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0: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腐敗之都
  4. 第二章 殘頁

第二章 殘頁

更新于:2018-03-18 19:49:34 字數:2554

字體: 字號:
  手槍的兩側開始吸收空氣,發出了一些颼颼聲,宇軒有點恐慌,畢竟自己還沒用過,突然開槍的話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可……狂獸已經在曉蝶身旁了,他看著這槍,心里暗道:這破爛槍怎么回事,怎么還沒子彈出來?等等……子彈,我好像還不知道里面有沒有子彈呢!

  狂獸看見宇軒拿槍指著他,心里難免有些害怕,特別是宇軒那把槍還一直在發出颼颼的聲音,對著宇軒就是一個怒吼,準備沖過去攻擊宇軒。

  聲音持續了3秒后,“轟……”巨大的聲響從槍口傳出,狂獸被擊中了,半個身子都被一槍打成了渣,血塊到處亂飛,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散發了出來,由于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的曉蝶,差點沒吐出來,宇軒因為槍的后坐力,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樹上,吐出一口血,因為宇軒小時候幫過母親殺過野獸,所以對這種場面是沒有感到任何不適。

  “宇軒,你沒事吧?你可別嚇我啊!”曉蝶跑到宇軒身旁心疼的問道,雙手剛想去抱起宇軒時,宇軒卻說話了,“……脫臼了,背……背部……痛。曉蝶……快……去把狂獸的……骨頭拿來……磨成粉,撒在……我手上。”宇軒有氣無力的說道。

  曉蝶聽到了宇軒說的話之后,跑到離她最近的一塊骨頭旁,把骨頭撿了起來還順手拿了塊石頭。

  曉蝶看著宇軒,宇軒現在的兩只手、胳膊,都是血痕,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

  她把石頭和狂獸的骨頭在宇軒的上方摩擦,一些白色的粉末掉在了宇軒的手上,宇軒的手頓時好了很多。

  “去……帶走一些……骨頭和肉,然后……快走,誰知道……里面還……有沒有狂獸……”宇軒站了起來,雖然手還沒有好,但是腿還是可以動的,“把槍……槍綁在我……腰間……”

  曉蝶在地上撿了一些骨頭和肉,按照宇軒的要求,把槍綁在了他的腰間。

  “你這個樣子能走嗎?”曉蝶關切的問到。

  “不……能……也得試試……”宇軒整個人好像要倒了似得。

  “那好吧!”

  宇軒在回家的路上跌跌撞撞,最后還是靠曉蝶攙扶才回了家。

  曉蝶把宇軒放在一個木板上,然后就把狂獸的骨頭拿出來,重復的用石頭和骨頭摩擦,直到宇軒叫停,她才去生火。

  原來在宇軒4歲時,曾脫臼過一次,那時候他的媽媽就拿過一些狂獸的骨頭給他用過,所以宇軒就記住了這個妙方。

  想著等等有肉吃,宇軒心里一陣激動,連自己是個傷員都忘了,只從他媽媽死后,他就再也沒吃過了,他媽媽死前,還會去制造一些陷阱,并每天去看看有沒有狂獸或者動物被捕捉,可是現在的自己可做不到這些。

  “鍋在哪里啊!”曉蝶問道。

  “在我床底”隨著狂獸的骨粉逐漸融入宇軒的血肉,他的身體也慢慢的好了起來,普通的對話是沒有問題了。

  曉蝶拿起了鍋說到“身體好些了沒?”

  “就等你煮肉給我補補了!”宇軒兩眼放光的說到。

  “還要再等一會”

  “三年都等過來了,也不差這一會,快快,都三年沒吃了。”

  曉蝶拿著鍋去旁邊的一條小河洗了洗,開始了她的煮肉之途。

  “宇軒,這是什么?”曉蝶看到了狂獸的血肉之中有著一張紙。

  “拿過來我看看。”宇軒說到。

  宇軒的媽媽識字,從小就在教宇軒,所以現在宇軒也可以在曉蝶面前耀武揚威一番了。

  “給你。”

  宇軒看了看那張紙,很明顯是已經被撕過的,上面寫著幾段話:

  以氣注雙手,精神集雙拳。

  攻之,則天崩地裂;

  守之,則堅不可摧。

  “應該是普通秘籍吧,而且這個還是殘缺的,應該是從白色秘籍上撕下來的吧?”宇軒一臉泄氣的說到。

  普通秘籍又分為白色秘籍、綠色秘籍、藍色秘籍、紫色秘籍以及接近古武秘籍的橙色秘籍。

  “有秘籍?殘缺的白色秘籍?宇軒你練一下吧,這樣以后就可以保護我了!”曉蝶一臉狡詐看著宇軒。

  可宇軒卻無奈的說道“這只有幾句話,怎么學?而且我連這幾句話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連氣是什么都不知道,還修煉,精神的話還知道,就是注意力吧?”

  “氣的話我知道,我爸爸和我說過!”曉蝶一副十足的學者樣,雙手抱胸的說道。

  “你爸爸?”宇軒很疑惑,原來曉蝶還有爸爸的!宇軒以為曉蝶是個孤兒,才收留她的。

  “他死了……”曉蝶回想了一下父親的模樣,心中點點心酸,眼中的淚水已經快要流出來了,可曉蝶硬是壓抑住。

  “對不起,戳到你的痛楚了。”宇軒觀察到了曉蝶的變化,現在只可以說一聲抱歉了。

  “沒關系。”看到宇軒說了一聲抱歉后,心情也恢復了不少。

  “好吧……說說氣是什么?”宇軒很好奇的問到,現在他可是充滿了興趣。

  “就是你吸氣吐氣時,身體兩側都會有一股暖流對吧?”曉蝶詳細的解釋到。

  “對啊!那就是氣?”宇軒試了一下,雙眼發出精光,看著曉蝶問道。

  “嗯。”曉蝶看著宇軒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帶著微笑的答道。

  “我先去煮肉了,你先自己琢磨。”曉蝶的肚子已經餓了,受到的驚嚇太大了,現在得吃東西去補補。

  宇軒一人坐在床上,獨自琢磨著:在身體的兩側要怎么聚在手上呢?

  反復試了多次后,宇軒發現,最多只能到肩膀而已。

  “吃肉了!”曉蝶端了個小盆給了宇軒,說到“這肉只夠吃三、四頓,明天又要去找吃的了,你的氣琢磨的怎么樣?”

  “勉強可以控制一點點。”宇軒在埋頭吃著肉,樂呼呼的。

  “好吃也不用吃得這么快吧!”

  “……”

  吃完肉后,宇軒又開始了運氣,他發現,自己的氣強大了幾分,難道狂獸可以增氣?他又試著運了一下氣,這次已經可以灌注雙手了,宇軒興奮的打了一下床,可……床也只是輕輕的搖動了一下,沒有什么天崩地裂啊?難道自己不夠熟練?以后一定要多練,但精神集雙拳,宇軒是怎么也做不到,還是先把氣練好吧!

  晚上吃狂獸的時候,宇軒吃完后再運氣時,發現氣又增強了,便問了曉蝶一下“曉蝶,你會運氣嗎?”

  “會,你問這個干什么?”曉蝶心不在焉的說到。

  “那你運一下氣,看看有沒有增強。”宇軒興奮的問道。

  “咦—為什么會這樣?”曉蝶運了一下氣,疑惑的問了一下宇軒。

  “狂獸的肉應該可以增強氣吧!話說你會運氣為什么不去打狂獸啊?”

  “我……這一時緊張就忘了,而且我也打不過。”

  “你會什么秘籍?”

  “藍……藍色秘籍”

  “……這么厲害還讓我保護你,你是一個神秘的人,秘籍叫什么?”

  “柔寒訣”

  “有什么作用?可以教我嗎?”

  “這個只可以控制溫度降低而已,而且只適合女的,可……你是個男的……”

  “怎么得來的?”

  “我爸給的……”

  “你爸是誰?什么地位?居然有藍色秘籍。”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