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5:2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狐裔人天路
  4. 第二章 神禹后宮

第二章 神禹后宮

更新于:2018-03-18 16:04:14 字數:3153

字體: 字號:
狐裔人天路目錄
共63章
  兩個道士并非泛泛之輩,胖胖的叫章羅,高瘦的叫臧云天,都是來自來自萬里之外的空桐山。師兄弟兩個奉了師命下山替天行道,一路來也不知做了多少好事,鏟除了多少妖魔鬼怪,闖下了極其響亮的名頭。因他們倆一胖一瘦,一矮一高,大陸上的修行界送給他們兩個外號,一個叫乾道托羅,一個叫云中黃冠。乾道托羅本來是“乾道陀螺”,形容章羅長得矮胖,同時稱贊他的大功法“逆轉風云”甚為了得,臧云天的成名絕技則是“鶴舞九天”誅神劍法。

  章羅自吹自擂給自己和師弟臉上貼了不少金,張寡婦等人卻一句也沒聽懂,只是迷迷糊糊覺得他們很厲害,終于逮著個縫隙,插話問道:“那。。。。能殺了狐妖,救回我兒子么?”章羅差點暈倒。

  臧云天道:“你們說的狐妖在哪里?”張寡婦正要回答,阿喜搶答道:“就在這后面!”將手一指,指著手執鐵鏟的大禹神像。臧云天吃了一驚:“在神像后面?”忍不住伸手去拔背上的劍。阿喜忙道:“哦,不,在后面的陵寢里。”

  廟后面的陵園里荒草瘋長,很少有人來。眾人跟在臧云天和章羅后面,腳步沙沙刮著一些長期積累下來的枯枝腐葉,在靜謐中增添了恐怖的氛圍。有幾個孩子忍不住,嚇得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章羅回過頭來,沒好氣地道:“誰把孩子帶進來了?都出去,女人和孩子都出去。走得越遠越好。”他雖然平時笑呵呵的,但此刻一臉的認真,話語里也平添了幾分威嚴。

  女人和孩子們出去了,陵園里又恢復了那種神奇的靜謐。章羅望著隆起的土丘上陰森森密麻麻的參天大樹,嘆道:“師弟,要說這連陽光都照不進去的鬼地方出現個把狐妖,真是一點兒也不稀奇。”他的話音剛落,黑乎乎的森林里就傳出一兩聲細長的吠叫,像是狼嚎,更像是幽靈的囈語。

  阿喜道:“道爺,咱們還進不進去捉那狐妖?”章羅聽他聲音雖然有點顫抖,但語氣里卻滿是興奮,嘻嘻一笑:“好小子,你倒是很有膽子啊。去,當然去,咱們哥倆就是吃這碗飯的,豈有不進去的道理?”說著對臧云天道:“師弟,咱們進去。”

  臧云天道:“師哥。”卻不動腳。章羅奇怪地看他一眼:“怎么?”臧云天緩緩拔出背上的“誅神劍”,道:“咱們小心點。”章羅見他一臉的肅穆,不禁點了點頭,也反手拔出了自己的“誅魔劍”。他知道師弟雖然不茍言笑,修為卻絕不在自己之下,為人嚴謹剛毅,愛憎分明,很得師父大羅散仙辜不群的喜愛,早晚有一天空桐山的掌教之位是他的。難得地是他又行事謹慎,絕沒有絲毫大意的時候。

  兩人舍了眾人,慢慢向森林里走去。阿喜道:“道爺,我也跟著進去吧?說不定我能。。。。”話沒說完,臧云天一回眼,目光如釘子般盯住他的臉:“你在這里等著。”生生讓他把半截話咽了回去。

  兩人慢慢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走入森林深處。章羅踏著厚厚的落葉,看一眼臧云天,見他仍是黑著臉,笑道:“師弟,一兩只小狐貍而已,何必這樣如臨大敵?”臧云天不看他,冷冷道:“師哥,大禹王墓里的狐妖,你覺得會是可愛的小狐貍嗎?”

  章羅咧嘴笑道:“大禹王墓里的狐妖怎么了,難道就不是狐妖了?我們殺了那么多的兇神惡煞,哪里會對付不了這幾只小狐貍?”臧云天輕哼一聲:“師哥,你知不知道大禹王的王后是哪一位?”章羅道:“這個倒不是很清楚。”

  臧云天停住腳步,抬頭看著被樹木完全遮蔽的天,緩緩道:“涂山氏,狐的祖宗,就是他的后宮。”章羅一聽,吃了一驚:“你是說,我們來到狐妖的老巢了?”臧云天點點頭:“很有可能。”

  他見師哥低頭不語,笑道:“師哥,我們是不是不進去了?”章羅神色毅然:“進去,當然進去。這次我們一定要打一個大勝仗,好向師父報個喜!”說著興奮之情溢于言表。臧云天輕嘆一聲:“但是太好殺,也不是正道,容易陷入魔道。”章羅道:“正邪不能兩立,你難道忘了師父的教誨嗎?走吧,進去吧,別多想了。”臧云天點點頭,跟在師哥后面,走向森林的更黑暗處。

  森林深處的光線變得越來越暗,空氣也仿佛有重量似的,在擠壓著人的呼吸。拱形樹木形成的甬道盡頭,是一扇巨大的石門,遮住了一個圓形的石洞。石門打磨得很是光滑,上面還雕刻著一些類似火焰的圖案,石門兩邊,像平常人家的門戶一樣,鐫刻著一副對聯:“笑他滾滾紅塵千丈,憐我漫漫人天殊途。”石門上還有四個篆書大字:“神禹后宮”。

  章羅看了笑道:“這群畜生果然借著大禹王的威名擅作威福,真是其心可誅!其身更可誅!師弟,咱們這就殺進去,殺他個措手不及。”臧云天并沒有答他,而是緊緊地盯著門上的那些火焰圖案。章羅看了道:“怎么,有什么不對嗎?”臧云天搖了搖頭:“我也看不太明白,不過咱們還是不要貿然闖進去的好。”章羅道:“那怎么,難道就在這里干等著嗎?”

  臧云天不答,緩緩后退幾步,雙手放到胸前,拇指食指相扣,其余諸指半彎,兩個手印結在一起,嘴里微微有聲念著咒,突然喝一聲:“誅神,出鞘!”背上長劍嗆地一聲,激射而出,飛上半空。臧云天手印一變,三指向下,誅神劍帶著一聲清亮的呼嘯直飛下來,丁零一聲插在地上,變得足有一人高,寒光閃爍,與地面碰擊產生的能量環擴散來,撞到石門上,被彈回來,石門轟然一聲輕輕搖晃。

  過了不久,緩緩的巨石磨擊聲,石門開了一道縫,一個輕巧的身形從里面鉆出來,喝到:“什么人在此搗亂?”聲音清脆悅耳。

  章羅見是個豆蔻少女,細眉長目,膚若凝脂,身著白裘,不禁呆了一呆。但他畢竟是個功法高強之士,見那少女頭上挽的是個古式的發髻,妖妖嬈嬈,帶著一絲邪氣,猛喝一聲:“狐妖,過來受死吧!”

  那少女受了主子的差遣出來看個究竟,一蹦出來差點撞到那柄傲然挺立的誅神劍上,已是大吃一驚,又見一個黑胖子道士向自己猛沖過來,嚇得轉身就走。她的身子靈巧至極,翻身一躍,就鉆入那石門縫里,石門扎扎響,就要合上。

  章羅暗呼不好,這石門沉重,關上再要打開可就得費些麻煩了,忽然聽得耳邊風響,誅神劍劍氣蒸騰,從他身邊飛過,咔地一聲,卡住了正在合上的石門,石門登時受阻。

  章羅大喝一聲:“好!”對著石門一掌劈出,砰地一聲,偌大的石門竟然被他打得機杼飛脫,轟地落在洞口五米開外。章羅很是得意,正要對師弟夸耀幾句,臧云天早從他身邊穿過,鉆入了洞口。

  洞口居然是向下開的,臧云天也沒多想,便飛身而下。洞壁很滑,像是專門打磨過一般,幾乎令人站不住腳,師兄弟兩個在黑暗中也不說話,只是借著仙劍的光芒警惕前行。

  那洞九曲十八彎,每到轉彎處,又均有三道分岔口,兩人不敢分散,一個顧前不顧后,一個顧后不顧前,緊緊挨著前行。不時有一些東西從洞壁上跳出來,被他們用劍劈落,卻大抵是一些形體極小的銀狐,除了爪牙鋒利點外,并沒有什么攻擊力。

  兩人走了很久,幾乎把那些彎彎曲曲的隧洞都找了個遍,卻除了那些小銀狐,再沒見著一個法力高點的狐妖,甚至連那個少女都不見了。誅神劍和誅魔劍隨著他們身體能量的消耗,光芒越來越弱。

  章羅嘆了口氣,罵道:“一群藏頭縮尾的畜生,讓老子找著,一定殺你個干干凈凈!。。。。。。師弟,你說咱們怎么辦?”一般到了比較棘手的時候,他就會征求臧云天的意見,因為這種時候他的腦瓜子并不太好使。

  臧云天若有所思,突然想起什么,問道:“你那只靈獾還在不在?”章羅聽了,叫道:“對呀,我怎么就沒想到!在的,當然在的,這么好的東西,我怎么舍得扔掉。”說著從腰間的一個小籠里掏出一只小東西。

  這是一只極小的獾,只有三分之一個巴掌大,臥在章羅的手掌心里,正在呼呼大睡。這小東西一覺能睡七天,以致章羅經常想不起它的存在。他們一路東來時,在一個小村子附近除掉了一只吸人腦髓的羆妖,村里的一個小孩為了感謝他們,送了一只小靈獾給章羅。

  章羅捏捏它的小鼻子,吱吱兩聲,它就醒了,等著綠豆般的小黑眼,鼻翼抖動不停。“去,”章羅笑道,“帶你主人去找狐妖。”

  靈獾像聽懂了他的話般,吱地一聲,從他手掌里閃電般竄了出去。

  (已有20W字存稿,求收藏,求推薦!!!)

字體: 字號:
狐裔人天路目錄
共6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