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8:48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陰陽狩鬼師
  4. 第二章【錯路神】

第二章【錯路神】

更新于:2018-03-16 07:15:11 字數:2066

字體: 字號:
陰陽狩鬼師目錄
共2章
  離開家之后,我一直有些心緒不寧的,總覺得會發生什么事情,心情也是異常的煩悶,往槐村去的時候,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我并不希望爺爺就這樣去了,因為我跟爺爺的關系很好,他能夠講很多的故事給我聽,就算我現在高三了,也百聽不厭,爺爺特別的寵我,我犯了什么錯誤,只要有爺爺在,父母就不能夠動我一根指頭。

  而這一天傍晚,爺爺把父親叫道身邊說,今晚他的大限將至,無論如何是要見到自己的親弟弟,這才叫父親去槐村通知滿爺,不過父親和母親要照顧他,又怎么可能真正親自去?

  我滿腦子都是這些東西,爺爺病重后,就一直不肯我見他,他說怕嚇壞我,當然,我可不會信他的,有時候想要偷偷跑進去,但是房門每次都是鎖住了,其實鎖不鎖住我也不知道,有一次我是退了很久沒有推開,但是母親端飯菜進去的時候,輕輕一推,就開了,母親沖我一笑,敲了敲我的腦袋,叱責道:

  “爺爺的話也不聽?”

  不知不覺,我已經走了一段距離了,時間過了這么久,我怎么還沒到滿爺家?

  周圍的路很熟悉,以前幾乎是閉著眼睛都能夠走到的,等我從思緒之中緩過神來的時候,越來越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周圍的場景怎么變得有些陌生了?

  旁邊是黑漆漆的大樹,寒風吹過,樹枝搖擺起來,樹葉吹得刷刷作響,黑暗之中好像有無數的手臂在搖動。

  我把一只手伸進了大衣的口袋,再次往前走去,走了一段路程之后,似乎還在原來的地方。

  “你就不能放過我么!”

  我已經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村里的老一輩的人說過,這是錯路神,越是走熟悉的路,越是容易迷路,其實這錯路神也只是鬼,之所以叫做錯路神,是因為他并不是惡鬼,而是十分常見的調皮鬼,專門搗蛋。

  后來我才知道,他之所以把我困在這里,是因為我面臨一個劫難,如果我沒有困住,通知滿爺一起回家,我的小命就有可能在今晚葬送。

  叫了半響,周圍依然只有風的呼嘯聲,沒人回應我,我想返頭找回離開這里的出路,但是剛要返頭的時候,胸口微微一熱。

  我掏出了祖傳玉佩,上面隱隱流轉著一絲絲紅光,光芒幾乎透過玉佩。

  不能回頭了么,我暗暗捏了一把冷汗,身體變得有些僵硬,身后也不知道有什么東西在盯著我,盯得我背脊發涼。

  爺爺以前跟我講過,走夜路的時候千萬不能夠隨意扭頭往后看,因為在日頭落山之后,為了保護還沒回家的人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會出現三把陽火,能避鬼物。

  我原本是不信的,但是一想到爺爺從來沒有騙過我,我仍就是咬著牙往前走去。

  記得去年春夏交接之時,爺爺跟我說過,每個人的身上都有陽氣,陽氣越高,鬼魂就越不敢靠近,當時我并不信,但是第二天清晨東方還沒露出魚肚白的時候,爺爺就把我拉了起來到了水田旁邊,那個時候禾苗還不是很高,田里也有不少水,當時爺爺帶著我沖著東方的地方站定,也不知道嘴里念了些什么,然后叫我往水田里面看。

  我往田里看去,看到我和爺爺兩個人的影子,但是不一會,就發生了變化,我發現我身體上有一層淡淡的金紅色余暉

  就像初生的太陽光芒灑在我的身上,但是爺爺的影像已經模糊不清了,全身都被金虹光芒遮掩,但一雙眼睛卻格外的明亮,他盯著我的模樣,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嘆了口氣,接著摸了摸我腦袋,帶我離開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我感覺自己的后背忽然越來越冷,似乎還有了一點發麻的感覺,我心里沒底了,這個錯路神到底要做什么,不只是迷我的路么,怎么還跟著我?我有些憤怒,但是又不敢出聲罵,這種土辦法我以前也試過,效果不大,或者說,對于我來說,興許是我自己底氣不足,恐懼占了大半,已經起不了什么作用。

  燈籠里面的蠟燭已經要燃燒殆盡,現在還沒走出去,外面越來越冷了,我背后出了一身冷汗,黏糊糊的,想要撓,卻抓不到,看了一眼旁邊的大樹,索性就站了過去,不再走了,走了這么久沒走出去,我也懶得費勁,坐等天亮就是,因為從眼前的這個情況來看,這個錯路神是纏定我了。

  不過就在我坐下來的時候,忽然聽到風中傳來一陣哭泣聲,聲音很空,“嚶嚶”的傳了過來。

  這么晚了,誰還在哭?

  我站了起來,開始四處打量,周圍的光線很暗,我手里的燈籠已經徹底的熄滅了,在我不遠處的草叢里有一個白色的影子,我走了過去,發現這是一個七八歲小孩的背影,渾身臟兮兮的,他正蹲在地上哭,聲音很慘,甚至說的上有些撕心裂肺。

  “小朋友,這么晚了,還呆在這做什么?你是槐村的么。”

  我站在他背后,為了不嚇壞他,我盡量語氣平和,笑瞇瞇地開口問道。

  看來我的好心被狗咬了,他并沒有理會我,而只是一個人蹲在那兒哭,之后我又問了幾句,他仍然沒有搭理我,我干脆走了過去,正要把他抓起來,但是手剛伸出,胸口忽然發熱了,并且溫度持續高升,我發出一聲驚呼,我爸到底給的我什么鬼東西,我一把取下這塊燙手的祖傳玉佩摔在地上。

  正準備去找那小孩時,發現他已經不見了,而我正站在一個雜草叢生的墳堆,墳堆上面長滿了雜草,也沒立墓碑,而我的腳正好踩在墳堆上面,周圍哪里還有什么小孩,我看了一眼周圍,到處都是荒墳,這里雜草成堆,大部分都沒墓碑,在這一片地區之中毫不起眼,我蹲下身,抓住了已經變得冰涼的玉佩,吞了口唾沫。

  我想,我知道這是哪兒了。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陰陽狩鬼師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