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3:5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巫之血
  4. 第二章 比武

第二章 比武

更新于:2018-03-16 07:12:00 字數:2108

字體: 字號:
  “這個冷手可真狠,現在回想起還是冷汗直冒。”侯凡坐在車上對著大個子說道。

  “是你太心軟,我是沒那機會,要不早殺了他。”侯凡從大個子眼里看見一絲嗜血。真難以想象,這么憨厚的一個人,死在他手上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幾十。可能自己的哪種觀點真要改變了,既然在道上混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你這是要去哪啊?”大個子的話打斷了侯凡的思考,是哦,自己去哪呢?現在好呆也是個老大了,總不能睡橋洞吧。“那個,我沒有地方住。。。”

  “那就和我住一起吧,反正我一個人住,房子大得很。”大個子爽朗的說到。

  “那就算了吧,我這個人不習慣和別人住一起。”和他一起住,侯凡可不想每天都忍受他那驚天動地的呼聲。“要不你幫我重新找一處吧,不要多豪華,安靜點就可以。”

  “那好吧。”大個子聽他這么說就打了個電話出去,隨便說了幾句。“好了,安排好了。”大個子得意的對著侯凡笑著。又對司機說了一個地點。

  不一會,地方就到了,很安靜的一個小區。侯凡推開門,房間布置得很溫馨,可能是聽說侯凡要住,之前的人剛搬走。

  終于有自己的小窩了,一天前自己連飯都吃不上。現在這一切得來的卻太容易了,這就是實力。

  不一會啊,又來了一個醫生,幫侯凡簡單的包扎了一下傷口。然后又在外面點了幾個菜就和大個子喝了起來。一直到天黑大個子都舍不得走,最后,侯凡只得說自己受傷需要休息,才把他打發了。

  在這受傷的幾天,侯凡一邊養傷,一邊又學了駕駛,槍械方面的知識。侯凡也郁悶自己不管學什么都特別快。

  本來傷口就不深,加上幾天的調養,傷就好的差不多了。侯凡本來就是一個閑不住的人,在格斗場練到疲憊不已才回來。回家后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當當當”一連串的敲門聲音將侯凡吵醒,庸懶的起身去開門。“啊”一聲尖銳的叫聲將侯凡徹底驚醒。映入侯凡眼中是一個20歲左右,打扮時髦的美女。正在郁悶為什么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她,干嘛來敲門,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一條小內褲。本以為來的肯定是大個子,沒想到。。。。。。。

  “我是想來讓你幫我修一下電,物業的電話沒人接。。”

  侯凡頓時無語,哎。穿好衣服后,看了一下電閘,只是保險燒壞了而已,自然手到擒來。

  在女孩的再三道謝之后,侯凡酷酷的離開了。難道我有那么難看,好像都懶得看我一眼,留下了女孩獨自在郁悶。

  過了幾天比較清閑的日子,侯凡接到了陳老大的電話。侯凡匆匆趕到公司,當然現在公司上下大部分人都認識侯凡,都會恭敬的喊一聲“凡哥”,這讓侯凡極大地滿足了那份虛榮心。

  一到公司,就看見會議室坐滿了人,這次比上次還多了3個,經過大個子介紹得知這就是另三位堂主:鼠爺,犬爺,獅爺。

  犬爺是個非常熱情的人,對侯凡說了許多,像什么年輕人要腳踏實地,中會出人頭地什么。

  一陣寒暄過后,陳老大吩咐道:“侯凡,我這次想讓你先到基層去鍛煉鍛煉。”說著看向侯凡,侯凡輕輕地點了點頭,陳老大接著道:“與獨眼幫交接的地方有個雷城酒吧,是我們有爭議的地盤,他們經常有人來鬧事,我希望你能狠狠地教訓他們一下。這次我希望你能單獨處理,來鍛煉一下你的能力。”

  侯凡自然應允了,中午侯凡陪幾位老大喝了一場酒,因為新人,又是罰酒,又是敬酒,侯凡一下午都躺在休息室醒酒。

  在夢中,侯凡似乎看到一個模糊的白衣女子,只知他一直在照顧醉酒的自己,可怎么也睜不開眼去看清白衣女子的面貌。

  白衣女子輕輕的唱著歌謠,侯凡漸漸聽得入迷,只覺自己的血液好似火焰,一直燃燒著自己的骨骼,肌肉,撕心裂肺的痛楚。可卻有一股意志一直在告訴侯凡:這都是在幫助你,一定要忍過去。

  白衣女子聲音越來越飄渺,節奏也越來越快,到最后漸漸地就消失了。

  這時侯凡突然驚醒,感覺渴的難受,渾身都被汗水淋濕。連喝了好幾杯水,又準備去洗個澡。

  脫衣服時才發現自己口袋里多了一只破表,剛準備隨手丟掉,想起了剛才的那個夢,似乎是那白衣女子留給自己的。還叫自己一定要保管好,“真是一個荒唐的夢”,侯凡使勁的甩了甩腦袋,就將破表隨手丟在一邊。

  等候凡洗完澡,已經5點多了,就在公司樓下喊了一個小弟將自己送到雷城酒吧。時間還早,酒吧還沒正式營業。店里冷冷清清,剛進門就被人撞了一個滿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侯凡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女聲。“是你?”對面的女孩也認出了侯凡,這就是住在侯凡對面的那個女孩。

  侯凡也顯得格外尷尬:“恩,我來。。。。”

  “死丫頭,你怎么做事這么毛手毛腳。”只聽尖銳的罵聲就傳了過來。“先生,不好意思啊。這不是凡。。。”經理也連忙過來道歉,走近一看就認出了侯凡。

  “沒什么,我只想找個地方喝酒。”侯凡連忙打斷經理的話,并向經理打了個眼色。“隨便給我幾只啤酒吧。”說完侯凡就走向酒吧的一個角落。

  “是是是,死丫頭,還不快去送酒。”

  不一會兒,那個女孩就把酒送到了,“哎,我問你啊,看你挺老實的,來這里干嘛啊?”女孩盯著侯凡問。

  “喝酒.”侯凡明顯沒想搭理他。

  “對了,上次還沒問你叫什么呢、?我叫葛薇,你可以叫我小薇。”女孩還沒有死心,繼續問道。

  “侯凡。”侯凡徹底敗了,這一輩子沒說過幾句話的他,真不知道該和這個女孩說什么。

  “那你。。。。。。。”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