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3:13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逍遙玉訣
  4. 第一章 玉現江湖

第一章 玉現江湖

更新于:2018-03-18 07:09:18 字數:3112

字體: 字號:
  江湖傳說,一塊晶瑩剔透的逍遙碧玉,藏著絕世武功,得玉者得逍遙訣,得逍遙訣者得天下,于是,玉石再現江湖,又是一場怎樣的武林動蕩。

  “把逍遙玉給我交出來,不然你們這個家族的人都要陪葬。”火光四起,貪婪的眼睛兇狠,威逼著眼前的主人,可是即使他傷痕累累,也始終閉口不言。

  “我看你骨頭太硬了。”旁邊一陰柔男子,一個掌力過去,主人立刻忍受不住直接倒下,口吐鮮血,可是眼前這群人可不會讓他那么容易死去的。

  “給我殺,一個不留。”話語,狠狠砸下,血,浸紅了整個莊里,火光四竄,想要燃盡一切。

  在慌亂的人群中,一個婦人連忙將一個剛足月的嬰兒,抱進了密室中。“凡兒,家族不幸,慘遭橫禍,娘親絕不獨活,你要好好呆在密室中,等人來救你,這是家傳玉石,今天就交給你了。”

  從懷里掏出一個平凡無奇的石頭,婦人戴在了嬰兒的身上,眼中盡是不舍,可是其他人已經遭了毒手,連夫君也是,她已經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了,只是可憐懷中孩兒,但愿有正義之人,好好撫育洛家唯一的血脈吧。

  將孩子放在桌子上,婦人眼眸一冷,跑了出去。“你們要的玉石在我手上,要就來拿吧。”說完,婦人往后山跑去,只有用自己作為誘餌,才能引開這群貪婪惡毒之人,才能讓凡兒不會被發現。

  “那女人往后山跑去了,追。”殺傷殆盡,一群兇神惡煞的人追著婦人的方向去,沒有誰發現,密室中嬰兒微弱的哭聲,只留下滿地悲涼。

  “師兄,看來我們是來晚了。”看到整個莊里的人無一活口,眼前慘不忍睹,一個道士打扮的男子一臉憤意,這群人,為了一塊所謂的逍遙玉,竟然如此痛下殺手。他們得到消息后已經趕來,誰知道還是救不了人。

  “也許這就是天意吧,景弟,四處看看,也許還有幸存下來的。”抬腳邁過地上的可憐之人,林陽風和師弟劉景四處尋找,像是有若隱若現的啼哭聲。

  “師兄,好像是那邊傳來的。”劉景屏息側聽,果然還有幸存者。“走,趕緊過去看看。”心里一喜,林陽風一個使力,施展輕功過去。

  “師弟,退后。”墻體后面越來越明顯的啼哭聲,可是卻找不到進去的途徑,林陽風凝聚內力,想要將眼前的阻隔碎掉。

  “是一個男孩。”跨過廢墟,劉景懷里抱著一個小男孩,看到林陽風他們,原本啼哭的孩子睜著圓溜溜的眼睛,打量著眼前的陌生人,似乎沒有懼意,而他不知道的是,今天開始他成了孤兒,生母在后山中拿著假玉石跳入山崖下,玉石俱焚了。

  “師兄,我們先趕快離開這里,免得那群人返回。”看著懷里討喜的男孩,劉景倒是挺喜歡。“好,那我們先離開再說。”匆匆離去的背影,留下滿是廢墟,風吹過,像是在嘆息著什么。

  “可惡,那娘們竟然拿著玉石跳進了山崖,害得我們什么都拿不到了。”無功而返的一群人,重新回到了洛家莊,可是卻什么都得不到。“大哥,我看這玉石肯定還在這莊里,要不我們再找找。”那個陰柔的男子對著領頭的老大說到,眼里閃爍著貪婪的光。

  “算了,玉石的事情以后再打探,只要還在,就絕對有拿到的一天,我們還是先離開這里,免得到時那些武林正派的人來到,起了沖突。來人,把這里給我燒了。”環顧四周,為首的惡人倒是不想多做逗留,除非玉石已經沉入山崖,否則總會有重見天日的一刻。

  玉石現,武林掀風雨,他倒要看看,那些正派的武林中人,會怎么解決這件事,他就不信,沒有人覬覦這逍遙訣。

  “盟主,這次的魔教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為了一個不見蹤影的玉石,殺了洛家一百多口人,這件事,可不能忍下去。”聯盟廳里,一個中年的男人憤憤說到。

  “是啊,盟主,洛家人何辜,只是傳言逍遙玉在他們家族中,就慘遭魔教毒手,我們身為武林中人,決不能姑息這種邪教的存在。”另一個男子也附言而起,他們早就看到那個什么承天神教不滿了。

  邪教中人滿口胡言,說什么承天之命,拯救世人,簡直是狗屁不通,現在還濫殺無辜,更是不可容忍這種邪教的存在。

  “我看這件事還是要從長計議,畢竟這個承天神教一時間冒了出來,我們都還不知道底細,就算要去殲滅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要是弄不好我們人馬損傷,就得不償失了。”

  看到盟主沉默不語,一邊的黑衣男子倒是說起話來。

  “柳宗主難道是跑了邪教不成,我們武林中人為了正義結盟一派,現在武林中出了事情,難道要我們坐以待斃。”不樂意地看著眼前的黑衣男子,另一個大漢也氣洶洶說到。

  正義盟是一年前組成的,有一個盟主和四大宗主,八大護法,剛才說話的正是四大宗主中的柳宗主,柳義。而其他幾個人則是金宗主和張宗主,金飛和張淮,最后的大漢是護法周正。

  “各位別吵了,邪教的事情就如柳宗主說的,一年以來我們跟邪教也是不時沖突,可是卻總是被他們狡猾逃脫了,這次洛家的事情我也感到遺憾和痛惜,但是在沒有完全保證邪教的情況之前,我們也不能意氣用事,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也不是來起爭執的。”

  威嚴有力的話語,趙盟主趙天定出聲說到,他明白,洛家的事情,也讓武林中人危機四起,畢竟要是讓承天教拿到了逍遙玉,那么到時候武林風雨驟起,禍福難測啊。“那照盟主說的,我們只能是忍氣吞聲,坐以待斃了嗎?”

  一甩手,周正的暴脾氣可不管眼前的人是什么盟主,他就是沖著正義盟的義氣兩個字來的,難道現在叫他們都當縮頭烏龜嗎?“周老弟稍安勿躁,我知道你極恨魔教中人,尤其這次還會你義弟一家遭難,我保證,假以時日,肯定會帶領大家消滅魔教,還武林一個安靜的。”

  安撫著眼前的大漢,趙天定有自己的打算,逍遙玉在一個月前突然說出現在洛家,而現在洛家遭難,玉石失蹤,是不是落到了魔教手中,還無從得知,皺著眉,他知道這次的事情很是難辦,弄不好,盟主的威望蕩然無存。

  可是魔教的老巢在天涯山,四處絕壁,難以登上,之前不是沒有嘗試過登山而上,可是都失敗告終,現在即使有心要消滅魔教,也還是無從下手。

  “等,等,等,一直等到什么時候,說好要商議,可是誰能拿出個決策來啊。現在魔教繼續囂張,我們只能坐在這里等著,我是等不下去了。”

  很是生氣地甩身離開,周正知道僅憑他一個人,肯定是連承天教的一根毫毛都消滅不了的,可是看著一群人在那里不言語,這叫人難受,一想起洛家人的慘劇,他心里更是氣氛難消,跟承天教的仇,是結定了。

  “盟主,我看就有我們四大宗主率人圍攻天涯山,截斷魔教中人的下山之路,他們只能是被困在山中,等到一定時間,就一定會下山求饒的。”金飛主動請纓,他跟洛家也算是有交情,何況魔教中人,武林人士皆可滅之。

  “這個……”沉吟間,趙天定略顯為難,他是很想不顧一切去圍攻天涯山,可是不但上山難,而且承天教高手眾多,待會要是攻克不下,豈不是讓盟中人員白白犧牲了。

  “盟主,難道真的要像周正說的,當縮頭烏龜嗎?”看不下趙天定的沉默,張淮也大聲嚷著,其他人更是聲討要消滅魔教,振威正義盟。只有柳義也跟著沉默,大家這樣被怒氣所影響,是不是能做出正確的決定呢。

  “好,我決定,今天起由四大宗主領兵馬討伐魔教,一震武林威風。”想了多時,趙天定還是決定試試,魔教欺人太甚,武林人士得而誅之。“消滅魔教,一震武林威風。”瞬間,大廳中氣勢十足,誓要消滅魔教。

  “混賬,你們居然私自下山,還殺了那么多人。”一個掌力,將眼前的人全部刮到在地,承天教主南涯君一臉的怒意,他得到消息,正義盟已經決定要為洛家討回一個公道,要攻打天涯山了,雖然這些武林人士他沒有放在眼里,可是現在教中事務繁多,而且他也不想跟那些武林中人起了沖突。

  “教主饒命,我們是聽說逍遙玉在洛家,想要拿到手好孝敬教主的。”不敢站起來,為首的人跪著說到,他知道南涯君一直想要得到逍遙玉的。

  “你們只會壞我的事,滾出去。”看著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手下,南涯君一臉的怒火,看來跟正義盟一戰,是不得不打的。逍遙玉,玉現江湖日,總要掀起一場風雨。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