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6:4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御魂之上
  4. 第一章 誕魂日

第一章 誕魂日

更新于:2018-03-18 16:35:15 字數:2444

  不知是多少輪回前的事情了,我也快忘記這是一個怎樣的故事。依稀記得那****穿梭飛躍這片還算廣闊的天地,凌立于虛空之外,在這塊區域的漫長時間軸上,看到了這個故事……

  夜色逐漸浸染了整座城鎮,夕陽墜落,赤月未現,高高低低的房屋盡皆籠罩在幽深的黑暗中,沒有一星半點的燈火,似是一座死城!成群的飛禽鳥獸從背后的山林襲出,隱沒于遠方,陸地與天際交匯處不時傳來一兩聲野獸的嚎吼。

  沉寂,沉寂,天地忽而顫抖,忽而悄無聲息。

  倏地,漆黑無垠的夜空中突然同時出現十幾道體積巨大的青色閃電。陣陣雷鳴響徹天際,青色光影來來去去,給這個世界裹上了一層充斥著不祥的魅影朦朧。

  整個畫面大概持續了十幾秒鐘,隨著閃電的隱去消逝,出現一個綠色的光點,光點越來越近,圓點越變越大,轉眼之間,便成了一輪碧色圓月。

  碧月剛出現,原本死氣沉沉的城鎮似乎在一瞬間恢復了原本的生機。

  人聲,在這一刻沸騰,燈火,在這一刻點亮!

  一個小男孩站在人群之中,青幽幽的月光落在他的臉龐,讓人不解的是,他那張精致的小臉,左邊細眉上方刻著一個飄逸的黑色“憶”字,尤為顯眼。

  可能是因為和同齡人相比頭發太長,他竟把頭發捆在一起。

  “爺爺,您說,我的斗魂會是什么?”男孩眼中滿是期待,他望著旁邊拄著拐杖,白胡銀發的老人,緊張的問道。

  爺爺低頭看了看小男孩,眼中寒光一閃而過,俯身摸了摸小男孩的額頭,說道:“你這孩子,想這么多干嘛?”“唉,我想,小憶一直都這么努力,斗魂也一定會比其他小朋友的都要強大!”

  話雖如此,可老人心中盡是擔憂,卻都藏在了心底。他看看小男孩,拉住了那只小手,笑著說道:“不管小憶的斗魂是什么,都得以一顆平常心來對待哦。”

  本來就很緊張,小男孩的眼中泛起一絲不安,身邊的小女孩扯了扯他的衣袖,露出兩顆虎牙甜甜的說道:“哥哥,別擔心。”

  小女孩,年齡似乎比男孩小三兩歲,和男孩不同的是,小女孩長著一頭細密的紫色長發,雙眉細長,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似乎能從她的眼睛里看到星星,看到月亮,看到無盡的宇宙星河。

  小男孩咬咬嘴唇,重重地點了點頭,抬頭望向天空中的碧月,似乎是在期待著什么。

  這座城鎮,叫做耀石城,這個世界,被稱作“魂域”。

  今天,是整個魂域都非常熱鬧和嚴肅的日子——誕魂日!

  魂域的人一出生就會被烙上屬于這個世界獨有的印記。每年誕魂日,只要年紀達到六歲,在魂冥幽月出現之際,天地魂氣濃郁充足,通過激活儀式,以魂壇為輔,秘術為引,就能將這個印記真正激活。印記激活以后,人的生命品質、靈魂力量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不僅如此,真正擁有修煉天賦的人還可以激活屬于自己的先天斗魂!

  擁有斗魂,便可修煉魂力,成為御魂師!

  夜色多了幾分濃重,耀石城中心廣場上早早聚滿了形色各異的人,一眼望去,幾乎到處都是來激活印記的孩子以及他們的家人。

  廣場中央幾百平米的高臺上修筑了數十個魂壇,中間的那個魂壇最大,四周環繞著幾道金光,幾種其他色彩的光暈勻速律動著。旁邊兩個魂壇稍小,上面點綴著銀色光芒,剩下的幾個魂壇僅僅泛著淡淡幽影。

  每個魂壇上都按照特殊的順序擺放著數種晶體狀的石塊,這些石塊修砌著魂壇邊角,上面刻畫了一長串奇形怪狀的文字。在這些銘文上有青綠色光影浮動,偶爾閃耀出碧紅色的光輝,似是一種神秘力量。

  上百名手持長矛的鐵甲衛兵站在高臺四周維持秩序,這些鐵甲衛兵身高都很統一,透過鐵甲面具大概能夠知曉面具之下他們森冷嚴肅的面容。

  魂冥幽月剛剛出現不久,在一片熱鬧歡呼聲中,十幾個人沿著階梯整齊地從廣場的長毯上面走向高臺。其中十多人身著不同風格的袍子,手持法杖,另外幾人則是軍官打扮。在這十幾個人之中,有個肩掛披風的軍官走在最前面。

  他看上去四十歲左右,眉毛濃密,長得還算俊朗,眼中卻飽含著一抹不屑。他身著一身黑色勁裝,左胸口佩戴著一枚由紅色水晶制作的“B”字母徽章。

  B級御魂師!

  此人,正是由洛云國國主親自冊封的耀石城的城主,石穆杰。

  石穆杰頗有幾分氣勢,他走在最前面,在高臺前方停下,其他十幾人立刻止住腳步。

  石穆杰舉起右掌向臺下歡呼的人群示意安靜。維護秩序的鐵甲衛兵也立即順勢不停地舉放著手中鋒利的長矛。

  呼喊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氛圍。

  石穆杰向前走了兩步隱藏起幾分笑容,板著一張臉嚴肅的說道:“各位耀石城的民眾,一年一度的誕魂日到來了!”

  “魂冥幽月已經照亮了我們整個耀石城!今年誕魂日最激動人心的魂印激活儀式,已經來臨!”

  頓了頓,石穆杰繼續說道:“修筑魂壇耗費了我們耀石城大量的財資,按照規定,在不同的魂壇上激活魂印,需要繳納不同數額的魂幣。”

  “眾所周知,魂壇的品質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斗魂的先天品質。本次的費用和去年相同,金色魂壇需要繳納一萬枚銀魂幣,銀色魂壇需要一千枚銀魂幣,普通魂壇只需要五十枚銀魂幣。”

  石穆杰的臉上閃過一抹迫不及待的神色,戲謔一笑,道:“魂印激活儀式時間有限,那么,我也就不耽誤大家時間了,現在便開始吧!”

  石穆杰的話剛落下,廣場上再次爆發出整齊的歡呼。

  隨后,在幾十位御魂師的安排下,魂印激活儀式井然有序的展開,陸陸續續為前來激活魂印的孩子激活魂印。

  雖然每個父母都期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有一個優秀的前途,但是無奈于生活的壓力,尋常民眾都只得在普通魂壇處排好隊,畢竟,五十個銀魂幣,相當于一個普通家庭一兩年的收入總額。

  那些族中富裕的家族子弟在人數較少的銀色、金色魂壇處松散的站著,等待著人生一次重要的洗禮。

  長長的隊列中,有個小男孩緊緊拽著一個鼓鼓的錢袋,因為人多很擠,在他那小臉上,掛滿了汗珠,他那熾熱的目光中含著一絲期待,但更多的卻是不屬于孩童的憂慮。

  排在隊列中,他沒有往前面那個孩子的腦袋的方向看,而是一直盯著金色魂壇的方向。

  他想著:如果我也能在那里激活魂印,那我一定可以獲得一個厲害的斗魂,那樣我以后一定可以成為一個也很厲害的御魂師,以后可以賺很多魂幣,就不必再看這些自以為是的御魂師的臉色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