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7:11:4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會說話的鏡子
  4. 第三章 簡單的手法

第三章 簡單的手法

更新于:2018-03-15 07:26:15 字數:3264

字體: 字號:
  晚上,明宇回到了宿舍,打開那本記錄了很多案例的筆記本,提筆寫道:

  “死者應該是死于窒息,也就是說兇手應該是死者熟悉的人。傳說或許只是一個引子,用來引起死者的注意或者是恐懼,這樣就能為殺人的營造一個應有的環境。

  “其次是動機,兇手花費很長的時候來散播傳言,來引起死者的注意,目的是什么?他殺死者的目的又是什么?既然是熟悉的人,為什么,要制造第二現場,兇手要隱藏的是什么?難道只是為了和傳說一樣,讓案件變成無頭公案嘛?

  “從現場的情況開看,第一現場不會離死者的房子太遠,這樣拖動尸體就是引起別人的注意,那就是說,第一現場應該就在附近。......等等,要是兇手用某種手法來掩飾或者用某種工具來運送尸體,就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或者兇手就是一個常年和運輸打交到的人......

  “要是這樣的話,事情也許就簡單了......”正在這時,明宇想起了他和那個中年隊長的約定,便摸出手機,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打了出去,電話很快通了。

  “陳隊長是嗎?我是方明宇,中午我們見過面的”

  “恩,我知道,你現在打電話,是想知道驗尸的結果嘛?”

  “果然是明白人,沒錯,不過我不想在電話里說,我是想告訴你,明天上午9點,要是方便的話,我想去看看尸體,到時候你在告訴我尸檢的結果,如何?”

  電話另一頭停頓了少許“好,我會在市刑警局的門口等你、”

  “好的,那就這么定了,我們明天見。哦,對了,還有個事情想告訴你,不知道有沒有用,殺死被害人的應該是他的熟人,而第一現場應該不會離死者的家太遠,所以,麻煩你們在附近好好的查查,可能會有什么發現也說不定。還有,那個謠言可以暫時先放一放,那個不重要了,兇手散步謠言的目的就是為了給謀殺打好前站,我想查是查不出什么結果的,所以,白天的3條里省去了一條,希望能給你減輕點壓力哦!”

  “什么,你說的是真的?”

  “沒有什么真不真的,在沒有明確的線索之前,一切都有可能的,所以,只能麻煩你了。”

  “好,我會盡力的,還有別的事嘛?”

  “沒有了,晚安,明天見。”說完,明宇先掛了電話。提起筆,繼續寫道:

  “兇手用的是最簡單的手法,簡單到被人遺忘的程度,正式因為這樣,整個事件才會顯的很麻煩,也許要是,看看尸體,事情會更接近黎明。”

  抬手看了下表:九點過十分。明宇收起筆記,躺在了床上:“沒什么新意的案件,有點失望,或許比我想像的難吧,希望如此。”

  第二天一早,明宇來到了市刑警隊,陳隊長——那個中年人果然在門口等他。明宇主動上去和陳隊問好兩人無語的進了刑警大院。

  ......

  “尸檢報告你看過了,有什么想法嘛?”陳隊問

  “和我想的一樣,窒息而死,兇器因該是常見的麻繩或者別的什么繩子,這樣一來我就明白了。”明宇,翻看著尸檢報告。

  “那你想怎么辦?”

  “不怎么辦,因為我想知道的事情還不夠全面,陳隊,死者的人際關系你應該查過了吧,什么情況?還有,你派人在家屬院里搜索有什么結果嘛?”明宇反問

  “搜索還在繼續,目前沒有什么發現,死者生前的朋友不多,關系好的只有3個人......”

  “我不想知道這3個人多余的東西,我只想知道,他們3個都是做什么的,會不會開車或者是搞運輸的。”

  陳隊的臉有點難看“3個人都會開車,而且都有自己的車,至于運輸的,好像只有一個.......”

  “好了,我只要這一個人的全部資料,可以嘛?還有,我要再檢查一遍尸體,不知道陳隊同意嘛?”

  陳隊的臉開始扭曲了“可以,我答應你,但是有個條件,你知道的東西也要告訴我們,我們不能只幫你收集證據。”

  “呵呵,陳隊,我讓你們幫忙調查的東西,你們也能用啊,那也是線索,怎么難道你們的調查沒有進展嘛?”

  陳隊的臉紅了“好了,你去尸檢室吧,讓小劉和你一起,他是負責尸檢的。等晚一些,調查有結果了,我再通知你。”說完轉身離開了。

  第四章鎖定目標

  明宇和小劉進了尸檢室后,陳隊立刻聯系了在現在附近調查的警員“現在有什么發現嗎?”

  “暫時還沒有發現,我們正在搜索小樹林,稍后在和陳隊你聯系吧!”

  “好的,一定要仔細的找,不能放過任何可疑的東西。”

  “好的”

  電話掛斷,陳隊去了資料室,因為在他們調查死者身份時知道他曾經有前科,他想去資料室看看有什么新的發現。這個線索他并沒有告訴明宇,因為在他看來,自己不能輸給一個毛頭小子!

  2個小時以后,明宇出了尸檢室,同時陳隊也回來了,在現場搜索的警員也傳來了消息,發現了血跡并已經取樣調查了!倆人見面,陳隊為了挽回被動的局面首先發問:“有什么發現嗎?”

  明宇笑而不答,陳隊心理犯迷糊了“這小子又想干什么?”

  “沒什么,和報告上的基本一致!”明宇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陳隊稍稍停頓“現在的搜索有結果了,發現了血跡已經取樣拿回來化驗了,如果和死者的血型一樣,那就是能找到第一現場了......”

  “那又能怎么樣?”明宇打斷了陳隊“如果化驗的結果不是死者的留下的呢,又準備如何?”

  “怎么會呢,你不是說,死者的住居不是第一現場嗎?又讓我們去搜查周圍的情況,難道有血跡的地方不是第一現場嗎?”陳隊心里有點窩火“為什么一切都是你說的對,真以為我們是吃干飯的!”

  “沒錯,我是說死者的住居不是第一現場,但是在樹林里找到的血跡,又有什么理由證明就是死者的呢?被害人全身沒有任何的傷痕,除了脖子上有繩索嘞過的痕跡外。那么樹林里的血跡又是從哪里來的呢?還有兇手既然在作案前散布了謠言,那為什么又要在一個夏夜,一個有眾多人在附近的小樹林下手呢?...在尸檢報告里也提到了,死者的胃液里還有少量的酒精,這說明他生前曾和某人一起喝酒,再從死亡死亡時間來判斷,報告上說,死者是死于半夜12點到1點之間,那么也就是說,他回到家里的時間或者被害的時間不會超過11點半,人的胃需要時間來消化食物,能在胃液里檢查出酒精,那證明,在被害的當晚死者的最后一頓飯是和自己的一個熟人出去喝酒了。去了什么地方喝酒,和什么人喝酒這才是問題的關鍵,而不是去化驗什么樹林血跡的時候。我讓你們去搜索,不是去找什么血跡,而是去看看死者在被人拖動尸體時有什么遺留的東西,或者有什么可疑的痕跡。”明宇一口氣說完了所有。稍稍舒緩了一下“陳隊,我知道這里只是一個很小的鎮,平時不會有什么命案發生,但是這一次發生了,你們難道就沒有一點獨立調查事件的能力嗎?你在這里應該當了很久的刑警隊隊長了吧,難道是多年的安逸生活讓你的腦袋遲鈍了,很多表面化的東西看不來。陳隊,你應該是前輩了,請不要再犯一些低級的錯誤!”明宇把心里的話說了出來,因為他覺得這個陳隊,根本沒有當刑警隊隊長的能力,或者是說,他沒有天賦。

  “陳隊,我只是個晚輩,我懂得的東西是有限的,不如你們老前輩,我知道,你一直在為我的介入不滿,有些線索沒有告訴我,你是想破案,但是不要太看重表面,同時,也不要太過于深化”說完,明宇轉身準備離開。

  “對了,我還想說,這個案子已經基本明朗了,我說的死者那個搞運輸的熟人,叫郭成,他的嫌疑最大,因為死者有前科,這個前科是,死者在15年前入世偷盜,誤殺了以為老人,那位老人交郭慶海,他是郭成的父親,后來死者因入世偷盜和誤傷被判了12年有期徒刑,12年啊,只有12年,這對一個失去父親的兒子來說是不是太輕了呢!”

  陳隊震驚“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說過我是個偵探,我想知道的事情都會想辦法去弄明白的。”明宇想了想“就像保存的日記,我想什么看都可以。”說完,離開了刑警隊。

  “陳隊,”這時尸檢室的小劉推了推發呆的陳隊“方明宇是國家警視廳認可的偵探,他可以通過各種手段來瀏覽或是獲取警廳存檔的資料,這時他剛才告訴我的。我看見他打了電話,剛才在尸檢室里。”

  “嗯!”陳隊簡單的回答了下,也離開了。

  在陳隊心里一直停留在明宇斥責他的時候,那段話不僅讓他無言,更讓他感到羞愧,一個干了30年的老刑警,就因為過了幾年的安逸生活邊的遲鈍了,一個簡單的案子,在眾多線索面前竟開不出真相“難道我真的老了嗎?”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