萬萬的人都受到牽連與殺戮,我們無法抵擋。”

  “不,可以改變的。而是你不愿意,不是嗎?埃貝,你變了!你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你了。你忘記你的初衷了嗎?你應該去揭穿他們,去說破你所擁護得政府的騙局!現在的你是那樣的懦弱,膽怯;你將本該是槍林彈雨的字跡轉變的那么柔弱而不堪一擊!”

  “我又能做些什么?我即是說出一切又能怎樣,不明事理的人依舊那樣不是嗎?他們沉醉于巴黎紙醉金迷的生活,那我呢?我只有屈服,我們不可能與整個世界作對!我只需要保護好你保護好埃米莉與埃爾莎,我只是累了!真正明白的人,即使我不說他們也知道該怎樣做,而不明白的就算我再怎么說也只是糊涂!”

  “可至少你做了呀,現在的你像一只對風雨懼怕的老鷹,外面的腥風血雨讓你害怕了,讓你退縮了!埃貝,是,我們不可能改變一切,但如果我們什么都不做我們會后悔的,總有一天你會后悔你現在為什么不試一試!我們誰都不知道答案,我也不知道我們會帶來什么后果,但我們至少嘗試著去改變了!我們已經盡力了!答案不重要,至少我們以后不會后悔,更不會唾棄我們自己當時的懦弱。”

  “親愛的,你不會明白的。我們現在不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我們已經不再是當初的我們了,我們的孩子該怎么辦?我們要考慮的不只是我們自己,我們的決定關系著一家人的安危,是!我屈服了!我承認我輸了,又怎樣?我現在屈服,但我的思想不變,總有一天我們會卷土重來!那個時候這片貧瘠的土地上將開滿了鮮花,而我們也可以綻放。”

  “我要的不是屈服,更不會接受所謂的一時的屈服,這是一種恥辱!我們沒有錯,我們沒有侵犯過任何人,為什么?就像一塊兒牛排任人宰割?他們的手里有著帝國主義的刀叉,而我們應該反抗,讓他們明白我們的沉默不是對他們行為的默許,而他們則不過是一群強盜,但他們劫不走任何的東西。我們的民族就在這里從不會泯滅,而我們的人民是那樣頑強。我們會用我們所可以利用的一切東西,我們會去走一切途徑來告訴他們,這是我們的國家!”

  “你把一切都看得太過于簡單了,你依舊沒有變,但是社會上的我們要生存。我們畢竟是輸了!你可以狂妄的去認為你和我可以改變世界,但我們同樣也需要的是現實,而現實告訴我們的是什么?是放手,我們不愿意看見的東西很多,但我們不能因此而放棄我們的眼睛,這太過武斷了!還有很多的光明不是嗎?”

  “嘿,我的甜心們!怎么樣,昨天睡得好嗎?”母親看到我們后強打起精神起身向我們走來,臉上的笑容很是牽強也十分僵硬。她眼角依稀還掛有淚珠,臉色因為激動與生氣而泛著紅暈。“媽媽,你這是怎么了?”我問出了心中的疑問,我很明白我所得到的答案可以解釋所有的詭異,但我卻突然有一絲恐慌我突然不希望知道答案了。仿佛那個答案可以令我失去現在所有的一切,而我卻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默默的看著。那份壓抑令我無法忍受,我凝視著母親,她的內心似乎正在掙扎著驚起了波濤洶涌。父親什么也沒有說,拿過一個白色瓷質餐盤將四個小巧的杏仁巧克力蛋糕、一大塊的香草甜餅、幾片薄薄的火腿和兩大杯的牛奶小心的放在上面。母親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蹲在我和埃米莉的面前抽泣著,我看著她消瘦的肩膀無助的顫抖,父親端著托盤走到我身邊囑咐了我幾句。“埃爾莎,你帶埃米莉去樓上吃早飯好嗎?”父親并沒有等待我的回答便將托盤遞到了我的手中然后摟住了母親扶起她,緩步走去了臥室。

  我盯著托盤中的香草甜餅有些發愣,我和埃米莉都不喜歡吃香草甜餅,父親很清楚這一點,可今天卻將它放入了餐盤。

  “埃米莉,來吧!我們上樓去,走。”

  “埃爾莎?我不想吃香草甜餅,我不大喜歡它的味道。怪怪的!”

  “嗯?這個嘛,好吧。但也要吃一點,不然吃不飽,吃不飽的話會有小精靈朝你施魔法讓你沒法吃東西。”

  “我才不相信,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他們。”

  “他們只有在你看不見的時候才會現身,比如說你睡覺的時候,還有你干壞事的時候!所以,以后不要再動我的書啦,我可什么都知道。”

  “我才沒有動!是風吹倒的!”

  “哈哈,我什么時候說我的書倒了?”

  “你欺負我!你比我大,你應該讓著我。”

  “好,讓著你!”

  我寵溺的看著埃米莉,無意中一側身瞄見了母親哭泣的身影透過門縫映入眼簾,父親則站在臥室的床旁邊似乎在想著什么。我默不作聲的收起了笑容,帶著埃米莉到了樓上的吃了飯后便坐在書桌前沉思著。越來越多的疑點統統指向了一個事情:雷格叔叔的回來,按埃米莉所說的時間來算。雷格叔叔宣布回來的時間恰巧是父親生氣的日子。而父母似乎有意識的瞞著我們真相是那樣的可怕,而那句垂危的國家卻?????我不禁哆嗦了一下,一個令人不寒而栗的猜測在我的心里激起了千層澎湃:戰爭?我并不是對此一點不知,幾個星期前跟著母親去參加宴會時,曾經聽見過母親和瑪德太太聊起過。她們所說的事情似乎發生的離這里不遠,因為音樂過于大聲,在她們的言語中,我只零星聽見了幾個詞“德國”、“納粹”,不過我可以斷定這件事情的危害一定不只想普通書上說的一樣。我當時明顯的看到了母親緊皺的眉頭與嚇得蒼白的臉龐,不時還傳來幾聲驚呼與傷心氣憤的感慨。那天的舞會上不可思議的沒有人跳舞,本來熱鬧的舞池卻是空無一人,大人們好像都在談論什么事情。父親所說的反抗會帶來殺戮又是為什么?哦,不會的,他們不會進入巴黎,這里很安全,即使會進來也肯定需要很久的時間。

  當時的我只是一味的認為戰爭只不過會帶來黑暗與死亡,的確這已經是令人恐慌的了。但我現在才明白,這些只不過是一時之作,真正令人感到絕望與無奈的事是陷身一個愚昧而沒有任何希望的時代,那種深入骨髓的恨很容易蒙住人的眼睛,大多數的人正處于行尸走肉之中沒有方向唯唯諾諾。而真正有意義的事情卻又是那么艱辛,舞臺之上的光鮮之下那么丑陋,而背后的雜亂卻有著世俗無法接受的美好曼妙。那種深深的無力感夾雜著迷茫讓我無從選擇,長大后的我回想起時總會希望小時候的我可以單純點再單純點,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或許就不會那么掙扎痛苦了吧。什么也不懂比懂一點但不能去解決要快樂,這也是我在后面一直竭盡全力去保護埃米莉不讓她直面社會黑暗的一面的原因。我愿意自己去承擔一切,給她一片蔚藍的天空,潔凈的世界。清楚了又怎樣,我什么也不能做——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