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4: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影殺傳
  4. 第二章 受辱,交易

第二章 受辱,交易

更新于:2018-03-16 07:08:29 字數:2435

字體: 字號:
  潤揚城往東五百里,有一座山,山直插云間,煙霧纏繞,恍如仙境。此山名流坡山,位于九州大陸極東,過了此山,便是東海。傳說山上本是妖魔橫行,兇獸泛濫,其中最厲害的當屬兇獸犼(hou)。犼以龍為食,生下數子,其中最為出名的就是神獸麒麟。不知何時,有一位趙晴的仙人在流坡山山頂一棵青松下得道,趙晴得道后,與犼大戰數年,最后一劍將犼連同流坡山劈為兩半,而后飛升高去。趙晴門下弟子不合,分為兩派,各占半山。得流坡山西者,因山頂有趙晴得道時的青松,故喚名青松派。得流坡山東者,以煉氣聞名,又靠近東海,取紫氣東來之意,喚名紫氣宗。幾千年的積累,兩派雖然打打殺殺,但儼然是九州大陸東部數一數二的存在。

  流坡西山,生凱背著生夢歷經一天一夜,終于爬到了山頂。一座宏偉的建筑矗立在山頂,山門四周,有無數點點星光飛來飛去。近了才發現,是人,仙人。生凱滿懷激動,妹妹終于有救了,這么多仙人,妹妹很快就能好了。狂喜的生凱抱著妹妹向山門走去。“咦,你個小孩子怎么會來到這里?”領頭的山門守山弟子打量著生凱,后面還站著七八個守山弟子。待生凱說明來意,領頭的守山第子不耐煩的一把將生凱推開。“原來是求藥的下人,我還當是哪位師叔的侄子呢!”生凱進不去山門,每逢山上有星光飛下,便跑去尋求幫助。生凱的腿追的青腫,絲絲血跡流了下來,卻沒有一個仙人為其停留,有的甚至用法術將其摔的老遠。生凱趴在了地上,喘著氣。守山弟子們嘲笑地看著生凱,領頭的守山弟子走了過來。“小子,想進山門嗎?”“想”躺在地上的生凱毫不猶豫,點了點頭。領頭的守山弟子邪惡地笑道,“兄弟們過來”,只見守山弟子們一縱排開,岔開雙腿。領頭的守山弟子指了指胯下,“從我們這鉆過去”。生凱透過守山弟子們的胯下,看到的正是山門的入口。“哥哥,不要,我們不求他們了”生夢哭著喊著。“沒事”生凱對著妹妹笑了笑,慢慢地從守山弟子胯下鉆了過去,近了,離山門越來越近了,還有十米,還有五米,生凱笑了,就剩一米了。突然,“啊”生凱發出一聲慘叫,最后一名守山弟子竟然用雙腿夾住了生凱的肋骨。抬頭一看,正是領頭的守山弟子,生凱疼的汗水直流,但是仍然向山門爬去,卻怎么也動不了。不甘心我不甘心,生凱的右手已經越過了山門的門線。“放開我哥哥”生夢不知哪里來的力氣,一口咬住領頭守山弟子的小腿,守山弟子一腳將其甩開。生夢在地上翻滾了幾個輪回。“不”看著妹妹被踢飛,秋名猛地站起,一拳揮向了領頭守山弟子的會陰處。領頭的守山弟子始料不及,捂住下體,痛苦不已“東哥,怎么樣,沒事吧!”四周的守山弟子關心道。“郭旭,給我宰了他”。名叫郭旭的守山弟子一步步向生凱走來,一個巴掌把生凱扇得飛起。生夢爬過去靠緊生凱,哭著擦著哥哥的嘴角溢出的血。生凱捂著沒有知覺的右臉,怒極而笑,“哈哈哈哈”,郭旭竟然被怔住了。生凱目光狠狠地把守山弟子們一一掃過,又看了看門上閃亮的“青松派”三個大字,咬牙切齒,嘴角溢出絲絲鮮血。“去死吧”郭旭似是惱怒自己竟被一個螞蟻嚇住,一個縱步,一拳轟向兄妹兩。不待郭旭殺來,生凱用勁最后一絲力氣,抱起妹妹,跳下了身后萬丈懸崖。

  半空中,“妹妹,對不起,哥哥無能,到死也不能治好你的病。”“哥哥,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生夢在生凱的懷里哭泣著,但眼神里流露出的更多的是深深仇恨。

  大派,何以為大,凡事出于其門,無論具細,都是滄海一粟,過眼云煙。

  正派,何以為正,凡事出于其門,事無對錯,皆是正道滄桑,吾道永存。

  生凱醒來的時候,竟發現自己在一處草屋石床上。“妹妹”生凱慌忙起身,尋找生夢。出了草屋,卻發現門前的樹下坐著一個紫衣蒙面的女子,長袖無風自動,宛似仙女。“我妹妹呢”生凱焦急道。紫衣女子纖手指了指隔壁的一處茅屋,生凱隨著手指方向看去,心定了下來,妹妹正在熟睡。

  “從來只聞人求仙,卻沒見過仙助人。”紫衣似是自語,又似乎在說與生凱聽。生凱身子一怔,想起這一路上的經歷,不外如是。以前的神仙故事描述的如何如何,而事實卻是狗屁。什么修仙大宗,什么名門正派,都是些沽名釣譽,虛與委蛇之輩。“你妹妹的病難治,但有一個地方肯定能治好。九州大陸極北,玄冰域”紫衣女子語氣不緩不急,“可惜這里離玄冰域何止千里萬里。”生凱聽到妹妹能救精神一怔,聽到紫衣女子后面的話,又垂下頭去。“我可以救你妹妹,但我可不是什么名門正派,在我的規則里,有付出就得有回報”紫衣淡然的說道。生凱聽到妹妹能救,下意識的就要跪下去,卻被紫衣女子一腳踢起。“你一個男孩子,看你的性子也是有耐心,有傲骨的,怎么動不動就給人下跪,豈不聞男子膝下有黃金。男子漢,可跪天跪地跪師跪父母,但就是不能弱于人。”紫衣女子皺起眉頭,不滿。“您教訓的是,但這一路走來跪得太多了,我只是希望這一次跪得有用。”生凱語氣顫抖的說道,說完撲通跪了下去“姐姐,求你一定要救我妹妹”生凱磕了個頭,認真說道。紫衣女子嚴肅地點了點頭,將生凱扶起,“我說過這就是場交易,我把你妹妹治好,你幫我辦事。我可以告訴你,你要辦的事情九死一生。當然,不管你死還是活,我都會實現我的承諾。你去不去?說實在的,我覺得你活著比你妹妹活著更好。”生凱堅定的搖了搖頭,“我妹妹一定要活著,我答應你。”“很好,你去的這個地方,倘若能完成任務,到時自然有人會安排你們兄妹見面”紫衣女子點了點頭,似乎想起了什么,“胯下之辱好受嗎?被人瞧不起的滋味如何?想報復嗎?只要你能在將要去的地方存活,你就能變強。”“我將要去哪里?”生凱好奇夾雜著期待。紫衣女子搖了搖頭,“永遠記住,不要問,用眼睛去觀察,用心去發現。”紫衣女子看了看天,“趁著這幾天天晴,好好欣賞陽光吧。”

  青松山山腳下,生凱看著山頂飛來飛去的鳥人,耳邊不時想起紫衣女子的詢問“胯下之辱好受嗎?被人瞧不起的滋味如何?想報復嗎?”生凱情不自禁地捏緊拳頭,默默道:“我要變強,胯下之辱,來日必報。”又看了看蒼天,大地,大吼道,“天不仁,地無義。我生凱發誓,日后除了師父,再也不會對誰下跪,哪怕是天,是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