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6:3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崩壞之心
  4. 第二章 歃血

第二章 歃血

更新于:2018-03-18 11:07:10 字數:3018

字體: 字號:
  第二章歃血

  西歷2636年,超能力的發現令人類文明走向了鼎盛。

  西歷2638年,“夢魘”的出現終結了人類的繁榮,他們以攻擊超能力者為目的,生存、繁殖的方式都無從知曉。

  西歷2652年,在“夢魘”的蠶食之下,人類最后的堡壘——“阿瓦隆”成為了夢魘的目標。同年十月,總督威爾斯戰死,總督由將軍米勒接替。

  西歷2653年,由米勒主導的新政開始執行,人類被分為7個等級,由此確定社會地位及責任。在新政的作用下,人類得以生存下去。

  西歷2654年,就是今天。

  “人生來便有相貌美麗之人,身體強壯之人,有愚笨之人。所謂的正義與權只不過是弱者庇護自己的理由!弱肉強食才是這個世界最原始的真理!強者們啊,向夢魘揮下我們制裁的重錘吧!”櫥窗內的電視重復播放著米勒的動員演講,雄渾的聲音震顫著空氣,給人一種不可侵犯的感覺。

  望著城外森嚴的防線,破想起那一切人類的丑態,“強權即真理,真的是對了的嗎?”破將斗篷的帽子戴上,遮住眼睛,朝那厚重的隔離門走去。

  ........

  隔離門外,兩個士兵慵懶地站在哪里,望著這周圍井然有序而又毫無生機的一切。

  “啊.....啊!”一個士兵靠著門緩緩倒下,并不住地呻吟著。

  “你怎么了?”另一個士兵走了過來,還未走到兩步,“啊.....啊....”他也呻吟著倒下,未合攏的嘴角還流著口水。

  破麻木地看著這兩個士兵,戴上帽子慢慢地走過門去,他黑色的披風在陽光下顯得格外扎眼。

  兩小時后,S區。警報聲不絕于耳,四處都有士兵在站崗坦克游走于各個街道。

  在一座洋房里,亦靜靜地看著窗外的世界,奢華的衣服掩蓋不住她無盡的悲傷,一想起這座如同囚籠一樣的房屋,兩滴淚水就從眼角滑落,在抹著濃妝的臉上留下兩道印痕。

  “亦。”門外一個金發男人走了進來

  “曉?”亦連忙抹干淚痕,“有什么事嗎?”

  “還在傷心嗎?”曉默默的關上了門,“你明白的吧,如果你選擇離開,我們所有人都不會得到幸福。繼承了惡魔和天使兩種血統的你,無法掙脫這種可悲的命運。”

  “是,我明白。”亦凝視著窗外

  “我會陪你的,一定。”曉走了過來,半跪在地,用手擦干亦的淚痕,“一定!”

  站在門口的一個士兵突然舉起槍向另一個士兵開火,一陣槍聲,士兵應聲道下“快退后,亦!”曉一下子用手擋住亦,然后一道光束從眼中射出,那個士兵瞬間被燃成灰燼。

  “為什么你會在這里?曉。”破慢慢地走了進來,放下斗篷的帽子,深紅的瞳孔令人無法回避,“你不是被抓走了嗎?”

  曉咬了咬牙,什么都沒有說。

  “這是我的要求。”亦從曉的背后走了出來,“他是我的騎士。”

  “什...什么?”破似乎觸電似的,眼睛深深的凹了進去,“是這樣啊。原來我什么都不是呀,還這么義無反顧地來救你,為了力量連自己都出賣了,我真是可笑呢。”

  “破...破...你沒事吧?”亦關心的伸出了手

  “啪!”一聲脆響,破果斷利落地將亦的手打開,破抬起頭來,眼神變得令人恐怖,“那么,我就殺了他!”破一下子就沖到了曉的面前,一把匕首刺了過去,但曉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虛影?”破一下子轉過身去,“雖然我從來沒有想過和你交手,但你果然很難對付呢。是吧,曉,S級能力者,被稱為曙光的男人。但是,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很強。”

  “破,你到底怎么了!”曉一邊閃躲,一邊喊道

  “你背叛了我,打著被抓走的旗號卻呆在亦的身邊,你以為你剛才對亦做的事情我沒有看到嗎?叛徒!”破的眼中閃出一道紅光。

  “怎...怎么回事?身體動不了了?”曉一下子定在了那里

  “你曾經不是很愛哭嗎?不是很弱小嗎?為什么現在又以S級能力者的身份站在這里?”破的右腳在地上猛地蹬了一下,整個身體騰空而起,匕首徑直向曉刺去,“去死吧!”

  “不!”一束紅發在破的面前閃過。

  盡管破努力改變了匕首的方向,但還是刺中了亦,亦被刺倒在地,鮮血從手臂中流出。破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亦...亦...”瞳孔中的憤怒被溫柔取代。

  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破,亦笑了笑,“太好了,你終于又變回了那個平時的破了。”

  “亦...亦你別說話,我馬上為你包扎。”

  “不用了。”,亦緩緩地坐了起來,“我這被詛咒的身體不會懼怕這點小傷。”

  “亦,對不起。”破抱住了亦,“現在的我,無法相信別人,甚至連自己都不能相信。”

  “沒事,我依然相信你,相信你依然是那個溫柔的破。”

  “跟我走吧,亦。離開這牢籠。”破一把拉起亦,往外走去。

  背后卻有一陣拉力,“不,我不能跟你走。”

  “為什么?”

  “寄宿著惡魔和天使力量的我,從一開始就要替人類承受痛苦和悲傷,這是我的命運。我要在這里等待我們黃昏的到來,等待我的死亡。”兩行淚水劃過臉龐,亦松開了破的手,朝后退了幾步,“和我在一起只會為你帶來厄運,你走吧。”

  “那種可悲的命運怎么樣都無所謂!從一開始就無法反抗,也無法改變,等待著死亡。別開玩笑了!那份悲傷,那份痛苦,就讓我與你一同承受!”破一把抓起亦的手臂,允吸著她的血液。

  “夠...夠了,破,不要在這樣,這份命運我們無法改變的呀。”

  “如果連試都不試,怎么知道可不可以。如果有人阻擋我們的步伐,就算是神,我也殺給你看!”

  “那是不可能的,放棄吧!破”亦掙扎著

  “一味地屈服不會換來任何同情。你等我,我一定會給你自由!”破緊緊擒住亦的手臂。

  “那么,我等你,等你打開纏繞在我們身上的枷鎖,等我們自由。”亦停止了抵抗,癱軟在地上,看著眼前這個時而溫柔時而殘暴的男人,嘴角揚起了難以察覺的笑容。

  “嗯,我一定改變給你看。”破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啊...啊....啊!”一股黑氣從破的體內溢出,破的身體慢慢的懸空。

  “破...破你怎么了?”亦上前走去,一只手擋在亦的前面,曉默默地看著痛苦的破,“如果他一定要替你承受這份痛苦,就讓這份痛苦與罪惡以及這惡魔的力量在他的身體里扎根吧。”

  破的手背被燙出了幾個符文,背后一雙黑色的翅膀張開,“亦,我們的約定我一定會完成的,等我。”

  “嗯,我等你”亦看著空中的破。

  一陣強大的氣流刮過,破直接沖破房頂,飛向那無盡的星空。房子外面早已被士兵團團圍住。

  下面幾乎同時閃起了火光,子彈,炮彈,導彈以及來自各種能力者的攻擊從四面八方向破襲來。

  火光瞬間包圍了破,時間仿佛凝固了一般,沒有了聲響。

  “吶吶,破!”腦海中傳來亦稚嫩的聲音。

  眼前的亦還沒有長大,一襲紅發,白色的連衣裙讓亦顯得格外清純。一旁的自己坐在亦的旁邊,仰望著無盡的星空,“嗯?”

  “破,你想成為什么樣的人呢?”亦俯下身來,清澈的雙眸盯著自己。

  “我想成為希望。眾人的希望,還有亦的希望。”

  破的慢慢剝開了眼睛,時間仿佛又恢復了一般,接著就是一連串爆炸。硝煙消散之后,穿著風衣的破依然在天上,破深紅的瞳孔中出現了那個手上的紋章。

  “快!快開火。”下面的士兵慌了起來。一連串的攻擊又向破襲來。

  “沒有用的。”破的眼睛中映射著子彈的軌跡,“都太慢了!”破自如的躲開了襲來的子彈,一枚導彈從側面襲來,破一只手擋住導彈,瞬間將比自己大得多的導彈捏得粉碎。

  “擋我者,死!”一只無形的手打向下面,頓時揚起了數十米高的煙塵。

  “任何人都沒有傷害他人的理由!”一個雄渾的聲音傳來。

  “這個聲音?是那時救我那個的男人。”破還未說完,就被強大的重力給吸了下去。

  “砰!”一聲巨響,破被牢牢地壓在地上。

  ......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