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2:09:3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蒼狼絕
  4. 第一章 機械師考核

第一章 機械師考核

更新于:2018-03-15 11:15:23 字數:3554

字體: 字號:
  “咯喔喔喔喔。。。。。。。。。。。”清脆機械的鬧鐘聲把我從又一天的美夢中驚醒了,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套上散落在房間里的衣服,順手揉掉眼睛里的某些物體,在鏡子面前站定。看著鏡子里的我不禁有些發愣,散亂不羈的頭發已經略微有些長了,頂上的朝天翹起,下面的披散在肩頭上,亂蓬蓬的頭發讓我的臉顯得有點小,剛睡醒的肌膚有點白,頗有幾分奶油小生的感覺,五官雖不算出眾,但也是相貌堂堂,不必那些城里的小少爺弱多少,更是有幾分別樣的陽光和健康的活力。啊啊,我真的是,太帥了!

  “死豬!起床!”爺爺歇斯底里的吼聲把我從自戀中驚醒過來,我以華麗的諾夫斯基天鵝湖小碎步走到房間的北角上,地上有一個洞,有一根光滑的金屬棒自下而上的貫通了整座房子,我住在家里的第四層,也是最高層,我順著管子滑下,三樓是爺爺的房間,這老東西的房間沒有我的來的美觀,我的房間里有壁紙,而從他的房間里就可以明顯的看出墻壁全是金屬,簡潔的家具讓這個房間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長方形金屬罐頭,這也沒什么好奇怪的,因為我家就是用一堆集裝箱堆建起來的,這個在外面比較明顯。

  所以我不是很喜歡帶同學回家,因為我家是在城外隨意堆建起來的一個避風港而已,爺爺是這么說的,我不是很理解他的意思,我今年十四歲,我沒有父母,爺爺也沒有告訴我他們在哪里,但從城里的親戚那里大概聽說,是出去干什么事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當我向爺爺詢問的時候,他默默的坐下來抽煙,然后跟我說:“什么時候你過了機械師初級考核,就和你詳細說說。”以后我再問起他就直接把我給無視了。真是個奇怪的老頭,但這個奇怪的老頭很厲害,城里人的機器出了問題都是找他修理的,這也是我們的主要經濟來源。

  爺爺的房間下面就是客廳,中間一張長桌,廚具圍著長桌擺滿了整個房間,準確的說,這更像是一個餐廳,而我的早飯已經放在桌子上了,萬年不變的烤面包加雞蛋,爺爺坐在桌子邊抽煙看報紙,我坐下來開始給面包抹上我最愛吃的藍莓果醬,道:“死老頭,少抽點煙,污染我心情了。”

  “啰嗦,我的事還輪到你來管了?死小鬼!”我們爺倆之間的對話總是那么親切。

  “哼哼,等我今天考完了,你懂的!”今天我要參加初級機械師的考核。

  難得的,爺爺沒有和我拌嘴,放下報紙和我對視了一眼,沉沉的“恩”了一聲。這讓我感覺很奇異,我伸手向爺爺的額頭探去,想要試試他是否是發燒(騷!)了,道:“死老頭,發騷啊?”

  爺爺抄起煙斗砸在我的手上,道:“沒大沒小,快點走了”

  那一下砸的我生疼,我揉了揉手,眼神有點幽怨,好心被當成驢肝肺了呢,把剩下的早飯三下五除二的解決掉,抄起旁邊的小背包向門外走去,包里是考試需要的東西,昨天整好放在樓下的,打開門引入眼簾的是高矮不一的集裝箱群,落魄的不只是我們一家,高高低低的集裝箱堆建在一起,就像城市一般,中間空出來一條五米來寬的道路,我跑過寬寬的平臺,因為我家坐落在建筑群的最西側,所以后面只有大片的草原,因為最下面一層是四個集裝箱拼起來的,上面除了中間被客廳占去之外,其它就是廣袤的平臺了,十二根若嬰兒手臂大小的鋼絲纜繩從每一層的邊角垂下,繃直了固定在最底下一層的邊角上。其它地方隨意的堆棧著許多貨物,廢棄物和箱子,這讓我家成為了一個天然的游樂場,而更吸引我的是游樂場下面的大車庫,爺爺一直不允許我走進那里,不知道隱藏著什么秘密。

  平臺北側有一道樓梯,我的“烈馬”就鎖在樓梯最底層的欄桿上,“烈馬”是我的坐騎,一輛改裝過的老式山地機車,是我十二歲生日的禮物經過我多年的細心改裝,絲毫不比新的機車差,因為老式機械,所以還是用電氣混合的動力,我拔掉充電插頭,抬腳跨上我的座駕,撐腳收起,油門一擰,混合動力推開老舊的閥門,為機器注入動力,隨著白色的廢氣從尾部噴出,機車帶著我走上了征途。當然,是針對考核。

  集裝箱陣很有順序,所以我只要一路向前就可以出去現在的速度是60碼,不消一分鐘就可以出陣,陣的盡頭是一家早餐店,過了店門便可以上到官道,官道全是柏油馬路,開起來那叫一個舒服,沒有集裝箱阻礙視野,那邊的城池就顯而易見了,黝黑的城墻泛著屬于金屬死氣沉沉的光芒,城里更是一座座煙囪林立,頂上都徐徐冒著或藍或白或黑的煙柱,那便是試場所在地——鋼城。

  名副其實,鋼城就是鋼城,不僅僅是建筑材料,連人也都奉行強者為尊,雖然表面上又是另一回事,但那么多年,我也差不多了解這座城市了。看著那些煙柱,我不禁感嘆,世界似乎和這星球開了一個玩笑,這個星球叫做帝王星,霸氣的名字,似乎是全宇宙的君主,這個星球上的資源并不少,但卻不是我們人類獨享,除了我們還有另一種存在與我們瓜分了世界,他們就是魔族。

  魔族只是一個統稱,詳細計算起來,小到奇形異狀的怪獸,大到實力強橫的魔王都算魔族,數量是人類的N倍不止,在這塊名叫艾歐的大陸上,人類占領了溫暖的南邊,高等魔族則生活在寒冷的北邊,兩者以緯度四十度為界,相互僵持不下。

  因為魔族的存在,人類的資源占有量就不是很充足,然而以人類的心性,這些資源在數十萬年內揮霍一空,也是拜它們的無私奉獻所賜,人類在與魔族的斗爭中得以暫保,時間并不會因為大事而停止轉動,人類想要存活下去就必須要不斷開發能源,因為能源是生存和生活的根本。

  煤,石油,天然氣,風,太陽光,各種能源在人類歷史上出現,人類也隨之進入蒸汽,電汽,可循環能源時代(純屬瞎編,與事實有差距),直到它的出現。

  它被發現于接近北部邊緣的一座礦井中,巨大的礦脈在巖石層里孕育,宛若一條蟄伏地底的巨龍,它叫做極冰晶,是一種高分子礦體,組成成分除現在可探明的十二種元素外,還有兩三種不明元素。在與電的接觸過程中會發生解體,產生大量氣體和高熱,沒有廢渣,正是它的出現,是人類進入了次蒸汽時代。利用它作為能源的機械表現出了非同凡響的高效率,超越之前人類歷史上所有能源達到的極限。

  那么問題來了,作為新能源的它能用多少時間?

  在接下來的開發過程中,驚喜是不斷的,探測表明,極冰晶礦脈在以每年增長2%的速度向外擴張!這無疑是一起驚天大喜,新能源的開采被控制在一定范圍之內,每年流入市場的極冰晶價值不能算很高,因為大家的生活所需可以依靠太陽能的能源,極冰晶主要用于大型機械運作和戰斗。

  對,就是戰斗,既然有魔族,自然少不了魔族的對抗者,除去普通士兵,那個名為魔族殺手的特殊國家編制。

  我已經到了鋼城門口,通過城門檢查來到了鋼城的街道上,這里的店鋪滿是歲月的味道,整齊羅列在街道兩側,寬闊的街道可以同時并行九輛車。考試場地在城中央,鋼城中央政府的對面,一座充斥機械風格的大殿。

  機械師,大陸上油水最肥的職業,就業前景非常好,絕對不會失業,因為戰爭絕對不會停止。顧名思義,機械師就是制作機械的技師,小到家用機械設備,大到戰爭機械都要學習,職業等級明確,分為機械學徒,機械師,機械大師,機械宗師,機械匠,五個職稱,每個職稱又有十個等級。而我,姓江名中,是一名十級機械學徒,今天來參加機械師的晉級考試。

  八歲時,爺爺開始教導我機械知識,十歲,我考取了機械學徒資格證,并進入鋼城城立機械師學院學習。機械學徒的考核很簡單,只要死記硬背都可以通過,而機械師不一樣,機械師考核要加入實際戰斗考核水平,而這個考核也是我們鋼城機學院的年紀考核。鋼城機學院,全稱鋼城城立機械師學院,名字有點怪怪的,但沒人敢取笑,畢竟實力在那里,鋼城是我國的機械大城,其公立學院則更是鋼城實力的重要代表,其學費也是高的嚇人,爺爺不知道為什么有錢送我來這里讀書,明明我們還住在那種破地方。

  于是乎,作為貴族學校里的土鱉,我受的鄙視是相當不少的,好在我的餓學習成績名列前茅,長久的機械師學習也帶給我發達的邏輯思維和靈活的頭腦,所以我在學校里還是有一些朋友的。

  我把機車停在一對豪車中間,遙遙的看見有個人在向我招手,那人身穿著藍色的襯衫,墨綠色的發色讓一眼就認出他是我的好友——林墨。林墨并不在意我的身世,和我很要好,,也是我最為珍惜的好朋友。

  我跑到他身邊,道:“大烏龜,來的很早嘛。”墨綠色的發色成就了他的稱號。

  林墨道:“你再叫我烏龜,把你烤了,雞窩頭!”

  林墨幼稚的反了我一擊,我們相伴走上殿前階梯。

  “矮油,你說他們飯吃了是有多空,樓梯可以造那么高。”我看著身后足有十米落差的樓梯道。

  “你懂個屁,土鱉,這叫做榮耀,你懂嗎?”林墨抬頭挺胸,臉上很是臭屁。

  我看了他一眼,踩了他兩腳。這貨很沒形象的抱著腳亂跳。在出示來準考證之后我們被引入了1號考場候考室,寬大的房間里人頭攢動,參加考核的人不在少數。距離考試開始還有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不過片刻,候考室鈴聲大作,我們按排各自進入試場,找到座位坐下后,工作人員開始分發試卷,考試分為筆試和實戰,先進行筆試。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