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1:3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拜見祖師爺
  4. 第一章在下熊磊,有何貴干

第一章在下熊磊,有何貴干

更新于:2018-03-16 17:16:06 字數:3023

字體: 字號:
  清晨的校園里充斥著一種學習的氛圍,估計你老師沒少說一日之計在于晨,清晨是讀書最好的時間。其實在老師眼里一天24小時都是讀書的好時間,早上可以讀書,中午可以背書,晚上還可以寫個作業。不過在我眼里早上是睡個回籠覺最好的時間,尤其在晨讀中。

  “砰!”

  “誰TM是郝民敢!給我滾出來!”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看著站在班級門口幾個毛發顏色各異的小混混我有些不解,這幾個作死的家伙怎么混進來的,估計門口的保衛科幾個瓜皮跑去吃早餐了,班長可能去老師辦公室沒在班級里面,才讓這幾個小混混在這耀武揚威吧。

  由于這幾個家伙進來后一直在那里吵吵,為了不讓這幾個家伙影響我睡覺,我不耐煩的走向了門口。按照一般劇情來講初中生遇到這種小混混上門挑事的時候都是唯唯諾諾的,可惜在下從小就在爺爺的教導下鍛煉身體,我每天都會做一百個深蹲,一百個俯臥撐,一百個仰臥起坐再加上長跑十公里,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就變強了,才上初二年僅14歲的我,就有了175的身高,加上牛犢子般的身軀,配合我這濃眉大眼的兇神惡煞的樣子,說實話我比這幾個不入流的家伙更像混混,像他們這種雜魚級別的戰斗力,我雖然沒練過什么,光是打架積累的經驗就夠我收拾他們這種十來個沒什么壓力。

  “喂喂,你看到了嗎?這幾個家伙居然來找熊磊的茬,估計不是道上的吧?”

  “對啊對啊,東城第一惡少的名聲都沒聽過,估計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吧?”

  自從我站起來后,班級里這種討論聲就沒斷過,聽得我滿頭黑線,讓我有些火大,我不禁加快腳步向門口的幾個罪魁禍首走去。

  綠毛站在自家老大身前,自從自己一腳踹開初二四班的門后,大喊了一聲,周圍的人都一臉敬畏(關愛傻狍子)的眼神看著自己,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突然感覺眼前有點暗,綠毛發現有個大塊頭走到他眼前,對方長得兇神惡煞的,讓他有點虛,不過計算了下,自己這邊四個人,人數完美碾壓,心里又穩定了下來,“你丫的誰啊!在紅毛哥面前站那么高,信不信丫的削你啊!紅毛哥可是魁子巷老大!還不閃開!”綠毛心想,自己這話給老大長了威風,他一定夸獎自己的。

  看到眼前的綠毛得瑟的樣子我覺得他挺可愛的,自己可以表演一場為同學挺身而出與邪惡勢力做斗爭的戲了,順便洗洗自己身上那些莫須有的惡名。

  “在下熊磊,有何貴干?”我特意一副“我很拽你TM快動手揍我”的樣子回答,就是希望對方先動手,這樣我就有教訓他們的理由了。

  “我TM先削你丫的!怎么給和石頭哥說話的!”紅毛本來看著眼前的人就有點眼熟,還在思考著,聽完對方自報家門,這才意識到自己踢到硬茬子,對面這位可是號稱“東城第一惡少”的石頭哥,紅毛此時真想一巴掌把綠毛這個蠢蛋給拍回娘胎去。

  “誒,這不是石頭哥,真巧啊!那個,啊哈哈……”

  “石頭哥!”

  “石頭哥好……”

  紅毛三個小弟聽完自己老大話后這才意識到自己惹到大人物了,尤其綠毛此時都快跪下了。

  這TM鬧哪樣!到底誰是惡人!我怎么感覺我TM才是欺負人的啊!你們TM拿出來混混的骨氣啊,別這么慫好不好。看到對面四個立刻就點頭哈腰的樣子,我臉都黑了,合著這鍋又是我背咯。

  “你看,我就說嘛,熊磊是混黑道的吧?”

  “恩恩,估計這幾個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吧?估計熊磊會派人把他們砍了吧?”

  “啊!我錯了!石頭哥!我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這里!打擾您罪該萬死!您就放過小的了吧!”聽到周圍的議論聲,紅毛幾個當場就嚇得跪地求饒。

  “……”我此刻的心情像一片草原,上面萬馬奔騰,我混雞毛的黑道的啊!就是平時在外面和小混混打過架,還TM是好久之前的事情,還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你們TM三流電影看多了吧!還有你們四個,做人的骨氣呢!就TM跪了!他們看三流電影的時候也叫上你們了吧?你們是拿著劇本來演戲的吧!

  “滾滾滾!”我也沒心情收拾他們了,估計這鍋扣在我頭上摳都摳不下來了,我要動手了指不定他們會怎么以訛傳訛的,說不定下午就有什么“校園惡少一言不合就殺人”傳聞了。

  紅毛一聽,立刻帶著自己的幾個小弟屁顛屁顛的跑了。

  這都鬧的什么啊!我TM想保護同學的怎么就變成我欺負人了!我有些無奈的看著他們,你們別光看熱鬧好媽!他們開始是來找事的啊!都叫郝敏敢的名字了!我是在保護他啊!

  周圍的人被我這么一看,立刻噤若寒蟬。

  ……我TM就無語了好吧!我又沒威脅你們,你們這樣會被別人會誤會我是壞人的啊!我雖然長得磕磣了點,可也沒必要這么怕我吧?

  紅毛幾個走了后,教室就恢復了往常的秩序,該學習的學習該值日的值日。

  我來到郝敏敢的位置前面,打算問下那幾個小混混的為什么來找他,郝敏敢這人平時老實巴交的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平時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那學習不可能在外面惹事的,我打算問問他具體發生了什么,畢竟送佛送到西,我這做好事也要做一套吧?“我說郝敏敢……”我個子比較高說話喜歡雙手撐在桌子上。

  “啊!石……石頭哥!這是我早餐的錢孝敬給您了!我媽就……就給了我五塊錢!你不要打我啊!”我話才說到一半,郝敏敢就從口袋里面掏出五塊錢兢兢業業的放在桌子上,就像剛被強激安過的民女一樣,哆哆嗦嗦的話都說不清。

  郝敏敢此刻大氣都不敢喘,本來自己背書背的好好的,誰知道熊磊欺負完幾個校外的人又跑到自己面前,面對這種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惡少,嚇得他趕緊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了,只是希望不要挨打。

  ……我就TM那么像收保護費的嗎!?我不就長得兇了點嗎!有必要就直接把我化為黑幫分子嗎!拜托這里是學校好吧!拿出你做為勞動青年的榜樣啊!

  看到桌子上的錢,我的臉更黑了,得,我就TM不應該管這閑事,這下子黑鍋徹底扣頭上了,我自己都能想象今后什么“初二四班熊磊到處欺負同學還收保護費”會在學校傳播開來。

  “熊磊!你又在欺負同學!”

  “……[email protected]#¥!”我現在總算懂了什么叫做人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是什么感覺,聽到門口傳來這元氣滿滿的聲音這下子我這罪名坐實了,人贓俱獲。

  回頭看著元氣滿滿的少女,我有些無奈的說道:“班長大人,我說這是個誤會你相信嗎?”眼前的少女明眸皓齒,扎著單馬尾留著齊劉海,姣好的身段即使在校服的掩蓋下也能透露出青春的活力,正是初二四班的班長李勝楠,也是我這兩年來最大的宿敵,永遠都是活力滿滿的樣子,正義感和責任感十足,十分的有擔當,是老師的得力小助手,不對,估計在同學們的眼里班長的威望比老師大多了,像她這種女生眼里最揉不得沙子,更不用我這種在同學眼里更是“老鼠屎”一樣的存在。結果就是這兩年來班長大人一直在找我的茬,一直試圖讓我改邪歸正。我TM就沒邪過啊!至于我為什么會把她定義為宿敵……班長大人是有家傳武學的啊!她老爸就是當代唯一的永春大師啊!她家的武館整個城里赫赫有名啊!我TM還真有可能打不過她啊!雖然班長大人一直在找我的茬我還真沒和她動過手!美少女啊,實在下不去手啊……假如我要動手的話我的校園名聲就會從禽獸進化成禽獸不如了啊!

  “還用解釋嗎!回到你的座位上去!你都開始欺負本班同學了!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班長大人瞪我了一眼,示意我回到座位上。

  我神TM欺負過外班同學啊!我也懶得解釋,反正名聲夠臭了,我現在只想回到座位上眼睛一閉把這倒霉的一天睡過去。

  班長大人看到我老實的走開后,也沒繼續找我的茬先是安慰了下郝敏敢,然后讓郝敏敢把錢收起來后,還特意瞪了我一眼,就繼續忙她的去了。

  我回到座位上就開始“閉目養神”了,昨天打游戲打的有點晚,現在終于有空把覺補回來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