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39:1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中原道長
  4. 第一章 師徒二人

第一章 師徒二人

更新于:2018-06-29 17:23:19 字數:2491

字體: 字號:
  故事發生在中原國紀元2020年,由于地球大陸各大強國對資源的快速消耗,導致其不得不靠兼并或者侵略的手段去掠奪周邊小國的豐富資源,通過長時間的戰爭,此時的大陸的初步格局也基本定型,分為中原國、北洋國、太陽國、日曼帝國、梵竺國五大國,而其他的小國或者歸附,或者被武力兼并,即使能保持原有的國名,卻也只是附屬的存在,雖不達國破家亡的地步,卻有著名存實亡之感。這五大國之中,中原國卻是另類,向往和平的中原國完整地保留著原本的根基,從未展開擴張和侵略,國民依然過著和諧美滿的生活。。。

  天色已近傍晚,如火焰般絢爛的云彩慢慢西沉,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近夜獨有的氤氳感彌漫了整座山峰。

  林靖背倚著清平觀門前的石柱席地而坐,注視著下山的路。一條渾身赤金色的小狗耷拉著耳朵依偎在他身側,毛茸茸的前掌搭在林靖的雙腿上,時不時的往下山方向探探腦袋。

  “小黃豆,去看看師父是不是快到了”,林靖摸了摸趴在腳邊的小狗道。

  腿邊的小黃狗一個激靈地翻起身來,很通人性的舔了幾下林靖的手掌,隨即就順著下山的路小跑而去。

  半晌之后,林靖站起身來,踮起腳尖向下山方向看了看,已經看不見小黃狗的蹤影,應該已經是跑遠了。

  他席地盤腿而坐,口中念念有詞,隨即雙掌相對,迅速變換手勢,眨眼的功夫就變換了數十種令人眼花繚亂的花樣,口中念道:閻羅賜我令,令及酆都城,今吾喚汝來,于吾現真身,虎子,速速來見。

  隨著結印完畢,他身前不遠處的地面上竟然掀起一陣漩渦,而且范圍逐漸擴大,引起的波動也逐漸劇烈起來,滿地的落葉、輕塵隨著漩渦攪動著,一時間讓人看不清其中情形。

  而隨著煙塵的消散,一個頭戴斗笠涼帽、上插五色花翎的孩童出現在視野中。孩童的后腦勺還有一條細細的小辮子,看其年齡約在五六個年頭,兩只大眼睛,咧開嘴能清晰地看見兩顆尖尖的小虎牙。

  孩童見到林靖顯得很是高興,開口便道:“大哥,喊我作甚,哎呀,睡了這么久,都憋死我了。今天讓我欺負誰,我分分鐘欺負死他。”

  林靖聽罷,忍俊不禁,“就你這模樣還欺負人,也不知道是誰見到小黃豆都會嚇得屁滾尿流。再說了,師父可是不允許我在人前召喚你出來的,我能帶你欺負誰啊。”

  “你不知道那只小黃狗很邪門的,我親眼見過它變成一只紅眼金身的大怪物,說了你又不信。”

  他自然是聽出林靖這番話是來打擊自己的,一幅看不起自己的樣子,迫不及待地就向林靖解釋起來。

  “膽小就膽小,還要找借口,小黃豆這么乖,哪里像怪物啊。算了,看在你還小的份上,我就不嘲笑你了。”

  林靖裝作一副小大人的樣子說道,但其實林靖自己也不過比此孩童長上幾個年歲而已。

  孩童見林靖一副不信的嘴臉,非常郁悶,與林靖賭起氣來,雙手環抱,鼓著腮幫,再也不肯正眼看林靖。

  林靖發現自己真的惹惱了他,心知不妙,趕緊圓起場來,“哎呀,虎子,你別生氣啊,我信你就是了。”

  “虛偽,敷衍。”虎子不吃這一套,一口就拆穿了他的心思。

  “待會師父回來肯定要帶好吃的,看某人的樣子估計也是沒有胃口吃了吧。”林靖佯裝自言自語起來。

  孩童自然聽得一清二楚,撇了林靖一眼,終究是抵不住誘惑,立刻變了臉,“哼,那看在奶糖的面子上就原諒你這次,對了,那老家伙什么時候回來啊”。

  雖然他早已不是一個普通的在世孩童,但是心智卻停留在他當有的年紀,一副小孩子心性。

  “真是貪吃鬼啊,還號稱是小僵尸王呢,你看看師父召喚出來的那些銅尸,鐵尸,哪一個不是厲害無比,你呀卻就惦記著吃。”

  “哼,他們都是被祭練的尸體,一個個笨的跟石頭一樣,我可是靈性十足,不要拿我和他們比,這不是讓我跌價嗎。”

  “汪,汪,汪。。。”

  “糟了,師父回來了,趕快回去繼續睡你的大覺,晚點再招你出來。”

  “那條惡狗回來了啊,好吧,那大哥我先撤了,吃的不準吃完,多留點給我。”

  “知道了,真磨嘰!”

  林靖隨即雙掌合攏,手中結印,口念咒語:叩謝閻羅恩,善功退靈,急急如律令。隨著咒語念罷,虎子憑空消失,原地只留下一縷青煙。

  不多久,一個中年人模樣的男子便和小黃豆一前一后的回到了清平觀。

  這個男人便是林靖口中所提的師父,清平道長。

  若是外人的話,怎么也不會料到這個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男人卻是聲名在外的清平道長。

  “小家伙,現在結印手法倒是挺熟練,不是說了讓你不要輕易喚虎子出來嘛,雖說他身具靈性,但畢竟是僵尸,身上的尸寒和死氣都對你身體無益,下次要切記了。”林靖的一點小伎倆又怎么瞞得過“老狐貍”呢。

  “是的,徒兒知道了。”林靖尬尷地摸了摸圓滾滾的后腦勺,點頭應諾道。

  其實他心里也明白,師父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反對他和虎子玩耍作伴,否則也絕不會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畢竟山上人煙稀少,觀中又僅師徒二人,要不是有虎子相伴,林靖平時的生活也太無趣了一點。

  “回里屋吧,這次下山給你們帶了不少好吃的,有你最喜歡吃的奶糖。”

  “師父,你的脖子上有朱砂印,趕緊擦了吧。”林靖壞笑著說道。

  “啊,是嗎?這個,這個。。。”

  “哦,對了,這個是給山下一個女施主開光時不小心碰到的”清平道人趕緊掏出一塊白色緞質的絲帕在脖子上擦了擦。

  “師父,你這塊手帕可用了好久了,也不換一塊啊。再說這年頭還有用手帕的大男人,真是奇了怪了。”

  “你這小鬼頭,今天怎么管起閑事來了,長本事了是吧,要不再去蹲兩個小時馬步吧!”

  “不問了,不問了,您看天都黑了,外面涼,我們趕緊回去吧!”林靖笑嘻嘻地打起了馬虎眼。

  師徒二人一前一后的朝著里屋而去,小黃豆歡快的一路小跑,緊跟二人身后,而觀門卻任之敞開。

  自打林靖上山以來從未見過清平觀門關閉過,即使他和師父兩人一同外出也不例外。對于清平觀夜不閉戶的規矩,他也曾好奇問過師父。

  “因為師父在等一個人,我答應過隨時敞開大門迎接他的到來。”毛一鳴說起此事的時候,心情好像有點沉重。

  終究他還是沒有對林靖細說,嘆了口氣,“算了,你個小孩子也不懂。而且我們兩個窮光蛋,加上一個破道館,也沒人會來偷盜,觀門這東西可擋不住小人。”

  毛一鳴的回答讓林靖更是一頭霧水,不過他倒也不是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時間長了,他也就習慣了這樣。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